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七大政治資產(一)
 
作者:羽林翼
 
2004-11-29
 
【人民報消息】最近時期以來,大紀元所推出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猶如一柄柄利劍深深地刺向了共產黨獨裁政權的心臟,使這樣一個危害人類一個多世紀的邪惡幽靈第一次以其真實的面目顯現在人們的眼前。

隨著人類社會不斷地向著普世文明的發展,共產黨這個邪惡的、腐朽沒落的政黨正逐漸地被人們唾棄,並最終從地球文明消失。由於歷史和現實的原因,中華民族這個有著五千年歷史的國家,從上個世紀中葉起到現在爲止,仍然沒有擺脫出共產黨的奴役統治,還生存在中共的專制體制下。

今天,應該是全體中華兒女認清中共的本質並作出明智的選擇的時候了。

中共統治中國半個世紀以來,製造無數讓人爲之膽顫的人間悲劇,這些悲劇與中共統治集團的代表有很大的聯繫。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再到江澤民,他們都對中華民族負有難以估量的血債,這些血債記載了中華兒女心中永遠的痛。對於毛、鄧這兩個已歸西的獨裁者,我今天不想在此文中進行探討,而我今天要批判和揭露的是前不久才下臺但對中共獨裁政權還具有一定的影響力的獨裁代表江澤民。

本文對江澤民統治中國15年來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進行了一定的剖析,得出了江澤民爲中共留下的一些罪大惡極的政治資産,他的政治資産很多,本人主要列舉幾大項:鎮壓六四與民運人士;完全倒退的政治制度;中國人權狀態的不斷惡化;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貪污腐敗官僚集團;出賣了我國3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對法輪功進行殘暴鎮壓;提出了垃圾思想“三個代表”。

鎮壓六四與民運人士

一九八九年發生在中國的那場學生愛國民主運動,是一場爲了在中國實現民主、自由、法制的偉大的愛國民主運動。這場運動的是以悼念1989年4月15日去世的胡耀邦總書紀爲導爲線的。胡耀邦是一個開明的領袖人物,他受到了廣大知識分子在內的廣大人民的愛戴,他的去世自然會引起了人們的共鳴。其實,很多人對鄧小平在1987年以“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的罪名把胡趕下臺感到不滿,因爲胡只是在處理學潮等一些政策性問題上採取了較爲寬容的態度。胡去世之後,全國人民都對其進行悼念,但是如何評價胡的一生功過呢?這確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按照鄧小平的意願,雖然中央可以用政治局常委的悼念規格來對胡進行悼念,但是不能對胡貫之以“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之定論。中共官方的宣傳機器《人民日報》等按照鄧的意願發表悼念文章,但是比較大膽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卻截然不同的發表了對胡進行公正評論的悼念文章。《世界經濟導報》發表的文章違背中共高官特別是鄧的旨意。江澤民時任上海市委書紀,《導報》當時受到上海市委管制,江澤民並派人強制查封了《導報》,江澤民還對《尋報》的主編欽本立進行了嚴肅處理。由於中央高層在對江澤民處理導報問題存在分岐,作爲上海市委書紀的江澤民當時還無法判斷出中央對《導報》的處理意見,此時的江真是不知所措。最後形勢的發展對江有利了,中共大多數人倒向鄧小平,並認爲江澤民在處理《導報》問題上果斷有力,立了“大功”。

江澤民用此方式解決《導報》以及中央對《導報》處理的表態導致了稍稍趨於緩和的局勢高漲,學生、新聞界都起來申張正義了。當鄧小平決定用武力解決學運後,各官僚紛紛表態其決定。鄧作爲軍委主席,在他個人的意志下,政府所作出的戒嚴令全國人大還有權可以否決。但是,作爲全國人大委員長的萬里,從國外訪問回來之後就被江澤民騙到上海並對萬里進行了“軟禁”,其目的就是要萬里對解放軍鎮壓學生的決定表態,萬里最終背叛了自己的良知,同意鄧用武力解決學運問題。江澤民因此又立了一“大功”。當“六四”槍響前夕,江澤民已秘密進京並參與決策、鎮壓。“六四”慘案發生以後,江澤民取代趙紫陽成爲了中共總書紀。“六四”慘案的罪魁禍首是鄧小平,但江澤民也是其幫兇,而且“六四”的最大受益者就是江澤民,他完全是踩著“六四”死難者的鮮血登上皇位的。

江澤民上臺之初,根本就沒有實權,只不過是鄧的一個“兒皇帝”,對鄧唯命是從。由於江爲了鞏固權力,對民主人士進行了殘酷的鎮壓與清算。除了幾千人死在機槍與坦克下之外,還有若干人被捕及流亡。至於那些被捕的,有部分已經處死了(有的是被秘密處死的)。江澤民在鄧小平的支援下,最終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爲其日後採取高壓的政策作了基礎。江澤民15年來,不斷掩蓋“六四”真相,堅決反對爲“六四”平反,並把一切有組織的抗爭力量消滅在萌芽狀態。 “六四”是中共(鄧小平)爲中國人民所犯下的慘無人道的罪行,也是江澤民的政治資産。儘管人們現在仍然無法看到中共有平反“六四”的跡象,但歷史最終會把中共送上審判臺。

完全倒退的政治制度

完全倒退的政治制度是指江澤民在其執政的十三年裏,中國的政治制度相對於胡耀邦、趙紫陽主政時要完全倒退。

在胡、趙時期,中國在政治方面顯得相對開明,而且兩位都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思想並力圖付諸於實踐。胡、趙的政治體制改革思想不一樣。胡主張對中共體制進行改革,這種改革的前提仍然是一黨專制,只是具體在某些方面,如黨內民主、黨控媒體、黨對待知識份子等方面,實現開放式的政策。趙也主張政治體制改革,但其對中共的一黨專制體制的弊端認識很深,他認識到專制是産生社會悲劇不斷重演的根源,是中國政治落後於世界上其他民主國家的根源,他認爲中國要實行民主政治,是歷史所趨,中國遲早要走上這條道路,那麼與其被動地政改,還不如主動地去政改。儘管趙的思想受到了鄧的反對,但是政治體制改革還是被提上了日程,而且還專門成立了相應的機構。可是,遺憾的是“六四”事件中趙主張在民主與法制的基礎上解決學運,反對用武力鎮壓,這不僅使趙的種政改革思想破滅,還使其被非法軟禁,被剝奪了人身自由權利。

對於江澤民這個獨裁者來說,政治改革完全不可能了。江統治中國十五年裏,不但沒有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反而實行“穩定壓倒一切”的高壓政策。江把一切有關政改的呼聲拋到腦後,只專注於鞏固自己的集權。江不斷地把自己的親信安置在中共統治集團裏面來,他建立了一個寵大的“江家幫”官僚集團。那些被提上來的人與江一起把國家的共公權力完全私有化,無視國家法律,爲所欲爲,中共獨裁集團被江推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在江澤民的統治下,中共既得利益集團利用手中的權力貪婪地聚集財富,中國社會出現了嚴重的兩極分化,中國的貧困人口不但沒有下降,反而不斷上升,中國社會成了一個集權政治加市場經濟的社會。中共官僚集團對人民實行的統治使人們根本看不到一線政治改革的希望。中國社會各種有組織的力量無法有效地聯合起來對中共政權發起挑戰。中共不斷地製造這樣一個事實:“就是中國必須要由中共一黨專制,如果中共失去了專制權力,那麼中國就會崩潰,就會成爲一盤散沙,中國只有實行集權統治。”正是因爲中共的這種極其荒謬的一黨專制理論使得很多人信以爲真,從而放棄了追求自由、民主的政治思想,使得中國的政治制度仍然是如此的落後。

江澤民主政時期,通過在意識形態領域對青年行奴化教育,使青年們的思想還停在很低的水平。統治集團不斷地加強共産主義烏托邦意識的控制,對西方的民主制度進行醜化、扭曲,以致於很多人認爲只有社會主義制度是今天世界上最好的制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其國家的民主制度比中國的獨裁制度要優越。中國的社會制度,名義上是“社會主義”,實際上是一種封建主義的現代翻版,是一種現代集權主義制度,是一種專制的獨裁主義、法西斯主義制度。現在有的人還把這種制度叫做“貴權資本主義制度”,這更符合了中共廣大官僚集團的利益。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進入了民主社會,只有中國和其他少數幾個國家仍然在實行獨裁政治,這是中華民族的悲哀。

政治制度爲什麼會如此地倒退?一方面還與中國幾千年的封建文化思想有關,中國廣大人民對中共還心存幻想,他們認爲共産主義制度最終會在中國實現。另一方面,中共的統治集團沒有出現八十年代的“政治分化”(胡、趙時代,黨、政、軍三大權力分開,江時代是江一個人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現象,每個進入中共官僚集團的人都是爲了這個集團的利益以他們自身的私利。這也是江澤民的政治資産。

(待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