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世界的報導!新華網曝光了一個始終無法證實的消息(多圖)
 
黎梓
 
2004-12-7
 

中共需要送死的:醫學院的學生火線宣誓
【人民報消息】今天,12月7日,新華網終於曝光了一個國際上始終無法證實的消息──中共用活人做SARS試驗。

新華網12月7日首頁上的《目擊首次非典疫苗人體注射 評》引人注目。雖然沒有說明咱國家哪個省市出現SARS了,但按照規律,中共出了什麼事都是隱瞞不報或以報喜的形式報導出來”,既然如此,為何新華網要報導首次非典疫苗人體注射的消息呢?

11月15日,文匯報有個值得追蹤的報導,報導指出,包括SARS、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流感等呼吸道傳染病,都列入上海市各醫療衛生部門防治工作的重中之重。目前,上海市醫療救治網設定的市級定點醫院為市公共衛生中心(原上海市傳染病醫院)、上海市肺科醫院和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另有一百五十家醫療機構設置發熱門診、五十四家設置隔離留觀室。

江澤民令上海11月15日緊急進入傳染病警戒期,上海已出現SARS?到今天僅過了半個多月時間,新華網突然出現注射非典疫苗的消息,難道非典已經有蔓延趨勢?

此消息非同小可,中共公開了自己用活人做試驗的惡行!

新華網12月7日轉載北京晚報的報導《首位SARS疫苗志願者坦言:我從來沒有感到過害怕》,文章說,「今天上午,記者見到了第一個接種SARS疫苗的志願者───北京一所大學在讀研究生小蘭。」至於在哪所大學就讀報導沒有透露。

報導還說,在SARS疫苗進入臨床研究的新聞發布後,疫苗的研制單位北京科興公司接到了無數名志願者的電話。因為I期試驗所需人數較少,而報名者太多,最後只能採取不公開征集的辦法。

但另一段報導就有些自相矛盾了,報導說,小蘭告訴記者,從得知自己會成為志願者到現在,自己從來都沒有感到害怕。“我非常相信他們。”小蘭說,他始終相信中國的科學家,會有充分的把握。“我相信科研人員,相信政府會對我們負責”。

既然小蘭是志願者,沒有任何人強迫他、給他做工作,完全是自願的,為何還要澄清自己「 從得知自己會成為志願者到現在,從來沒有感到害怕過」?

報導最後結束時透露了一個消息:在今天上午中關村科技園區舉辦的疫苗臨床試驗完成發布會上,記者了解到,為了紀念在試驗中“獻身”的動物們,科學家還為它們建了“慰靈碑”。(!!!)

2003年中共就傳出要做人體試驗,受到國際的譴責,認為這是極不人道的,後來就沒有消息了。到底中共用了多少活人做試驗,誰能知道?!據內部透露,中共在一些被監禁在醫院裡的法輪功學員身上做了不少試驗,有的人被注射了不明藥物,痛苦到滿地爬、撞墻,最後在極度煎熬中死去,並立即被火化。

新華網12月7日的報導《目擊首次非典疫苗人體注射[組圖]》曝光了中共醜惡的欺騙嘴臉。


上當受騙的試驗品蘭萬里神情緊張
新華網圖解:志願者蘭萬里在接受注射(5月22日下午拍攝)。當時還是在校大學生的蘭萬里按順序是第二位接受注射的志願者,後來得知第一位接受注射的是安慰劑,實際上蘭萬里成為接受SARS疫苗的第一人。

據悉,蘭萬里不是搶著要當志願者,而是騙來當試驗品的,為了欺騙他,在他面前先給一個“托兒”注射生理鹽水,也就是新華網報導中說的“安慰劑”,讓他看到第一位接受注射後什麼事都沒有,也就肯接受注射了。

報導說,科技部、衛生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12月5日聯合宣布,三部門共同組織的SARS滅活疫苗I期臨床研究結果表明,中國自主研制的SARS疫苗是安全的,初步證明是有效的。這是世界上第一個完成I期臨床試驗的SARS疫苗。

當然這是中共「自主」研制的,當然是「世界上第一個完成」的,因為世界上強烈抗議中共拿活人當作SARS試驗品。中共這麼做在國際上是違法的!

報導還說,目前,36位自願受試者在注射疫苗56天後,均未出現嚴重局部或全身異常反應,實驗室指標未見異常,其中24位接種疫苗的受試者全部產生了抗體。

從這段報導中看到一個可怕的試驗結果,未出現「嚴重局部」的「嚴重」以什麼為標準呢?而且出現局部反應就證明接種疫苗沒有成功,報導說未出現「全身異常」反應就更可笑了,疫苗是種在健康人身上的,本來沒有病,接種疫苗後反而病了,這是幹好事呢,還是幹壞事?全國人要都接種SARS疫苗,那可糟了,那全國人都得了“疫苗後遺症”,豈不製造了一起全國性的大災難?!


去年5月北京火車站對旅客進行嚴格的體溫檢查。
報導說36位“自願”受試者中24位產生了抗體,那其他12位呢?情況怎樣?為何不報導?那可是三分之一的試驗品啊!而且,為何只發表蘭萬里注射疫苗的照片,為何不發表他近日的照片呢?

2003年年國際上就對中共拿活人做SARS試驗強烈抗議過。2003年6月26日,在鐘南山新聞發布會宣布他的“神奇滴鼻劑”SARS疫苗成功之後不久,上海《外灘畫報》也曾刊載題為《調查鐘南山》的萬字長文,披露鐘南山的“神奇滴鼻劑”薩斯疫苗內幕,試圖揭開中國疫苗研制“大好形勢”的神秘面紗。但從此文中可以解讀到一些令人震驚的信息。

這篇萬字長文披露:“香港大學教授鄭伯健告訴記者,我們當時研制滅活的疫苗是考慮到如果疫情持續下去,特殊的情況下可以跳過動物試驗,直接應用給臨床的醫護人員。當然,跳過動物試驗直接應用於人體的前提條件是疫情持續惡化,我們又能把薩斯病毒徹底滅活,證明疫苗是安全的。但是,即使這樣,在香港也是不允許的,所以我們才把毒種提供給廣州方面,在廣州搞這個疫苗。”鄭伯健還透露,把“神奇滴鼻劑”在廣州搞,不僅有可能跳過動物試驗直接進入臨床研究,還可以搞到中共政府的投資。

中共統治下的大陸人就不是人?!


回顧使人不糊塗塗:

上海已出現SARS?江令15日緊急進入傳染病警戒期(圖)
死200萬也值!江澤民在上海拿活人做SARS試驗(圖)
北京在天天死人 江澤民號令全力保上海 (圖)
灰色幽默六則:黨媽媽治不了的,非典都治了!
上海中學生的信:拿非典病人做試驗是否嚴重侵犯人權?
北京一了解內情的醫務工作者“炸”開中共SARS黑箱
軍隊疫情似火!打著進口預防針 老江還忙往臉上貼金(多圖)
“中央領導同志的講話精神”:非典新增和死亡率只許降不許升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名記者汪永晨:北京抗疫新聞和實情差距太大
WHO:中國是目前世界上唯一沒能夠控制疫情蔓延的國家
新華社薩哈夫:薩斯每天可釘可卯100例!(圖)
薩斯病毒在攝氏零度時能無限期的存活(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