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独裁泽民“三个代表”的要害与实质是什么?
 
史观云
 
2004-2-17
 
【人民报消息】

江独裁“三个代表”的要害是企图维护其摇摇欲坠的独裁统治地位

人们知道,任何提法、说法都必须经过证明和确认才能成立。学术理论界认为,任何严肃的命题、思想、学说、主义、理论,都必须经过严密地论证,进一步地确认,“理论必须通过实践检验”,才能成立。

诸位,当今中国的形势既非常险恶,却又非常滑稽,江独裁泽民迫于形势,虽然交出了中共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之职位,但是,仍然把持着中央军委主席等职务和实权,为了维护其摇摇欲坠的独裁统治地位,在御用马屁精跟班的打扮之下,极尽丑戏子之能事,竟然摆出一副“理论家”的花架子,迫不及待地提出“三个代表”的断言,并且,还加上大汉奸汪精卫当年的一句口头禅“与时俱进”作为点缀,根本不经过证明、确认和实践检验,而进行廉价拍卖。野心家曾“摄政”包藏祸心,尽其“假、大、空”之能事,拼命拔高升级,宣称江氏“三个代表”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乘机大肆扩充自己的权利和势力。江独裁“一小撮”不顾许多有识之士的强烈反对,利用中共召开十六大之机,将其强行载入中国共产党党章,自以为得计,其实已经被釘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江独裁“一小撮”还千方百计企图在近两月内将其强行载入中国宪法,这更引起人们的严重关注。许多正义之士义愤填膺,群起痛斥江独裁“一小撮”的霸道和欺人太甚,揭露其对全中国党、政、军、民的祸害和强暴!

江独裁及其“一小撮”泡制、叫卖的“三个代表”,人们从多个角度进行考察、检验,发现其并非实学真货,正如有识之士所揭露,应称之为江恶毒“拉圾思想”,因其不但臭气熏天,而且,浸满致命病毒。这真是:江氏“一小撮”以其一份的浅薄见识和低级智商,加上九份的贪婪欲望和险恶用心,拼命叫卖这特大号的有毒假货,单纯之人啊切不可上当受骗啊!

江独裁“一小撮”大演“三个代表”闹剧究竟其中有何玄机?

人们不禁要问:江独裁“一小撮”大演“三个代表”闹剧,究竟其中有何玄机?其中要害已如上述,那末,究竟叫卖什麽货色呢?其实质是什麽?终局和结果又是什麽?笔者有缘得偈诗一首,内藏若干玄机,与此有关,愿与读者诸君同阅,现示于后。


观江丑

“三个代表”闹剧

小偷窃国江湖乱,
淫腐至满奸伪善。
“代表”曲终反“剥夺”,
天数已尽快送殓!


诸君一读之下,或许觉得此诗的确内藏若干玄机,有的易于解读,但有的则不甚了了。如果有的属于原诗基本概念,则不当误解。而有的呢本来就语义“双关”乃至“多关”,那就让它“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诸位,请先看一看“江丑”本身。或许有人要问:“江丑”、“小偷”、“江氏”与“江独裁”等,是否指同一个“江泽民”?答曰:是。同一个江丑戏子,因有多重人格,故用多种称谓,比如,既是“暴君”,又是“小偷”,而且,由“偷”而“君”,名实相符。小偷生性属鼠,老鼠之辈有两怕:一是,在黑暗中称王称霸,折腾良善居民,但是,却怕光天化日,怕鼠形鼠事曝光;二是,老鼠怕过街,因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江泽之民的确属于老鼠之辈,他也有两怕:一是,江氏说他“最怕毛主席”。此话当真?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因为毛泽东生前实行厉害的“阶级路线”政策,倘若知道江泽民是大汉奸江世骏之子,本人又有日特、苏特之严重特嫌,早就把他清理出“阶级队伍”,再踏上一只脚了,那就不会让他后来窃取中共最高党政军大权、危害中国和世界的大祸害之事发生了。然而,当年“光焰无际”的“红太阳”、“洞察一切”的“英明领袖”毛泽东却出现了闪失,让狡猾的鼠辈江泽之民成了漏网之鱼。二是,江氏最怕民众,他知道民众一旦觉醒,他就成了过街之鼠,就完蛋了。所以,一方面,首恶江丑目露凶光,妒忌心如毒蛇,大肆镇压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学员,“六.四”民运人士,正义之士,有识之士,基督教等宗教人士,广大民众,另一方面,他“防民之口胜于防川”,利用其窃据的政权工具,御用媒体,甚至外交途径,在国内、外拼命打压的同时,极尽丑戏子之能事,伪善奸詐,掩盖真象,欺骗民众,毒害世人。

诸位,请再看一看江独裁身边的马屁精跟班究竟都是些什麽人?一眼望穿,其中有狂妄霸道、残暴奸诈的野心家,有圆滑狡诈、助纣为虐的政客,有仰承江独裁鼻息而帮凶行恶的御用文人“智囊”、“笔杆子”,还有两三个卖身投怀送抱以求分一杯残羹的有夫之妇……原来如此!人民和历史正告汝辈:你等必须立马脱胎换骨,改弦易轍,否则,“秋后之账必算”!

江独裁“一小撮”大肆叫卖“三个代表”究竟要骗卖什麽货色?

江氏的“三个代表”,江氏“一小撮”自吹自擂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但是,到底是什麽货色呢?其实就是三句话,三个命题,只要稍加认真地论证、确认、检验,就发现只不过是三个伪命题,根本站不住脚,不能成立,更谈不上是什麽“思想”、“学说”或“理论”。

且看江氏“三个代表”中的第一句话:“中国共产党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这经得起实践检验吗?事实真象如何呢?历史自有公正记载。江氏执政十三年多,中国大陆城镇中有大量的“下岗”失业人员,其家上有老,下有小,连维持最低水平的“衣食住行”都发愁,外加老人的医药,小孩的上学,真是困难重重。另外,由于为“三农”(农村、农民、农业)问题所困扰,无数农民流落城市,当了“盲流”和民工,成了虽不成文然而事实上的“二等公民”,为了养家活口,追讨被拖欠很久的工资,悲惨地被他杀或被逼自杀。这儿只放了两三个镜头,大陆贫富两极分化的严峻形势就已够触目惊心了。最大的一极,被压在底层,喘不过气来,何来稳定?另一极呢?高高在上,住豪宅别墅,坐豪华汽车,吃酒席大餐,着西服革履,皮裘名表,携情妇外加“生活小秘(书)”,不一而足。老百姓冷眼相看说:“江泽民‘三个代表’,说是代表了我们‘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但是只说不做,那还不是骗人的鬼话是什麽?!”更有民谣直接揭露江泽民、江绵恒家族的贪腐和凶残,其中有云:“江宅淫腐臭,拆户寒心透!”

请听一听曾任苏联共产党总书记的戈尔巴乔夫在其《往事与随想――戈尔巴乔夫回忆录》中的坦诚之言:“苏共声称,它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但是,人人都知道这是谎言。”原来江独裁“一小撮”所叫卖的“三个代表”货色,乃是赤裸裸地盗版于已经消亡的“苏共老大哥”棺材版中的假货!“一小撮”中还有人假装正经大骂戈氏为“叛徒”,讲真话的倒成了“已故兄弟党”的“叛徒”,那末,不讲真话的就该是今日本党“假、大、空”的“同志”了。

请看江氏“三个代表”中的第二句话:“中国共产党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中国乃至大中华文化有源有流,可谓“源远流长”,不能割断中华文化的传统而孤立地讲发展。然而,中共尤其是毛氏自建国以来,对中华传统文化乃至思想道德都倍加摧残。尤其是江独裁自99年公开镇压信仰和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后,对中华传统文化乃至思想道德的摧残,已经达到空前绝后的地步。按理讲,中华文化不但必须有本土的发展基础和条件,而且,还必须吸收真正先进的外来文化以滋养自己的发展。然而,江独裁及儿子江绵恒等“一小撮”封锁互联网,严控媒体,钳制舆论,不允许言论自由,不允许思想交流,不允许创作自由,搞得国内文化艺术园地一片凋零,大批精英人才被迫流向海外。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这批精英人才却充当了传扬中华文化和开展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最近,新唐人电视台所主办的首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就是这样传扬中华文化和开展中外文化交流的盛会。笔者有幸亲临晚会,那真是精品纷呈,精英云集,融音乐、美术、舞蹈、服装、灯光、布景之华美为一台,真可谓:“中华文化放异彩,中西文化相辉映”。然而,江独裁“一小撮”却使尽坏招,企图封杀这样的盛会,阻止中华文化的传扬和中外文化交流的开展,哪儿还有什麽资格奢谈“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呢?

请再看江氏“三个代表”中的第三句话:“中国共产党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

“以史为镜”。中国共产党自1921建党至今已有84年,自1949年在大陆建立中共政权至今也有56年。但是,如前所述,许多老百姓的生活至今仍然非常困难,有的甚至非常悲惨,而中国老百姓生活水平的如此低下,正是与中共治下中国大陆生产力水平的如此低下密切相关。中共党长期处于执政地位,历年来搞了多次“群众运动”来运动群众,比如,什麽“反对白专道路”,“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等等,大搞瞎指挥,对劳动生产力、和生产资源的浪费极大,对生产资源和生态环境的破坏极大。尤其是毛泽东及其“中共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推行“党的一元化领导”,维护党及其领袖的“绝对权威”,大整群众及干部,破坏劳动生产力和生态环境,把中国推向绝境。按照后来中共批判“四人帮”正式文件的说法,只是由于“四人帮”之罪过才使中国“面临经济破产”。但是,中共也无法否认“四人帮”毕竟是中共党内的“四人帮”,那末,中共就无法推卸自己必须承担的历史责任。其后,中共不得已搞“改革开放”,实行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是企图一方面引进非社会主义的东西以挽救自身的危亡,但是,却又要同时维持中国“特色”即中共党的“特权”。中共党长期处于特权地位,致使许多党员养尊处优,有的甚至贪腐成性,对生产力的发展只起消极乃至阻碍作用。89年“六四”民主运动时,反对中共贪腐的呼声已经很高,江首恶踏着“六四”民主运动的鲜血,登上“三位一体”即中共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的宝座后,中国党政军的贪腐之风更是无以复加。大量贪官和不法商人携巨额外汇外逃。银行坏帐、呆帐数额惊人。据《当代中国研究》披露,现在,中国国有银行的坏帐呆帐已高达6500-7500亿美元,中国政府企图用450亿美元来进行国有银行资本重组,但是,根本无济于事。中国四大国有银行百分之七十的私人储蓄已经化为乌有。江独裁让大贪儿子江绵恒充当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长,一是为掩盖江独裁暴政已使中国经济濒临破产的真象,二是为江氏家族盗窃国库和外汇大开方便之門。中国泡沫经济已接近临界崩盘的最危险状态。然而,江首恶以及“610”办公室系统却大肆镇压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耗去国家财力高达四分之一,这使中共政府犹如摇摇欲坠的大厦又遇强烈地震。 有识之士和正义人士放胆而言:“江首恶不去,中国哪来稳定和发展?!” 好哇,这才是中国生产力“三个大”即“大解放、大飞跃、大发展”在当前“三个最”即“最紧急、最前提、最正当”的“发展要求”啊!请问胡、温两位党和国家领导:你们听到有识、正义之士的正义之言了吗?你们既已在中国党和国家最高职位上已近两年,但是,你们施政的步态为何如扭秧歌舞一般,进少退多?你们对待江贪腐“一小撮”的手又何其绵软?

江独裁“三个代表”闹剧,究竟是何结局?是何结果?

看今朝,江太后已近八十高龄,虽然几经整容,一再当众梳头弄姿作态,但头发稀疏,色泽灰暗,步履蹒跚,老态毕现,了无生气,完全没有当年西太后垂帘听政时的风采,也没有邓小平“小个子”那两下子。邓氏毕竟带过兵,打过仗,经过生死。而江丑角毕竟是戏子,既没扛过枪,也没打过仗,一见“萨尔斯”就当“杀尔死”,拔腿全国乱逃串。但是,江丑角是否还想赖在军委主席座椅上,直到咽气的一天呢?不过,那时马克思不会要他了,毛泽东、邓小平也不会要他了。阎王爷也不收留他,但是,却要把他发落到第十八层地狱以下去偿还他所造的深重罪业。何苦来?就为他妒忌有那末多的人称“真善忍”法轮功的创始人为“李老师!” 他发毒誓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他利用所窃据的最高党政军权力,下令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杀无赦”!“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江首恶真是“罪恶滔天、罪大恶极”啊!法轮功的学员们只要求信仰和修炼法轮功的“一席之地”,对中共政权根本没有任何权欲。法轮功已为全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和人民所接纳,并带来祥和与福份,而在其发源地中国却遭到江首恶的如此残酷镇压,江首恶之所为真是人道不容,天理不容!

中共由毛、邓而至江恶暴已经彻底异化、蜕变,已呈末代之相。“为人民服务”也罢,“三个代表”也罢,只是换一换曲调唱一唱而已,并不真的实行。胡温有否回天之力?虽然提出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与所谓的“新三民主义”“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以宪法为根本之法,但是,能否真的实行呢,或者仍然只是唱一唱而已?观察中国大陆一年多来的政局走向,江曾旧政势力影响仍然很大,胡温“新政”势力影响仍然较弱。
江曾对人民的凶残,胡温对江曾的软弱,却有着某些一致性,他们都要或真或假地维护中共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都要维护中共高居于中国人民头上的“特权”,打着“为公”“为民”的旗号,实质上却为着一党、一己的“私利”,这也正是胡温的致命伤。如果胡温及其同志们不能突破“狭隘私利”,包括政党、集团、派系这种放大了的、所谓“集体”的“狭隘私利”的束缚,最终就可能被江曾捆绑在其棺材上而成为其可悲的殉葬品。

中共推行外来的马列唯物论和无神论,否定神的存在,并否定中国宪法赋予其公民的信仰自由等权利,那末,中共因而也就放弃了神对其政权的认可和支持,没有神赋予其合法代表性。与此相反,依照中国悠久历史之传统,中国历史上的君王、皇帝,都称自己为“天子”,即“上天”、“天神”之子,拥有君权“神授”的代表性和合法性。

江独裁“三个代表”的实质是对无权的人民实行彻底的“三个剥夺”

中共从来都是利用人民成全自己的一党之私,利用人民而夺权,利用人民而维护政权,但是,却从来不给人民真正的实际权力。“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为人民服务”,这些冠冕堂皇的口号,以前他们即便是空喊,似乎还有点当真。事到如今江丑恶大演“三个代表”闹剧,连这些遮羞布也全然不要了,还美其名曰“与时俱进”,打着“三个代表”的旗号,彻底剥夺人民的权利,既然我代表了“先进的文化”、“先进的生产力”和“最广大人民的利益”,那你们就乖乖地交出一切权利吧,真是一副“流氓无产阶级”专横霸道的无赖嘴脸!中国的老百姓并没有授权你江独裁中共为其唯一的“代表”,你也没有经过人民的合法选举,尤其是没经过一人一票的“直接选举”,你们搞什麽“等额选举”的假选举,你凭什麽硬要充当我唯一的“代表”?现在,中国民众处于被剥夺而无权的状态,在社会权力和财富的的再分配中处于弱势乃至底层的地位,故有上述种种悲惨的人和事发生。这才是中国大陆一切不公和不稳定的总根源!

须知,一切“剥夺者”终将“被剥夺”,只是时间迟早而已。江丑“三个代表”的论调不可能长久地唱下去,必有终了之时。尤其是,江独裁是为了一己之私,怕他因为独断专行镇压法轮功而遭到清算,所以他死死地抓住军权不放,他要死,但不惜要以胡温及整个中共来陪葬。这完全是末代暴君的心态。全然没有半点风雅,有的只是伪善。曾几何时,江戏子吟诵苏东坡的“我欲乘风归去”以示退休姿态的诗句音犹在耳,但是,全中国的党政军民很快发现都被他欺骗耍弄了。

“小偷窃国江湖乱”。一种解读是,“胡”添“三点水”而为“湖”,若“湖”被“毒江”污染甚至同化,“湖”就成了“江”的一部分或者是“江的附庸”,那麽,“江湖”就在中华神州横行作乱于一时了。另一种解读是,小偷窃国,天下大乱,“江湖”上侠义之士蜂起,内中必有“荆轲”,“陈胜、吴广”,燃成燎原之势。第三解是,“小偷窃国”的局面不可能维持长久,“窃国小偷”可能从内部或者从外部被除掉,也可能自我灭亡,总之,今年乃猴年,江独裁“一小撮”“树倒猴狲散”之势已成,这“一小撮”里面,早已各怀鬼胎,各寻出路,各找靠山,各奔东西。而在此圈之外,辽阔的中华大地之上,则更有一派热闹景象。

“淫腐至满奸伪善”。“至满”,一解是,江丑乃是“极端”淫腐、奸诈、伪善之徒,二解是,一点就明,“至满”即“至”、“满”,就是那两个投靠江丑恶的女人。三解是,“奸伪善”,即“伪善”之人被江丑恶抓住其致命弱点而被施以强暴。“‘代表’曲终反‘剥夺’”。“三个代表”垃圾思想的“论调”唱不下去了,或者被强行中止了,“剥夺者”终“被剥夺”,遭到清算。

“天数已尽快送殓”!是凡人事皆有原定天数大限,但是,均为其后来所作所为而或益或损。江独裁罪行累累,尤其是镇压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更是犯下滔天罪行,必须在层层的灭尽中偿还所欠下的一切。“快送殓”,一解是,快送死人入棺材。另一解是,“宋”与“送”同音,姓“宋”的女人给江老朽送终入殓。这不,走调儿的女明星,在春节晚会上她无兴致再唱《好日子》了,她唱《望月》。自古以来,怨男恨女发《望月》幽思之闺情,怀古思今,“古”之“月”正好为“胡”。小“胡”哥端的是仪表堂堂,原清华大学文工团的“舞蹈王子”嘛,与海峡那边英俊的小“马”哥好有一比,妾心中窃喜,暗自思量,的确胜却那老态龙钟令我乏味的“江太后”……暗思量,噯,何日是俺《苦日子》的尽头?谁个真男人有胆放我这金丝鸟出樊笼,恢复我自由呢?!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