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坠谎言九陷阱(1)
 
作者:范英著
 
2004-11-22
 
【人民报消息】[欣见大纪元推出《九评共产党》宏篇高论,心有所动,检视旧日笔记和日记,写成此文,作为应和。虽系边角碎料,却为亲历,辛酸教训,寓其中焉!]

无可讳言,中共席卷大陆的军事突破后,在建国伊始的几年间,人民给以支持,知识份子拢入彀中,造成过「人心向党、军民一致」的奇观。但即使从那时起,中共的说与做,对待自己和对待百姓,其内部对高干和对一般党员,都是「两本账」。其后愈演愈烈,到现在,中共已成为谎言大党,在其绝对领导下,神州大地上已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娼妓遍地,民怨沸腾。笔者跟随它近半个世纪,目睹身受,至少在九个方面,掉入它的谎言陷阱,有眼不识真相,葬送青春,悔之晚矣!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写出来供年轻人参考,不无裨益。

陷阱之一:「向党交心」

「反右派」的两个阶段是令人难忘的。第一是号召人们大鸣大放、助党整风。由于人们相信了毛泽东一再声称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谎言,诚意提出建设性的意见。结果是《人民日报》一篇《这是甚么话》,「言者无罪」成了言者无小罪,而是「疯狂向党进攻」的大罪。我们退一万步说,这「罪」即使可以成立,那么第二阶段就更有意思了。

先揪出若干鸣放中的有「罪」者进行「帮助」,告诉你:好好检查,交代出心底的所思所想,这就是清除了错误东西,自然还是「好同志」。于是被揪者诚惶诚恐,极力从心底搜寻存在的和不存在的「错误思想」,以取得宽恕。结果是,领导一翻脸,把人家检讨认罪的东西有意识地推到初期鸣放阶段去,同样做为「疯狂向党进攻」的言行看待和处理:党员开除党籍,团员开除团籍,军人开除军籍,下放改造,20年未能翻身!

在定性「右派份子」时,有一项「本人签字」程序。笔者亲眼见到一人在签字时提出质问:「这些不是我的言论,是你们让我检讨时,我主动交代的。」主持签字程序的领导说:「没有区别。是你的思想不是?鸣放出来的也好,检讨出来的也好,你有这个意思,就算数,签吧!」

以上是1957年的事情,到1959年,因彭德怀事件又发动「反右倾」运动。这时有人学了乖,心中有甚么,不说出来;或者避重就轻,谈一点鸡毛蒜皮,想「蒙混过关」。不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所在单位的政委自有办法。他做了一次精彩的动员:「你们见过打篮球吗?队员一上场就有爆发力,而爆发力是平时练习中积蓄的。这次『向党交心』,只是像平时的清扫卫生,谁认真交心,谁就避免了日后的错误东西的大爆发,就不会犯大错误。」于是全体人员连夜写大字报,比赛谁「向党交心」乾净彻底。每小时公布一次数字,谁写得多,立刻受到「能响应党的号召」的表扬。我望著统计数字,好胜心强,写得兴起,一夜写了七十八张!三天之后,果然得到大会提名——不是提名表扬,而是提名接受批判!

陷阱之二:「作风要正派」

每个人档案袋里都有很多份鉴定材料,在每次写鉴定的时候,人们都争取写上「作风正派」四个字。不熟悉中共用语的人,很难弄清「作风」二字的实际涵义。这里专指生活作风,而生活作风又专指男女关系,而男女关系的「不严肃」,则是大禁区。

记得1949年初军队进城后,某连指导员为贯彻「七届二中全会上毛主席提出的抵制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进攻」的指示,让战士开生活检讨会,规定:凡在刚度过的星期日一天中,在街上用眼偷看女人一次的,即为一次「腐化」。结果统计出的具体数字是:全连在那一天共腐化七百三十八人次!逐级上报到团部,团长表扬说:这是用生动的事实表明了毛泽东思想的伟大!

军队进城,锣鼓喧天,气势如虹,大批长于幻想的知识青年投入中共怀抱。在北平(现在的北京)沙滩红楼(北大旧址)内设立了三所大学的招生处,包括华北大学、华北军政大学、华北人民革命大学,千万青年男女争先恐后地报考,开始了新的革命生涯,我是其中之一。

就在天真烂漫的小青年们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时候,中共首长们打响一场听不到枪声的大战役----「争夺处女之战」。

这些十七大八的姑娘们早从入校(入伍)第一天就有人评分了。老干部早已丢弃农村糟糠,从中物色新欢。姑娘姿色等级高,高级干部下手,姿色稍逊,也有团级干部等著。哪个青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不少男女本来是以恋人身份来「共同为革命奋斗」的,但形势比人强,团长看中某女,团政委便从旁显示强大的政治工作威力;政委看中某女,团长设置强大火力协助攻坚!甚么不该棒打鸳鸯两离分,甚么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中共根本不讲这一套。近来大陆上演挺红火的电视剧《青春燃烧的岁月》里,对此有所反映,那情节已是经过粉饰了的。

有个北师大毕业的高材生,心有不服,针对嫁给高干的女同学,说了句:「她的眼睛长在头顶上,是航空路线」,便被好一通整,一名老干部指著他的鼻子说:「我们把青春献给了革命,难道就让我们都去找寡妇不成!」

后来揭示的材料更令人大开眼界。男方成了「右派」,女方若有姿色,正好成为中共「正人君子」的猎物;刘少奇结婚六次,其前妻王前对前往调查的红卫兵说:「不能说他乱,只能说他太不严肃。」而毛泽东的丑行,李志绥医生的回忆录所述,也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另一种情况呢,我所在中队的一位1948年参军的文娱委员,在参加舞会时同舞伴到礼堂(临时舞厅)外散步十分钟,被队长在晚点名时狠批一顿,说这是「资产阶级思想,流氓作风」,还给了处分——挨批者哪里知道,那位姑娘已被首长看中;他更哪里知道,中南海的舞会上,毛泽东不是同女伴场外散步,而是步入专设的「休息室」;他也不会料到,几十年的与世俱进后,中共高官包养「二奶」,已经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风景线,高贵身份的象征,连「核心」也不例外;甚至女警官还要挑选英俊男警当面首呢!(待续)

转自大纪元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