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執政一年險境加深
 
作者:李文青
 
2004-2-12
 
【人民報消息】踏入二○○四年,中共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已經「執政」一年多。這一年多是胡錦濤的「初試啼聲」期、實習期,也是外界對他的觀察期。他的表現、實習和人們對他的觀察,可以歸結為兩個大的方面,一是他的施政取向、政治取向,二是他的權力增減。這兩大方面有區別而又有聯繫。一年多來,胡錦濤在這兩大方面的表現,可以說既令人抱有希望,又令人不斷失望。這很正常。對於一個並沒有真正掌握權力、處處受到壓抑掣肘、思想觀念和品行個性都不夠鮮明的「接班人」來說,也許只能如此。還好,歷史還有一點時間給他,但不會太多。若這樣的表現和局面再拖下去,等待胡錦濤的恐怕不是一個美妙的結局:他或者被政敵廢黜,或者被時代拋棄。二○○四年對胡錦濤而言將是一個非常重要和關鍵的一年,他在政治上將面臨許多更大的棘手的挑戰。

* 政治取向左右搖擺

執政一年多來,胡錦濤在施政和政治上的取向基本上是左右搖擺,飄忽不定的。他想「獨樹一幟」、與江澤民有所「區隔」的思路也是「舊調重彈」。中共十六大剛一閉幕,胡錦濤就跑到革命老區西柏坡「祭祀」中共第一代領袖毛澤東和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表示要把中共老一輩「開創的革命事業進行到底」;一再引述中共七屆二中全會(當年在西柏坡召開)上毛澤東講的兩個務必┃務必保持謙虛謹慎、戒驕戒躁的作風;務必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不僅自勉,而且「告誡全黨」,以顯示自己「繼承大統」,不忘祖訓,不忘慎終追遠,並展示自己與江澤民油頭滑腦、誇誇其談的浮華作風之不同。

胡錦濤在個人形象、施政作風上有意和江澤民形成「鮮明對比」,這是他的相當聰明之處,這說明他對中國社會的民意有一定的了解,對中共黨內許多人的看法有一定的了解。出身「上海幫」的江澤民一貫給人作風浮華、投機取巧、自我賣弄的不良感覺。在他治下,中共黨風和官場之風也是更加變本加厲地假大空;貪污腐敗,揮霍浪費盛行。江澤民及江系人馬無一人謙虛謹慎,艱苦奮鬥,而是個個驕橫跋扈。對此,中共黨內上上下下、全國老百姓、海內外輿論早已惡評如潮,深惡痛絕。歷屆中共中央和全國人大選舉中,上海幫人馬、江系人馬得票都是最低的,這說明了江澤民和他的親信馬仔在人們心中的形象多麼惡劣。胡錦濤對此當然了如指掌。於是,他一登場,就打「形象牌」,打「施政作風」牌,不僅突顯了江澤民和江系人馬的惡劣,而且很輕易地為自己在政治上贏分。

打出「形象牌」之後,胡錦濤又打出「憲法牌」,鼓吹憲法「至高無上」的地位,鼓吹「一切政黨團體、國家機關、武裝力量都要服從憲法」,不得有「超越淩駕憲法」的特權。明眼人可以看出,胡錦濤的「憲法牌」矛頭直指以普通黨員和公民之身用槍桿子壓黨欺國、無法無天的江澤民。江澤民以太上皇超越憲法的行為在黨內外、海內外同樣惡評如潮,為人所深惡痛絕,胡錦濤打出「憲法牌」無疑起到了進一步動員輿論力量,力壓江澤民交出軍權、服從憲法的作用。

* 舊調重彈,拾華國鋒之牙慧

打出「憲法牌」之後,胡錦濤又打出了「政改牌」,並具體構思從擴大黨內民主做起,例如真正實施差額選舉和擴大黨代表大會的權力。這一構想也直指江澤民及江系人馬的「死穴」,因為若真正實施差額選舉,江澤民及江系人馬必會在選舉中一敗塗地。因為胡錦濤很清楚他們是多麼不得人心。

在胡錦濤亮出「形象牌」、「憲法牌」「政改牌」之時,中國遇上了薩斯風暴。胡錦濤和他的政治夥伴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抓住機遇,展現他們「關心群眾,身先士卒」的親民作風。在抗薩斯風暴中,胡錦濤又提出了他的「新三民主義」┃「情為民所系,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以及「立黨為公,執政為民」。「新三民主義」的提出以及胡、溫在抗薩斯風暴中的所作所為,進一步鮮明瞭自己的形象,把江澤民和江系人馬進一步「比了下去」,為自己在黨內外、國內外贏得了聲望和掌聲。

有了這些言論和動作,胡錦濤、溫家寶贏得了所謂「胡溫新政」的美譽。

然而,仔細觀察,則不難發現,胡錦濤的言論和所作所為並沒有任何新思維、新觀念,甚至連新的語言也沒有,全部是毛澤東時代、鄧小平時代中共說過的東西。胡錦濤的「形象牌」講的「兩個務必」和三個「為民」來自毛主席語錄或其思想,所謂「新三民主義」只不過是毛澤東鼓吹的「為人民服務」的更囉嗦的說法而已。

「憲法牌」和「政改牌」在鄧小平時代中共也鼓吹過多次。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乃至彭真、萬里、喬石這些當過歷屆全國人大委員長的元老們都鼓吹過憲法高於一切的權威性。

政治體制改革實現黨內民主,鄧小平更是在一九八?年就鼓吹宣讀過,胡耀邦、趙紫陽也曾十分認真地討論和提出過有關方案。只是形象牌、憲法牌、政改牌所涉及的問題,中共從未真正解決過。在絕對權力的侵蝕和既得利益的維護下,上述問題的情況越來越惡化,至江澤民掌權則到了天怒人怨、不可收拾的地步。此時此刻,胡錦濤舊調重彈,雖貌似有些「新意」,但由於思路和語言甚舊,可以斷言,正面作用浮淺而短暫。而且人們還可以看到胡錦濤的時代侷限性和歷史侷限性,對他的政治作為難寄厚望。

胡錦濤在骨子裏頗舊,在舊調重彈似乎展現他與江澤民有所不同的同時,我們也看到他的政治取向相當保守乃至頗具左味的一面。胡錦濤上臺一年多來,中國大陸在政治思想、意識形態領域專制主義依然當道,甚至更嚴。稍微言論「出格」的刊物皆遭整肅,一些網上作者因評論時政遭到拘捕。請看胡錦濤的這番惡狠狠的講話:「黨管宣傳,黨管意識形態,是我們黨在長期實踐中形成的重要原則和制度,是堅持黨的領導的一個方面。必須始終牢牢堅持,任何時候都不能動搖。」

這番話可以出自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之口,甚至可以出自四人幫、鄧力群之口。現在同樣出自胡錦濤口中。在政治思想文化的骨子裏,胡錦濤到底和毛、鄧、江有何不同,不問可知矣。

正因為如此,我們也看到,在胡錦濤治下,中國大陸仍然有大批民運人士、異見人士遭到迫害。胡錦濤為了維護一黨專政可謂不遺餘力,絕不手軟。

特別是近兩三個月,胡錦濤明顯轉左。在毛澤東一百一十周年冥壽座談會的講話中,他甚至使用了文革中的語言對毛澤東大肆吹捧,並極為荒唐地表示「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我們都要始終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旗幟」。這兩個「任何」與當年華國鋒鼓吹的兩個「凡是」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政治上死硬、保守、僵化的表現,都是中「左」毒甚深的表現。二十多年後,第四代的胡錦濤重拾華國鋒的牙慧,其政治上的倒退和貧乏相當驚人、至為可悲!

* 胡錦濤四方面出擊擴展權勢

與胡錦濤一年多來施政方面左右搖擺、飄忽不定相對應的,是他在權勢消長方面的忽強忽弱。總體而言,從「接班」那天起他就是一位弱勢的「第一把手」,完全不具備領袖的真正地位。他的頭上有「垂槍聽政」的太上皇、軍委主席江澤民;他的左右被一幫江系人馬團團包圍,還有一個雄心勃勃、能力極強、富有權謀韜略在黨內軍內人脈廣泛深厚的曾慶紅虎視眈眈、動作多多,擺出一副隨時取而代之的架勢。一年多來,胡錦濤不甘心做兒皇帝和政治傀儡、更不想被人廢黜。他與溫家寶結盟,企圖在實施「胡溫新政」中打擊江系勢力,擴大自己的權力,鞏固政治地位。他曾在四個方面主動出擊。一是在薩斯風暴中徹掉江澤民的親信、衛生部部長張文康的職務;二是利用海軍潛艇出現重大事故、七十余名官兵死亡的事件,揭開和整肅江澤民治下軍中出現的一系列問題;三是利用「上海首富」周正毅案,企圖在反腐肅貪之中整肅江澤民的上海幫,並以此為突破口,把反腐戰火引向中央最高層;四是在國際上樹立全新形象,利用國際輿論「貶江捧胡」,力壓江澤民交出權力。

江澤民及其人馬對胡錦濤的舉動和用心當然洞若觀火。他們作出了針鋒相對的反擊。以「抗非典不力」為理由撤銷張文康的同時,在江系施壓之下,胡錦濤也不得不撤銷了自己的馬仔──北京市市長孟學農的職務。抗薩斯風暴過去之後,孟學農和張文康又都「重新安排了工作」。張文康「打而不倒」,是江澤民向胡錦濤和世人明示,江系陣營穩如泰山,權力未曾削減。

潛艇事故,江澤民施展三招,化被動為主動。一是撤銷海軍有關高級將領,換上自己更信得過的人;二是在宣傳上把事故「轉換」為對解放軍「英雄事跡」的鼓吹;三是事故曝光後,江澤民利用公開出鏡的機會,突顯他在軍中至高無上的地位,讓胡錦濤「侍從左右」,將這位黨的總書記、國家元首貶為自己的「跟班」。在政治聲勢上壓倒胡錦濤。

在周正毅案中,江澤民及其人馬的反應也極為迅速。當此案剛剛被揭開,他們馬上組織反撲。其一是嚴控內地媒體報導;二是由上海幫頭目、政治局常委黃菊插手「調查」此案,變成自己人查自己人;三是匆匆忙忙為周正毅案「定性」,把它說成是「違規操作」,與官商勾結貪污無關,這就徹底「解脫」了上海幫;四是瘋狂迫害周正毅案中為民請命的律師鄭恩寵,以莫須有的「泄密罪」,將鄭律師定罪判刑。此四管齊下,胡錦濤利用周正毅案打擊上海幫的企圖只好暫時劃上句號。

作為國家主席,胡錦濤試圖在外事活動、國際舞臺上建立良好形象,以獲得國際社會的支持,鞏固權勢。上臺一年多來,胡錦濤只有一次比較重要的出訪,會見了美、俄和歐洲一些大國領袖。就國際社會而言,對胡錦濤的支持和評價顯然超過江澤民。但是,一向以來,在共產黨的政治架構中,國際社會對某位領導人的支持和好評對鞏固其在國內黨內的地位作用十分有限。弄不好,還會適得其反。

* 江系人馬反擊有方步步進逼

綜上所述,這一年多來胡錦濤在上述四個方面全力出擊,試圖強化權力,改變兒皇帝的地位。但是,在江澤民及其黨羽的反擊之下,皆不能如願。與此同時,我們還看到,江澤民及其黨羽在抑制胡錦濤的權力、加強自己的影響力方面也步步進逼。首先他們把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更加拔高,不但在「統一全黨思想」方面加大力度,樹立其至尊地位,而且把它寫進黨章,成為「治國」的法典。他們這樣做,就是要樹立江澤民在政治思想方面成為不可挑戰的權威,讓江澤民以「大教主」的地位永遠壓在胡錦濤的頭上。

其次,江澤民進一步加強了對軍隊的控制。一年多來,中共軍隊各方面的高級將領進行了遷升調動、人事改變,但是,外界看不出胡錦濤在軍中建立了自己的勢力。他還只是一個空頭的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

第三,江澤民真正屬意的接班人曾慶紅這一年多來權力愈加膨張,他的一些親信正在受到重用和地位提高。曾慶紅本人也從江澤民手裏接過了負責香港、澳門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不斷有傳聞曾慶紅正在以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的黨領導人身份介入軍隊工作,並有可能出任中央軍委副主席。這幾個月來,曾慶紅也以國家副主席的身份多次會見外國到訪的軍事代表團。

* 海峽危局,胡遇挑戰

在二○○四年到來之際,胡錦濤在政治上又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海峽兩岸的局勢因為臺灣大選、臺獨囂張而高度緊張起來。臺灣局面發展到今天,中共「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的政策已經完全失靈,作為中共第四代的胡錦濤必須拿出超越第二代、第三代中共領導人的新思維、新政策來回應臺灣局面的根本性變化。否則就只有動武一途。

而新思維、新政策或者動武,對胡錦濤的政治權力的消長都將帶來巨大的衝擊。他的政敵正在等待他在這個棘手問題上可能犯下「嚴重的過失和錯誤」而成為替罪羔羊。江澤民和他的親信人馬也正在利用這個可能開仗的機會進一步強化軍權。看來,胡錦濤想利用年齡優勢「自然接掌軍權」已經越來越難了,江澤民也找到了「足夠的理由」繼續掌握軍權。

最近中共軍隊高級將領調動極為頻繁,涉及面也相當廣。江澤民的辦公室主任賈廷安出任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這一手鄧小平當年也玩過,他讓自己的秘書、辦公室主任王瑞林擔任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並以此作為自己「全退」後繼續遙控軍隊的一顆重要棋子。現在江澤民是否也想乘海峽局勢緊張之機,在臺海有可能開戰的情況下,在做好掌握軍隊的周密部署之後,表面「退下」,讓胡錦濤繼任中央軍委主席,負起打仗的責任呢?而胡錦濤在並無軍隊實權的情況下負打仗的責任,其後果可想而知。這比把他放到火上烤還要危險!

2003年12月前哨雜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