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发表对胡锦涛新政的研判
 
何清涟
 
2004-10-2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鹿青霜、韦实采访报导) 随著江泽民下台,胡锦涛就任军委主席,海内外对中国今后的局势和走向有几种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胡锦涛是中国共产党体制的产物,不太可能做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会江规胡随最终使一党独裁在暴力中垮台;有人坚信必须逼迫胡进行政治改革,平反六四,停止迫害法轮功,就北方领土作出交代,才可以使胡不会蹈江被全球华人唾弃审判的覆辙;有人认为胡温体恤民情,对胡锦涛新政抱有极大希望。我们请著名社会经济学家、当代社会经济巨著《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作者何清涟女士发表了她的研究分析和判断:

  目前对胡锦涛许多期望其实奠基于一种猜测,即胡的性格以及胡江内斗等猜测。我不喜欢凭猜测去分析事情,而更愿意分析文本。比如这次十六大四中全会最重要的文本无疑是四中全会公报,以及一些重要的官方媒体对公报的解说。从这些文本中,我确实看不到胡锦涛要做大的政治改革。

  首先,中国政府对形势的研判值得注意。隶属新华社旗下的《了望新闻周刊》于9月18日发表社论,对全会公报中那句「坚持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建设一支现代化、正规化的革命军队」作出长篇诠释,并将中国现在诸多矛盾根源定位于「全球化」。该文重点阐释中国「面临的内外形势仍然十分复杂,改革与发展的难度甚大,社会矛盾增多,国际环境诡谲多变」,「境外各种思想文化大量涌入,主流意识形态受到严峻挑战」,这种解释完全是冷战思维在新形势下的「与时俱进版」。

  在内政方面,注目中国现状的人都知道,目前给中国公众带来最大危害的是各级政府的严重腐败,而这腐败源于中国的政治体制。但全会公报对腐败问题恰恰只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并将「征用土地、城市拆迁」这两个近年来官商结合最紧密的腐败高发领域,简单归结为「维护群众利益」与「一些党政职能部门、执法机关的工作作风简单粗暴」的问题。

  分析这些公报要点,结合中国近年的政治走势,可以看出中国共产党要加强的「执政能力」之主要脉络。这些年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主要表现在社会控制能力(镇压各类社会反抗,加强舆论控制)上。各地的群众反抗事件一律被当作「社会不安定因素」,被扼杀于「萌芽状态」,当年胡耀邦任总书记时期设置了上访办,现在这些上访接待站不但无法处理上访者的冤情,反而成为各地政府拦截打击上访者之地。以言获罪者近年来逐渐增多,各种媒体只能紧闭「政治」大门,一味走俗,中国青年一代令人瞠目结舌的性开放无度,不能不说是媒体推波助澜的结果。国安部成了中国公民社会生活中一个无处不在的巨大阴影。未来是现实的延续,中国共产党的现实执政能力如此,胡温承接的就是这么一份政治遗产,一个高度腐败的专制政体,以及攀附在专制体制的权力链条之上庞大官员队伍。

  要想在政治上有大的更张,先得要考虑将要付出的政治成本。近20多年来,每一项公共权力都形成了一条巨大的食物链,各级官员都成了紧紧攀附在权力这条食物链上的政治生物,举凡司法、警察、市政建设、教育、医疗,无不成了各级官员「创收」(中国政府对政府部门捞外快的法定称呼)最便捷的工具,公共服务职能早已经退居于次要地位。政府既是股市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又是裁判者,同时还是股市最大的庄家,而土地国有制又使得各级政府能够成为土地的最大拍卖者,价格的随行就市全由各级政府「收发随心」,全看「买方」给当权官员们多少私人好处。这些「政府参与经济事务」的现象可谓当今世界独一无二。

  由于深谙「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的道理,中国官方理论家们对「加强执政能力」的内涵才心领神会,从四个方面加以阐发:首先,要提高掌握国家政权、巩固执政地位的能力。第二,要提高驾驭国家机构、协调各种政权组织相互关系的能力。第三,要提高管理国家事务、推动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全面进步的能力。 第四,要提高整合社会关系、解决社会矛盾、保持社会稳定的能力。

  一句话,共产党的政权不能丢,至于冠冕堂皇的话语之后的把戏如何玩,则是另一回事。近几年中国政府的政治实践已经表明,在不反腐败的情势下加强「执政能力」的要诀只能是:第一,加强政治高压,有效地镇压一切来自社会底层的反抗;第二,继续强化意识形态教育,一方面通过学校教育向青年一代灌输中共的政治思想,另一方面全面加强对媒体的控制。对知识份子则采取「收买」与「打压」并行的策略,尽力消除一切批评声音。第三,国家安全部广泛渗透社会公共领域,如控制网络,在知识界中安插线民,让知识份子普遍认识到为专制政体服务才是一条最安全的名利之途。

  在外交方面,有一个重要动向,公报的另一条重要内容即加强国防建设。仔细阅读四中全会报告,再结合新华社旗下的几大喉舌的调门来看,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中共正式在党的文件中虚构了「国际敌人」的存在。

  全会公报声明:「坚持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建设一支现代化、正规化的革命军队,是党执政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要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围绕打得赢、不变质两个历史性课题,积极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和军事斗争准备,加强军队全面建设。」

  在此前后,几篇重要的文章见报,8月10日,「中央政治局探求富国强兵战略」一文发表于《了望东方周刊》(新华社旗下另一家杂志)上,该文报导了7月24 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第l5次集体学习的主题:坚持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并特别标明胡锦涛将此称为「一个带有全局性的重大问题」,强调「在集中力量进行经济建设的同时,必须切实加强国防建设」,使二者「相互促进」。从此,中国的舆论上,「富国」与「强兵」再一次紧密联系起来。另外还有几篇文章指责「美国受冷战思维的影响和霸权地位的诱惑,总是同中国过不去。……对我多方制肘,处处为难。特别是不断打『台湾牌』对我进行牵制」,「诚然,中国……在重大国际安全问题上,还同美国进行必要的合作,甚至照顾美国某些合情合理的利益。但在牵涉中国核心利益的台湾问题上,如果美国不顾中国的严正立场,继续一意孤行,侵犯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两国关系的性质就可能发生变化。」

  那么,从江泽民后期开始,中国政府刻意强调「国际敌人」的存在,究竟意在何为?

  仔细分析,其原因大致有两点,第一,90年代后期以来,中共政权面临越来越大的危机,而美国则希望中国走向民主化,这种压力很容易在中国内部唤起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为了抵御美国的压力,中国政府刻意将美国塑造成「国际社会的敌人」,如此一来,对中共专制的批评就被转化为「敌人」对中国的「恶意攻击」,中共当局于是可以摆出一副「反击敌人」的姿态、顽固拒绝政治改革和民主化。

  江泽民完全退出中国政治舞台之后,一些人对胡锦涛寄予种种希望,盼望胡能开明地接纳政治改革建议。但胡锦涛目前的动作表明,他的思维在内政外交上远没有摆脱江泽民的阴影。

  第二,在国内社会矛盾激化之时,制造与强化国际敌人的存在,将国内矛盾外引,几乎是世界上所有专制政府都曾奉行过的策略,希特勒当年奉行的就是这种策略。因为意识形态的灌输,台湾独立已经成为绝大多数中国人不愿意接受的理念。台湾人民日渐明显的独立要求与奉行「台湾关系法」的美国,正好成为中共政府政治需要的「国际敌人」。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公报表明,中国第三代与第四代领导人虽然完成了权力交接,但在内政方面将继续强化一党专制,加紧控制新闻舆论,用政治高压敉平社会反抗;在外交方面则宣称加强国防建设,制造国际敌人。

   我也能够理解大家盼望胡锦涛能够实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心情,人毕竟需要在希望中生活,哪怕仅仅是自我安慰也能暂时镇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