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這著得是哪門子的急?(多圖)
 
鮑光
 
2004-7-6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今天的「言論角」裡有網友許博淵的一篇文章《審判薩達姆不過是一場戲》,文章說:伊拉克特別法庭已經開始審理前總統薩達姆一案,國內媒體頗為關注。其實,大家都知道,這不過是一場戲罷了,而且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戲,還沒有開始,結局已經清楚了。

作者所說的是什麼結局呢?是處薩達姆以絞刑,還是給飽受苦難的伊拉克人民看「斬首秀」?

再往下看才知道,都不是,是透露江澤民成熱鍋上螞蟻的一則評論文章。

博淵先生寫道:美國企圖通過審判,證明薩達姆是伊拉克人民和阿拉伯人民的敵人、殺人犯,一個暴君和獨裁者,必須推翻,以此證明其入侵行動的合理性,……。

薩達姆是伊拉克人民和阿拉伯人民的敵人、殺人犯,一個暴君和獨裁者,必須推翻,這還用美國人去證明嗎?新華網上這類新聞就很多呀,比如,薩達姆許諾保證兩個背叛過他的女婿返國的安全,結果回來,全給處死了,讓自己的女兒成了寡婦,讓自己的小外孫失去父親。至於薩達姆的兒子烏代、庫賽也是罪行累累,光庫賽親手殺死的受害者至少有1200人,27名薩達姆的堂兄弟由於涉嫌謀殺薩達姆,竟也難逃這名侄子的毒手。這父子三人對自己的親人都如此殘忍,更不要說對本國人民了。

江澤民犯了群體滅絕罪被告上法庭,他能不關心薩達姆的審判問題嗎?

烏代和庫賽的下場是對作惡者的警告!

國際專家說,迄今為止已經在伊拉克境內發現200多個亂葬坑,屍體總數估計至少有30萬。紀錄片《薩達姆的亂葬坑》裡有採訪伊拉克民眾的鏡頭,一位民眾說:在70年代的時候,前伊拉克政權曾經企圖對大規模屠殺進行保密。他說:「但是有一段時間,大屠殺不僅不是秘密,前政權除了把它作為亂葬坑之外,還把它作為一個恐嚇手段。比如說,他們會在一群人面前殺害另一群人,然後強迫這群人鼓掌。或者他們會把屍體堆在高速公路上或者人行道上,就是要讓經過的人看見,以此來建立一個恐怖國家,恐怖共和國。」

薩達姆-侯賽因的兩個兒子烏代和庫賽在最後逃亡的日子裡,日子過得顛沛流離,烏岱為了防止保鏢被美軍逮捕後供出自己的秘密,曾連續將自己的十七名保鏢殺死,並把一輛垃圾車改裝載珠寶,以便隨時逃跑。

據英國《太陽報》2003年7月23日披露,隨著烏代、庫賽兄弟死訊被證實,一些兩兄弟不為人知的驚人故事也開始漸漸浮出水面。據悉烏代曾將一名不肯接受他追求的24歲的漂亮女子活活餵了狼狗。

據薩達姆前助手威哈伯的回憶,一名24歲的漂亮女孩因為拒絕了烏代的求愛,而遭到了他殘忍的報復──被烏代放出的狼狗活活咬死。威哈伯回憶道:「他命令她到他的宮殿中來,並叫她直接到花園中去。然而當她到達的時候,烏代立即放出兩條餓了數天的狼狗,兩條狼狗轉瞬間就將那名可憐的女子撕成了碎片。而烏代則站在陽臺上,用攝像機拍攝那名女子被活活咬死的場面。當一名烏代的保鏢將這盤錄像帶給我看的時候,我差點嚇昏過去,這一生我永遠也無法忘記那個恐怖的場面。」

烏代的罪行和江澤民比起來可是小巫見大巫,現在烏代、庫賽兄弟都被炸死了,只剩下滅絕國民的老魔頭薩達姆了,犯下群體滅絕罪的江澤民怎能對薩達姆的審判不關心呢?怎麼對薩達姆處以死刑不膽戰心驚呢?

結局已經清楚了!

現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江澤民在很多國家被起訴,而江第一個被起訴地點是2002年10月美國的芝加哥,訴訟案現在還在進行,所以凡是世界公認的恐怖份子都是江澤民的好朋友,被起訴的世界公敵都使江澤民有強烈的同病相憐之感。

《審判薩達姆不過是一場戲》這篇文章透露了江澤民的恐懼心理。暗示審判薩達姆就是審判江澤民,透露江澤民到了什麼招術都沒有的情況下只好去為其他國家的邪惡頭子鳴冤叫屈,好象薩達姆不上絞刑他的脖子就套不上絞索,薩達姆不被砍頭他的頭就能保留。

確實,審江「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戲,還沒有開始,結局已經清楚了。」

否則,審判薩達姆,江澤民著的是哪門子的急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