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显神通的几个小故事
 
诸葛仁推荐
 
2004-2-26
 
【人民报消息】我们都知道济公惩恶行善的神奇故事,但没有人亲眼看到,这两天我看到几个现代小故事想推荐给大家。我想说的是,凡是干坏事受到惩罚、被迫停止行恶的都是好事。大家想一想,一个人少干了坏事,这不是最大的好事吗?

下面是法轮功学员的几个神奇小故事:

两个打手保安反被电 大叫“麻!麻!好麻!”
 
明慧网2004年2月17日报导了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讲述他在2001年7月7日的经历:

我上北京天安门广场讲真象被抓,关押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警察将我两根肋骨打断骨折,我当时就痛昏了过去。下午他们又把我转到北京市昌坪区东城看守所。

由于在审讯中,我拒说姓名地址,他们就把我带到一间处置室──专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房,用电刑逼供。两个保安把我按在床上,在我双脚的小腿关节处扎了4根上了电的银针,把电通过银针经穴位注入体内。

那时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修炼的人,有强大的功。这样一想,立即感到身体里的电在往外流,往脚下压,全部打在按住我的保安身上。两个保安同时松开了按住我的手,且都双手打抖。开电源的警察问保安怎么回事?两个保安直叫“麻!麻!好麻!”

不为什么,刚才看着你不顺眼

2000年11月底就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送到潍坊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

这期间,为了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劳教所安排了劳教人员头儿刘某等十几名因犯罪而被劳教的人员,昼夜采用洗冷水澡、向嘴鼻喷灌水、坐老虎凳、坐在地上双手扳脚尖等残忍手段折磨我。劳教所支使坏人整好人,坏人进了劳教所不但没变好,反而被教唆得更坏。

有一天,几名暴徒在储存室里将我捆绑起来坐老虎凳,后又把我的双手用胶带缠在脚尖上,我的双手变得黑紫它们也不给解开。我对他们讲:不能这样对待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这样对他们自己不好,他们不听。

几个小时后,刘某叫一张姓劳教人员去拿胶带再缠我,张某只说了一句:“胶带可能不多了。”刘某就猛地扑过去,揪住张某就打,而张某也不肯吃亏,奋力反击,二人都下狠手将对方往死里打。站在旁边的四、五名劳教人员,愣了一会儿后,也都扑了上去,可我在一旁看得有些纳闷:因为他们不是上去拉架,而是火上浇油胡打一通,多数是打张某,也有的趁机打刘某,……一直打了7、8分钟,它们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张某捂着被打得充血、红肿的一只眼,哭着质问刘某:“为什么打我?!我怎么着你了?!”刘某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搓揉着被打伤的部位说:“不为什么,刚才看着你不顺眼,来气,就下了手。”

此后一段时间,张某的眼充血红肿了好几天,而刘某则尿血,打了好长时间的吊瓶。

手里拿的乐器掉在地上

我是一位农民,70多岁了,炼法轮功6年了。就在2002年农历新年期间的一天,我吃过早饭出门正好碰上几个扭秧歌的妇女,边走边看一张纸,我就问了一句:“看的什么东西?我也可以看看吗?”此人说行。于是我接在手中一看正是诬蔑法轮功的“顺口溜”,我想:江泽民欺骗了她们,又让她们欺骗别人,这是绝对不行的。

于是,我来到演出的地点,当这些人一出场的时候我就想不能让她们再骗人;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再看他们手里拿的乐器掉在地上,有人手里的词稿也掉在地上,有的忘了台词。就这样一群人再也没有演成。

警察大叫:电棒漏电!

2001年底,郑州白庙劳教所五大队警察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由于一位法轮功学员抵制不看电视,警察于保红和王某把他带到办公室,绑到椅子上,拿出两根高压电棍电击他,他不惊不怕,心里想不能让这些人干坏事,这对他们不好。就背自己师父的文章,警察就用电棍电击他的嘴,他依然背,突然两警察大叫:“电棒漏电,电棒漏电!”立即停止了对他的暴力迫害。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