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谢特:李老师论述北京镇压法轮功 中南海无人回应 (图)
 
作者:丹尼.谢特
 
2004-7-20
 
【人民报消息】



丹尼.谢特在04年4月底在纽约举办的《法轮功给中国带来的挑战》新书发表会上演说。
谢特是美国赫赫有名、声誉卓著的资深调查报导记者,赢得两座艾美奖中的调查报导奖。

自从这本书以及根据此书所制作的纪录片首次问世以来,我仍一直在追踪法轮功的发展。而且相信只要中国政府有机会以一种新的角度重新看待法轮功,它的政策与作法会有所改变。我曾期望至少能展开对话。

在我写这篇序的同时,中国政府正在北京主持一场六方会谈,讨论有关北朝鲜的核能发展。这项工作促成了对话,并寻求各方聚首。但是在看起来没有平壤的核威胁那么具有潜在危险性的法轮功问题上,中国政府却表现出绝不愿意,甚至没有能力与修炼法轮大法的本国人民展开对话。

与我有过接触或是听过我演讲的人,反覆问我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为什么中国非要坚持这一毁坏国家名声的迫害,不顾一般中国人的反对,而且在世界上带来许多疑惑?为什么?

一位真正的新宗教运动专家,德国学者伯恩.汉姆(Bernt Hamm),点出了一些原因,本书中也探讨了其中一部分:

从一个西方人的观点来看,实在很难了解,中共领导层为何会在迫害法轮功并希望终能成功这件事情上投入如此多的面子(象征性资本)赌注。外界(主要来自西方世界)要求停止这场迫害的压力也在不断地增加,但在投入如此多「面子」之后,要中国高层立刻住手几乎不可能。因此问题在于:为什么在这个时代的今天,还要一条胡同走到底?我有几个可能的答案:

法轮功或许不是严密组织的运动,但是他们的确可以动员大批信众(在中国境内截至一九九九年四月,在世界则持续至今),同时也可以长期激励勇敢的抗争行动……

法轮功也是一种新的社会现象,是中国领导高层(高龄又与世隔绝)无法(期望能够)应付的。这种本来不具实体的运动,藉现代通讯工具之助,快速实体化了。这些工具包括手持工具(全球通讯系统、行动电话)及互联网(全球网际网路、电子邮件、无线网路运用)……。

新说法:老师的看法

五年前,我在李洪志及其信众受中国威胁之前采访过他,之后他就没再接受采访。现在他对此事件提出了他自己的看法。

中国春节之际,李洪志在二○○四年元月二十日接受新唐人电视台的采访时说:「那就是出于妒嫉,因为掌权者的妒嫉造成了这场迫害,尽管法轮功是为社会好,是为民众好,学功的人数很多,在一些人眼里看到的就是他们自己的权力,他是不管民众疾苦的,那么他就不能容忍法轮功有这多人来学。」

没有任何一个中国高层领导对此论述作出回应,不论是新任的总理温家宝或是老朽而坚持不退的前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法轮功指控是他发起迫害活动)。亚洲地区大多报导了李先生的这番评论,但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引起人们的反响。

至少对我而言,这番话的确具有重要意义,然而却被忽视了。

首先,这表明李先生并未消失,仍被尊称为法轮功的「老师」而不是领导者。中国一直威胁要逮捕李先生,而且他的非暴力信众与受雇于芝加哥、纽约及旧金山的中国领事馆的暴徒之间偶尔会发生暴力遭遇。尽管如此,李先生还是继续他的工作,例如一年前他曾出席了二○○三年二月十五日在加州召开的一次有一千五百名修炼者参加的心得交流会。

其次,他的评论避免了类似美国政治竞选活动中的政治性攻击。似乎与其说他对中国领导人感到气愤,不如说他怜悯他们。他也没有使用中国人权异议分子用来攻击非民主暴政的攻击性字眼,而只是斥责他们的一个人性缺点:「妒嫉」。

妙了:为什么「妒嫉」?

这里有关于妒嫉的两种定义:「因为别人的优势、拥有或运气而感到痛苦或不快乐」、「对竞争者或对手的影响力产生怀疑的感觉」。

我对此说法的看法是,他认为中国领导人已经认知自己处于意识型态的死胡同,并不再能够激励人们信仰那些曾使中国疯狂的「共产主义」理念传统价值观,他们带给人民的只有失信于民的政策、镇压措施,以及使人致富但不能使人正直与幸福的腐败经济体系,仅此而已。因此,李先生认为这些领导们「妒嫉」法轮功能够激励、吸引对该功法如此虔诚的众多民众。

这次似乎是法轮功,而不是老迈的政党领导及党工们,播下了一场新的革命的种籽,这是一场将民众视为个人而非阶级的革命。一度热中于国际无产阶级革命的北京当局,正在因为不知其信仰为何而停滞,而法轮功却正在向前迈进,或他们相信是在向前迈进。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曾经嘲笑资本家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现在接受了资本家的价值观而变成了如此狭隘的不道德的市场商人。我写本文的当天,台湾民众正要在二○○四年三月二十日投票选举总统,就在前一天他们的正副总统才逃过一场暗杀。更具有双重讽刺意义的是,作为曾在冷战期间令人生畏的「红色中国」的中国大陆,反而支持蒋介石创立的国民党(编者注:中国国民党之前身「兴中会」,由孙中山先生于一八九四年创立于檀香山。其间经历数次改组、改名,后名为中国国民党,由蒋介石担任数届总裁)。而共产党曾与蒋介石打过一场内战并对其谴责多年。

毛一定在坟墓里转辗反侧,因那种「对竞争者或对手的影响力的怀疑」已经在世界事务中体现到了。

在我开始撰写本书以来的几年里,法轮功的影响已遍及全球,法轮功现已成为一种独特的国际运动。当初共产党员是利用由上而下的「共产国际」架构,建立其干部队伍与动员群众;而法轮功偏好由下往上的方式,赢取以个人身分参加的跟随者。

五年前法轮功传播至三十个国家,如今宣称已达六十个国家,其出版品以三十多种语言发行。他们透过国际互联网快速传递讯息。当我首次出版此书时(二○○○年),法轮功网站屈指可数,现在已有一百一十个。他们的发展速度及其在全球日趋增长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他们在许多国家寻求当局的认可,并获得了数百份来自地方政府的褒奖。这些褒奖或许不具有实际的政治意义,但是可以建立与政府官员的沟通管道,同时给信众与潜在新人以鼓励。他们目前表示拥有逾一千份此类决议。这些文件至少可以让人们感到,他们不是一个边缘团体,而是得到中国以外的当权者祝福或至少认可的。

也许更具象征意义的是,他们坚持不懈地试图说服政治领袖们代表他们向中国政府进言。他们成功地赢得更多决议、听证会甚至立法条文以确立其权利。虽然,这一切迄今尚未产生太多实质性效果。

他们与人权活动人士年复一年眼睁睁地看著中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决议案中获胜。美国对人权议题只是动动嘴皮,却无实质帮助,甚至在事实发生之后为伊拉克战争辩解而援引人权理由,一直表现出不愿与中国作对。

另一方面,北京倒乐于和华盛顿针锋相对,提出自己关于美国存在的许多违反人权问题的报告。这些事实让两个国家都颜面无光,区别在于,中国依然更在制度上排斥人权原则,而美国拥护原则却实际违反。

二○○四年三月中,华盛顿当局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控告中国违反半导体贸易协定,但是仍未向世界法院或联合国控诉中国对法轮功修炼者及其他人的长期人权迫害。

《法轮功给中国带来的挑战》【二○○四年中文版序】(2)

丹尼.谢特(Danny Schechter)著

(博大出版社供稿,新闻稿标题为出版社所加))
=======================

欲购此书,可向经销书店、各地大纪元办公室或博大出版社购买。

邮购价(美国国内)USD$16.00, 加州邮购者请付$1.32销售税。支票抬头:Broad Press Inc;地址:P.O.Box 70456, Sunnyvale,CA 94086, USA;支票兑现后寄书。电话:1-408-472-9980; 传真:1-206-350-0947;电邮:[email protected]
博大出版社网址:www.broadpressinc.com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