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等多家媒体侧面披露江泽民的荒唐 (图)
 
作者:史达
 
2004-4-16
 
【人民报消息】据《中国青年报》等多家媒体披露,山东和全国许多地方的公路旁的墙壁上,公然写著:“严厉打击无理上访!”“坚决打击越级上访!”“狠狠打击越级上访的犯罪分子!”等标语。

看到这些标语,不知大家有什么感想。既然是冒死上访、递御状伸冤告官,哪有无理之谈、怎么能不越级呢?这些标语,无非是为了打击和威胁上访者,而且标语咄咄逼人,大有藐视宪法、违背政府政策反而有理的霸道口气。不久前「两会」期间,唐山去北京的百余辆政府车辆在大街小巷中日夜风驰电擎,横冲直闯,紧急追捕进京上访告状的唐山水库移民就是这些地方官员横行霸道、大搞“截访”荒唐事的一例。

上访告御状是中国百姓自古以来的传统之举,也是被逼的走投无路时的唯一希望,清末的小白菜就是拦轿喊怨、成功上访的一个例子。中共在文革后,一大批被冤屈的包括邓小平、胡耀邦等官员吸取了教训,才有中国近代的上访局这一类的机构,北京还专门成立了人大信访局和国家信访局等多个中央级的上访单位。文革后,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还帮助纠正了一大批文革中的冤假错案。

但是,这样一个当政者从历史教训中得到的合理措施也被堕落了,而对上访者实行镇压和搞“截访”最早、范围最大的要算是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425上访的秋后算帐。

其实,1999年法轮功学员在北京确实只是上访,不是什么围攻中南海。因为当时中央的一个信访局就在中南海西们外的府右街,如果要向中南海示威,法轮功学员就会象六四学生一样,应该去长安街的中南海正门--新华门。当时,中国上访的规矩还在,特别是总理朱熔基,专门在府右街西门附近找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聊天,还亲自安排了中央信访局的官员与其见面,在了解了天津确实发生了警察打人抓人事件后,还质令天津息事放人,法轮功学员也在当天晚间知道放人后和平离去,外电因此赞扬了朱熔基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和务实作风。

为此,江泽民对法轮功这么多人敬仰其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极为妒忌,对朱熔基圆满处理法轮功上访一事而得外电赞扬也大发妒心;这些可能是江泽民执意要跟法轮功作对、并下令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有关。

在江泽民大举镇压法轮功的初期,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还是去北京和平上访,用他们的话讲是中央可能还不了解法轮功,成千上万对政府尚有一丝期望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在信访局被警察抓走的。

当时,据去看过信访局场面的朋友讲述,在北京先农坛体育馆附近的中央信访局门口,堆满了从全国各地常驻北京的“截访警察”。只要你一走近信访局街口,就有成批外地的便衣警察围上来,吆喝著要看你的身份证。如果你一旦给他们看了,或者不小心漏了几句地方话,他们就会当街把你打一顿,然后押上车子带走、押送回乡。许多上访的人就在信访局门口被打成残废,而中央信访局里面的京官和警察也根本不管。

据朋友说,这些警察都成了联合纵队了,他们都有私下交易,目的是为了控制各地上访的人数不超过中央分给其省、市、县的定额,不然罚款和行政处罚会相当厉害。如果山东来的警察帮抓了辽宁的,辽宁的警察要给其报酬,多少钱帮抓一个都记下帐合著算。有时上访者冲破了联合纵队的防线,外地警察也还可以跟中央信访局里面的警察谈价钱,只是付的钱要比联合纵队之间高一点。

这些可不是天方夜谭,类似的荒唐事,各位不妨在孤狗上查一下“上访”二字,大概共有154,000 条信息,多半是讲上访者的辛酸血类史;而中国的民情和现状,就可从这些上访故事中窥见一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