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伦遭蹂躏 流氓共和逆天行 (多图)
 
作者:三人行
 
2004-10-22
 
【人民报消息】法轮功学员,重庆大学高压输变电专业研究生,风华正茂的魏星艳,为捍卫真理,捍卫信仰自由,遭到非法绑架和警囚联手的强暴。此一暴行在海外曝光后,从中央到地方,不见任一级政府惩办凶嫌,伸张正义;不闻哪一家媒体披露真相,谴责邪恶。恰恰相反,党政公检司法联合新闻教育各部门总动员起来,共同配合中国盖世太保610封锁消息,调离案犯,并对受害人、知情者以及同楼学生实行专政隔离和人间蒸发。特别令人震惊的是重庆大学学校当局三次发表「严正」撒谎声明,宣称被害人及其所在专业从不存在。他们以卖身投靠为荣,和盖世太保相唱和,甘心为国家流氓罪行保驾护航,为人师表者堕落到如此鲜廉寡耻的地步,堪称天下少见今古奇观!



明慧网关于恶警对法轮功女学员进行强奸轮奸的图示。

在一手不能遮天的情况下,这个国家犯罪集团更加恼羞成怒,失去理性,在光天化日之下,派遣盖世太保大闹重庆大学,公开搜捕法轮功学员及泄露消息者,摆出一付地痞恶棍的架势:「我就是党,我就是国,我就流氓,我就横!」,「我就是法律,我就是天,我就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看来,事情闹到这步田地,除了制造白色恐怖,弹压公众舆论外,已无回天之力来挽救局面人心了。正是:

横行霸道赖八脚,铁甲长戈缺肝肠。
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但是,我劝螃蟹者们且慢猖狂,你们藉口所谓的『稳定大局』,不惜揉搓赖以遮羞的宪法,动摇将倾大厦之根本,岂非自掘墓,釜底添薪?君不见:

釜底游魂惊恶梦,盘中腥鲜怯牙姜。
待到重阳敲凸壳,菊花煮酒桂飘香!

自江泽民上台以来,对女性公民的性侵犯频频时有所闻。然而,魏星艳事件还是具备了前所未有的以下特点:

一,江氏政权操纵整个国家机器卷入的规模和深度得到相当程度的暴露;
二,江氏政权的黑社会嘴脸,张牙舞爪横行无忌的应对态度,横陈于世人眼前。

总而言之,横暴如许,弱智如此。他们居然想不到:从一个网站中勾消一个人名,一个专业,易如反掌;而要从一个大脑中勾消一段国家流氓罪行之记忆,纵有薰天权势,焉能得逞!

为了深入揭露江泽民一伙的恶行,甚有必要重提中国近代史上一件悲壮的历史,以期建立一个黑白对比参照系。提起光照千秋的伟大女性秋瑾,国人不会忘记1907年发生在绍兴古轩亭口微笑向刀、血荐轩辕的壮伟一幕。但是,关于秋瑾临刑前曾提出『不示众首级,不剥衣衫』的要求并得到绍兴知府慨然允诺这两件事,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秋瑾不惜牺牲生命,却于慷慨赴死之时念兹在兹,无限顾惜作为一个母亲的颜面与尊严。可见,在这位妇女革命家心目中,还有一件事是超越生死,超越崇高生命之价值的。笔者以为,斯人斯事恰恰彰显了秋瑾的双重伟大:秋瑾之所以为秋瑾,首先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然后才是一位伟大的革命家。另一方面,晚清王朝与秋瑾之争,可谓生死攸关、不共戴天;尽管如此,可以动刑律,可以夺生命,唯独不可以挑战与触犯一个母亲的尊严,在这一点上,风雨飘摇的满清王朝和秋瑾达成了共识。

可见,人伦之大,母亲尊严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人生天地间,忘失人伦道德就妄为人类!这样,在深入剖析这一天人共怒的事件时,就建立了一个衡量罪恶的标尺:母亲的尊严有多高多大,江泽民一伙的罪孽有多深多重。

一.性侵犯妇女演变为常规镇压手段,标志国家流氓犯罪的升级跨越了人兽界限。

国家的形象本应是正义的化身,国家的功能本应是除暴安良,伸张正义,用以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尤其是保卫妇女和儿童神圣不可侵犯。现在完全颠倒过来:专政工具用于对待人民,流氓手段拿来蹂躏妇女。一句话,国家干起了刑事犯罪和流氓犯罪的营生。江氏政权甚至明目张胆和刑事流氓犯罪份子结盟,用减刑奖励等手段强制后者参与国家犯罪。刑事流氓犯罪份子得以成为庞大国家恐怖机器的延伸,魏星艳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总之,国家恐怖机器与社会毒瘤联手肆虐,成为江氏政权的一大特色。用「国家机器的黑社会化,黑社会的国家规模化」,来全面概括这场民族浩劫,更为准确。

性侵犯妇女从来都是黑社会恶势力的独家专利;现在一个号称「共和」了五十年的共和国主动加盟,实现专利共享,不仅玷污了先驱者们的崇高共和理想,更是中华民族的不幸。

二.性侵犯妇女的国家犯罪行为,不是国家政权体制的一时失控,也不是个别执法者偶尔的擦枪走火,而是那个窃国共和大盗「以德治国」理念的流氓发挥。

只要听一听江泽民的高论就全明白了!他在国家电视台,回答记者「如何看待八九民运女大学生遭到强奸」时,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6.4」暴徒,罪有应得!一句话,他在宣扬:性攻击政治犯良心犯思想犯有理。

这个三位一体的教父在公共媒体面前刻意回避问题的根本要害:强奸女大学生算不算丧天害理?该不该受到道义谴责和法律制裁?然后通过对政治犯思想犯良心犯的政治否定,迂回地完成了刑事犯对上述特定群体成员进行性攻击的道德肯定:既然被强奸者是「罪有应得」,那么施暴者简直就是于己无罪于国有功了!这个充满流氓智慧的教父轻而易举地完成了「政治性性攻击」邪教定律的合法性证明。「以德治国」如同羊头铺子里卖的狗肉包子,自从被江泽民咬了这一口,流氓馅就明白无误地流露出来了!但是「流氓智慧」毕竟是流氓的智慧,当他无视人类基本道德,刻意为蹂躏共和国女性公民人格与尊严制造歪理邪说的同时,也亲手将那窃来的皇冠,连同那美丽的共和花环,一起扔进了流氓共和后院的阴沟里。

江泽民的「罪有应得」说决非随便说说。此一番话,一朝从三位一体的教父之口粪喷而出,就污秽了整个中华大地。过去,这个共和国不说偶尔也做,例如共产女党员张志新就被「罪有应得」过;现在,这个共和国大张旗鼓地说,说得群魔乱舞;大张旗鼓地做,做得禽兽不如。正是:

一声蛙鸣腥赤国,流风氓雨洒江天。

从此,性侵犯作为一种特许的犯罪不犯法的国家特权,一种惩治政治犯良心犯思想犯的邪恶手段,一种稳定国家政权的杀手锏,从黑社会的武器库里走私出来,贴上「以德治国」的共和商标,冠冕堂皇地搬运到共和国的「正大光明」殿上,向列国万邦炫耀其挑战中华传统道德和世界文明的勇气。从此,性折磨,性攻击的国家行为,成为礼仪之邦「衣冠禽兽共和」的一道煞人风景。在共产主义的最后晚餐上,江泽民为人肉宴烹制了最后一道招牌大菜,让世人领教了流氓共和的邪恶滋味!

不信,看看他们究竟干了一些甚么样的狗彘不如的勾当:仅仅因为法轮功女学员拒绝转化信仰,他们公然剥光十八位女学员的衣服投进男监,制造刑事犯集体强奸案;在堂堂一国首都通衢大道当众暴打强奸张贴真相材料的女学员(编按:详见下图和2001年报道);他们用铅丝串穿双乳然后通电,用冰块鞋刷以及集束四把牙刷,甚至上万伏的电棍,折磨女性性器官,等等,等等。总之,凡是人间恶魔想不到,凡是禽兽畜类不能为的,江泽民一伙都想到了,实行了!真是罄南山之竹难书流氓共和之罪恶,倾东海之水难洗中华妇女之耻辱!




一名法轮功女学员被一北京警察毒打后强暴,更坐在她身上,用尽全力将塑料
警棍插入她阴道中。上述三张照片为上文中的法轮功女学员遭强暴后第九天拍摄。


中华全体父老乡亲们,从中共大员到平头百姓,从将军到列兵,以及具有恋党情结的共党元老,各级抬轿子的党代表人大代表,各级享有花瓶尊荣的政协委员,不管你是甚么人,即便是专事溜须拍马歌太平颂盛世的无耻文人,上海帮的干将以及610的鹰犬们,无论如何,我们总是从娘肚子里生出来的吧!我们必定也是一个人父人夫人子,人母人妻人女吧!我们多多少少还存留著人味和良知吧!那么我们能够也应当达成一项基本共识:凌辱我们个性化的母亲,亦即任何一个中华民族的女性,就是对我们共性的祖国母亲的粗暴侵犯,就是摧毁中华民族赖以生存发展之伦理道德与人心法理!我们有理由对那个以妇女贞操为筹码实行共产洗脑的罪可弥天的流氓头子,人人伸出一指愤怒的小拇指,人人唾出一口厌弃的唾沫。指头虽小,唾沫虽少,但是道义的力量足以撼山岳焚妖孽,足以埋葬一个旷古还未见过的人痞人渣!

三,性侵犯妇女的国家犯罪行为,乃是中共政权长期以来摧毁传统道德的必然结果。

近来,这个流氓头子甚至到了言必称「德」的程度。然而,「以德治国」何其冠冕堂皇,性侵犯妇女何其下流不齿,前者可上天堂佛国,后者可下地狱油锅。人们实在难以理解:如此极端的两件事,如何在江泽民那里统一起来的?!

首先,人格分裂是极权统治社会的一种通病。皇帝新衣原本是儿童世界的童话,如今早就成了谎言共和国每日每时强制上演的荒诞闹剧,即使个人人品不错的胡温二人亦难以免俗。对于口吐莲花、手举带血屠刀的教父来说,人格分裂早已熔铸在他的灵魂之中。他在「以德治国」与性攻击妇女之间划等号,有甚么困难呢?

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则是这个三位一体的脑袋瓜里长满了荒草,而且这团荒草渗透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奴化乳汁和专制主义的血腥。「以德治国」一经投射到这团血乳交融的荒草集上,若不化为「性攻击治国」、「酷刑治国」,「群体灭绝治国」,那才值得奇怪呢!

我敢肯定地说:经过五十年的共产洗脑,包括胡温新政这两位代表人物在内,从六十多岁往下数,在这片中华大地上,如今真正知道德治的内涵以及德治曾经在历史上创造过怎样的辉煌,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

读一读「五帝本纪第一」以及虞夏商周之《书》吧!尧舜禹汤文武成康之际,何其爱民之深,忧民之切,以君子长者之道待天下,使天下相率而归于君子长者之道。再读一读「孝文本纪第十」吧!文帝永思至德,以承天心,敬贤如大宾,爱民如赤子,废严刑从简约,抑狡诈而尚纯朴,法网可漏吞舟之鱼,而吏治丞丞,是以囹圄空虚,真正做到了『胜残去杀』(不用杀戮而战胜残忍的人),天下太平。故司马迁曰:『孝文施大德,天下怀安』,实践了孟子「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的政治理想,汉兴四十年仁政乃成。至于唐太宗垂拱而治二十余年之贞观之治,更是彪炳史册,千年颂声。

如果说晋朝第二代皇帝不能在概念上区分饥荒和肉粥,仅仅因为他是一个白痴;那么江泽民把「以德治国」等同凶残杀戮和性攻击妇女,则肇因于五十年来道德精神上的焚书坑儒,并因此自断其根,自废武功。君不见,在全体规模上毒化与荒漠化中华民族精神的同时,也毒化与荒漠化了那个执政者的大脑,从而最终危及政权自身,岂非天意哉!

四,性侵犯妇女的国家犯罪行为标志一个政权的『道德沦丧』

如果说虐杀无辜是「人性泯灭」,那么凌辱妇女就是「道德沦丧」。司马迁告诫中华儿女:「男女之际,人道之大伦也,礼之用,唯婚姻为竞竞。夫乐调而四时和,阴阳之变,万物之统也,能不慎与?」故《易》以《乾》《坤》两卦为根基,《诗》三百篇从《关睢》开篇。

我们常将祖国喻为中华民族的母亲,其实她是一个抽像化了的共性的母亲;一个民族的真正的母亲实体当是该民族有道德有尊严的女性全体之集合,而该集合之中的每一位女性,才是一个民族的具体化个性化了的真正母亲。正是她们十月怀胎,三年哺乳,二十年伟大母爱之熏陶哺养与教育,才具体保证了一个民族的生生不息与繁荣昌盛。有岳母之大义凛然,才有岳飞之正气长虹。所以,从根本上说,一个妇女的尊严和耻辱必定也是属于整个民族和整个国家。除非这个民族和国家「道德沦丧」,忘失了母亲的尊严与耻辱。

所以,汉匈奴把疆土沦陷和妇女颜面的丢失相提并论,唱出了一个民族的永远的悲歌,一曲震撼人类心灵的千古之绝唱:「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所以,历史上有努尔哈赤革除家庭杂处陋俗,奠定满清入主中原的道德根基英明在前,才有康熙乾隆领导华夏文明达致巅峰伟大于后。所以,方志敏在「可爱的中国」一书中浓笔重彩叙述一个无钱购买船票的妇女受到外国船员侮辱的遭遇;中共地下党甚至制造了美国大兵强奸北大女生事件,如此等等,用以借喻祖国母亲遭遇外侮,为中共政治诉求做舆论准备。

可见,中共深知人道大伦与国与家与政权的利害关系。既然如此,中共因何沦落到今天这一步,俯首贴耳拱手恭让一个政治流氓妄称共和僭主把性侵犯政治化,流氓行为国家化,作为保卫政权的威慑手段。任其绝灭人伦干天之怒,向「人道之大伦」挑战,向化育万物的「阴阳之变,万物之统」挑战?任其摧毁中华传统道德与世界文明的基石,绑架中共,一起推到人类道德公敌的被告席上?任其将一个已经面目全非的虎狼共和、谎言共和进一步糟蹋成流氓共和,背上千古骂声?

五,性侵犯妇女的国家犯罪行为标志江氏政权的「道义灭亡」

那么,甚么样的政权配称「道义灭亡」呢?就其大要,无非是两条:第一是虐杀无辜,第二是凌辱妇女。大家知道,成吉思汗在花喇子模国屠城时其实就做了这两件事,东条英机在南京大屠杀也一样。历史上,一个民族因外族入侵而亡国灭种的无尽哀痛是甚么?不就是这两件事吗!现在,在一个号称『人民共和』的国家内部,在外无入侵,内无战乱的和平时期,不劳蒙古骠骑突袭,不必皇军跨海西征,真的做了让成吉思汗自愧不如,令东条英机甘拜下风的事。有人会说:拿江泽民比这两个人,恐怕言过其实了吧!那么,看一看关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百种酷刑一览」一文。就不难得出结论:手段之残忍,道德之沦丧,虽尼禄复生,希特勒在世,亦难望其项背。

特别,这一切暴行是针对一个躬行实践「真善忍」的一亿修炼群体;如果考虑到每个修炼者家庭,遭此丧乱荼毒者至少要超过共和国五分之一人口以上。那么,我们同样能够得出结论:「流氓兴于共和,祸乱遍及华夏」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生命无保障,妇女失护持,国既非国,家园安在?这是怎样一种家国的不幸,民族的悲哀!

最后应当指出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暴行不仅充满了体制的血腥,而且显示了末日的疯狂,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自苏联东欧如风卷残云、灰飞烟灭之后,风雨飘摇的后共产主义时期正式开始。一个恶性肿瘤在执政五十年的中共脑袋上应劫而生。苏东坡《范增论》曰:「物先必腐也,而后虫生之。」所以,江泽民的出现决不是偶然的,他的历史任务就是倒行逆施,担当起后共时期中共政权掘墓人的使命。走到今天这一步,这个政权的路也就走到尽头了,不只是人心尽失,而且因为天意难容一个政权如此作恶多端。对一个政权而言,道义灭亡了,就是真正死了,不可救不可要了!

也许,颇具人品魅力的胡温希冀力挽狂涛于既倒,革故鼎新,兑现一个真正的共和,善良的中国人当然乐观其成。只怕人心尽失,天意难容一个政权如此作恶多端,不肯再给这个机会了!何况,等到缠斗完千古一流氓如江泽民者,胡温恐怕也就精疲力尽了。

魏星艳者,中华一坚贞柔弱女子是也。对于年岁稍长的长者,她是大义凛然,不畏强权,赢得我们骄傲的女儿;对于而立不惑之年的中年人,她是侠骨柔肩,担当道义,赢得我们尊敬的妹妹。正是:钟得至清气,精神可照人!狂风不可摧,傲然立红尘。其实她是屈原吟颂的香草美人,敢与邪恶相抗争的圣洁的中华女儿!

笔者坚信:魏星艳事件必将作为现代史上一件撼动中国心,唤醒中华民族疼痛感耻羞感的重要事件载入史册。它庄严宣告:江氏虚假共和骗局的彻底破产,江氏谎言政权的道义灭亡,虽然他们一再标榜自己是孙中山共和理想的继承人!人们终于发现:在那面被人血点染的「虎狼共和」的牙旗上,又用无耻无伦的丑行书写下了「流氓共和」的字样。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