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江澤民等為腐敗原型的《天怒》(上海版)只欠東風
 
作者:張偉國
 
2004-2-7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在中南海當政這十幾年,空前地坐大了中共黨內的“上海邦”,如今胡錦濤、溫家寶雖然名義上擔負著中南海的主要領導職務,但是因為江澤民仍然軍權在握並未全退,上海邦便有恃無恐,四面出擊,上下其手,儼然把胡溫當作了“中南海”的幫辦。以中共政治機制的邏輯發展,所謂的“胡溫新政”只能誕生於全面挫敗江澤民的上海邦之際,所以胡溫與上海邦的攤牌是遲早的事,到底鹿死誰手,尚難定論。

日前,新聞媒體引述《天怒》一書作者北京作家陳放稱,正在服刑的前中共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患膀胱癌,寫了五萬字的申訴材料,要求翻案。小說《天怒》是根據北京市副市長王寶森自殺、市委書記陳希同的腐敗“原型”撰寫的。在1949年中共執政以來,揭露中共高層腐敗黑幕,小說《天怒》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如果講中國文壇曾經出現過“傷痕文學”、“大墻文學”之類的發展階段,《天怒》則可能會開啟一個“腐敗文學”或“特權文學”的新階段。

昔日陳希同為首的北京幫,雖然在高層權力鬥爭中成為江澤民、曾慶紅的手下敗將,但是應該承認《天怒》在消解陳希同和北京幫的政治影響力方面,起了中宣部無法起的作用。同時,這一作品也向世人最大限度地揭露了中共特權階層觸目驚心的腐敗,在這方面的功能也在同類中文作品中相當領先。由於中國沒有新聞自由、權力鬥爭和權力更替全部是黑箱作業,利用小說或著其他文化藝術手法服務於政治目的,自然就在所難免,更何況那還是“紀實小說”。

眼下,鄭恩寵、周正毅案件本身的事實和複雜性,應該說已經大大超過了屬於小說創作的《天怒》故事情節,那些素材應該足夠可以供有心人寫一部《天怒》(上海版)了。陳希同已經開始申訴,他作為曾經是中共核心層的大員、江澤民的頭號政敵,手裏很可能握有江澤民上海幫致命的材料,而這些材料也可以讓有心人去寫一部《天怒》的續集。

無論是今日中國天怒人怨的大環境,還是陳希同申訴可能披露的黑幕,或者是鄭恩寵、周正毅案件的真相等具體的素材,《天怒》續集或者上海版其潛在的影響力遠在《天怒》之上,這本書如果在半年或一年內問世,不但會有巨大的商機,擁有海內外圖書市場,而且也可能重新點燃胡溫與上海邦較量的導火線……成為中南海政治演變的新變數。

《天怒》上海版似乎已經萬事俱備,只欠“誰來寫”的東風了。

(2/6/2004)

——轉自《觀察》〔原題目:誰來寫《天怒》上海版或續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