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下令 兩會之前大抓捕(圖)
 
2004-12-21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辛菲綜合報導,最近中共連續抓捕維權和異議人士,引起海內外關注。根據大紀元獲悉的內部消息,這一系列動作來自中共最高層的指示。據悉,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最近的一次會議上提出三項指示,下達到各省部長級。三項指示包括:一、明年三月份兩會之前要抓捕一大批人,特別是維權人士,並指明跟海外敵對勢力有聯繫的;二、密切注意袁紅冰將在海外四大民運會議上所籌備的分析報告:“海外民運趨於邊緣化的原因及重振海外民運”;三、找出《九評共產黨》的執筆人是哪幾個。

連續抓捕 鎮壓加劇

今天最新消息,中國改革雜誌社主編陳敏(筆名笑蜀),在北京被警方帶走。
從師濤到陳敏,最近中共當局連續抓捕文人作家、異議人士、維權人士、河南家庭基督教成員等。

12月9日,大陸64民運人士齊志勇開始受到警方監視。
12月12日,民主人士魯德成在泰國被抓捕。
12月13日,著名異議作家劉曉波、余傑、張祖樺被國安抓捕、傳訊,雖被釋放但仍遭監控。
12月14日,維權人士李柏光於被福建警方拘捕,目前下落不明。
12月14日,胡錦濤清華大學同班同學法輪功學員張孟業險遭廣州天河區610綁架,現在仍在危險中。
12月18日,北京著名維權人士葉國柱在北京被以“尋舋滋事”的罪名判刑四年。

自中國著名家庭教會領袖張榮亮牧師12月1日被捕後,一週內至少又有三個河南家庭教會遭到公安沖散。

山雨欲來風滿樓。最近的種種跡象顯示,中共當局在加強對意識形態和新聞輿論的控制。可能還將有更多的人士遭遇不幸。

杜義龍17日在“下一個就是你”一文中說:“最近總是接到朋友們的好心警告,說今年以後,打擊的對象可能會有所轉移,並且一再叮嚀我的處境非常危險。”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秘書長萬之在談到劉曉波余傑被捕時表示:“我們初步估計,這次抓捕一定是當局有準備、有預謀、有規模的鎮壓。最近當局有很多跡象表示將要鎮壓知識分子。如:內部文件,香港的報紙等。”

趙達功在談到劉曉波余傑突然被捕時指出:“這次抓捕行動是中共當局有預謀、有計劃、有步驟,並且得到高層認可或者授意的行動。”

據天安門警察透露:警察內部傳達上頭要求,要加緊對天安門的防範,防止法輪功、上訪人士等幾股人合在一起。

香港雜誌最近披露胡錦濤內部講話,為最近的大抓捕提供了原始依據,胡錦濤說,“境外敵對勢力,媒體大肆攻擊我們國家領導人和政治制度。而國內媒體打著政治體制改革的旗號宣傳西方資產階級議會民主、人權、新聞自由,散布資產階級自由化觀點,否定四項基本原則,否定國體和政權。針對這種錯誤,絕不能手軟,要加強新聞輿論管理,不要給錯誤思想觀點提供渠道。……”胡錦濤還在文件上批語:“管理意識形態,我們要學習古巴和朝鮮。朝鮮經濟雖然遇到暫時困難,但政治上是一貫正確的。”

民間反彈 越抓越勇

針對中共喪失理性的大肆抓捕,有評論人士認為,這是中共心虛、驚恐慌亂的表現。政論家淩鋒指出:可能跟大紀元發表的《九評共產黨》很有關係。

一些海外中國問題專家認為,九評無疑對中共政壇是一個強震,必將瓦解其政權的基石。九評對中國老百姓是一支強力的振奮劑,其麻木、絕望的靈魂將被喚醒。

最近大紀元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系統深刻地揭露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在社會上引起了巨大反響、共鳴和震撼,並且以各種方式快速廣泛傳播到大陸。許多身在大陸的中共黨員紛紛在大紀元新聞網設立的“退出中國共產黨”網上簽名,勇敢地發表公開退黨的聲明。有的民眾不能公開發表聲明,但是私底下已經暗流洶湧,爭相傳閱。

著名維權人士倪玉蘭說:“在網上聲明的很多了,在下邊聲明的很多。他們實際上對現在共產黨的勢態也好,所做出的某些事跟舉動也好,已經不抱什麼幻想了,所以紛紛有人要求退黨,現在就是很熱烈吧。”

中國民眾的維權意識越來越強,抓捕不但不能把人民恐嚇住,反而使更多人進一步看清中共恐怖主義的真面目,使更多人覺醒。從六月份開始盛傳中共政權交替的時候,許多上訪人士和弱勢群體對胡溫政權曾寄予了很大的希望。現在,他們表示約有半數以上的訪民們已經覺醒,還有半數的訪民們也在急劇的覺醒。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越來越多的被逼無奈的、失去了活路人們到政府門前和天安門抗議,自焚、跳樓、抗議、法輪功標語等越鎮壓越多。20日上午,在北京國務院和人大信訪處(兩辦)積聚了約五千訪民,其中以集體訪最為矚目。同日,在中紀委吳官正的辦公地點官園門前也聚集了六七百名訪民,現場便衣密布。此外,高法前有二百多人等待添表、新華門前抗議最少有二百人被抓。

天安門一帶的警察如臨大敵,警察們甚至對過路的上訪人士宣布:根據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政府聯合下令,以後不准你們告訪的(上訪人士)路過天安門。訪民們憤怒地表示:人民的廣場嗎?為什麼不准人民經過,這還是人民政府嗎?!

據消息透露,中共官方統計到目前為止,2004年一年,北京的各個信訪口共接待了117萬人次上訪。這裏面尚不包括如遼寧、山東、河南、上海等地為不給政績摸黑,收買各個信訪口的接待人員,不將他們地方的訪民登記到電腦裡的數字。

全國各地維權運動方興未艾,人們紛紛站出來找省市區各級領導上訪、抗議、靜坐,甚至把自己的冤案向海外媒體投稿,並邀請媒體採訪報導。

武漢的維權人士郭麗珠表示,她自從在大紀元的退黨網站上發表公開退黨聲明、揭露中共邪惡之後,收到很多人的來電表示關心和興趣,她現在也在積極地與周圍更多人交流,鼓勵更多的人走出來加入維權組織,團結起來捍衛自己的權利。她說,她接觸的人私底下沒有不說共產黨壞的,很多人家人都遭受過中共殘酷的迫害,從心裏沒有不狠共產黨的。有些人由於長期受中共恐怖高壓政策的毒害,現在還不敢公開站出來,但是一旦時機成熟,很多人都會起來的。

於本月11日在西安自焚未遂的翟衛東說:“政府無法無天、官官相護,欺壓老百姓,我實在沒有別的辦法,所以就考慮自焚,想給當權者一個警告:老百姓不怕死,不是好欺負的。我們不惜犧牲生命來捍衛自己的權利。同時希望別人能看清他們的真實面目。……我們對政府不抱希望,但是問題一天不解決,我們就要繼續抗爭下去。”

他又說:“現在窮人越來越多,下崗工人也越來越多。霓虹燈下有無數罪惡。要麼去吃人,要麼被人吃。不要看表面,背後的罪惡很多。有機會希望媒體都多看看老百姓家裡的生活情況。沒錢,沒工作,民怨紛紛,我看早晚要爆發大規模動亂。”

對中共幻想日益破滅

最近的大抓捕,在國內國外知識界引起極大轟動。各界人士紛紛接受大紀元的採訪或者寫文章表示中共政權在倒退,他們已經不抱幻想。

徐文立說:“最近中國政府不僅沒有改革,相反卻在倒退,有很大規模的倒退。”

趙達功在題為“紅色恐怖已經再次來臨”一文中說:“不過,當局的鎮壓並不能嚇倒所有獨立知識份子,我相信,鎮壓越嚴厲,反抗也就越激烈,當局的所作所為只會讓人們丟棄對共產黨的幻想,專制將更快走入歷史的終結。”

余傑被釋放後說:“我對未來發展不抱樂觀的評估,現在新聞輿論、意識形態都很保守,甚至倒退。……現在突然用這樣的恐怖手段,真是很愚蠢,斷絕了所有改革的可能性。我對中共不抱任何期望。”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副會長蔡楚表示:“我們一直對中共抱有期望和幻想,想理性地推動中國的政治改革,希望他們能夠允許民間有適當的空間和政府有良性的互動,誰知道,居然正在縮緊。這次劉曉波、余傑被抓恰恰反映了中共極權主義政黨非理性化的癲狂。……他們現在又回去了,我看中共是完全沒有出路了。”

王怡指出:“我們忽略了中共政治體制右傾保守主義的回潮,低估了中共的凶狠和愚蠢。……這顯示了中共政治的強硬、專制、集權,以及意識形態的後退,這需要我們重新評估。”

美國華盛頓郵報繼上周質疑胡錦濤借推動《反分裂國家法》鞏固權位後,又於20日發表社論《中國的倒退》,批評胡錦濤加強獨裁統治,對內大舉整肅異見分子,阻礙香港民主運動,對外親近北韓、伊朗。令中國內政外交均出現倒退現象。社論指出,胡錦濤集黨政軍權於一身後,近期大舉整肅異見分子,令美國主流媒體對他的看法出現微妙轉向,由早前的滿懷期待,變為批評之聲四起。

《紐約時報》二十日亦報導,北京正擴大整肅異見行動,繼一度扣留劉曉波、余傑及張組樺後,內地著名人權分子李柏光上周二亦在福建被當局扣留。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