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执政一年险境加深
 
作者:李文青
 
2004-2-12
 
【人民报消息】踏入二○○四年,中共第四代领导人胡锦涛已经「执政」一年多。这一年多是胡锦涛的「初试啼声」期、实习期,也是外界对他的观察期。他的表现、实习和人们对他的观察,可以归结为两个大的方面,一是他的施政取向、政治取向,二是他的权力增减。这两大方面有区别而又有联系。一年多来,胡锦涛在这两大方面的表现,可以说既令人抱有希望,又令人不断失望。这很正常。对于一个并没有真正掌握权力、处处受到压抑掣肘、思想观念和品行个性都不够鲜明的「接班人」来说,也许只能如此。还好,历史还有一点时间给他,但不会太多。若这样的表现和局面再拖下去,等待胡锦涛的恐怕不是一个美妙的结局:他或者被政敌废黜,或者被时代抛弃。二○○四年对胡锦涛而言将是一个非常重要和关键的一年,他在政治上将面临许多更大的棘手的挑战。

* 政治取向左右摇摆

执政一年多来,胡锦涛在施政和政治上的取向基本上是左右摇摆,飘忽不定的。他想「独树一帜」、与江泽民有所「区隔」的思路也是「旧调重弹」。中共十六大刚一闭幕,胡锦涛就跑到革命老区西柏坡「祭祀」中共第一代领袖毛泽东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表示要把中共老一辈「开创的革命事业进行到底」;一再引述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当年在西柏坡召开)上毛泽东讲的两个务必┃务必保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作风;务必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不仅自勉,而且「告诫全党」,以显示自己「继承大统」,不忘祖训,不忘慎终追远,并展示自己与江泽民油头滑脑、夸夸其谈的浮华作风之不同。

胡锦涛在个人形象、施政作风上有意和江泽民形成「鲜明对比」,这是他的相当聪明之处,这说明他对中国社会的民意有一定的了解,对中共党内许多人的看法有一定的了解。出身「上海帮」的江泽民一贯给人作风浮华、投机取巧、自我卖弄的不良感觉。在他治下,中共党风和官场之风也是更加变本加厉地假大空;贪污腐败,挥霍浪费盛行。江泽民及江系人马无一人谦虚谨慎,艰苦奋斗,而是个个骄横跋扈。对此,中共党内上上下下、全国老百姓、海内外舆论早已恶评如潮,深恶痛绝。历届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选举中,上海帮人马、江系人马得票都是最低的,这说明了江泽民和他的亲信马仔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多么恶劣。胡锦涛对此当然了如指掌。于是,他一登场,就打「形象牌」,打「施政作风」牌,不仅突显了江泽民和江系人马的恶劣,而且很轻易地为自己在政治上赢分。

打出「形象牌」之后,胡锦涛又打出「宪法牌」,鼓吹宪法「至高无上」的地位,鼓吹「一切政党团体、国家机关、武装力量都要服从宪法」,不得有「超越凌驾宪法」的特权。明眼人可以看出,胡锦涛的「宪法牌」矛头直指以普通党员和公民之身用枪杆子压党欺国、无法无天的江泽民。江泽民以太上皇超越宪法的行为在党内外、海内外同样恶评如潮,为人所深恶痛绝,胡锦涛打出「宪法牌」无疑起到了进一步动员舆论力量,力压江泽民交出军权、服从宪法的作用。

* 旧调重弹,拾华国锋之牙慧

打出「宪法牌」之后,胡锦涛又打出了「政改牌」,并具体构思从扩大党内民主做起,例如真正实施差额选举和扩大党代表大会的权力。这一构想也直指江泽民及江系人马的「死穴」,因为若真正实施差额选举,江泽民及江系人马必会在选举中一败涂地。因为胡锦涛很清楚他们是多么不得人心。

在胡锦涛亮出「形象牌」、「宪法牌」「政改牌」之时,中国遇上了萨斯风暴。胡锦涛和他的政治伙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抓住机遇,展现他们「关心群众,身先士卒」的亲民作风。在抗萨斯风暴中,胡锦涛又提出了他的「新三民主义」┃「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以及「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新三民主义」的提出以及胡、温在抗萨斯风暴中的所作所为,进一步鲜明了自己的形象,把江泽民和江系人马进一步「比了下去」,为自己在党内外、国内外赢得了声望和掌声。

有了这些言论和动作,胡锦涛、温家宝赢得了所谓「胡温新政」的美誉。

然而,仔细观察,则不难发现,胡锦涛的言论和所作所为并没有任何新思维、新观念,甚至连新的语言也没有,全部是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中共说过的东西。胡锦涛的「形象牌」讲的「两个务必」和三个「为民」来自毛主席语录或其思想,所谓「新三民主义」只不过是毛泽东鼓吹的「为人民服务」的更罗嗦的说法而已。

「宪法牌」和「政改牌」在邓小平时代中共也鼓吹过多次。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乃至彭真、万里、乔石这些当过历届全国人大委员长的元老们都鼓吹过宪法高于一切的权威性。

政治体制改革实现党内民主,邓小平更是在一九八?年就鼓吹宣读过,胡耀邦、赵紫阳也曾十分认真地讨论和提出过有关方案。只是形象牌、宪法牌、政改牌所涉及的问题,中共从未真正解决过。在绝对权力的侵蚀和既得利益的维护下,上述问题的情况越来越恶化,至江泽民掌权则到了天怒人怨、不可收拾的地步。此时此刻,胡锦涛旧调重弹,虽貌似有些「新意」,但由于思路和语言甚旧,可以断言,正面作用浮浅而短暂。而且人们还可以看到胡锦涛的时代局限性和历史局限性,对他的政治作为难寄厚望。

胡锦涛在骨子里颇旧,在旧调重弹似乎展现他与江泽民有所不同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他的政治取向相当保守乃至颇具左味的一面。胡锦涛上台一年多来,中国大陆在政治思想、意识形态领域专制主义依然当道,甚至更严。稍微言论「出格」的刊物皆遭整肃,一些网上作者因评论时政遭到拘捕。请看胡锦涛的这番恶狠狠的讲话:「党管宣传,党管意识形态,是我们党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重要原则和制度,是坚持党的领导的一个方面。必须始终牢牢坚持,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

这番话可以出自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之口,甚至可以出自四人帮、邓力群之口。现在同样出自胡锦涛口中。在政治思想文化的骨子里,胡锦涛到底和毛、邓、江有何不同,不问可知矣。

正因为如此,我们也看到,在胡锦涛治下,中国大陆仍然有大批民运人士、异见人士遭到迫害。胡锦涛为了维护一党专政可谓不遗余力,绝不手软。

特别是近两三个月,胡锦涛明显转左。在毛泽东一百一十周年冥寿座谈会的讲话中,他甚至使用了文革中的语言对毛泽东大肆吹捧,并极为荒唐地表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这两个「任何」与当年华国锋鼓吹的两个「凡是」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政治上死硬、保守、僵化的表现,都是中「左」毒甚深的表现。二十多年后,第四代的胡锦涛重拾华国锋的牙慧,其政治上的倒退和贫乏相当惊人、至为可悲!

* 胡锦涛四方面出击扩展权势

与胡锦涛一年多来施政方面左右摇摆、飘忽不定相对应的,是他在权势消长方面的忽强忽弱。总体而言,从「接班」那天起他就是一位弱势的「第一把手」,完全不具备领袖的真正地位。他的头上有「垂枪听政」的太上皇、军委主席江泽民;他的左右被一帮江系人马团团包围,还有一个雄心勃勃、能力极强、富有权谋韬略在党内军内人脉广泛深厚的曾庆红虎视眈眈、动作多多,摆出一副随时取而代之的架势。一年多来,胡锦涛不甘心做儿皇帝和政治傀儡、更不想被人废黜。他与温家宝结盟,企图在实施「胡温新政」中打击江系势力,扩大自己的权力,巩固政治地位。他曾在四个方面主动出击。一是在萨斯风暴中彻掉江泽民的亲信、卫生部部长张文康的职务;二是利用海军潜艇出现重大事故、七十余名官兵死亡的事件,揭开和整肃江泽民治下军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三是利用「上海首富」周正毅案,企图在反腐肃贪之中整肃江泽民的上海帮,并以此为突破口,把反腐战火引向中央最高层;四是在国际上树立全新形象,利用国际舆论「贬江捧胡」,力压江泽民交出权力。

江泽民及其人马对胡锦涛的举动和用心当然洞若观火。他们作出了针锋相对的反击。以「抗非典不力」为理由撤销张文康的同时,在江系施压之下,胡锦涛也不得不撤销了自己的马仔──北京市市长孟学农的职务。抗萨斯风暴过去之后,孟学农和张文康又都「重新安排了工作」。张文康「打而不倒」,是江泽民向胡锦涛和世人明示,江系阵营稳如泰山,权力未曾削减。

潜艇事故,江泽民施展三招,化被动为主动。一是撤销海军有关高级将领,换上自己更信得过的人;二是在宣传上把事故「转换」为对解放军「英雄事迹」的鼓吹;三是事故曝光后,江泽民利用公开出镜的机会,突显他在军中至高无上的地位,让胡锦涛「侍从左右」,将这位党的总书记、国家元首贬为自己的「跟班」。在政治声势上压倒胡锦涛。

在周正毅案中,江泽民及其人马的反应也极为迅速。当此案刚刚被揭开,他们马上组织反扑。其一是严控内地媒体报道;二是由上海帮头目、政治局常委黄菊插手「调查」此案,变成自己人查自己人;三是匆匆忙忙为周正毅案「定性」,把它说成是「违规操作」,与官商勾结贪污无关,这就彻底「解脱」了上海帮;四是疯狂迫害周正毅案中为民请命的律师郑恩宠,以莫须有的「泄密罪」,将郑律师定罪判刑。此四管齐下,胡锦涛利用周正毅案打击上海帮的企图只好暂时划上句号。

作为国家主席,胡锦涛试图在外事活动、国际舞台上建立良好形象,以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巩固权势。上台一年多来,胡锦涛只有一次比较重要的出访,会见了美、俄和欧洲一些大国领袖。就国际社会而言,对胡锦涛的支持和评价显然超过江泽民。但是,一向以来,在共产党的政治架构中,国际社会对某位领导人的支持和好评对巩固其在国内党内的地位作用十分有限。弄不好,还会适得其反。

* 江系人马反击有方步步进逼

综上所述,这一年多来胡锦涛在上述四个方面全力出击,试图强化权力,改变儿皇帝的地位。但是,在江泽民及其党羽的反击之下,皆不能如愿。与此同时,我们还看到,江泽民及其党羽在抑制胡锦涛的权力、加强自己的影响力方面也步步进逼。首先他们把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更加拔高,不但在「统一全党思想」方面加大力度,树立其至尊地位,而且把它写进党章,成为「治国」的法典。他们这样做,就是要树立江泽民在政治思想方面成为不可挑战的权威,让江泽民以「大教主」的地位永远压在胡锦涛的头上。

其次,江泽民进一步加强了对军队的控制。一年多来,中共军队各方面的高级将领进行了迁升调动、人事改变,但是,外界看不出胡锦涛在军中建立了自己的势力。他还只是一个空头的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

第三,江泽民真正属意的接班人曾庆红这一年多来权力愈加膨张,他的一些亲信正在受到重用和地位提高。曾庆红本人也从江泽民手里接过了负责香港、澳门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不断有传闻曾庆红正在以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的党领导人身份介入军队工作,并有可能出任中央军委副主席。这几个月来,曾庆红也以国家副主席的身份多次会见外国到访的军事代表团。

* 海峡危局,胡遇挑战

在二○○四年到来之际,胡锦涛在政治上又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海峡两岸的局势因为台湾大选、台独嚣张而高度紧张起来。台湾局面发展到今天,中共「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政策已经完全失灵,作为中共第四代的胡锦涛必须拿出超越第二代、第三代中共领导人的新思维、新政策来回应台湾局面的根本性变化。否则就只有动武一途。

而新思维、新政策或者动武,对胡锦涛的政治权力的消长都将带来巨大的冲击。他的政敌正在等待他在这个棘手问题上可能犯下「严重的过失和错误」而成为替罪羔羊。江泽民和他的亲信人马也正在利用这个可能开仗的机会进一步强化军权。看来,胡锦涛想利用年龄优势「自然接掌军权」已经越来越难了,江泽民也找到了「足够的理由」继续掌握军权。

最近中共军队高级将领调动极为频繁,涉及面也相当广。江泽民的办公室主任贾廷安出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这一手邓小平当年也玩过,他让自己的秘书、办公室主任王瑞林担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并以此作为自己「全退」后继续遥控军队的一颗重要棋子。现在江泽民是否也想乘海峡局势紧张之机,在台海有可能开战的情况下,在做好掌握军队的周密部署之后,表面「退下」,让胡锦涛继任中央军委主席,负起打仗的责任呢?而胡锦涛在并无军队实权的情况下负打仗的责任,其后果可想而知。这比把他放到火上烤还要危险!

2003年12月前哨杂志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