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衰到系不上裤腰带 上海帮赶快释放假消息(多图)
 
林立
 
2004-9-11
 

撑腰?那已成为历史!
【人民报消息】四中全会之前有几个很惹眼的新闻,一个就是几家媒体报导了周正毅的事情,消息来源都说他一直活的挺自在。

四中全会前释放这个消息有目地

北京法制晚报报导,周正毅曾名列二00二年富比士中国富豪榜第十一名,但因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去年九月被批捕,今年六月被判刑。今年5月18日,被拘押在无锡的周正毅走进上海市一中院受审。按照3年刑期计,从2003年9月周正毅被拘押时算起,到2006年9月,周正毅即可刑满出狱。有知情人向记者透露:“明年春节前后,周正毅就能获得假释走出监狱。”

中央社9月11日电,涉嫌经济犯罪被关押的上海首富周正毅传出提前出狱的消息,而中国大陆海鸟股份近日发布公告指出,承认周正毅为公司主要股东。这些讯息被视为周正毅可能假释另谋东山再起。

消息人士透露,周正毅在狱中曾召开会议,讨论目前公司状况,他的部下到狱中向他汇报工作,身陷囹圄的周正毅依然控制公司。

报导说,周正毅手下有两批人,首先是周系家族,包括周正毅未正式登记的妻子毛玉萍,以及家族「四大金刚」周正明、唐海根、毛伟平和毛和平,这些人代表家族利益掌管企业决策权。另外还有周正毅姐姐周雅珍及姐夫薛荣坤,周正毅另一名姐姐周雅平、姐夫李文斌及其他亲戚薛荣根、周敏、周蔚雁等。周正毅还培养一些家族外忠实追随者。

周正毅做生意完全是家庭作坊式,这和江泽民、黄菊、陈良宇的方式是一样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即使有内讧也是狗咬狗一嘴毛,咬的决不会是其它种儿。

黄菊轻判周正毅为自己遮丑


搬了18年道岔的上海公安局
长吴志明
开放杂志9月刊透露,周正毅判刑后舆论大哗,皆说判得太轻,上海当局有意包庇。由于帮助拆迁户打官司的律师郑恩宠在此之前也判刑三年,人们讥讽说,活一辈子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官司,原告被告都被判有罪都判同样的刑期,无分谁是谁非,真是天下第一奇案。上海人说,即或最不知情的人看到如此判案,也会认为此案背后定有猫腻。据悉周正毅案暂时落幕后,上海官方私下检讨也发现处理手法留下大破绽,一直力保周正毅的上海高层甚至有人说,早知如此就不会这样处理了,判一个就不要判另一个,认为周正毅最后不被判刑,判了反给人留下把柄。

文章说,据了解内情的人士讲,周正毅案判得如此离奇,是因为在江泽民干涉下,全案由前上海市委书记政治局常委黄菊负责。黄菊本人即是周正毅案中的当事人,黄保周正毅就是保自己。郑恩宠被控泄露国家机密判刑三年,主要是他点名披露了黄菊和陈良宇的问题。如他揭露黄菊的老婆余慧文在地产公司做事,参与土地买卖,上海圈地运动就是黄菊在上海搞起来的。郑恩宠指,黄菊曾在一次会议这样讲:现在上海搞土地批租,每个村庄、每条街道,你们大胆的批给外国人吧!上海马上就要出现奇迹,十年要变成香港。此外郑恩龙还披露了陈良宇和他的弟弟陈良军在上海土地交易中一些非法行为。比如静安区政府强迫静安区居民搬迁时,公开抬出陈良宇的招牌来威胁拆迁户,「我们是政府行为,开发商后台很硬,是陈良宇弟弟与他合作,你们不搬也得搬。」

知情者说,黄菊要判郑恩宠最大原因是要封郑的口,让他在牢房中无法发声。

案子牵涉江绵恒兄弟黄菊陈良宇

香港传媒在周正毅判决后,曾电话采访福建兴业银行,该银行一位职员承认曾借贷周正毅二十八亿元,其中十四亿完全没有任何抵押。最奇怪的是,周正毅案发后,判刑的理由是:「虚报注册资本罪」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使该银行无法采取任何行动,既不能追贷款也不敢撤账。


民众的呼声:铲除腐败
周正毅案牵连的主要人物是江泽民两个儿子江锦恒、江绵康,尤其是江绵恒利用王永庆儿子的假大款做掩护,实际上是从银行“贷款”,也就是明抢,钱一到手就变成银行坏账。他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及电讯王国「中国网通」,从申请审批到银行贷款全是违规操作,这在上海无人不知。

但是江锦恒、江绵康在上海免费圈地,炒地皮外界知者甚少,周正毅案一出,江泽民的儿子、亲信立刻被暴光;上海滩盛传江锦恒已出事,护照被没收禁止出国;陈良宇和他弟弟非常紧张,黄菊的老婆也颤危危,周正毅只不过起个引子作用。最紧张的是江泽民。

四中全会前,江泽民姨外甥任局长的上海公安局散布消息说,周在去年被捕后,并未关押在看守所,而是在上海最大的花园式国宾级招待所的西郊宾馆「好吃好住」,在判刑之后才转送到上海提篮桥监狱,而且继续享受特殊优待。

据该消息人士透露,上海市当局已下令提篮桥要优待周正毅。周正毅现在狱中享受特殊待遇,牢房、伙食都比其他犯人好很多。知情者讲,周正毅押送到提篮桥监狱那天是星期日,市公安局一位领导人专门到提篮桥监狱召集狱中主管开会,说上海市委有指示,要保证周正毅狱中生活条件,要注意周正毅饮食营养,每天情况要向市委汇报。狱中监管人员听后发牢骚说。周不是犯人是大爷,要我们伺候他。

翻看当时的报导完全两码事


周正毅曾在监狱自杀
如果我们翻看当时的报导,情况和上海市公安局「该消息人士」透露的情况出入非常大。

新华网今年3月25日发布了一则十分耐人寻味的消息;报导说,上海市政府否认了“前农凯集团董事长周正毅已经死亡的传闻”。但对于周正毅是否曾经自杀,新华网却含糊其辞。 在25日上海市政府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政府发言人焦扬说,“有关周正毅已经死亡的消息是不准确的。”她是在回应有外国记者在会上提问:“有报道称正在接受调查的周正毅已在狱中自杀身亡,请发言人予以证实”时,作出以上表述。

另据人民报4月14日报导说,否认周正毅已死的是上海市府新闻女发言人焦扬。但原来第一位女发言人不是她,而是上海电视台播音总监江岚。据见过江岚的人说她口齿伶俐,反应敏捷,仪表不凡,但仅仅因私下议论周正毅案而被上海帮换人。

事情是这样的:江岚有一位要好的老同事在台湾。周正毅案发生后,她与这位老同事隔海聊天儿,谈天谈地、谈吃谈喝,搞媒体的人自然会谈到新闻,她们也聊到了周正毅案子。朋友之间无话不说,自然触及到上海当局不欲暴光的一些内情。江岚一再说:“千万别说出去,你一个人知道就行了。”但她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电话竟被安全局窃听。汇报上去后,陈良宇暴跳如雷,命令立即将其开除公职,本还要给她判「泄密国家机密罪」,后来有人说情才免于牢狱之灾。

江不行了 上海帮给自己壮胆儿


后台垮了
看来周正毅并不是象上海公安局某人士说的那样,在去年被捕后,没关押在看守所,而是在西郊宾馆「好吃好住」,在判刑之后才转送到上海提篮桥监狱,而且继续享受特殊优待。如果周正毅真这么舒服,为何要自杀?陈良宇干嘛吓得尿裤子?

上海帮实在太傻,他们透露周正毅在监狱里怎么怎么牛气,不就在证明他们萎了吗?江泽民连系自己的裤腰带都得随从帮忙,上海帮不给自己壮胆儿能行吗?谁不知道,真有这事的拼命隐瞒还来不及,没有这事的才到处瞎喳呼!


相关文章:

上海市府发言人被开除公职 周正毅自杀未遂被雪藏(多图)
周正毅大舅子老侄子刑事拘留 江绵恒闷声大发财没出朱胡视野(多图)
胡锦涛点名要求中央军委禁止打探周正毅案消息
黄菊怀疑陈良宇背后玩儿坏 黄夫人被揭地产公司大把搂钱(图)
毛玉萍乾爹陈良宇平趟上海黑社会 江绵恒免费圈地与周同出一辄(多图)
金融黑幕!江家帮上海掏空国库 朱熔基自责在沪痛哭晕厥(多图)
听江绵恒喝儿的小太监黄菊和上海滩黑老大的契爷陈良宇(多图)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