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让「老女人」们「满足的去了」
 
作者:章天亮
 
2004-9-10
 
【人民报消息】读过《祝福》的人可能都记得祥林嫂的悲惨故事,狼吃掉了她的乖儿子阿毛,也吃掉了她的全部幸福。鲁迅写道:「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便特意寻来,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直到她说到呜咽,她们也就一齐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叹息一番,满足的去了,一面还纷纷的评论著。」

我原来一直搞不太懂,这些老女人既然如此为祥林嫂伤感叹息,为甚么还会「满足的去了」。后来我又看到一则前苏联的黑色幽默。

这则幽默说的是一位英国人、一位法国人和一位苏联人在一起讨论甚么是幸福。英国人说:「幸福就是你在一次艰苦的谈判后,真皮包里夹著一份签订了的合同;在一个阴沉沉的夜晚回到家,家里已有一套柔软的睡衣、一双在熊熊的壁炉旁烘热了的拖鞋和一个满脸笑容的妻子在期待著你。」法国人说:「你这也太不浪漫了。幸福其实是你在地中海渡假的时候,遇到一个有著强烈热带风情的女子,和她愉快地相处了一个月后,毫无遗憾地分了手。」苏联人说:「你们说的都不对。幸福就是你在甜蜜的睡梦中,突然被一阵强烈的敲门声惊醒,开门一看,发现是一群全副武装的克格勃。为首的拿著一张逮捕令说:『伊万,你反对斯大林,内务部决定逮捕你。』说著亮出一副不锈钢手铐。这时你非常镇静地说:『你们搞错了,伊万住在隔壁。』」

幸福是通过对比产生的。一个天天吃龙虾的大款在吃到鱼翅时所感到的幸福,大概不如一个天天吃清水煮白菜的民工吃到红烧肉时所感到的幸福多。「十年受尽寒窗苦,一举成名天下闻」,正因为有了前面的「寒窗苦」,才对比出「天下闻」的幸福。刘邦经过四年出生入死的「楚汉相争」得了天下,衣锦还乡,做《大风歌》,洋洋得意地问他们家老爷子「你天天说我是无赖,你来看看我赚下的产业和老二相比哪个更多?」相反的是,宋徽宗继承了皇位却整天想著写字画画,明熹宗即位后整天干木工活,他们不会像九死一生打下天下的刘邦一样,感受到做皇帝的乐趣。

中共这个「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无神论政党对于人性中的这种特点了如指掌。他们为维持政权而故意搞出两种对比,以便让人产生虚假的幸福感。

一种对比就是「忆苦思甜」。让你拚命回忆过去的痛苦,甚至无中生有地编造出一些过去的痛苦,来衬托出「新社会」的优越性,从而让你在这种虚幻的幸福中对中共感恩戴德。

另一种对比就是让你看到别人的极端痛苦而庆幸那样的灾难没有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每个人的基本人权与生俱来,但是中共却先剥夺了所有人的权利,然后再把权利的一部份还给一些人,使这些人在与无权者的对比中获得优越的满足感。即使你在物质上一无所有,属于彻底的「无产阶级」,但是在精神上让你感到比「阶级敌人」高出一等,这也是中共对于阶级敌人「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原因之一吧。政治运动翻云覆雨,当政治迫害成为社会生活中的常态时,那么仅仅躲过迫害本身,就会让人暗自庆幸了,正如那个说「伊万住在隔壁」的苏联人一样。

此次,俄罗斯人质危机是人类社会的一场悲剧,恐怖份子灭绝人性的把无辜儿童劫持为人质,造成了数百人伤亡。俄罗斯连续几天降下半旗,善良的人们也都为死难者感到难过。然而这个时候,CCTV上却出现了关于死难人数的有奖竞猜。有人谴责这是无人性的人搞出的商业娱乐活动,我倒怀疑这是中共的政治手腕。也许真实的目的是说「老百姓们,你们看看,我们中国就没有这样的恐怖事件,这就是我党『伟光正』所致!稳定压倒一切!」

只可惜这次中共低估了老百姓的智商和道德底线,在网上招来一片叫骂声。

其实,中国怎么没有恐怖事件?近五年来,江泽民和他的爪牙们虐杀了几千名法轮功信徒,死的人数比俄罗斯的校园人质多得多,只不过不是集中屠杀,而且掩盖得又比较严罢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