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公安最近召开内部会议 高层干预 CSP取消WPA北京行程 (图)
 
2004-9-4
 
【人民报消息】



为严防镇压法轮功的残酷案例曝光,引发国际谴责和中共内部反弹,大陆公安内部最近召开了一个关于对付法轮功的内部会议,中国公安在全国范围部署了针对法轮功新的“内紧外松“政策和大搜捕计划。法新社图片。

大纪元记者施宇综合报导,中共四中全会在即,党内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产生巨大分歧,包括对法轮功的政策,是中共内部争论最激烈的问题之一。江泽民持续五年对法轮功的镇压,正遭遇到党内和社会巨大压力。

为严防镇压法轮功的残酷案例曝光,引发国际谴责和中共内部反弹,大陆公安内部最近召开了一个关于对付法轮功的内部会议,中国公安在全国范围部署了针对法轮功新的“内紧外松”政策和大搜捕计划。

* 法轮功迫害真相成国家机密

部署镇压法轮功的中央特别机构610,现在部署对法轮功的大搜捕策略和以往不同,不太配合舆论宣传,从外界看不出搜捕的蛛丝马迹。据悉,八月底,在中国鞍山市进行了一次搜捕行动,警方采用秘密蹲点、跟踪、调查,确认一个就抓一个。整个行动非常秘密,被抓法轮功学员家属得不到任何消息,甚至公安内部警察也打听不到任何有关被抓法轮功学员的消息。

据悉,江泽民、罗干、刘京等已将对法轮功迫害真相列爲国家机密,严禁任何有关迫害真相在国际和中国社会曝光。据悉,国际精神病协会(WPA)今年初与中国卫生部门达成共识,原定于今年四月赴中国调查精神病学手段滥用情况,但在成行几天前被中国精神病协会(CSP)通知取消。8月6日发表的“精神病学新闻”的一篇报导中披露CSP取消行程的原因是中国政府高层人物的干预。

报导还说WPA和 CSP今年5月就中国滥用精神病学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指控达成协议。中国精神病协会罕见地承认了中国的精神病医院存在滥用的人权问题,但强调是个别医院和医务工作人员,在对待法轮功学员问题上存在「误诊」、「用药不当」以及「滥用」精神病疗法。按照这个新的协议WPA接受取消赴中国调查,只提供技术上的帮助以改善滥用状况。

8月22日位于北美的两个非政府组织“中国精神卫生观察” 与“追查国际”发表联合声明,认为中国精神病协会(CSP)承认个别医院有滥用精神病药物问题是为阻止WPA赴中国调查找的借口,目的是掩盖江泽民系统性迫害的罪行。该声明根据调查结果指出,滥用是江泽民政府直接操纵下的系统迫害,并非个案,更非技术缺陷。

声明认为中国精神病协会出面拒绝WPA并签署协议,是做了江泽民系统迫害的“替罪羊”的角色。声明呼吁中国的精神病学专家们坚守医德,抵制迫害。协议在WPA内部也引起争议

* WPA成员对协议不满

美国精神病学专家,前美国精神病学及法学院院长。亚伯拉汗-哈尔珀恩(Abraham Halpern)批评协议不疼不痒。

哈尔珀恩博士说,WPA取消派团调查的决定使其以往高调的关心精神病学滥用的主张变得廉价和无意义。对中国精神病学滥用的指控涉及到对大批政治异议人士和法轮功学员的虐待,酷刑折磨,和作假诊断。调查不应该仅仅因为“未能准确诊断”而取消。

多个欧洲国家的精神病协会,表示不能接受CSP的托词,并呼吁WPA坚持原则。

参与和中方协商的「世界精神病学会」成员哈罗德.艾斯特(Harold Eist)医生说该协议不甚理想。但他说这个协议意义在于,中国政府前所未有地承认了,在对待法轮功学员问题上中国有滥用精神病治疗和违背人权问题。

在另一场合,哈罗德·艾斯特表示WPA他们已经尽力,中国精神病协会的同行们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们无法独立于政府的控制之外。

* 中共高层施压

2000年5月美国精神病学协会滥用精神病学委员会督促WPA调查中国精神病专家参与虐待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2002年8月在日本的一次会议上,WPA成员通过决议派团调查有关滥用精神病学的指控。一年前英国皇家学院的精神病专家们通过同样的决议。

CSP年初与WPA达成共识,同意并配合定于2004年4月份开始的精神病学滥用调查,但在调查即将开始的前几天,“由于中国政府的坚持,无限延期其先前同意的WPA成员的来访。”

哈罗德·艾斯特(Harold Eist)透露,中国精神病协会曾经把WPA 的要求向中国卫生部汇报,获得同意,但在WPA成行前突然改口,是受到政府高层人物权力的压力。分析人士认为中共高层中主导镇压法轮功的人不愿意精神病院里的迫害暴光。

追查国际和中国精神卫生观察认为,无论WPA是否调查,中国江泽民集团利用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的系统迫害显而易见,个案的说法站不住脚。

* 警察接管精神病院

中国精神卫生观察专家的庐阳医生说,“这些精神病医生‘医治’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正常人,这些人根本就不该在精神病院里。在这种情况下谈「误诊」与没有「误诊」、「用药不当」或「用药适当」毫无意义,就如同谈论纳粹集中营的犹太人「吃不饱」或「吃得饱」的问题,「吃得饱」但被就不是被迫害了吗?”

庐阳医生还表示,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被警察强制送到精神病院的,而且都发生在他们拒绝放弃信仰之后。

追查国际的调查指出,今年初对中国大陆15个省的100多家精神病医院(科)进行了抽样调查。在被调查的对象中,明确承认“收治”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病院占被调查精神病院(科)总数的83%,而且明确承认没有精神病症状只为思想的转化而强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精神病院超过半数。那些称没有“收治”过法轮功学员的医院经查证是在撒谎掩盖。

在中国大陆所有的精神病医院(科)涉嫌参与迫害精神正常的法轮功修炼者,不是个别医院或医生。




据「追查国际」调查,五年来至少有上千名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强制注射或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很多人丧失记忆、精神失常、瘫痪,至少有15人直接因强迫注射或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死亡。图为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河南省精神病医院(明慧网图片)

调查还说,精神病院的医生没有监管的权力,法轮功学员能否“出院”也是由警察来决定的。医生所做的是用自己的技术执行迫害,只有主动或被动的程度不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中共独裁者江泽民从上面发起的一个涉及到社会各个阶层的系统性迫害,因此迫害人权问题根本不源于业务水平、治疗缺陷。

* 精神病院的迫害触目惊心

据「追查国际」调查,自1999年的五年来至少有上千名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强制注射或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很多人丧失记忆、精神失常、瘫痪,至少有15人直接因强迫注射或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死亡。由于中共封锁消息,手段残酷较前苏联对付与政府有不同思想的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杨宝春,男,30多岁,河北邯郸市织染厂工人。1999年8 月因进京上访,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拘留所。2000年底,为了阻止已有腿伤的杨宝春炼功,邯郸劳教所狱警用带冰凌的水从他头顶浇下,再强行将杨的腿放进热水中,使其腿部伤情恶化。不久杨宝春腿部伤势恶化开始溃烂,直至生命垂危。

劳教所为推卸责任,将杨宝春保外就医,转到邯郸市纺织局医院截去了右腿膝盖以下部分。截肢后不到十天的2001年2月26日,邯郸610把杨保春送入邯郸市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两年多,医生经常把损害精神系统的药物(具体药名不详)偷偷掺在饭里骗杨宝春吃下。杨吃后流口水,全身哆嗦,浑身无力,神志迷糊不清,行动迟缓象老人。后来杨宝春多次提出强烈抗议,医院才停止用药。
 
调查报告指出,截至2004年4月底的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5名法轮功学员直接因强迫注射或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死亡。

徐桂芹,女,38岁,山东省泰安市大河棉纺厂职工。2002年1月,徐桂芹因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遭酷刑折磨。劳教所狱警在徐桂芹释放前给她注射了四瓶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她头朦,脸肿,舌根发硬,身体麻木,厌食,记忆力严重下降。家人接徐桂芹回家时,警察还提醒说:看好她,别让她到处乱跑,否则有生命危险。回家后,徐桂芹精神逐步失常,第九天即2002年12月9日死亡。
  
「追查国际」表示,由于中国严密封锁对法轮功迫害的消息,披露出来的案例仅是冰山一角。

* 海外华人国内亲属遭精神病院迫害
  
今年6月初,多伦多居民曾晓南向大纪元披露,他的母亲黄新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关进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管医院,她每天被强行服用2片氯丙氰,连续4个月。黄新反覆告诉家人,当她对注射稍有反抗时,便会遭到电击,毒打,然后是全身长时间捆绑,直到没有任何力气反抗。

美国精神病专家、“中国精神卫生观察”成员Sunny Lu对记者说,氯丙氰就是通常所说的“冬眠灵”,给正常人服用或剂量过大会产生副作用,导致说话困难,行动迟缓,严重者甚至抽风、死亡。

日本东京居民吴丽丽的姐姐吴晓华,2001年10月23日因为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强行送入合肥精神病院长达350天。期间她被强迫打针、吃药、通电,出现昏睡、坐立不安、头昏、剧烈呕吐、月经失调、记忆减退,视力和听力明显下降。身体非常虚弱,有时一天昏倒三、四次。医生李琬曾亲口告诉吴晓华,她确实没有精神病。是上面命令给药,药量也是上面定。
  
美国德州居民王永生博士的母亲韩纪珍1999年 12月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后被押回南京,关进南京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南京脑科医院)。韩纪珍告诉儿子,她每天被强迫注射药物或口服药物,如果不吃,他们就把她绑起来灌。这些药使她全身乏力,头晕目眩,脑袋里好像浆糊一样,而且心烦意乱,一点也安静不下来。

* 制度性迫害

神圣的白衣天使们缘何轻易违背医德,参与迫害?学者指出是制度性的问题。旅美著名政评家曹长青表示,中国有一种很奇特的,全世界其他国家都没有的体制,那就是政府的公安机构主办、领导精神病院。中国很多个省、市的公安部门,都有自己办的安康医院和「精神病管制院」。医院里的医生即是医生又是公安警察。

曹长青指出:中国的公安部门负责组织对官方不喜欢的人或政治异见人士进行「司法精神病学鉴定」,这又为当局利用医学手段进行政治迫害提供了条件。

追查国际表示,“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然而中国一些精神病医务人员却违背医德,令人痛心的助纣为孽,令全世界精神病医学同僚深感蒙羞”。追查国际呼吁“中国精神病协会”和中国精神病学专业人士,不要在法轮功问题上做江泽民等的替罪羊,抵制个别独裁者胁迫精神病医生参与迫害。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