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報告集 (第一部分)
 
2004-8-7
 
【人民報消息】

前 言

半個世紀以前,當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人們才震驚的發現,猶太人在納粹德國占領區內遭到了慘絕人寰的大屠殺,至少600萬歐洲猶太人被有計劃的消滅在集中營。自此之後,為了讓歷史的悲劇不再重演,國際社會對種族滅絕大屠殺說出了"NEVER AGAIN」的莊嚴誓言。

不幸的是,半個世紀後的今天,一場同樣令人髮指的滅絕暴行在地球的另一端發生。它直接迫害了千千萬萬無辜的中國民眾,更多的人則時刻生活在無助與恐怖之中。然而,在嚴密的信息封鎖下,外界甚至無法知迫害真相之冰山一角。

作為人類社會的一員,信守"NEVER AGAIN」的諾言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成立"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凝聚和協調全球正義力量,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全部繩之以法,這就是我們對國際社會的承諾。我們永不放棄。

通過北美、歐洲、澳洲和亞洲的調查員以及中國境內冒著生命危險的義務追查員的艱苦努力,在一年的時間裡,"追查國際」已完成並公布了近百篇各類調查報告和追查通告。展現於您眼前的正是這些調查報告的部分匯編。

從這些報告您可以看到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是如何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 的"群體滅絕」政策,您也會看到,二戰期間希特勒對猶太民族進行屠殺滅絕所施用的手段和方式,已被江氏集團用來迫害這群和平理性、重德向善的無辜法輪功學員。例如:

―建立以迫害為目的的恐怖機構:從"蓋世太保」到"610辦公室」

―栽贓陷害為鎮壓找藉口:從 "國會縱火案」到"天安門自焚案」

―滅絕人性的酷刑和奴役:從"納粹集中營」到"中國勞教所」

―肉體和精神雙重滅絕:從"毒氣室」到"洗腦班」;從"人體試驗」到"精神病院」

……

調查報告清楚表明,江澤民通過謊言欺騙、煽動仇恨和威逼利誘等手段,迫使大部分中國人認同甚至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把這場完全基於江澤民個人意志而發動的對中國社會主流大眾的迫害變成了一種全民運動,而對法輪功學員所信奉的"真善忍」的攻擊和打壓更使中國人民陷入並正在經歷一場毀滅性的精神浩劫。

尤應指出的是,這場迫害不僅發生在中國,它已經延伸至世界各地。中國政府通過政治壓力、經濟利益和文化外交等手段,脅迫一些國家放棄正義良知,漠視和放任這場史無前例的滅絕性迫害。從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已連續幾年未能討論譴責中國迫害人權議案的事實已證明了這一點。人類文明所賴以存在的道德和良知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姑息和沉默將被歷史視為是這場迫害的同謀。

值得欣慰的是,在追查過程中,我們看到,越來越多中國政府各級官員和普通大眾已表示出對這場迫害的厭惡和抵制,希望早日結束這場迫害。而在國際上,不僅有越來越多的國家站出來譴責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滅絕性迫害,更有些國家和國際組織已經或正在尋求與本組織合作,對發動和積極參與這場迫害的罪犯進行制裁。

我們期盼,這份報告能使您以及更多的社會大眾對這場迫害有全面和系統的了解,認識到譴責和制止這場迫害對中國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重大意義。當歷史翻過這人類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頁,希望我們都能無愧的說:

我站在了正義一邊!我做了我應該做的!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2004年4月5日


目 錄

江澤民集團針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運動及其執行機構"610」 辦公室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構成群體滅絕罪的追查報告…

羅幹迫害法輪功的罪證…

關於"610辦公室」的調查報告

第一部分:"610辦公室」的成立、名稱、組織結構、經費編製、主要工作

第二部分: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及常設機構610辦公室主要成員

製造謊言、煽動仇恨、封鎖信息, 迫使全民參與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運動

"天安門自焚疑案」調查報告

中國大陸部分媒體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追查報告…

追查國際關於"浙江乞丐毒殺案」的調查報告 (一)

追查國際關於"浙江乞丐毒殺案」的調查報告(二)

追查國際關於"浙江乞丐毒殺案」的調查報告(三)

關於"中國反邪教協會」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

陳至立等教育部官員在中國教育界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

關於"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動」的調查報告

中國互聯網被用來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調查報告

被用於迫害法輪功的高科技

——網絡監控懂上網技術的法輪功學員被重點迫害

虐殺、酷刑和強制性奴工對法輪功學員實行肉體的群體滅絕

酷刑種類

重慶大學研究生魏星艷遭警察當眾強暴案調查綜述報告

劉成軍被害案調查報告

遼寧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分事實

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勞教所被強制生產奴工產品的調查報告 (一)

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勞教所被強制生產奴工產品的調查報告(二)

中國出口奴工產品"一次性筷子」的衛生狀況調查

運用精神酷刑、強制性洗腦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精神的群體滅絕

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迫害調查報告.

關於通過"轉化」對法輪功修煉群體從精神到肉體

實行群體滅絕的調查報告

陳至立等教育部官員在中國教育界對法輪功學員酷刑洗腦的調查報告

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迫害已延伸到海外

江澤民集團在中國以外地區迫害法輪功的追查報

查獲中國駐加大使館人員毆打法輪功學員的兇手

關於江澤民對外宣傳滲透把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延伸到海外的調查報告

關於文化部利用對外交流輸出迫害法輪功暨中法互辦文化年中方組委會部分成員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

結束語

附錄

附件一、海外起訴一覽表

附件二、調查報告一覽表

附件三、追查通告一覽表

附件四、追查通告選編


導言

一個人的忌恨偏執釀成了這場已持續了五年的血腥鎮壓,而這一切是從他的一封信開始……

1999年4月25日夜裡,身為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的江澤民給中共政治局常委及其他領導寫了一封長信,為日後全面鎮壓法輪功埋下了伏筆。在這封信中,江寫道:"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果真是那樣,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教條而武斷地把法輪功與共產黨在意識形態上的信仰差異定性為不可容忍的敵我矛盾,認為法輪功會"亡黨亡國」,並懷疑"(法輪功)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無聯繫,幕後有無『高手?』」,在這種忌恨偏執心理作用下,江進而要求"必須盡快採取得力措施」,鏟除法輪功,為這場鎮壓定下了滅絕性的基調。

1999年6月7日,江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發表關於抓緊處理和解決"法輪功」問題的講話,偏執和恐懼心理又被放大,再次將法輪功的產生和迅速傳播說成"國內外敵對勢力同我們黨爭奪群眾、爭奪陣地的一場政治斗爭」,"『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 聲稱要對法輪功 "採取有力對策」,"抓緊解決」,並當場宣布成立"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 其辦事機構就是中央"610辦公室」), "統一研究解決『法輪功』問題的具體步驟、方法和措施。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委、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要密切配合。」自此,江已經為全面鎮壓法輪功做好了組織準備。

1999年7月20日凌晨,數十萬中國警察統一行動,在全國範圍抓捕法輪功學員,一場已持續了五年的血腥鎮壓就這樣開始了。

(詳見:《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構成群體滅絕罪的追查報告》的第一部分:《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基於江澤民個人意志的、蓄意的群體滅絕犯罪》)

一個直接參與制定並組織貫徹執行"鏟除」政策的核心人物,操控他手下的一個"辦公室」,實施了對一億普通大眾的滅絕運動……

羅幹,男,山東濟南人。曾任河南省副省長、省委書記、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國務委員、國務院黨組成員。1999年組織成立"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又名"610辦公室」),並擔任其領導小組成員和實際執行主管,是直接參與制定並組織貫徹執行"鏟除法輪功」政策的核心人物。

1999年7月20日後,羅幹在實施江氏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政策上起主導作用,從1999年到2002年,他直接參與制定了對法輪功一步步升級的打壓政策。羅在出席的多次會議上和講話中直接要求全國的政法機關等加大力度鎮壓法輪功,而且親自到全國各地進行督陣、"蹲點」。從2001年到2003年期間,羅幹至少七次公開講話,要求全國的政法系統,將法輪功列為第一位打擊對象。自2000年9月起,羅幹分別前往山東濰坊、武漢、江西南昌、吉林長春、安徽、遼寧、河南焦作、瀋陽、黑龍江雞西興凱湖等地視察鎮壓情況,每到一地,當地對法輪功學員的關押、酷刑迫害包括致死案例都會驟增。

而羅幹因為對法輪功的嚴厲打壓而得到江澤民的賞識,2002年,羅踏著法輪功學員的鮮血晉升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員。

(詳見:《羅幹迫害法輪功的事實佐證》)

一個納粹"蓋世太保」式的恐怖機構,遍布於中國各級政府和單位,正在對崇尚"真善忍」的人進行著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滅絕……

"610辦公室」是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設的決策和執行機構,因其成立日期(1999年6月10日)而得名。常設於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直接受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的羅幹和李嵐清指揮。自中央以下,"610辦公室」遍及全國城市、鄉村、機關學校。該機構從成立、組織結構、隸屬關係、運作和經費的各個方面都打破了中共和中國政府的現有構架,並有超出中國現有憲法和法律的權力和任意使用的資源。由於該"江澤民610辦公室」全面控制了所有與法輪功有關的事務,因而成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私人指揮系統和執行機構。這個不具任何法律依據的組織在性質上與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和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文革小組」相似。

大量而充分的證據表明,"610辦公室」是一個專事迫害法輪功的恐怖機構,其遍布於全中國社會每一個角落以及中國各級政府和單位的主要成員,應對超過949名法輪功學員被殘酷虐殺,上千名健康法輪功學員被強制關押在精神病院進行精神迫害,超過十萬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和酷刑折磨,數以百萬計法輪功學員被強制參加"洗腦班」、被非法拘留和經濟迫害,近一億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被剝奪等滅絕性行為負主要責任。

(詳見:《關於"610辦公室」的調查報告(一)(二)》)

天安門廣場的一把火,把這場由一個人策劃和發動的迫害,演變成了一場全民參與的迫害運動,貫穿和滲透了中國社會的每個角落,波及到每一個中國人……

由江澤民發動的這場鎮壓實施一年多後,因不得人心而沒有任何結果。不僅"三個月內鏟除法輪功」的計劃落空,更受到其黨內高層的反彈和國際輿論的譴責而難以繼續下去。然而,就在這時,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適時的一把火把中國人燒糊塗了,中國人民終於被說服接受並以不同方式捲入了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

尼錄火燒羅馬城以嫁禍基督徒,希特勒國會縱火為清除異己,江澤民則導演"天安門自焚」來欺騙民眾,煽動仇恨,進而達到"完全鏟除」法輪功的目地。這把極富戲劇性的火是如何燒起來的?

(詳見:《"天安門自焚疑案」調查報告》)

把同一個謊言重覆一千次,把一千個謊言重覆無數次,是這場迫害得以延續和持續惡化的根本原因……

「天安門自焚案」的拋出,挑起了中國普通百姓對法輪功修煉者的仇恨,由同情法輪功到認同鎮壓。此後所發生的仇恨法輪功的案例明顯增加,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更加嚴重。據不完全統計,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由原來的173名(從鎮壓至自焚偽案前的18個月)急增至881名(從自焚偽案至2004年1月的36個月間708名被迫害致死)。

在拋出「天安門自焚案」之後,中央電視臺和新華社又聯手製造了「京城血案」,「浙江毒殺乞丐案」等惡性案件栽贓陷害法輪功,煽動整個社會仇恨法輪功學員,為江氏集團加大力度迫害法輪功,採用更加殘酷的手段鎮壓法輪功創造條件。

(詳見:《追查國際關於"浙江乞丐毒殺案」的調查報告》)

中央電視臺是"610辦公室」主管鎮壓的宣傳機構,自 1999年7月20日以來,為積極配合鎮壓,製造了為數眾多的誣陷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僅2002年4月25日至2003年底不到兩年的時間內,「焦點訪談」,「新聞節目」,「科技頻道」,「說法周刊」,「中國外交論壇」,「電視批判」,「中國網絡媒體論壇」,「生活頻道」等製作的誣陷誹謗節目就達332個。而另一主要喉舌新華社,僅於2000年1月至2003年10月間,在新華網上誹謗法輪功的文章就有522篇。還有附庸的幾百家地方電視臺轉播,幾千家官辦報紙轉載,誹謗出版物,音像製品,誹謗電視劇等等等等。

對法輪功的鎮壓和迫害,中共喉舌媒體的編造謊言和煽動仇恨是使這場迫害得以延續和持續惡化的根本原因。

(詳見:《中國大陸部分媒體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追查報告》)

從2001年的"百萬人簽名」到2004年的"教育一個學生、帶動一個家庭、影響整個社會」,全民參與迫害不斷深入和擴展……

2001年1月11日,即"天安門自焚」發生前的12天,"610辦公室」的重要成員-"中國反邪教協會」開始推出反法輪功的"百萬人簽名」運動,而1月23日的"自焚事件」 顯然給了"百萬人簽名」最需要的理由和推動力。到3月中旬,反邪教協會帶到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100卷簽名布匹,重達1噸,主辦者聲稱有約150萬個簽名,約占全國人口比例的千分之一。自2000年11月,由中共黨政高級官員發起成立"中國反邪教協會」至今,全國和地方的反邪教協會組織展覽宣傳活動近千場次;舉辦報告會、演講會、座談會千餘場;建立了"中國反邪教網站」;組織編輯影視作品20多部,編輯出版刊物40萬冊。曾建議對法輪功學員施用"剝奪睡眠」這一酷刑的中國反邪教協會秘書長王渝生公開聲稱要"主動出擊」,把對法輪功的仇恨讓世界知道。

(詳見:《關於"中國反邪教協會」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

2001年2月6日一天的時間裡,在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王茂林、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周強、團中央書記處書記趙勇等煽動和直接指揮下,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開展反對法輪功的宣傳活動。當天全國各地共張貼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共有800多萬青少年直接參與。報導說:"河北、河南、湖北、上海、天津、吉林、江蘇、山東、江西、貴州、福建、內蒙古等地青少年紛紛走上街頭,深入社區,通過開闢反『法輪功』……專題宣傳櫥窗,張貼掛圖、招貼畫,發放宣傳資料,播放音像製品等形式,開展聲勢浩大的反『法輪功』宣傳教育活動,……」在青少年學生的帶動下,1200多萬社區居民在公約上簽名,保證"不信」、不傳」並"抵制」。

(詳見:《陳至立等教育部官員在中國教育界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一)》)

2004年初,中共由在全國範圍內開始了一場針對法輪功的"反邪教警示教育運動」。這是繼中國反邪教協會發起的那場"百萬人簽名」鬧劇之後,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進行的新一輪有文件、有綱領、有周密計劃的系統的政治迫害升級運動。這場運動涉及的範圍從農村到城市、從大中小學到街道裡弄、從北京上海這樣的沿海發達地區到新疆建設兵團。目前這場運動還在繼續。

這次活動的目的之一是通過對中小學生洗腦從而影響家長。有的地方要求每名學生編一份手抄小報,必須家長簽字以達到向家長宣傳教育的目的。要達到"教育一個學生、帶動一個家庭、影響整個社會的目標」。號召學生們回家後對身邊的父母親人鄰居等宣傳,"以一傳百、以百傳千」,將警示教育活動向各社區、全社會縱深開展。有學校提出要"『小手拉大手』,通過中小學生把這項活動向社會和家庭延伸輻射」 。顯然,這次運動是用學生作為工具來達到向家庭和社會推廣的目的。

就在這場"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動開展的同時,中國大陸出現了又一輪迫害。二○○四年一至三月裡,被綁架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至少450人,平均每週有近40人遭到綁架,並面臨更加嚴酷的精神和肉體折磨。

(詳見:《關於"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動」的調查報告》)

當年,聯軍攻入納粹集中營,揭示了發生在裡面的酷刑、虐待和屠殺;而今天,各國高科技公司為搶占市場,竟聯手幫助中國全面封鎖正在那裏發生的酷刑、虐待和屠殺的真相……

2003年12月9日,剛剛兼任公安部部長的周永康在中國公安部部屬各局級單位主要負責人會議上,繼續推行鎮壓法輪功政策,說"嚴厲打擊法輪功仍是中國公安工作的重點」。同時,根據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的建議和策劃,由國安部、公安部和電子信息部聯合建立了一個對全國進行全面嚴密數碼控制的[金盾工程]。其一旦實現,全國公眾場所將遍布閉路監視電視,一切電話、互聯網通訊、財務往來、個人行動、坐火車搭飛機出入國境的紀錄,都將被納入龐大數據庫中而使人民的一言一行全部掌握在當局的監控之下。中國將變成名副其實的一座大監獄。

在中國因在網上發表異議或交換資訊而被捕或遭禁的人數激增。僅僅在2003年一年中,被捕的人數就比往年急劇增加了60%。一位47歲的法輪功成員因在互聯網上張貼有關法輪功的消息而於七月份被捕並被迫害致死。令人擔憂的是,一些大電腦、電訊公司,如思科(Cisco Systems)、微軟(Microsoft)、北電網絡(Nortel Networks)、Websense 和Sun Microsystems等,向中國提供控制互聯網的技術。賣這些技術的公司出於經濟利益沒有考慮到他們實際在參與中國對人權的侵犯。

(詳見:《對江氏集團利用互聯網迫害法輪功的追查報告》)

2000年前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的手段,二戰期間希特勒殘殺猶太人的方式,被今天的江氏集團發揮到了極至……

現在,在中國,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正在遭受著……

毒打__銅絲擰成的、鋼筋條、荊條、全竹竿(帶刺)、橡膠棍、狼牙棒、電棍、皮管子、鎬把、鋼絲鎖、藤條、電線鞭加活麻鞭打等。使用橡膠棍打人,看不見外傷,內臟卻會被打破裂。

各種電刑__用電棍電學員的敏感部位,口腔、頭頂、前胸、陰部、女學員乳房、男學員陰莖、臀部、大腿、腳底,有的到處亂電,用多根電棍電,直至有燒焦燒糊,糊味到處能聞到,傷處紫黑。有時頭頂與肛門同時過電。

各種火刑__澆開水燙、煙頭燒 、打火機燒 、燙刑 、 烙鐵烙等。

各種坐刑__坐板 、 坐老虎凳 、 坐鐵椅子 、 坐三角鐵板等。

各種站刑__罰站 、 飛機式 、 站小間 、 倒立。

各種蹲刑__"雙腿蹲」 、 "軍蹲」。

性虐待__強姦、輪姦、投入男牢房、電棍插陰道、四把牙刷搓、陰道摳陰道、火鉤鉤陰道、電乳頭、摳、掐乳房、煙頭燒燙女學員的陰部、用腳踢肛門及下部、侮辱未成年少女。

各種死囚刑、吊刑、銬刑、槍擊、虐殺……

詳見:《江氏集團殘害法輪功學員百種酷刑一覽表》)

一位風華正茂的女研究生,因為一個條幅被警察拘捕並當眾強姦,至今仍下落不明……

2003年5月11日,28歲的重慶大學"高壓直流輸電及仿真技術專業」研究生魏星艷被捕,因為當地"610辦公室」懷疑她於"世界法輪大法日」在重慶大學校園裡放了有法輪功字樣的汽球和條幅。

5月13日晚,在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房間裡,警察唆使兩個女犯人強行脫掉她的衣服。魏星艷高喊:"你們無權這樣對我!」這時進來一個身著警服的警察把魏星艷按在地上,當著兩個女犯人的面強姦了她。魏星艷曾對強姦她的警察說:"我記住了你的警號,你逃不了罪責。」自此,魏星艷進行了絕食抗議,看守所強制對她進行了惡意的損傷性灌食,導致她的氣管和食管嚴重創傷, 不能講話,生命垂危。5月22日,魏星艷被緊急送往重慶市西南醫院,許多穿便衣的610官員日夜監視,並盤查、跟蹤、甚至逮捕前去探視魏星艷的人。

  魏星艷目前仍然下落不明! 而上網透露這一消息的五人已被重慶法院判刑。

  (詳見:《重慶大學研究生魏星艷遭警察當眾強暴案調查綜述報告》)

  一位敢於揭示真相的正義青年,在經歷21個月的酷刑折磨後被虐殺,屍體被強行火化……

  2002年3月5日,長春部份法輪功學員通過有線電視網在長春市和松原市播出《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被認為是中共建政以來第一次民間大規模突破大陸媒體一面倒宣傳的重大事件。劉成軍是促成此次行動的主要人士之一。

  2002年3月24日劉成軍被捕,被捕時被槍擊腿部造成重傷。當日劉成軍被送往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被雙手抻開銬在床的兩側。4月1日 劉成軍的照片出現在中新網,照片顯示劉曾被用刑,已無力保持自然坐姿。5月1日 劉成軍被轉到鐵北看守所,遭酷刑逼供,被強制坐老虎凳52天。9月20日劉成軍被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判刑19年,隨即被轉到吉林監獄。2003年10月21日至10月27日劉成軍由吉林監獄被送入吉林市中心醫院,醫院下了病危通知。10月27日被轉入吉林省監獄管理局中心醫院,醫院也下了病危通知。11月4日吉林監獄聲稱為劉成軍辦理了保外就醫的手續,劉成軍戶口所在地農安縣德彪派出所和農安縣610辦公室拒絕接收。

  2003年12月26日凌晨4點劉成軍在長春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離開人世。

  (詳見:《劉成軍被害案調查報告》)

  遍布中國的數百個勞教所,對於超過十萬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來說,個個都是「奧斯維辛集中營」……

  作為江澤民全面鏟除法輪功的最主要迫害工具,遍布中國的數百多個「勞教所」直接參與了對超過十萬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包括監禁、洗腦、奴役、酷刑和屠殺。直接被勞教所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占被迫害致死總數的24%,直接導致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致死的勞教所多達69所。

  2001年6月,發生了震驚中外的 「萬家慘案」,黑龍江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長期的殘酷迫害導致三名法輪功修煉者死亡和另十二名法輪功修煉者瀕臨死亡;2002年1月,又有五名法輪功修煉者在萬家勞教所被逼致死;2000年11月王麗萱女士和年僅八個月的兒子在北京團河勞教所被雙雙折磨致死;2001年4月,法輪功修煉者鄭巍先生, 一名殘疾人, 在遼寧大連教養院被迫害致死;2000年10月遼寧省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強行將十八名女法輪功修煉者剝光衣服投入男罪犯牢房;2001年8月一百三十多名法輪功修煉者在馬三家勞教所不堪折磨,被迫絕食請願......

  (詳見:《馬三家勞教所酷刑調查報告》)

  廉價的中國商品上染著「現代奴隸」的血跡,包括內衣、棉被、假髮、瓜子、筷子、玩具、足球、毛衣……

  有超過10萬的法輪功學員正在中國各地的勞教所裡被強制生產奴工產品。他們長期在勞教所惡劣的環境中超時勞動,完不成定額被剝奪睡眠時間或受懲罰,拒絕做強制勞工產品遭受酷刑。為了獲得廉價勞動力,勞教所經常任意延長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的期限,有些勞教所不惜用金錢賄賂其他勞教所轉移法輪功學員到本勞教所做強制勞工產品。然而中國政府卻以免征企業所得稅和免征城鎮土地使用稅等優厚政策來刺激和鼓勵勞教產業的增長和吸引外資合作。中國的一些省市經濟發展區的招商廣告, 甚至以地處監獄、勞教所區域的廉價勞動力來吸引外資。

  「上海三槍(集團)有限公司」,「山東昌邑利得爾工藝有限總公司」,「河南瑞貝卡發製品股份有限公司」等企業與勞教所或看守所一起,強迫法輪功學員在被關押期間,為其無償生產強制奴工產品。這幾家企業的勞工產品除在中國本土各大城市銷售外,「上海三槍(集團) 有限公司」生產三槍牌的高檔內衣系列產品,其產品遠銷世界70多個國家和地區。「山東昌邑利得爾工藝有限總公司」所生產的「手工絎縫」 棉被遠銷美國、加拿大,智利、阿根廷,西歐的歐盟各國,沙特阿拉伯、土耳其、科威特、阿聯酋,澳大利亞和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四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年出口額達1000萬美元。「河南瑞貝卡發製品股份有限公司」產品暢銷美、日、韓、俄、歐洲、非洲等10多個國家、地區和國內20多個省市。

  「幾乎每天,所有被勞教的人都要熬夜和起大早拚命給警察幹活賺錢,幹的活大多是給飯館裡吃飯用的一次性「衛生方便筷」,頭上包層薄薄的紙片以算「衛生合格」。一箱筷子警察可掙6元人民幣,每個被勞教的一天完工近3箱,一個隊160多人,每天每個隊給警察賺2000-3000元。 」 「包筷子的屋子就在勞教人員宿舍,每間屋子都是虱子橫行。本來就人滿為患,筷子扔滿一地,甚至經常掉進旁邊的便桶裡都不管,撈出來繼續包,因為筷子的總數一根都不能少,警察盯得很細。包筷子時從沒讓洗過手,很長時間也不讓洗澡。 」「 被勞教的人中有吸毒和賣淫嫖娼者,但這裏可不管你是否患有什麼肝炎、什麼性病等等,沒有正規醫檢,只要你有口氣就得給警察幹活,包括渾身長滿疥瘡的人也得幹,沾滿膿的手把筷子抓來抓去。警察挎著電棍、手銬,在周圍橫晃著踱步、看守,誰的活未及時完成,即遭警察打罵」(遼寧省瀋陽市法輪功學員于溟的證詞)

  57歲的法輪功學員萬貴福在蘭州市第一看守所被強制為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用嘴磕,用手剝用於出口的「正林瓜子」,因不能完成大強度的任務而被4隊隊長呂軍暗示9號室的犯人毒打致死。

  (詳見:《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勞教所被強制生產奴工產品的調查報告(一)(二)》,《中國出口奴工產品「一次性筷子」的衛生狀況調查》)

  「滅絕」不僅僅意味只消滅肉體—精神病院、「轉化班」和校園裡的酷刑洗腦……

  據截止到2003年的不完全統計,在近五年的迫害法輪功運動中,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遍布全中國各地,至少有一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許多人被強迫注射或灌入多種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被施以電刑及長時間捆綁、灌食等虐待,其中許多人被長期監禁,甚者達兩年以上,他們有的因此雙目失明,兩耳失聰,有的全身癱瘓或局部癱瘓,有的部份或全部喪失記憶,有的神志不清、精神錯亂,有的皮膚長期潰爛,有的導致內臟功能嚴重損害,目前已知至少15人死亡。全國各地至少有近百所省、市、縣、區精神病院參與了迫害。

  「我們在徐州市精神病院被關押三個多月期間,被強行綁在床上打針、灌藥,所謂的醫務人員超劑量地給我們注射不知名的針劑,人立刻就昏了過去,不省人事,。藥物的作用發作時,我們撕心裂肺地痛苦、疼痛,在地上打滾、慘叫、猛烈地撞墻。……當我們清醒時,指問那些所謂的醫務人員:『為什麼給我們這些沒病的人打針、灌藥?』他們面帶羞愧地說:『沒辦法,這是上級的指示,我們要工作,只有服從領導。我們也不想這樣對待你們,但我們也不想下崗。』並說『用這些藥你們不會死的,只是很痛苦,如果你們說不煉法輪功了,就可以不給你們用藥了,你們自己千萬不能跑出醫院去,我們不給你們逐漸停藥,人會瘋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別人也會把你們當成瘋子再送進瘋人院的。藥性反應起來那種痛苦是難以想像的,非常可怕,後果不堪設想……』」(徐州睢寧縣法輪功學員的證詞)

  (詳見:《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迫害調查報告》

  「轉化」,即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作為這次鎮壓最重要的環節,貫穿了鎮壓的全過程,在迫害中起著關鍵作用。而「轉化率」則迫使人在精神死亡或肉體死亡之間做出選擇。

  根據對黑龍江、吉林、遼寧、山東、河北五個省的不完全統計,五省被迫害致死的588名法輪功學員中,直接死因是「拒絕轉化」的達232名,約占40%,在這232名中,有213名被酷刑虐待致死,占91.8%;55名被強迫灌食致死,占23.7%;其它原因(如樓上摔下、注射藥物、灌食農藥等)32名,占13.8%。

  「我當時被折磨到死亡的邊緣上,面臨著兩種選擇:死亡和屈服。屈服代表著背叛自己的人格和信仰,這一切所帶來的痛苦將超過死亡本身的痛苦。人在面臨死亡時,往往都很恐懼,痛苦;但是當你選擇屈辱的活著的時候,那種煎熬會使你寧願選擇死亡。因為你的人格被玷污了,靈魂不再純潔。那時人的感覺真是生不如死。」(法輪功學員陳剛的證詞)

  (詳見:《關於通過「轉化」對法輪功修煉群體從精神到肉體實行群體滅絕的調查報告》)

  中國大陸教育系統在陳至立的管轄之下,修煉法輪功的孩子們,並沒有因為年齡小而逃脫迫害。中小學校不顧中國「九年制義務教育」受法律保護的原則,無理剝奪修煉法輪功的中小學生接受教育的權利。此外,學生們們被強制接受各種反法輪功的宣傳,被迫在攻擊法輪功的請願信上簽名、回答為詆毀法輪功編寫的各種考題、參加反法輪功活動。否則,學生在校的榮譽、升學等都會受到影響,甚至遭到刑事處罰、酷刑等威脅生命的殘酷迫害,並且還將影響到家長和學校。許多學生因為本人或家長不願違心地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迫失學、強制留級、被罰款、拘留、勞教或被逼流離失所;一些青少年由於家長修煉法輪功,受到牽連,承受著巨大的身心壓力。

  「因為修煉法輪功,升學時,所有學校都不肯接受我。我被按片分到了我家附近的中學,我去報到,……校長說:『我們學校拒絕法輪功,我們不能收你,這是上面(市教育局)說的,我也沒辦法。』」(一個小學生的證詞)

  遼寧瀋陽龍山教養院的警察拿電棍逼十四歲的小女孩韓天子寫放棄修煉法輪功保證書。女學生被電的一聲聲慘叫,胳膊被電得不會動。事後還威脅她不要告訴任何人。

  據不完全統計,僅2003年一年至少有210所中國大專院校的435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送各類「轉化班」、勞教所和精神病院。自1999年,僅清華大學就有300多名教授、教師、博士、碩士、大學生被非法關押,開除工職,學業,或直接送入勞教所。

  (詳見:《陳至立等教育部官員在中國教育界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酷刑洗腦)》)

  這場迫害是全球性的,在世界各國都有「610辦公室」……

  中國駐外使(領)館追隨江氏集團把對法輪功的迫害延伸到海外,是中國在海外的「610辦公室」。許多中國駐外使(領)館及其工作人員曾經(或正在)以各種不同方式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手段之卑劣, 範圍之廣泛令人震驚.

  如:向所駐當地各級政府官員多次散發誣蔑,詆毀法輪功的材料; 脅迫當地政府收回對法輪功的褒獎;干擾破壞法輪功在當地舉辦的各種活動; 威脅恐嚇支持法輪功的政府官員和中外人士; 收買和脅迫當地華人社團排斥法輪功; 煽動海外華人仇視法輪功; 在使(領)館內召開針對法輪功的所謂「揭批會」, 「展覽會」, 「新聞發佈會」; 雇傭當地流氓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跟蹤、 監聽、 拍照、騷擾、恐嚇、甚至大打出手; 脅迫當地中文媒體刊登誣蔑詆毀法輪功的文章; 任意吊銷法輪功學員的護照; 拒絕給法輪功學員延期護照和簽發有效證件; 收集並向江氏集團提供「黑名單」; 等等。

  中國駐外使(領)館的這些迫害行為不僅嚴重違反了相關國際外交公約,也違反了其所駐國的相關法律.

  (詳見:《江澤民集團在中國以外地區迫害法輪功的追查報告》)

  這是一場對全人類的迫害,江氏集團通過各種手段來「轉化」全世界,進行大規模的「良知滅絕」運動……

  2003年1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在全國對外宣傳工作會議提出「充分發揮中央主要涉外媒體的作用,擴大在海外的影響;採取『走出去、請進來』相結合的辦法,作好外國媒體和記者的工作;提高外宣品的製作質量,擴大對外發行渠道,探索建立外宣品的市場發行機制,千方百計地把我們的外宣品送到外國人手裡」。

  2003年2月,中共在北京召開了專門的宣傳會議,做出多項決議,宣布將對外採取更大的宣傳滲透行動。其後,中共政府的二十五個部門,成立了聯合的對外宣傳新機構,負責統籌和具體實施海外宣傳專案。歸中共中央外宣辦牽頭負責領導,參與其中的有:中宣部、中央外宣辦、中聯部、外交部、中央臺辦、財政部、教育部、廣電總局、國家宗教局、民航總局等。

  江氏集團向全世界灌輸謊言,將這種系統洗腦發展到登峰造極的地步。由此,對法輪功的迫害由中國大陸擴張到海外。

  (詳見:《有關江澤民對外宣傳滲透把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延伸到海外的調查報告》)

  江澤民為使其鎮壓行動「合法化」,爭取對其有利的國際輿論,1999年親自出訪6國,進行「人際傳播」活動,在十月底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書面採訪時,親口宣稱法輪功為邪教。在1999年和2000年與法國總統希拉克互訪時共同確定了互辦文化年,2001年4月,由專職打壓法輪功的機構「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中國副總理李嵐清訪法期間簽署了這份協議。2004年1月24日到1月26日,中方5,000人在巴黎參加中法互辦文化年期間,至少有30名在遊行現場的法輪功學員無故被粗暴地帶到警察局拘留,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受到警察粗暴圍困,其理由僅僅是他們穿了黃色的衣服或帶有「真善忍」「法輪大法」字樣的服飾。調查結果顯示,中法互辦文化年中方組委會主席及部份主要成員都在不同程度上參與了迫害法輪功。

  (詳見:《關於文化部利用對外交流輸出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

  這,就是我們在本書中向您呈現的。這場「群體滅絕」運動已經持續了五年,而且仍在繼續進行著,人類文明所賴以存在的道德和良知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剩下的,是選擇……

(待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