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大海嘯感言
 
作者:章天亮
 
2005-1-11
 
【人民報消息】南亞大海嘯已經過去半個月了,死亡人數高達16萬以上。從電視畫面上看,其慘烈程度並不亞於一場戰爭。

泰國的普吉島乃度假勝地,碧海藍天,風景怡人。當人們在海灘上沐浴陽光,在水中沖浪遊玩的時候,誰也不會想到一場大難已經悄然降臨。地震已經在一千多公里之外發生,人們對此既無感受,也茫然無知,但卻驚奇地看到平靜的海水在迅速退去,裸露出黝黑的礁石與來不及和水退去的魚類。

老子說:“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取之,必固與之。”虎豹在撲向獵物前要伏低身體,向後坐一下,以蓄其勢,海水的退去實為大自然乾坤一擊的徵兆,可憐人不懂自然之道,反而湧向海灘,欣賞奇觀,甚至追著海水退去的方向撿起擱淺的魚,直到十幾米高的水墻排山倒海而至……

電視畫面上滿是人們因親人失蹤而焦慮,因親人死亡而痛不欲生的表情。十幾萬生命已不知魂歸何處,而僅僅幾秒鐘前,人們還在享受人生,甚至計劃並憧憬著或遠或近的未來。恰如《聖經》所說,“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諾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

面對這種還算不上天崩地裂的劫難,一直以萬物之靈雄長於世的人類也只能逃生而已,然而自恃聰明的人此時的本領卻不如很小的動物。

我在大陸的時候,曾經聽過長篇報告文學《藍光閃過之後》,講的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在此之前,大自然已經一再通過天氣變化,井水水位的急劇波動和動物搬家等種種異象警示人類,然而人視若無睹,終致24萬人喪生。

無獨有偶,在斯里蘭卡東南部的亞拉(Yala)國家公園生活著數百頭野象和不少美洲豹。此次海嘯過後,救援人員驚奇地發現,他們找不到一具動物屍體。不但沒有一頭大象死亡,甚至連一隻野兔的屍體都沒找到。

進化論者恐怕要啞口無言了,否則怎麼解釋人在最基本的生存預警機制上連動物都不如呢?

人們常常為科學展現出的力量與美而熱血沸騰,但我們必須明白:人在從數億公里之外的火星上傳回高清晰度照片時,卻預測不了腳下的地震和海嘯;在自然面前人永遠要保持謙卑。人所利用的一切物質與能量也來自於大自然,而且僅僅是大自然極小的的一部分而已,因此人永無“征服自然”的可能。

中國人常常將“天災”和“人禍”聯繫在一起,正如諾亞方舟中記載的大洪水,柏拉圖在《對話錄》中提到的大西洲的沉沒,一切重大的天災也許確實和人的道德息息相關。所以《周易》中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也許修德於天下,對這樣的重大天災才可防患於未然。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