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回路转!温家宝痛斥江家帮 朱熔基力挺接班人(多图)
 
林立
 
2004-8-5
 

温家宝在北京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

【人民报消息】为什么江家帮为了宏观调控问题公开和温家宝撕破脸,甚至搞一些小道消息不断扩大范围、在品德上抹黑诬陷总理呢?因为宏观调控不是个经济问题,而是个政治问题。不止是谁当政的简单问题,而是个国家要富强还是要自行灭亡的问题。


看吧,他们折腾不了几天了!
六月底七月初举行了政治局会议,陈良宇向温家宝发起全面的、面对面的攻击,陈良宇威胁温家宝,如果坚持推行调控,必须承担由此引起的伤害经济的「政治责任」。温声言,一旦经济硬着陆他准备接受批评。主持会议的胡锦涛最后表示,宏观调控的措施是中央的集体决定,各级政府必须坚决执行。

七月十二日,继政治局会议后,国务院召开了常务会议,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以温家宝为首和以黄菊为首的两个阵营,就经济宏观调控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议,进行了又一次较量。

江家帮当螃蟹当惯了,这些在各地的土皇上,在江泽民面前是孙子,在民众面前大充老子。现在温家宝以总理的身份要通盘考虑全国这盘经济棋,希望诸侯配合,可是江家帮不干,他们就是要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与会者都心知肚明,这两个回合的背后都有江泽民的影子。

三大致命问题从1999年开始

争鸣杂志8月刊报导,据国务院研究中心于六月中旬提出的一份研究报告披露:固定资产投资过大;生产速度超常;货币供应旦里和贷款增幅临近失控,这三大致命问题,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基本上都没有能有效控制、调控好,偏重于国民经济产值和增长率,致使经济发展畸型,有脱轨危机。该报告称:这三大致命问题,困扰、阻碍国家经济持续、快速、健康、效益发展,从而对国民经济的直接损失、内耗、积累损失、潜在损失,每年达八千亿至一万二千亿,相等于国民经济年产值的百分之六至百分之九。

每年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国家财力用于镇压法轮功

邓小平1997年2月19日逝世以后,江泽民掌握了党政军大权,也就在这时江的野心膨胀到极点。据国务院研究中心透露的报告看,1999年以来经济失控,为什么会这样呢?江不懂经济但他有经济方面的军师曾培炎。有人注意到,1999年4月江泽民准备镇压法轮功,他无暇考虑国家的经济问题,7月20日在全国公开镇压法轮功以后,江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如何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怎样给美国总统递交诬陷法轮功的英文小册子。从1999年7月开始,江每年要拿出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国家财力用于开展镇压法轮功的项目和建设。

这是个多么可怕的经济数字和令人匪夷所思的行为。

屡叫不停:投资兴建十亿元以上的大顶目近五千个

温家宝在会上披露:从去年第四季度至今年三月,各地今、明年投资兴建十亿元以上的工业、基建项目四千六百七十五个。已在动工兴建、部署今年稍后、明年初兴建的大型、特大型项目,有:年产一百万吨钢企业,八十二个;年产五百万吨钢企业,十二个;年产一百万吨水泥企业,一百二十个;年产五百万吨水泥企业,四十五个;年产十万至十五万辆轿车、旅行车企业,十八个;年产化纤、塑料原料三十万至五十万吨企业,二十八个;年产有色金属二十万吨以上的企业,三十六个;兴建、扩建大型、中型干线民用机场,七十五个;明年初、O六年动工城市地铁,有三十二个城市申请。

江家帮的地盘经济过热占前三名


两军对垒
从下面的报告可以看出,在温家宝不断提出宏观调控时,有21个省(区)、直辖市的经济增长依然过热。第一名是江泽民的老家江苏省,第二名是吴官正曾任省委书记的山东省,第三名是黄菊曾任市委书记的上海。

据国务院一份考核、调研报告披露:自二OO二年第四季度以来,有二十八个省(区)、直辖市经济发展过热,至今年六月底,尚有二十一个省(区)、直辖市的经济仍处于过热,固定资产投资过快,趋于失控。部分省、直辖市固定资产投资过快、失控超过去年同期水平:江苏省超百分之八十二;山东省超百分之七十七:上海市超百分之七十五;广东省超百分之七十二;湖南省超百分之七十;辽宁省超百分之七十;河南省超百分之六十;浙江省超百分之六十五。

目前,电力紧缺达百分之二十七,铁路运输超负荷百分之四十四,石油能源有百分之二十二靠进口,每年以百分之十二至十五增加进口需求,二十二种原料短缺要靠进口。

势不两立

国务院原订七月五日召开常务会议,讨论、总结上半年经济发展形势和宏观调控的成效,研究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其后由于江家帮要阻止「宏观调控」,要继续「经济过热」致使对会议的议题争议不下,会议推迟到七月十二日才召开。并使原订一天半的会期,延长至二天半,分歧还丝毫没有弥合的可能。最后一天,政治局常委曾庆红、吴官正、罗干前来助阵。有关部委的一把手也都列席,想和稀泥,但这不是一般的分歧,温家宝知道自己不能退让,因为国家经济早已经到了让朱熔基哭晕过去的程度。会议不了了之,可以预见的是,更激烈的较量还在后头,四中全会不会风平浪静。

五点争议、分歧

五点争议、分歧:

(一)对前阶段下达宏观调控措施的必要性、实效性;
(二)是否继续做好「宏观调控」,经济「软着陆」;
(三)国民经济发展速度要控制在百分之九以下,还是冲破二位数;
(四)地方政府的经济、金融自主权要立法规范、约束,还是放权;
(五)中央政策、措施和地方政策、措施发生矛盾、对立时,如何处理?

温家宝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引证了一系列数据资料,坚持决定实施宏观调控是非常必要的,尽管是晚了些,目前已初见成效,但发展不平衡,尤其是面对着人为设置的阻力。阻力来自党政长官意志、本位主义、山头主义、自我中心主义。如果不正视、克服人为阻力,经济过热、失控潮随时会反覆、回潮,这也是规律。在经济建设、发展中,付出最昂贵的代价就是长官意志、本位主义、地方主义支配下的违反科学精神、务实作风所造成的损害。

朱熔基对温家宝无保留支持


朱熔基力挺温家宝
七月二日,朱熔基在中央政治局召开的庆祝建党八十三周年暨工作座谈会上称赞温家宝,说:一年多的实践,本届做得比上届好,好在务实、认真,这正是党内、政府内最缺乏的作风、精神。我以老卖老,给家宝同志的工作打九十分;留下十分,我提个建议:你没有人事、人情的包袱,先天比我好,胆子可以大些,你有党内、社会高度民意支持率。我作为公民、党员,是无保留支持你的。我在任时,看到的问题、想到的事不少,但放不开,要做好也难。社会上称我是「朱铁脸」,名不符实;铁脸不硬,这是一副相貌。金融问题、三农问题、上海问题、政府官僚问题等,我朱熔基要负很大责任的,很多问题是留给了新届政府。我是很不安的。

温家宝表示面对责任

温家宝在7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上说: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把问题推向上届政府而减轻、逃避自身的责任,本届政府要作出承担,以求真务实的科学态度,解决好、处理好经济发展、改革运行中突出的矛盾和问题。

温家宝在总结上半年经济发展工作时,提出了以下几个突出的需要解决的问题:

(一)不少地方、部门的领导同志头脑过热,以强调各种特殊性、以各种藉口,搞快、多、大上;

(二)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偏大,投资结构重叠;

(三)煤、电、油、运输,供求紧张,短期、中期都难以解决;

(四)经济整体效益情况薄弱,市场内需开拓较窄;

(五)失业、就业人口高企,很大程度影响了社会稳定,导致产生危机;

(六)三农问题有进取,但总体还是十分突出,政策、措施具体落实还有很大差距。

这些除了江泽民遗留下的难题,江家帮还在加剧这种困境。这些问题不解决,经济马上崩盘,中共即刻垮台。


四中全会不是十六大

从温家宝2002年十六大任总理以来,这是他和江家帮二次面对面的激烈交战。

中国人都知道,人和人之间就那么一层薄薄的纸,虽然谁都知道谁在想什么,但如果不捅破那张纸,面子还可以维持,一旦撕开,那激战就公开、明了、赤裸裸了,没有什么可顾忌的。这张纸由陈良宇撕破,说明江泽民失去了保护伞的作用,卒子得自己亲自出马了。

四中全会不是十六大,从温家宝的强硬态度可以看出,江泽民一手遮天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