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黨高官提議取消黨!被封殺的朱熔基退黨時機已成熟(多圖)
 
青晴
 
2004-12-9
 

文革殺氣騰騰的宣傳畫
【人民報消息】目前正在上海居住的朱熔基,日前與老幹部聚會時說:看來,上一、二屆留下不少老大難問題給本屆政府,國企改革方式,證券市場發展,金融市場監管及資金、資產外流等。現在回顧、總結,都出在先破後立上,沒有法制觀念,少了為人民整體利益的著想……。

《國際歌》裡有一句歌詞是「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先破後立」是典型的共產黨的特色,文革就是個典型的例子,把老祖宗五千年的文明統統都打爛,共產黨立起什麼東西來了?這是大家都看得見的。

為何共產黨要屏蔽網絡,中國「第一貪」江綿恒為何要提前幾年啟動金盾工程?就是怕人民說真話,哪怕共產黨最高層幹部也不允許!彭德懷的悲慘下場老幹部想必還記憶猶新、不寒而慄。

還有個非常典型的例子,朱熔基因為說了真話而被迫做深刻檢討。

2002年2月24日,國務院發出了一份緊急通知,題為「朱熔基同志的聲明」,下發的對象是四天前(二月二十日)參加國務院第四次廉政工作會議的所有二百五十多名高官。如此的緊急通知和聲明,過去特殊年代有過,但如此大範圍和如此緊急的「消毒」 卻是罕見的。

朱熔基脫稿 王忠禹緊張得神經要斷

2002年2月20日,國務院召開了第四次廉政工作會議,出席會議的有黨國國務院系統各部、委、辦的二百五十多名部長級高官,中紀委書記尉健行應邀列席了會議,常務副總理李嵐清也出席了會議。會議原定時間是一小時四十五分,安排朱熔基主題講話一個小時,但老朱講得盡興,扔下講稿講了一小時二十分,多講二十分並沒有什麼,問題是這一脫稿講的可就是心裡話了,就不符合核心江澤民和黨的標準了,所以主持會議的王忠禹多次以「注意掌握時間」暗示朱說「冒」了,朱熔基是誰啊,他當然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但依他的個性要是不說出來,能憋出病來。

儘管會議主持人王忠禹緊張得神經都要斷了,朱熔基依然自說自話,不予理睬。等到講完了,朱熔基看了下手錶,輕鬆的說:「說過頭了,又要出格了,留著下次再講吧!」

下面看看朱熔基都說了些什麼而非得做檢討:

一、老朱斥責衰江和共產黨暗中下絆


朱熔基
朱熔基扔掉講稿盡情抒發的講話內容,現摘要如下:

我還有一年零一個月的任期,黨內外對我有各種評議、打分,大概不會有人指責我是個戀棧官場的人吧?我生性是個事務主義者,在官場又是個難改的自由主義者,今生要改也難,那就索性不改了。我提前向大家作個交代,我對人民作出的承諾沒有辦到(估計是指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個裝貪官,一個留給自己的豪言壯語吧,江綿恒的貪腐材料都在他手裡但他管不了。),如果再給我三年時間,我也沒辦法辦到,客觀環境嘛!老百姓罵我調門高、氣昂昂,結果呢?還不是老樣子!這對我算是留情的,我感到內疚、痛苦。坐在總理的位子上,才有切身感受。老百姓罵,基層幹部怨,在座的部長又是推,我都能接受、理解。可那班子內部、外部的批評聲浪,無聲的動作,不能不使我分身、心碎。大賬、小賬都在同我算,算吧!再算上十三個月夠了吧?

我上有總書記、有政治局集體,還有人大核心的監督,放手幹,還要不要集體領導了?大膽幹,還要不要按「法規」辦事了?這樣幹,那樣幹,還要正確處理好發展、改革、穩定的關係呢!這方面我找不到有捷徑可走,它注定了我(失敗)的命運。

二、婊子的牌坊不許朱熔基揭露

我今天承認,在會上、在公開場合,我都講過違心的話,講了不少空話、假話。

接下去要召開「兩會」了,到下面去聽聽意見、議論,就能給自己的工作、給所屬的部門打個分了。若不然,去基層、街道、學校、退休職工家庭、農村看看聽聽,再給自己打個分,就會得到一個科學的、實事求是的評分。社會上形成的所謂同感共識,裡裡外外、東西南北,全都是假的、偽劣的,唯獨只有一個不假、不偽劣,那就是黨政領導幹部的腐敗,那才是貨真價實的。對此,在座的,有的同志會接受不了,我也難以接受。是不是以偏概全,有些過激了?如果我們能清醒些、認識自己是人民公僕,如果我們能對照黨章,如果我們能對照中央三令五申的黨政機關、領導幹部的準則,如果我們拿出勇氣到社會上去聽聽,如果我們能清理一下自己的財富,大概就不會太難以接受了。

中共為什麼要朱熔基做檢討呢?因為他說了真情,至今政治局和常委會也通不過公開幹部個人資產問題。儘管他手裡有證據,包括江澤民父子的貪污盜竊國庫問題,但江核心和中共就不幹了,就讓他做檢討,其實共產黨的所謂黨章、章程、規定不過是婊子的牌坊而已。

三、直言共產黨執政地位的合法性有問題


朱熔基心情沉痛
其後,朱熔基講到了中共某籌備領導小組、中紀委、中組部於一月底完成的準中央委員、準候補中央委員在黨內、知名人士和社會團體中調查、社會考察、咨詢的結果。他說:

政治局常委看到這個結果時是震驚的、沉痛的,共產黨對此要承擔全部責任,政治局常委會班子要負重要責任;因為,政治局常委會是最高決策、領導層,它不承擔誰承擔?它不負責誰負責?這樣的局面繼續下去,哪有政局不亂、百姓不反的道理!國家命運、民族振興,要毀在我們這一代身上了;這樣的局面不扭轉,不對體制、機制上的改革緊迫性取得一致並加大力度貫徹,我對我們國家的前途是憂慮的,共產黨執政地位的合法性、認同性危機,已經擺在我們面前了。

這是朱熔基在2002年2月20日的講話,24日被迫做了檢討。結果中共開了自己一個大玩笑,2002年11月十六大之前,江氏嫡親網多維網就把政治局及常委會,還有部級幹部的任命名單提前曝光了!中共勞民傷財開十六大是為了什麼?!

尉健行公布:高層領導基本全都爛光了


沒開十六大名單已經出來了!
在此次國務院廉政工作會議上,除了朱熔基講話外,尉健行還公布了一項對現職中央各部委、省級黨委、政府二百多名正、副省部級幹部工作、作風、幹群關係的三項指標調查結果:其中,中央部委的正、副職幹部,好的和比較好的,只占百分之十五,壞的和最壞的高達百分之三十;而省級黨政正、副職幹部,好的和比較好的,只有百分之八,壞的和最壞的占到了百分之六十。

好的和比較好的具體標準是什麼?貪污受賄二十萬以下算好的,還是二十萬以上、五十萬以下算較好的?一塊名牌手錶價值多少?一條名貴項練價值多少?江澤民討要的那些價值連城的郵票怎麼算?

尉健行還披露:2001年中共中央、中紀委收到對中央部委副部長級以上的舉報信就有九百多宗,而對地方副省級以上幹部的舉報信更多達七千多宗;而且,所有的舉報信內容,都離不開貪污受賄、生活腐化、濫用權力、配偶和家屬靠權斂財、大搞宗派和山頭活動、欺上瞞下搞假業績等六個方面。

今年是2004年了,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宣布的兩個政策比尉健行公布的還可怕啊!

朱熔基聲明「自我檢討」

2002年2月24日,朱熔基被迫為四天前在國務院第四次廉政工作會議上自由發揮的那段講話作了自我檢討,原因是該講話談到了中共面臨執政地位合法性的危機。

朱的聲明寫道:我在二月二十日會上的部分講話內容,是未經國務院黨組討論的,是個人的意見和看法,離開了預先寫好的講稿,導致黨內出現各種議論,造成了一定的消極影響,並且在一定程度上傷害了部分同志。

該聲明還寫道:與會同志應以會議稿正本為準,領會黨的精神,因為我在會上不適當的錯誤講話,並由此給工作造成的影響,全部由我本人承擔,同時也在此作出鄭重聲明……與會同志接到通知後,應從全局利益出發,從對我本人的幫助和愛護考慮,不要外傳,已經造成影響的,希望能作適當解釋工作,本人致以萬分謝意。

中共要求黨員必須隨時準備放棄一切個人的理念和原則,絕對服從黨的意志和領袖的意志。要你說假話你說真話就是叛黨,朱熔基離黨的要求還有相當的距離,時常發出「噪音」,沒有做到永遠與黨保持一致。所以即使貴為總理也要被黨狠狠的修理。趙紫陽的境遇就更加悲慘。

共黨高官提議取消黨

爭鳴雜誌12月刊報導,黑龍江省黨校、河南省黨校,近期在學習討論時,有中共省級高官提出:共產黨徒有虛名、名不副實,要與時俱進,改為「社會人民黨」、「人民黨」、「進步黨」、「新民主主義黨」;有人甚至提出:乾脆一律取消黨。

朱熔基以及中共高官們,是考慮自己退黨的時候了,你們想過嗎,上屆政治局常委只有七名,朱熔基就是其中的一位,連政治局常委、國家總理都不許說真話、實話,這個中國共產黨不是個邪教嗎?

原中宣部文藝局局長孟偉哉身在大陸,看完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之後公開發表聲明退出共產黨,他在聲明中最後說,「我以七十歲的經驗 、五十歲的黨齡號召大家:退出共產黨!」

想必朱鐵臉也看過《九評共產黨》了,你的切身經歷應該給予你勇氣──拋棄共產黨,做一個乾乾淨凈的中國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