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三點指示死保綿恒 陳良宇出損招把常委嘴堵得嚴實(多圖)
 
林立
 
2004-2-2
 
【人民報消息】

陳良宇(左五)在聽信訪辦匯報。在此同時,他派全副武裝
警察到北京抓上訪者和綁架鄭恩寵之妻。

最近中紀委出擊福建,是不得已而為之。據上海幹部透露,中紀委把周正毅案這塊硬骨頭啃了一半,就移師福建了,是因為江澤民死保的緣故。雖然福建的貪腐還會涉及到賈慶林,可江澤民顧不上那些,無論如何江要保上海,說穿了是保他那兩個兒子。如果江綿恒的大案抖漏出來,那麼江澤民讓他掌握軍隊實權的計劃就徹底破產了。上海幫很幸運,也沾了江大公子的光而躲過一難。近期,福建的外逃貪官更多了,而上海的貪官們依然燈紅酒綠。

江澤民不但把這事壓下去,而且對周正毅案作了三點指示:一、辦案要和上海市委和有關方面配合;二、對周正毅案「就事論事」;三、不搞擴大化。

觸及到兩個兒子 江澤民三點指示叫停


鄭恩寵
江澤民的三點指示是包庇「上海幫」的三點指示。辦案和上海市委配合,讓「陳良宇查陳良宇」。對周正毅案「就事論事」,就是只查「行賄」的一方,不查「收賄」的一方。專案組只能將周案作為重大經濟詐騙案處理,不能涉及到銀行一方,「上海幫」成員最多就是上當受騙。江綿恒和上海幫是唇齒相依,所以「不搞擴大化」明著是給「上海幫」築「防火牆」,其實是不讓火燒著江綿恒兄弟倆。

前哨雜誌二月刊透露,上海市民早就對徹查周正毅案不抱希望。記者在上海採訪期間,訪問了幾名拆遷戶、幹部、大學教授。某高校的一名退休教授說,周正毅案肯定牽涉陳良宇的弟弟陳良軍,查到最後肯定要查江綿恒。江澤民、陳良宇肯定誓死不讓查下去!教授表示,除非「上海幫」崩潰,否則周案一定不了了之。上海人民和全國人民一樣,都希望禍國殃民的「上海幫」早日垮臺!

周正毅案已判決不敢公布


上海市委副書記劉雲耕
據說,周正毅案草草結案,內部已經判決。但考慮到上訪示威不斷,恐怕一宣布判決結果又掀起新一輪上訪示威潮,因而不敢公開宣布。中共最近高調報導逮捕2003年十二月十二日天安門示威組織者,就是先來個下馬威,在公開宣布周案的判決結果之前,以此恐嚇那些不滿周案草草結案的示威者不要採取任何行動。

鄭手中有江錦恒陳良軍涉案材料

在上海期間,記者曾就鄭恩寵案採訪上海市府一名中層幹部。該幹部說,鄭恩寵「泄密」的那篇文章本來就是記者寫的報導,報紙上公開報導要用的。當時上海拆遷戶人手一篇,將其傳真到海外的也並非只有鄭恩寵一人。但這篇文章寫於2003年八月份南京翁彪自焚之前,在當時來說有的語言比較「出位」,因而改在《內參選編》發表。翁彪自焚後,全國傳媒刊載了許多野蠻拆遷的報導,這些報導不知比那篇「泄密」文章「出位」多少倍。這說明該文章根本沒有任何「機密」可言。把這種東西硬當作「機密」當作罪狀,實在是形勢所迫。據說,一提起鄭恩寵案,陳良宇就臉色發綠,這不光是他得保護自己、保護自己的親兄弟陳良軍,而且更得保護江家兩公子。

該幹部說,鄭恩寵手中有大批周正毅勾結江綿恒、陳良軍的材料,這些資料如果要成為呈堂證據,還需要進一步落實。把鄭恩寵放了,等於放虎歸山,讓他繼續以律師的名義查案,那時陳良軍、江綿恒就危險了!上海市委的一位幹部透露說,陳良宇非要判鄭恩寵不可,這肯定是“上面”點頭。

常委簽名要脅中央

陳良宇當了這麼多年幹部,當然知道,給鄭恩寵判刑的材料實在不「過硬」,他也知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的道理,他知道即使這個案子在中央通過了,也不等於將來不平反,到那時他還得吃不了兜著走。

於是,他耍了個損招兒,召開上海市委常委會,要所有的常委都要在判鄭恩寵三年的決定上簽字,把上海市委常委嘴堵得嚴嚴實實,以後如要翻案,哪個也甭想跑,簽名的常委都要承擔責任。據稱,市長韓正、市委副書記劉雲耕都表態堅決支持陳良宇,表示要同生死共患難,陳如被罷官他們也不幹了。

上海市民要求上海幫下臺


上海市長韓正
動向雜誌2003年12月刊報導,滬市民請派工作組進駐。上海市各界近日上書中央政治局、中紀委,請求中央派遣工作組進駐上海市,解決上海市的「五黑」:領導班子黑幕、社會黑勢力和政經界的黑幕、土地開發黑幕、金融壞賬黑幕、高幹家屬發「橫財」黑幕。

爭鳴雜誌2003年12月刊報導,不久前,上海市多個區的公共場所,出現「要市委書記陳良宇、市長韓正公開家庭財產、親屬公司名稱」的傳單,指陳良宇「居心不正」,韓正「為人不正」,早日請辭,千萬百姓感激。

看來,上海百姓真巴不得他們“不幹了”。

前哨報導,上海市委副書記王安順將陳等的情況報告給胡錦濤,據稱胡對此不作任何表示,故中紀委只好暫時凍結此案。

陳良宇清洗官場獨保黃菊十八馬仔


趙啟正否認自己是上海幫
陳良宇為什麼能將整個上海市委綁在自己腳腕子上?陳良宇怎麼走他們就怎麼跟?這與江澤民的插手、改組、攙沙子有關係。

想當年,江澤民在上海主政,盡搞出亂子。幸前有芮杏文,後有朱熔基跟著收拾。到了黃菊後期,把徐匡迪、趙啟正擠走後,上海市就成了他說一不二的天下。

黃菊赴京任職前,用了十天時間在上海宴請他的各路人馬,要大家團結一致,做好工作。

離開上海前,他交了一份名單給繼任者陳良宇,裏面共列十八名高官名字,要求陳良宇無論如何不能動這些人。

雖然陳良宇和黃菊共事時,臺上握手臺下踢腳,鬧得烏煙瘴氣,但黃菊高升了,陳良宇還真得靠他在中央給美言呢,所以,一年來上海高層(司局級以上)調整了一百八十人,把「非我族類」的徐匡迪人馬和趙啟正人馬都清洗了出去,換上自己的一百六十二人,黃菊要保的十八個人陳良宇始終沒敢動。

陳良宇知道有秋後算賬

雖然陳良宇仗著江澤民的勢力在做最後一搏,但他知道江澤民獨裁即將滅亡,否則他根本不會在乎所有常委簽不簽字。人到了這個地步若不趕快懸崖勒馬,豈能不惶惶不可終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