一个新旧交替的历史时刻
 
作者:魏鹏飞
 
2005年1月18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中共怎样,在“九评共产党”和刚才大家看的录像中已经说了很多,我就不说了。我是学物理的,也是做物理方面研究的,我就想从“九评”出世后自己最近的一些感受,谈谈为什么“九评”与每个人都是有关系的。

胡耀邦走了。昨天,赵紫阳也走了,中共皇朝的两位孤臣,都没能改变中共的本性,最终被中共抛弃了。今天是马丁.路德.金日,我想金博士最大的幸运,就是他没有生在共产中国。否则,就不可能有这样一个意义深远的纪念日了。

胡耀邦赵紫阳年代,那时后我还在大陆上大学,宣传中听的最多的就是防止西方的“和平演变”。胡赵算是非常开明的中共党员,但也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他们看到了,进行政治改革,破除共产党一党独裁,中国才有希望。而这一点恰恰是那些整天都想这维护中共绝对统治绝对权力的大老们所不想见到的。结局是两任中共的总书记,含恨而终。历史证明,无论是外部的力量还是内部的人,想改变中共无异于与虎谋皮。唯有彻底告别中共,才是真正的出路。

有一句话:“上了贼船,就得干贼的勾当”。从这个意义上讲,胡赵二君是够幸运的:他们已赶在了中共的末日之前,率先告别了中共,避免了与这条船一同沉灭。

◆ 没了共产党,中国怎么办?

不用担心没了共产党,中国会怎么样。自有人以来,没有“党”,国家照有,政府照常运作,百姓照样出入生息。几千年来,无论中西方社会,在没有形形色色的政党之前,人类社会从来没有停止过一朝一代的新旧更替。

古今中外,从来没听说没了哪个政党,一个国家就停止“运转”了。反倒是旧的东西扔掉的越快,新的东西才能越快到来。一个“党”的理念如果与国家政府人民格格不入时,这个“党”就回归了其字真正的本意:“尚黑”(注:繁体的“党”字由“尚”“黑”二字组成)。崇尚黑帮黑道。其组织如黑帮团伙,其头目如黑帮老大,杀人越货,鸡鸣狗盗,买凶杀人、狂赌烂嫖、黑白勾结,魑魅魍魉横行无忌,凡此种种不一而足。那个时候,人民弃之如蔽履,也是必然的情理中事。

◆ 到底谁怕?

末日心态下有两种表现。一是苟延残喘,表现出来就是最后的疯狂,不顾一切地要维持,肆无忌惮地挥霍、掠夺、镇压、打击。另一种呢,就是惶惶不可终日,怕得要命。

如果不怕,它不会因为别人说一句话,就把人家关起来,还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一个书生说说话,就能将这个政权颠覆了,可想而知,这个共产政权已经脆弱到了何种程度。

如果不怕,他们不会采取“宁可杀20万人,也要换20年的稳定”的极端铁血政策,89年的“六.四”将天安门广场变成了屠场。

据报导,中共高官子女90%拥有外国护照。如果不怕,共产高官何必将子女安排到国外去,将财产转移到外国银行?美国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务院及国防部顾问麦克.乐登(Michael A. Ledeen)认为,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必将灭亡,一个迹象已经显示出这一点,中共官员们在美国大量购买各种“逃亡所”,这种逃亡前的准备在其他独裁政权垮台前也曾多次发生过。

刚刚看到一则报导,说中共内部发函要求,对退党者一律开除公职。如果不怕,入党退党这样平常的事情,何必搞淂这么烟火气,草木皆兵?

说到草木皆兵,我想再提一下这件历史上的事情:淝水之战。当时苻坚率领90万兵马,被东晋谢石谢玄8万精兵打得大败。据说很多苻坚的兵马是在溃逃过程中,听到风声鹤唳,看到草木都以为是东晋的兵马,很多人竟是被吓死了。

听说如今的天安门,你伸懒腰时间长了,就可能被打一顿或抓起来,因为那个动作和法轮功练功请愿的姿势很相似。我说个笑话,现在如果有人在天安门广场喊“谁有酒瓶”,很可能也会被抓起来。有些人已经被“九评”吓破了胆,当年草木被当成兵,神经敏感的今天,也有人把“酒瓶”当“九评”。

淝水之战是典型的以少胜多,人多的一方反倒被吓死了。今天我们是绝对的以多对少,以中国的十三亿人民和世界的七十亿人共同面对这样一个零头还不到的无道的邪灵。怕的要死的,真的是中共那些宁死不下贼船、最不可救要的贪腐利益集团的中坚死党。

◆ 宇宙中的变化:由γ-爆想到的

最后我还想说一点,就是当我看完大纪元前几天登出的“郑重声明”,吓了一跳。一方面觉得这个声明的口气够大;另一方面又在想,这一切又可能是真的。难道天象有变?!马上到图书馆,将过去半年的许多科学和物理杂志抱了一摞子,越翻越是吃惊。很多文章都谈到了如今天文物理学界的一个神秘也是最热门的话题:γ-爆(迦码爆)。

据目前解释迦码爆就是宇宙中星体星群发生大重组,旧的星体爆炸,新的星体产生时,所放射出的强大能量。越往近年,发生的越频繁。甚至在过去认为在几十亿光年之外才可能的迦码爆,如今在离我们银河系不院的地方的就发生着。给大家一个概念,平均起来迦码爆所发出的能量相当于十亿亿(100000000000000000) 个太阳所发出的能量。有不少科学家认为:一个新旧宇宙交替的世代,似乎正在发生。

◆ 天要变时

“天不变,道亦不变”。那么天要变的时候,地上也必然对应着大事情的发生。旧的、腐朽的被淘汰,新的秩序法则将被建立起来。这样看来,大纪元的声明中所指的中共的末日,也就顺利成章了。人类社会从古到今,当有大的历史变动的时候,总是有一些人观天文,识地理,站得高,看得远,预见未来,而历史又一次次应证了这样的真知灼见。

历史洪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从天到地,都在告别旧的。我们在这里告别中共,就是在顺天行事,随着历史的滚滚车轮往前走了。

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注:作者系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在波士顿“告别中共”研讨会上的发言)

 
分享:
 
人气:17,98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