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親定第五代第六代班子 為兒子當獨裁者如此鋪路(多圖)
 
林淩
 
2004-2-6
 
【人民報消息】爭鳴雜誌2004年2月刊透露,江澤民提拔的幹部全都指望不上,江氏日夜兼程再組新班,現在第四代還在江澤民的攝政下,第五代第六代領導人的名單已經在江澤民的囊腹中秘密誕生。

江澤民把禍國殃民的責任推給第三代集體

2003年11月23日至25日,中央政治局、中央軍委召開的擴大會議,江澤民利用臺灣大選,通過了荒謬無比的對臺六條新決議。為了達到讓參加擴大會議的十五屆領導班子成員同意他強力攻臺,江核心居然把責任全推到第三代領導班子上,他說:對此,第三代領導集體是負有重大責任和沉痛教訓的。這個時候,江澤民忘了自己是核心。

江澤民為江綿恒登基鋪墊道路

今年1月22日是猴年正月初一,猴年不但江澤民自己耍猴兒,還想把第三代領導集體都耍暈了。

春節前夕,中共中央在中南海安排了老同志聚餐會,同時召開徵求老同志意見的座談會,再接著是老同志和中央政治局共過組織生活會。

江澤民為把兒子推到黨政軍最高領導地位,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提交了一份有關幹部培養規劃的意見。江澤民堅持說:要從革命老一輩的後代、烈士後代、第三代革命幹部後代中挑選優秀人材予以重任。

假如江澤民不篡改出身、不蒙騙、利用張愛萍,也許今天他還在武漢的那個工廠裏當技術員,還在被工人們暱稱為“江牛皮”。不管怎麼說,江澤民嘗到了亂認爹的甜頭,沒有當初那一手,今天他的兒子怎麼能“老子英雄兒好漢”,查三代、輩輩兒紅?

胡錦濤不敢審查江歷史的原因


賣國賊江澤民
高層有人議論:為何胡錦濤不敢查江澤民的歷史?是因為不知道查完怎麼辦。漢奸的後代,本人又是漢奸外加賣國賊,怎麼處理?公布出來共產黨不垮嗎?所以明知道一查一個準,也不能輕舉妄動。原本胡錦濤是想讓呂加平把江的醜聞給揭露出來,讓江收斂點兒,沒想到江澤民生性是個流氓,你不下真傢伙他就裝不明白。

江澤民這手真夠陰的

據知,為了讓第三代中央部委領導層能夠不激烈反對江綿恒、江綿康的迅速提升,江澤民私自把他們的子女、親屬,有一百五十多名四十多歲的中青年幹部,列為十七屆、十八屆中央委員的候選人。

去年十一、十二月,江澤民親自到三軍八所院校,對校級軍官說:五年、十年後的中央委員、中央軍委委員、三軍領導層,就會在你們中間產生。

江澤民這手非常陰,他還能活幾年!現在開了個空頭支票,以後這些人被提拔了,不管誰提拔的都得算江澤民的功勞,受益者必然是江氏兩公子;如果以後有些人沒被提拔,那怨氣都得撒在胡錦濤身上。

江抓錢抓權怕的是秋後算帳

江澤民在三中全會前,通過江辦和他控制的中央書記處草擬的一份十七屆至十八屆黨政軍核心集體層的名單;另一份是曾慶紅、李長春以中央書記處的名義,由賀國強、王剛、賈廷安負責,到中央部委、地方考察後,開列出近五百名準部、省級幹部名單。

安插一代接班人還不放心,江澤民要把下兩代接班人都安置好,更不可理喻的是把下兩代整個領導班子人選都擬訂出來。這樣幹原因只能有一個:江怕秋後算帳。

◎江指定的十七、十八屆領導集體名單

由江澤民草擬的十七、十八屆(第五代、第六代)黨政軍領導集體名單中有:李長春、賈廷安、陳良宇、賀國強、劉雲山、劉淇、韓正、習近平、張高麗、張德江、趙可銘、王樂泉等。據透露,這個「等」裏面還有江綿恒。

◎曾、李所擬五百名準部省級幹部名單

曾慶紅、李長春所擬名單,都是現職司局級幹部,其中不乏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黃菊、吳邦國、賀國強、劉雲山、王剛等人的秘書、辦公室主任、副主任。

江澤民是敵我矛盾


江濫殺無辜其罪難逃!
出席會議的喬石把這兩份名單往講臺上一扔,責問: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究竟還有沒有黨紀、黨性、黨組織觀念?喬石請江澤民、曾慶紅、李長春向在場的人解釋。與會者很多還不知道呢,聽完以後非常氣憤。

會上,宣讀了萬里的信,他提出要「以法管黨論」,喬石、尉健行、楊白冰等都嚴斥江澤民、曾慶紅私自搞名單的行徑,楊白冰要江澤民早日全退,宋平提出了五大時弊,李瑞環談出了在北京、天津、石家莊等地調研的社會狀況。老同志還提出,就江澤民私下擬黨政軍幹部名單的做法是嚴重違紀,應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

其實,實踐證明了召開什麼會議對江都不管用,除非召開審判大會。因為江澤民是敵我矛盾而不是人民內部矛盾。用解決人民內部矛盾的方法根本解決不了江澤民的問題。

江澤民在為自己脫罪


朱熔基後悔莫及
2003年11月23日至25日,江澤民剛把臺灣問題的責任全推到十五屆領導班子身上,春節前夕又大誇特誇他們,實際上是把他個人幹的惡事推給第三代領導集體。江說:實踐證明,第三代領導集體和基本隊伍還是合格的,戰勝了霸權主義、國際反華勢力政治、經濟等方面的圍堵,確立了今天中國政治、經濟、軍事、國際上的地位。

第三代領導集體這幾年都是屈服在江澤民的淫威下,江要幹什麼就幹什麼,沒有人敢反對。朱熔基曾內疚地說:自己說了違心的話,做了違心的事。

江澤民最感興趣的

讓江澤民發怒的是,現在海外起訴他,不光胡溫,就是政治局的親信也無動於衷,所以江澤民驚恐地說:要擔憂的是第四代、第五代能不能挺過來,戰勝國際反華勢力,走向目標的彼岸。那個目標是江澤民一個人的目標,誰替他挺啊?誰替他戰勝啊?

江臉色鐵青地強調:當前最大的危機是幹部隊伍,特別是一支能經受考驗、風浪吹打的領導幹部隊伍的準接班人。

江澤民一天提拔152個將軍,把親信都安插到權力機構,忙了半天,累個辦死,關鍵時刻“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卻和他接不了軌,實在令人唏噓。

現在老幹部和江澤民是雞同鴨講,想的講的都不是一碼事。在要求處死老朋友薩達姆的呼聲中,誰說什麼、開多少會,江都聽不進去,江澤民最感興趣的是你教給他如何逃脫審判和保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