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千億美金和兩條長長伸出的舌頭(圖)
 
李曉
 
2005-1-12
 
【人民報消息】當今,國內的中共官員揮金如土,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每月福利30萬元,12月每日平均有一萬五千多名內地客到澳門賭博,是九十年代中期的十倍。其中約一萬名是內地黨政部門、事業、國企的高層。每人平均賭注為五萬至六萬元。

當前,中共有六萬二千名高官家屬定居海外,很多都入了外國籍,他們擁有的資產、資金達二千億美金!

中國人有錢到這種程度了?NO!下面說一個真實小故事。

在四川自貢,有一個工人家庭,夫妻倆人都遭遇到了「下崗」的命運,兩人一個月的收入加起來僅有300元人民幣,還不到政府規定的「最低保障線」。為了供養孩子,他們什麼都嘗試過:蹬三輪車、擦皮鞋、擺地攤……由於夫妻倆除了工人的技術以外沒有別的特長,所以只能從事這些低收入的事情。每天幹得精疲力竭,家裡依然入不敷出。每到週末,他們帶著孩子到父母家蹭飯吃。父母的手頭也不寬裕,日久天長對他們也冷言冷語。後來,連孩子的學費也成了問題,東挪西借也堵不住漏洞了。孩子很懂事,知道父母的難處,很想幫父母。但是,一個剛剛上小學的6歲的孩子能做什麼呢?孩子便去商店偷東西,偷的也不過是麵包和餅幹而已。結果,孩子被店主抓住,狠狠地打得鼻青臉腫、傷痕累累。回到家裡,父母追問了半天才得知真相。一家三口抱頭痛哭。

又到了週末,父母忍著白眼,把孩子帶到爺爺奶奶家,說最近要出門幾天。然後,夫妻倆回家雙雙上吊自盡了。他們沒有留下遺書,就那樣直截了當地把自己掛在了廁所的房梁上,伸出了兩條長長的舌頭!這件事情在地方上引起很大的轟動。工人們感同身受──也許自己的命運也是如此,他們自發地捐款,為死去的夫妻倆舉行葬禮。

故事到此還沒有結束,精彩的部份在後面。

自貢當地官員為了保住自己的官職,對輿論進行嚴密的封鎖,不讓當地的任何媒體進行報導。

一位省報女記者不知為何事,湊巧來到了自貢,知道了這一情況。官員們聽說後非常緊張,害怕她給曝光,趕緊找到她,在當地最豪華的酒店裡設宴款待。這是一桌極其豐盛的宴席。美麗的小姐、金黃的龍蝦、郁香的洋酒……然而,女記者突然對著這一切放聲痛哭。本來是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這一哭讓滿座腦滿腸肥的官員感到莫名驚詫、尷尬萬分。他們不明白這個年輕的女記者為什麼要哭:死去的又不是你的親人,幹嗎如此傷心!

他們高度冰冷麻木的心,已經刀槍不入了,那些能夠表達「人性」的語言已經不再與他們有任何關聯。他們的腦海中只有「保住官位和繼續向更高職位衝刺」的念頭,其餘的「人性」感情都已經徹底「休克」。

每天一萬名中共賭客,定居海外的六萬二千名高官家屬及他們擁有的二千億美金,與女記者的痛哭,在場官員的驚詫,和兩條因貧困而逝去的生命交織在一起,……這是一幅怎樣的圖畫?!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