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黨魁辭職與江澤民的「與時俱進」
 
作者:史達
 
2004年8月20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罪犯們一個最大的心願就是讓人們忘卻,或者文謅一點叫「與時俱進」。如果人們都是如此「與時俱進」、不記前非,那麼所有的法庭衙門都只有關門大吉;但是,人們是不會這麼容易受騙上罪犯們當的。俗話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不知道有沒有道理;就算老天不出頭,其實人們也不會輕易忘卻那些惡者,尤其是那些出賣民族的罪大惡極的賣國奴。

南韓執政黨黨魁辛基南下臺就是一例。

2004年8月19日,辛基南面對整個南韓和世界,當衆鞠躬、請辭下臺。他代父道歉、尋求人們的原諒,這一切的原因就是其父在日本統治時期曾於日軍麾下擔任憲兵;而辛基南本人極力隱瞞這一事實。辛基南的父親爲日軍做事不算甚麼大錯,可是他使勁爲日軍賣力,充當憲兵、威逼韓國同胞,完全是一付賣國奴的嘴臉,使得其罪禍延子孫。

辛基南不得不引咎辭職還得歸功於媒體的作用。有親身經歷者敢於在媒體上現身說史,使人們知道了辛基南父親的醜事和辛基南隱瞞欺騙的事實。而辛基南要繼續擔任黨魁,可能也是由不得他自己了。

但是,中國的軍魁江澤民是另外一回事了。

說到江澤民,他的父親江世俊是個十足的大漢奸,曾在日僞宣傳部當文化干將,專門爲日本奴化中國寫文章做「奴化教育」。而江澤民本人則也有漢奸嫌疑,在爲其父和自己隱瞞上花盡了很多心血,有許多事不是用普通常理就可以說的通的。

比如,江澤民憑藉其生父的漢奸背景進入了汪僞南京中央大學,而不是靠他所說的養父、抗日人士江上青 (不知道他當時入學時填的「父親」是誰?!)。江上青是江的叔叔,因爲鬧革命搞抗日被抓,三九年江13歲時被殺。僞南京中央大學是排名第一的漢奸學校,四三年入學的江澤民沒有其父的背景是無法輕易入學的,而憑江上青當時的革命表現和被殺的結果,除非日本人情報正審官是睜眼瞎,不然不會同意在僞中央大學栽培江上青的過繼兒子的。

再說,江的過繼兒子一說可能完全是杜撰和欺騙。江澤民的父親江世俊是長子,他本人又是長孫,江上青僅比江大15歲,自己又有兩個女兒,僅二十八歲就被人槍殺。按中國的家規章法,江家絕對不需要過繼長子長孫給一個次子作後,而且是一個整天闖蕩的毛頭小夥江上青;就算要過繼,也只有過繼江的弟弟江澤寬,而絕對不會輪到長子長孫的江澤民。

其實,江澤民參加日特祕密幹訓,並與日本特工李士羣留下的合影已經找到。二○○三年十月十日,「看中國」網提到一幅「李士羣江澤民合影」可以佐證江澤民的漢奸身份。一九四二年六月,李士羣、丁默接見僞中央大學青年幹訓班(祕密)第四期成員二十三人,其中第二排左五就是江澤民。

李士羣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汪僞特工頭子、民族敗類。他一九○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出生,一九二四年考入上海美術藝術學校,同年加入中囯共產黨。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李士羣受共黨指派前往蘇聯接受特工訓練,一九二八年底返回上海,旋即在中共特科(打狗團)工作。一九三五年李士羣同妻子被國民政府逮捕,倆人同時雙雙背叛中共。一九三八年,李士羣投靠日本,充當日本人的走狗,建立日僞七十六號特工總部。江澤民與李士羣在一九四二年六月的合影,連同其後來爲了逃避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的清算而心虛地逃到江西農民家躲藏半年相聯繫,江澤民的來歷大有問題了。

呂加平給中共中央的信件也披露,抗日戰爭期間,江澤民在汪僞南京中央大學上學,而不是上海交通大學。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日本戰敗投降,中國失地開始光復,國民黨政府在當月二十六日頒佈「收復區中等以上學校學生甄別辦法」,對日本侵華時的淪陷區公立專科以上在校學生進行甄審。同年十月,國民政府教育部頒佈命令,將上海交大、重慶交大和南京中央大學三校合併爲一,以上海徐家彙的上交大爲校址。由於南京中央大學和上海交大等六所院校被列爲漢奸僞學校,其在校學生爲僞學生,均要進行甄審,因此江澤民也要被作爲有漢奸嫌疑的僞學生進行審查甄別處理。可是就在這時,正待甄審的江澤民卻突然離校逃跑了。

呂加平披露,一位名叫西林殘陽的網友于○三年三月十一日發來了一封電子郵件,稱四十年代中期江澤民曾經逃難逃到了江西永新一個叫棉花坪的地方,投靠當地一個農民世交,並且一呆就是半年多的時間,後來才被他家人接走。在走之前,江在那位農民家的一本舊醫書上寫道:「說如果今後發達,一定回來報答這家人。」後面是江澤民自己籤的名字。

西林殘陽網友說:這件事我也是非常偶然才知道的,但我一直都搞不懂爲甚麼江會逃到江西來。現在看來,應該是在一九四五年、也就是日本投降後,因爲他的漢奸出身怕被清算才逃出來的。

如此看來,江澤民的歷史問題真是不可不究了。然而,江的剩下的唯一出路也就是他所崇尚的「與時俱進」了。

江澤民期望中國人民「與時俱進」、健忘,不去追究他和其父漢奸的歷史。就算人們把他老底都揭穿了,他還拚死戀棧;完全沒有南韓黨魁辛基南當衆鞠躬、請辭下臺的知廉知恥,或者說聲道歉、尋求人們原諒的瀟灑大度。

也許,江自己也知道他沒有辛基南幸運,畢竟辛基南只是有個當韓奸的父親,自己沒有對韓國民族犯甚麼大奸大罪,而江自己就很難說了。不光是當了日本漢奸,江還一發不可收拾,在前蘇聯「與時俱進」,當了人家的蘇俄漢奸;在克格勃的威逼下,「與時俱進」與俄國簽訂條約,出賣了一百五十多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這一筆帳,你說該怎麼算呢?

也許,辛基南的下臺給的啓示是:江澤民見到黃河該掉淚了。如此,「與時俱進」總算有個用到正事上的時候。

 
分享:
 
人氣:13,23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