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逼总理特批55亿 闽黑社会揭贺国强啥毒都沾(多图)
 
林凌
 
2005-1-15
 
【人民报消息】周永康要求国务院再特拨五十五亿元用于改善、兴建监狱、看守所,因为中共认为够关入监狱的人还没都进去。要是能盖容得下十几亿人口的监狱、看守所,那江泽民和中共今晚就能乐死!

争鸣杂志1月刊田穗透露,据公安部新的统计:全国监狱、看守所,共有四千O二十二所;正在兴建、扩建的有三百五十多所;正在服刑的人员和被关押待审判的嫌犯,已达二百二十四万六千多人。以上是至二OO四年十一月底的统计数字。

大西北的人间地狱

在青海省的西宁、格尔木、德令哈、玛多、都兰、刚察,甘肃省的玉门、平凉、肃南、肃北等地,共有八十五个大型劳改工场监狱,有近二十二万刑事罪犯在那里服刑,关押着十二年以上刑期,来自华东、华北、西北等地区的服刑人员。

在史无前例的文革浩劫年代的高峰期,那里曾关押着四十八万“历史反革命”和“现行反革命分子”,到八十年代中期完成了复查,「平反」时,已有十二万“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分子”在劳改工场死亡。仅一九六八年、一九七二年的「清查阶级敌人」运动、「一打三反」运动中,就抓了三百二十五万多人。在文革中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名处决的人,达十七万四千多人!

法轮功问题直接间接受迫害者达数亿人

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一个怀孕约六到七个月的孕妇,双手被强行绑在横梁上,然后,垫脚的凳子被蹬开,整个身体被悬空。横梁离地有三米高,粗绳子一头在房梁的滑轮上,一头在狱警手里,手一拉,吊着的人就悬空,一松手人就急速下坠。这位孕妇就这样在无法言表的痛苦下被折磨到流产。更残忍的是,警察让她的丈夫在旁边看着他妻子受刑。


法轮功学员曲辉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打肿,
颈椎被打断
北京「昌平精神病院」里自始至终没有见过一个医生和护士,里面关的大都是上访人士和法轮功学员,这个名为“精神病院”的人间地狱里除了警察就是打手。其中两位法轮功学员夫妻被害死在里面之后,三个被雇用的流氓打手竟然天天轮奸他们遗留下来的才年方九岁的女儿,这位女孩被摧残的惨叫声揪心裂肺,已经瘫在了床上,白天也不会动,大小便都便在床上。就是这样还是没有被放过,依然天天晚上惨叫连天,让关在里面的人心惊胆战。

而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各种酷刑,更是多不胜数,殴打、鞭打、电刑、冷冻、捆绑、长时间镣铐、火烧、烙烫、吊刑、长时间站、跪、竹签和铁丝穿扎、性虐待、强奸等等等等。2000年10月,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看守人员将18名女学员衣服剥光后把她们投入男犯监牢……。所有这一切触目惊心的惨案只是冰山一角,五年来各省市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达数十万不止,至今还在持续发生着,为法轮功问题直接间接受迫害者达数亿人!准确的说,十几亿人从灵魂到肉体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迫害和摧残!

敢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中国“十大律师”之一的高智晟在读完袁红冰的文章《高智晟律师的孤独》后潸然泪下,他写了一篇精彩至极的感言,文章中说:作为诉讼律师,我的执业生涯就是痛苦的昨天、痛苦的今天及注定要痛苦的明天。我看到了太多太多的不可思议的存在,说司法过程就是对文明社会的犯罪决不是我的简单认识,因为我切身了解中国的司法现状。我的个性,面对这种不人不鬼的司法现状,这些存在对我而言,痛苦的持续性及沉重性是可以想象的,但我们更大的痛苦在于我们至今看不到任何改变的迹象。

真正的罪犯判刑不服刑

据中共公安部的统计数字显示:目前以「保外就医」假释的刑事犯,共有三十七万四千四百多人,假释的经济金融罪犯,有四十六万七千二百多人。实际已被判刑并服刑的人员已突破三百万。在中、高级干部经济金融罪犯中,被判刑并服刑的人员,不到五分之一甚至八分之一,获假释率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也就是说,中级以上被判刑的中共犯罪官员,八个里头只有一个坐牢的,而坐牢的里头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获假释,这叫判刑吗?这岂不是在糊弄老百姓?这应该就是「加强党的执政能力」的最佳体现吧?如此说来,被中共炒作得非常厉害的胡长清、成克杰等高官不过是延长中共寿命的“滋补”品!

道德沦丧──贺国强接受黑社会贿赂


监狱里要修宾馆创收!
道德沦丧致使女狱警陪入狱的黑社会头子睡觉,男狱警当马弁,典狱长拍马屁陪酒……

近期,已被逮捕法办的福州黑社会集团头目供称:九六年贺国强任福建省省长期间,曾接受黑社会贿赂的金钱、财物,享受免费到高尔夫球场娱乐等,直到调走,时间长达三年之久。

而贺国强却在江泽民的提拔下一路高升,十六大后被江泽民内定为第五届中共领导人,现任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据称,那黑社会集团头目看到贺国强越升越高,自己心里就越来越有底,胆子就越来越大。

近日,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发文透露,在社会治安严峻的地区,例如深圳市,黄、赌、毒猖獗地区,黑社会操控了公安、工商、税务等部门。司法部门的问题更极其严重。

堕落的司法使罪犯更加堕落

大陆各地少年劳教院所都超收容青少年犯罪分子,现已人满为患。其中以吸毒、流氓活动、聚众破坏社会秩序三大犯罪行径,占百分之九十。目前正在兴建的少教院所有七十多所,能收容二十五万少年犯!

监狱、看守所引起骚乱、暴动事件,每年有七千多件,平均一天二十多件;集体暴动破坏、越狱事件,每年有八百多件,平均一天二件。


沈阳地区监狱万余犯人大搬迁
不少监狱、看守所的经费被侵占、挪用,腐败事件频频发生,包括收钱私下放人和服刑、被押人员勾结潜逃,假造服刑人名册,在监狱搞经济创收等。大城市监狱、看守所,为了创收,订立了五十多项收钱「服务」:在监狱设家属宾馆、酒廊、舞厅、按摩室和夜总会等,甚至有帮助“召妓”服务和提供“欢度良宵房”。

流氓强奸犯周永康任部长的公安部,近期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汇报全国各地监狱、看守所超容、挤逼、破旧、混乱的现状,要求特拨五十五亿元,不知是否包括兴建、扩建、改建那些“超级服务”场地?

另外,监狱还有一项创收:「顶替服刑」。按顶替的时间长短,就有以周计、月计、年计的不同价码,甚至还有临时顶替,是以日计价。收费标准,由一个月数百元至数万元不等,由狱方收取八成至九成,顶替人酬金仅拿一成。即便如此,生活无着落的想找顶替人坐牢的“工作”还需要熟人介绍才能谋得。真是与时俱进,贫富两极愈远。

周永康提出特拨五十五亿元解“燃眉之急”,国务院已提交报告,在二OO五年预算中增拨十三亿元!

一个国家不断耗巨资增盖监狱、劳教所,这岂不是说这个独裁政权越来越恐怖、越来越孤立?!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