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哪!──讀「追查國際」調查報告有感
 
史達
 
2004-8-7
 
【人民報消息】這是摘自《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迫害調查報告(2004年4月30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網址:http://www.zhuichaguoji.org/cn/) 中法輪功學員的敍說。看著這些只有親身經歷者才能說出的故事,除了重覆他們的語言,筆者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可以來描述這種對人類同種、被稱爲炎黃子孫的同類所施行的殘忍行爲:

(一)

徐州睢寧縣的法輪功學員2001年6月8日證詞:「我們在徐州市精神病院被關押三個多月期間,被強行綁在床上打針、灌藥,所謂的醫務人員超劑量地給我們注射不知名的針劑,人立刻就昏了過去,不省人事,藥物的作用發作時,我們撕心裂肺地痛苦、疼痛,在地上打滾、慘叫、猛烈地撞墻。……」

「當我們清醒時,指問那些所謂的醫務人員:『爲什麼給我們這些沒病的人打針、灌藥?』 他們面帶羞愧地說:『沒辦法,這是上級的指示,我們要工作,只有服從領導。我們也不想這樣對待你們,但我們也不想下崗。』並說『用這些藥你們不會死的,只是很痛苦,如果你們說不煉法輪功了,就可以不給你們用藥了,你們自己千萬不能跑出醫院去,我們不給你們逐漸停藥,人會瘋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別人也會把你們當成瘋子再送進瘋人院的。藥性反應起來那種痛苦是難以想象的,非常可怕,後果不堪設想……』(見附件四:證詞及案例—5)」

(二)

「我們在徐州市精神病院被關押三個多月。……一天,一位功友在凳子上盤坐,院長走過來惡狠狠地說:『你還在煉功嗎?就把你的針藥量還要加得更大,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看你還煉不煉!』由於給我們用藥量太大,又沒有逐漸停藥,公安不負責地把我們送到句東女子勞教所,藥性反應太強,一位功友一下子瘋掉了一樣,痛苦地在地上摔打、滾爬,日夜不停地狂奔,兩個人架都架不住,渾身劇烈顫抖,頭往下栽,雙目失神呆滯無光,日夜狂躁,不能睡眠,痛苦難忍,用身、頭撞墻欲死,真是痛苦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另一功友渾身抽筋,縮成一團,不能站立行走,別人就把她架出架進,夜深時燒心難熬,口吐血沫。不同程度的藥性反應使幾位功友掙扎煎熬了近五十天才逐漸消退。(見附件四:證詞及案例—5)」

(三)

「……2000年底,邯鄲勞教所獄警爲了阻止楊寶春煉功,用帶冰□的水從頭頂澆下,再強行將楊的腿放進熱水中,使其腿部傷情惡化。楊寶春腿部傷勢開始潰爛,呈青色,無知覺,直至生命垂危,身上白細胞只剩2~5克。勞教所爲推卸責任,將楊寶春保外就醫,轉到邯鄲市紡織局醫院截去了右腿膝蓋以下部分。截肢後不到十天,邯鄲610、勞教所、織染廠等人員稱楊寶春有精神病,於2001年2月26日把楊保春送入邯鄲市精神病院(現名邯鄲市安康醫院,地址:距肥鄉縣城6公里左右,在309國道上。邯鄲市安康醫院院長王燕寶)。」

「在精神病院兩年多,楊寶春始終堅持煉功,醫生經常把損害精神的藥物偷偷摻在飯裡騙楊寶春吃下。楊吃後流口水,全身哆嗦,渾身無力,神志迷糊不清,行動遲緩象老人。後來楊寶春多次提出強烈抗議,醫院才停止用藥。2001年12月28日,楊寶春曾被保釋回家。回家後,楊寶春要到北京上訪,兩次用雙手撐地,一步步從家裡挪出來,雙手和臀部磨的鮮血淋淋,他第一次挪出十幾裡地,結果被織染廠派人抓回;第二次挪出3、4公里,又被抓回。在織染廠廠長白盾,書記張勤池決定下,楊寶春再次被送進精神病院。(見附件四:證詞及案例—23)」

(四)

「據截至2004年4月底的不完全統計,在已確認的961名死於當局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有15名死難者的直接死亡原因是被強迫注射或灌食多種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所致。他們分別是:

蘇 剛(男,32歲,山東省淄博市)
馬艷芳(女,33歲,山東省諸城市)
楊偉東(男,54歲,山東省濰坊市)
陸紅楓(女,37歲,寧夏靈武市)
史 倍(女,49歲,浙江省蘭溪人)
趙福蘭(女,59歲,黑龍江佳木斯市)
王冬梅(女,30+歲,河北省衡水市)
肖桂英(女,年齡不詳,湖南省岳陽市)
範麗紅(27歲,青海省西寧市)
唐小成(男,40歲,四川彭州市)
於桂貞(女,55歲,山東省平度市)
馬新星(男,40歲,上海市)
蒙 瀟(女,37歲,四川省成都市)
張方良(男,48歲,四川省榮昌縣)
於立新(男,36歲,吉林省吉林市)
(見附件一:精神病院迫害致死案例)」

不知道這些死難者離開這個世道前的經歷又是什麼。

蒼天哪,他們有沒有呼喚您?你的回答又是什麼?我想知道。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