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顯神通的幾個小故事
 
諸葛仁推薦
 
2004-2-26
 
【人民報消息】我們都知道濟公懲惡行善的神奇故事,但沒有人親眼看到,這兩天我看到幾個現代小故事想推薦給大家。我想說的是,凡是幹壞事受到懲罰、被迫停止行惡的都是好事。大家想一想,一個人少幹了壞事,這不是最大的好事嗎?

下面是法輪功學員的幾個神奇小故事:

兩個打手保安反被電 大叫「麻!麻!好麻!」
 
明慧網2004年2月17日報導了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講述他在2001年7月7日的經歷:

我上北京天安門廣場講真象被抓,關押在天安門廣場派出所。警察將我兩根肋骨打斷骨折,我當時就痛昏了過去。下午他們又把我轉到北京市昌坪區東城看守所。

由於在審訊中,我拒說姓名地址,他們就把我帶到一間處置室──專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房,用電刑逼供。兩個保安把我按在床上,在我雙腳的小腿關節處紮了4根上了電的銀針,把電通過銀針經穴位注入體內。

那時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修煉的人,有強大的功。這樣一想,立即感到身體裡的電在往外流,往腳下壓,全部打在按住我的保安身上。兩個保安同時松開了按住我的手,且都雙手打抖。開電源的警察問保安怎麼回事?兩個保安直叫「麻!麻!好麻!」

不為什麼,剛才看著你不順眼

2000年11月底就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送到濰坊昌樂勞教所非法勞教3年。

這期間,為了讓我放棄修煉法輪功,勞教所安排了勞教人員頭兒劉某等十幾名因犯罪而被勞教的人員,晝夜採用洗冷水澡、向嘴鼻噴灌水、坐老虎凳、坐在地上雙手扳腳尖等殘忍手段折磨我。勞教所支使壞人整好人,壞人進了勞教所不但沒變好,反而被教唆得更壞。

有一天,幾名暴徒在儲存室裡將我捆綁起來坐老虎凳,後又把我的雙手用膠帶纏在腳尖上,我的雙手變得黑紫它們也不給解開。我對他們講:不能這樣對待做好人的大法弟子,這樣對他們自己不好,他們不聽。

幾個小時後,劉某叫一張姓勞教人員去拿膠帶再纏我,張某只說了一句:「膠帶可能不多了。」劉某就猛地撲過去,揪住張某就打,而張某也不肯吃虧,奮力反擊,二人都下狠手將對方往死裡打。站在旁邊的四、五名勞教人員,楞了一會兒後,也都撲了上去,可我在一旁看得有些納悶:因為他們不是上去拉架,而是火上澆油胡打一通,多數是打張某,也有的趁機打劉某,……一直打了7、8分鐘,它們才氣喘吁吁地停了下來。張某捂著被打得充血、紅腫的一隻眼,哭著質問劉某:「為什麼打我?!我怎麼著你了?!」劉某一邊大口喘著氣,一邊搓揉著被打傷的部位說:「不為什麼,剛才看著你不順眼,來氣,就下了手。」

此後一段時間,張某的眼充血紅腫了好幾天,而劉某則尿血,打了好長時間的吊瓶。

手裡拿的樂器掉在地上

我是一位農民,70多歲了,煉法輪功6年了。就在2002年農曆新年期間的一天,我吃過早飯出門正好碰上幾個扭秧歌的婦女,邊走邊看一張紙,我就問了一句:「看的什麼東西?我也可以看看嗎?」此人說行。於是我接在手中一看正是誣蔑法輪功的「順口溜」,我想:江澤民欺騙了她們,又讓她們欺騙別人,這是絕對不行的。

於是,我來到演出的地點,當這些人一出場的時候我就想不能讓她們再騙人;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再看他們手裡拿的樂器掉在地上,有人手裡的詞稿也掉在地上,有的忘了臺詞。就這樣一群人再也沒有演成。

警察大叫:電棒漏電!

2001年底,鄭州白廟勞教所五大隊警察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誹謗法輪大法的錄像,由於一位法輪功學員抵制不看電視,警察於保紅和王某把他帶到辦公室,綁到椅子上,拿出兩根高壓電棍電擊他,他不驚不怕,心裡想不能讓這些人幹壞事,這對他們不好。就背自己師父的文章,警察就用電棍電擊他的嘴,他依然背,突然兩警察大叫:「電棒漏電,電棒漏電!」立即停止了對他的暴力迫害。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