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朝在美国──渗透华人社区
 
2004-5-30
 
【人民报消息】一名纽约侨领今年三月底被警方发现涉嫌一起特大跨国贩毒活动。消息引发华人社区震动。去年洛杉矶陈文英间谍案、纽约梁冠军打人案、加上此次华人贩毒案等,使中共经营多年的海外红色势力连续受到打击。

据大纪元记者张文、李强综合报导,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也给美国华人社区带来巨大冲击。海外中国人,普遍不再对这些事件孤立的看待,而是把目光转向中共势力在海外的渗透。许多来自中国的华人表示,他们来美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投奔自由,但是在美国,好象中共的影子无处不在。一些所谓的侨领被中共利用建立地方红色势力,渗透在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中共一直对海外渗透相当重视,这也是中共大使馆的重要任务之一。中共高层官员出外访问,都会联络和接见在当地扶植的红色侨领,甚至黑道人物。当地中共使馆还会安排这类黑道人物担任保安。当年邓小平出访美国,后来中共高层官员在香港透露,纽约当地黑道人物对保卫邓小平安全“立了大功”。

*红色势力在美国显山露水

纽约闽籍侨团的“体面人物”郑姓侨领涉嫌参与贩毒活动被警方拘捕。该案由美加等多国执法部门联合侦破,拘捕全美各地一百五十人。据悉,郑侨领与中共关系密切,每次返回中国均得到礼遇,地位超然。去年12月,中国领导人访美时他“有幸”出席盛会,排列于前排重要位置,与国家领导人握手拍照留念。

活跃于洛杉矶华人圈的陈文英去年四月被FBI查出是中共特务。陈因涉嫌长期从美国联邦调查局前洛杉矶分局干员詹姆士.史密斯手中窃取机密文件,并提供给中国,被美国司法部门逮捕。陈文英在江泽民2002年访问美国期间,出面接待将泽民,江称陈文英是“我在美国唯一的好朋友”。陈文英双面间谍身份曝光,一直努力在国际社会擡高自己形象的中共脸面大失。中共对此恼火自不必说。

此次贩毒事件曝光,使中共经营多年的海外红色势力再度受到冲击。

另一方面,一些涉及暴力的恶性案件在美国各地华人社区连续发生。芝加哥华人黑社会流氓郑继明、翁育军在领事馆门前,对法轮功请愿者做暴力下流动作,后被判刑入狱。经查实,郑、翁二人当初是通过 “政治避难”的藉口从中国移民美国的。

去年六月,纽约华人圈的替中共出面的头面人物梁冠军等,因暴力围殴一法轮功学员而被控告调查,事件被国际媒体广泛报道。事发第二天,中领馆发表声明,大加赞扬围殴案,支援这种暴力辈出行为。当地华人指,在事实面前,中领馆此等做法使华人社区蒙羞。

*暴力殴打、死亡恐吓、监听、利诱

上述几大事件的曝光,有幸得益于海外媒体的广泛报道。事实上,在全美国各地的华人社区,一些影响范围不大、但性质同样恶劣的红色渗透事件也经常发生,只是由于海外中文媒体也被中共渗透得厉害,许多事件没有被大范围曝光。但是,由于类似事件在各地反复发生,人们也慢慢参透中共那套恐怖、暴力、利诱、分解华人、制造仇恨的做法,这些也引起美国高层关注。

去年7月,美国国会就纽约中国城暴力围殴案件在国会举行听证会。法轮功发言人张尔平说,中国政府在全美骚扰和仇恨犯罪有几种方式:死亡恐吓、纵火、毁坏个人财物、暴力殴打、被监视、威胁、恐吓、株连、窃听电话、入室搜查、撬轮胎等等。中国领事馆甚至对美国市、州及联邦各级政府官员进行骚扰,对正常商务活动进行干涉等等,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活动都是有预谋、有系统的在进行。法轮功对外发言人张尔平表示,他个人就曾经受到两起对其个人生命威胁的案例。

华盛顿时报2002年10月23日报道,在美国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驻美人员跟踪监视。中共特工谍利用高科技监听设备.偷录法轮功学员私宅的对话,并将这些谈话内容回录在被偷录著的答话机中,进行恐吓。马利兰州德国镇的法轮功学员王涛说:“通常当你监听别人时,你不希望让对方知道,但是这次他们将偷下的对话,放给对方听。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想要恐吓。

红色势力渗透全美各大学、研究所的学生会、中国学生联谊会等。事实上,海外的侨联、留学学生团体得到中领、使馆的大量资助,部分人在出国前就已经被问话和要胁,成爲国安系统的人。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表示:“ 其实国安系统在海外的势力很大,驻外人员、外劳、海外投资企业人员、留学生、访问学者都会被选择性问话的,你不一定要愿意,但不愿意的话,会有些小麻烦。” “每次中国领导人出访的欢迎活动,大多是在海外国安的安排下进行的。去年胡锦涛访美,有学校学生会组织学生去迎接,补贴30块美金一天。陈水扁访美,也有美国一些的学校学生机构组织学生去捣乱,补贴25块美金一天。”

个别的学生会头面人物替中共打击异己。前一阵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中国学生会选举中,中领馆操控选举的内幕曝光,事件中跳出来的黎明等人,其威胁利用的手段俨然师承中共。详见http://www.dajiyuan.com/b5/4/4/2/n498622.htm

红色势力打压独立敢言媒体,北美新唐人记者采访活动多次被骚扰。今年2月16日,美国费城《问询报》披露天普大学亲共教授程君复驱赶新唐人电视台记者孙丽杰事件。后来费城市政府负责人向孙表示道歉,费城市长也表示支援记者的自由报导权力。今年1月30日晚,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费城市商业部、费城中国贸易中心在宾西法尼亚大学礼堂举办中国新年晚会, 再次发生「新唐人」记者因信仰法轮功而被赶走的事件。从媒体报导中人们并不惊奇的发现中国驻纽约副总领事黄惠康出席了该次活动。

也是今年1月,华盛顿地区「华府华语电视台」(隶属于拥有500万观衆的MHz Networks)发生节目被蓄意「调包」事件。该台原定播出的新唐人新年晚会节目,被「调包」成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调包人李兵事后声称,他只是个打工的,老板怎麽说他就怎麽干。但是李兵的老板表示并未下令更换节目。40余岁的李兵,据他自称是原中国江苏省电视台工作人员,目前就职于“华府华语电视”,负责社区新闻的摄制剪辑等。有知情人表示,如果李兵所说的“按照老板的意愿做事”,这个老板是另有所指。

其实不止新唐人一家,北美一些独立海外华文媒体,也发生多宗中共特务有意恐吓、骚扰事件。去年底,芝加哥一家华文报纸真实报导,惹恼中共,遭到报复。送报车被损坏、报纸被偷、报馆被泼粪等恶性事件。

*红道渗透联手黄、黑、白道

衆所周知,中共统治五十年之久,世界上很少有那个国家,能够在法庭上有充分证据指证中共特务,原因之一是中共极少派出他们自己的人在海外执行任务,既便是有,也只是单一任务,完成即返回,这已经成爲中共特务机构定律。

北京最普遍的做法是:扶植和利用一些所谓的侨领,建立地方势力,进而渗透华人社区,爲统战服务。这从陈文英身份败露、梁冠军等人地痞流氓的表演、郑侨领贩毒案等可见一斑。

有人调侃说,中共在海外的“红道”(红色政权)渗透,靠的是联手“白道”(运毒贩毒)、“黄道”(色情)和“黑道”等邪恶力量,让低档次的、甚至下三流的人物来担任“出名”的“公衆人物”,到处制造和挑起矛盾及冲突,而这不幸已经演化爲猖獗的海外黑社会犯罪。这也是近期频繁出现“红人”触犯美国法律的原因之一。从另一方面讲,也损害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大国形象。

中共也利诱威胁那些移居海外的普通中国人承负“特殊使命”,这包括留学生和商人、观光客等等。华盛顿时报去年8月5日的报导引述美国联邦调查局官员的话说:「(中国)学生来这里,他们找工作,他们成立公司」。 该报还说,FBI相信,中国在美国有超过三千个「幌子」公司,这些公司的真正目地是指导间谍活动。每年数以千计来美的中国大陆观光客、留学生和商人之中,有许多也负有政府的情报任务。

这些人混杂于普通海外华人中,到西方各国华人社区、商会、大学培植红色势力。他们不同于间谍小说电影中宣传的具有爱国和英雄情调。相对于西方科技、政治、经济等资讯,他们更关心的是配合北京当局操控海外华人的意识形态,更专注于对自己身边的同胞思想和隐私的刺探。

*泛红力量两次出口高潮

北京当局近年来曾有两次向海外大量输出泛红力量,实行海外统战。一次起于1990年,一次是从2000年至今。

特务渗透几年内搞臭海外民运。89年六四事件后,西方各国对中国经济制裁,许多大陆民运人士流向海外,活动频繁,海外中文媒体对中共暴力提出批评。中共于90年起向海外派出了大量特工。适逢各西方民主国家出于人道而放宽移民尺度接纳大陆华人政治避难,大量中共特务借此以民运人士身份打入各种海外民运团体。海外刚刚兴起的中国民主运动在这股红色暗流的稀释、腐蚀和误导下在短短几年内变成一盘散沙,声誉大损。

海外民运活动家清水君对中共搞臭海外民运的策略有深入的研究,清水君2003年秋在中国连云港被中共国安密捕。清水君指,中共的目标就是:掌控民主人士动态,误导民主运动的发展,败坏民主人士的声誉,争夺民主运动的资源,断送国内人士的希望。北京当局指令给中共特务搞臭民运的工作方针是:偷梁换柱、浑水摸鱼,投其所好、一石三鸟(见附录)。清水君承认“中共独裁政权的这个目地是达到了,目前海外民运的确是被他们搞臭了,无法凝聚人气民意,自然就无法和他们抗争。”

事实上,类似手法也被用来对付法轮功,只是并不见效。

从2000年至今,是近年来大批红人渗透海外的第二次高潮,客观上伴随著中共迫害法轮功运动的政治需求。

*将法轮功边缘化

2000年伊始,随著打压法轮功的力度升级,中共的海外特工人员接到指示,暂停日常的很多目标,转而对付法轮功。

北京有专门的策略对付海外的法轮功:大量输出特务,内外夹击。据悉,中共在北美的特务总部在芝加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共前情报官员说:「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间谍战本是属于国家安全范畴之内的事情,老百姓大多不愿评论这些事情。但近年来,因法轮功这块骨头啃不下来,中共动用王牌的特务系统对付法轮功,在各国华人圈中散布法轮功的谣言,用利益引诱和恐吓,挑动华人仇恨孤立法轮功,将法轮功边缘化。”

一些中共特务渗透到法轮功,收集情报、挑拨内乱;这种特务比较高级,都曾练过几天法轮功,背诵过法轮功的法理。上文提到的搞臭海外民运的全套手法,也都在法轮功内部应用,但不见效果。这些特务,他们的结果,要麽由于在言行、道德方面同法轮功修炼者相差甚远而暴露;要麽由于良心发现而主动承认自己的身份,更有些人由于又能重新体会法轮功,从此洗手不干。

另一种人在法轮功外部活动,直接宣传中共谎言,散布仇恨。而此类行爲同西方民主社会人们的观念格格不入、甚至会触犯法律。此类人有两种情况:少数积极分子如洛杉矶陈文英、纽约梁冠军,芝加哥郑继明、翁育军等。另外有一批被动跟随者,如海外各大学、研究所的中国学者学生联谊会个别负责人、华人社团负责人等。

中共国安部也经常利用秘密力量频繁绑架海外回国的法轮功学员,胁迫他们当特务。美国科罗拉多州洛基山新闻报(Rocky Mountain News)今年4月29日刊登一篇标题为“中国之行变成一场噩梦”的文章,披露美国公民李涓(Leejun-Ivie)今年初回中国探亲时遭到绑架、胁迫当特务的经过。后李涓在美国大使馆的干预和律师努力下,得以安全回到美国。

追查国际最近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中国驻外大使馆、领事馆是在海外迫害法轮功的幕后总指挥,也是迫害在海外的军机重地。中国外交的工作重点中有一条是打压海外法轮功。中国外交官的日常工作包括:大量发送诋毁法轮功言论的宣传册给各国的各级政府、政府官员、媒体和非政府组织;用贸易利益或外交压力阻止当地政府对法轮功的公开支援和褒奖;阻碍法轮功学员在当地开展活动;拒绝给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护照延期;压制支援法轮功的媒体报道;逃避联合国人权会议上的谴责和制裁;影响各国惩治迫害元凶的法律诉讼等;用政治手段影响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决定,影响国际上对包括法轮功问题在内的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

2003年6月,美国国会人权委员会举办了关于“中国向美国官员施压以及骚扰修炼和支援法轮功的美国公民”的听证会。一些城市的市长和市议员作证揭露了中国官员胁迫他们放弃支援法轮功。加州桑迪市市长兰迪-韦伯尔(Randy Voepel)证词中说,2000年12月27日,他收到了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一份措辞强硬、极有恐吓口吻的来信,要求他不要允许法轮功的注册等。

2003年10月16日,美国国会议员提出304号决议案。决议案认爲中国政府应该停止利用外交使节在美国散布歪曲法轮功本质的谎言。中共在美国本土的渗透和散布不符合外交官员身份的言论,受到美国国会的关注。

*海外华人遭牵连 恐惧不安

特务都怕暴光。陈文英、郑侨领的案子,在海外亲共华人圈中造成震动和恐慌,人人自危。除了陈文英、梁冠军等在海外有一定势力的头头外,绝大多数特务都是普通人。很多人已经在海外事业有成,有房有车,在海外华人和西人社交圈里多年来积累了不少人际关系。许多人担心如果他们的身份被曝光,其后果是轻则在自己的关系圈中被人疏远,重则身陷囹圄,身败名裂,在海外难再有立足之地。

而美国各地的华人也普遍感到恐惧不安,认爲华人圈中人员复杂,不安定因素大增,互相之间缺乏诚信。从心理上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本来就比较保守的普通侨民,更加谨慎的生活,希望不触动红色底线,引来麻烦。

美国的一个教授写过一篇文章,很生动的描绘了普通海外中国人的无奈心理。出了国,也无法摆脱“组织上关怀的眼睛”。教授要求他的学生们写篇分析经济局势的文章,准备投稿到一个报纸的言论版。他的一个胡姓中国留学生找出各种藉口推脱。后来教授知道这个学生天资聪明,作文引经据典,逻辑资料都在行。经过反复盘问,才道出内情。 这个留学生说,私下谈什麽都行,就是不能公开发表。何清涟的例子摆在那里,我还要回国发展呢。 教授惊讶不已。他或许不能想象这位学生所承受的身心压力。

文章题目叫《东方一课》( A Lesson from the East),刊登在2001年8月28日的美国华盛顿邮报A15版上,作者 David H. Feldman是美国College of William & Mary的经济学教授。

附录:海外特务瓦解民运典型手法

所谓偷梁换柱,就是派人打入团体内部或在目标团体内部寻找代理人、伺机篡夺领导权。被派遣人或者代理人须有金字招牌做掩护,有护身符一样的经历(可能是衆所周知的新闻事件,可能是一般人不会怀疑的某种被迫害遭遇),起到迷惑一般群衆的目的,利于特务工作。即使特务被揭发出来,由于大家的恐惧心理,自然对其他有类似经历的同仁産生无端怀疑和隔离,也仍然可以达到破坏的目地。结果,真正被迫害的同仁们被孤立,而中共的人却掌握了该团体的资源和领导权。

所谓投其所好:是指中共特务在活动时,有时出钱、有时出力、有时出技术,帮目标团体解决一些困难,以取得目标团体人士(特别是重要骨干)的信任和私人友谊,然后,就可参加团体重要活动,伺机篡夺领导权;也可影响团体内人士的决策,并在其信任与保护下,掌握联系网路,继续伺机搞破坏。

所谓浑水摸鱼:简言之就是有矛盾要深化矛盾,没有矛盾要制造矛盾,借目标团体打击目标团体,对团体内人士拉一个打一个,用多种面孔出现,如果能够指鹿爲马最好,否则就得虚晃数枪,让人堕入云里雾里。

所谓一石三鸟:假设某个组织的某负责人是中共特务所派遣或者已经被中共收买或胁迫成爲代理人,他的言行都具有极大破坏力,特别是当他以组织的面孔出现时,情形更爲不可收拾。首先,身爲负责人时,表现得越恶劣,就越能损害团体内人士的形像,误导人以爲该团体里面没好人,从而断了团体的支援力量;其次,负责人因爲表现恶劣而被揭发时,就容易激起同仁们的惊弓之鸟心理效应:连他都是特务啦----还有谁可以信得过?进一步加剧猜疑和分裂危机,导致对抗和冷漠情绪。最后,负责人爲了更深地迷惑同仁,可能会不断对人施以小恩小惠,取得信任之后就可以误导同仁,造成更加持久而巨大的危害。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