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李真」在新華網上搜索不到任何文章的原因(圖)
 
單京京
 
2004-10-19
 
【人民報消息】李真是拿來教育中共幹部用的,但奇怪的是,用「李真」在新華網上搜索不到任何文章。這豈不是不想讓人受教育?

李真因巨額貪污、受賄等罪被判死刑,他曾是原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江澤民好友,教唆貪腐墮落的高手)的秘書、河北省國稅局長。和程維高相比,李真的罪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他死去近一年,而程維高依然吃香喝辣,而程的女兒程悠蘭嚴重偷稅罪卻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這新聞拿出來已經證明黨比法大,高官比法大,暴露了中共獨裁惡行,四中全會提出的“加強黨的執政能力”證明中共能砸死中共!

新華網河北站記者喬雲華將在李真被執行死刑前的採訪實錄《地獄門前:與李真刑前對話實錄》出版。喬雲華在接受了望東方周刊的採訪時談到了自己寫這本書的心路歷程,也將李真從開始工作、當秘書到死亡前夕的真實內心世界向世人披露。

這本書能夠使人的心靈受到震撼的原因是,可以從李真身上看到自己墮落的影子,看到自己周圍那些貪官污吏墮落的影子,也看到了不容好人、教唆人變壞、維護惡人利益的共產黨必然垮臺的結局。

中共怕自己出的塗脂抹粉的文章砸死自己!這也就是為何用「李真」在新華網上搜索不到任何文章的原因。

據了望東方周刊10月18日報導,《地獄門前:與李真刑前對話實錄》作者喬雲華說,希望每個黨員幹部都讀讀。而喬雲華自己卻沒有勇氣讀完這本書,他說,採訪很痛苦,寫作很痛苦,整理很痛苦,一眨眼,李真就跳到我面前,而他其實已經走了將近一年!

河北巨貪李真和其他貪官不同的是,在走之前留下了令中共難堪的對話實錄,這也就是為什麼記者喬雲華從一開始採訪李真就受到生命威脅。可以肯定的是,因為李真知道程維高等人的事太多了,所以要封口,新華網2003年11月披露副檢察長誘供李真的報導中說的明明白白,抓他的那天已經註定了他死亡的命運。

李真回憶他的顯赫之時說:「以前,到衛生間,有人帶我去,恨不得想替我撒尿;喝茶時,有許多人盯著你茶杯中的茶水,動不動就想給你加……」。

報導說,李真入監後,沒有任何“朋友”理他,在李真被執行死刑之前,只有喬雲華和他進行了十多次對話。李真在河北某市殯儀館的靈位牌上沒有名字,只在骨灰盒上有兩行火柴頭大小的字:「姓名:李真,編號:6199。」李真的家人說,不敢寫也不想寫他的名字,怕惹麻煩,不要說寫,一說是他,有個公墓連骨灰盒都不讓放。

喬雲華是在什麼樣的心情下決定採訪李真並將對話實錄出版的?他在接受《了望東方周刊》採訪時說,我曾經寫過一篇《李真靈魂毀滅探訪錄》的報導,一個被揭露的官員在監獄中看了報導後給我寫了一封信:如果我早看到這個報導,就不會走到今天。他的這句話讓我很受觸動。後來我參加了給我寫信的那位犯人的庭審,他的愛人也去了,當場暈倒在法庭,而她生完孩子還不到一個月。我感覺整個內心都在翻滾,非常的焦灼不安,於是我下決心寫李真。

寫李真是不希望中共官員們靈魂毀滅,這個美好的願望卻讓喬雲華受到了生命威脅,再想想連江縣委書記黃金高目前的處境, 這不禁讓人思考:中共到底要什麼?中共到底是什麼?這張底牌一直有人在揭,但關鍵時刻卻阻力重重。

喬雲華說,李真從要「出事」開始,他就發現自己沒有朋友了,而我沒有把他當作一個妖魔,一個罪犯。開始接觸時,李真希望通過我把他要說的話傳給兒子,而後他感到即使不告訴家人,我們的談話也是一種思考。到後來,他希望通過我們的對話讓更多的幹部找一找自己身上有沒有他的影子,他很真誠的告訴別人,不要步他後塵。

法制晚報報導,喬雲華接觸李真案後,即感到一種壓力,在新書舉行首發式的隔日還接到恐嚇電話。喬雲華說,李真的案子中存在一個很大的關係網,太複雜了,儘管案子結束了,但鬥爭遠沒有結束。儘管該書中並沒有提及其他人,記述了很多事件,這些事件涉及到很多人。一大批人看見了自己不想看的東西,觸動了他們的利益,所以他們說喬雲華吃了豹子膽。

那麼什麼東西使那一大批人不想看呢?

喬雲華說,李真雖然貪但也有善良的一面,下崗工人、無助的弱者都被他幫助過。喬雲華表示,許多貪官不是沒有良知,而是沒有被發現,如果他周圍的人在他良知甦醒時及時勸說,他也就不會毀滅。他還說,李真過去就瞧不起那些送禮的官員,進了監獄更是恨到了極點。明明知道他有惡習,那些人就偏偏助長這種惡習。而李真很感謝劉善詳(原河北省紀委書記),劉一直揭他,查他,李真說,如果當時查處我了,我怎麼也不會被處死。

這不禁讓人想起被江澤民硬拉進政治局常委會的大貪官賈慶林,他數次請辭回鄉都被江駁回,江說:你辭職了,我怎麼辦?辭職就是死路一條!幾年又過去了,隨著賈慶林的官職越大幹的壞事更多,……有一天他會不會也說:進了監獄我恨江澤民到了極點,如果當時查處我了,我怎麼也不會……

喬雲華在採訪李真的過程中多次內心受到震撼而流淚,他惋惜一個曾經發誓要做焦裕祿的人最後卻走上刑場。李真曾對喬雲華說,他希望我告訴他的兒子:爸爸因貪,早早的……最好不要做官……你將來就是掏糞、要飯,也不要、不要貪呀……錢、權都不能帶來快樂……一路走好……。

為什麼李真說中共官場的官不能做呢?難道中共官場是個陷阱,誰進去誰沒頂?新華網報導中有一句話:中國官員腐敗問題一直是野火燒不盡!喬雲華採訪後得出結論說,中國政府的反腐高壓線不帶電,打擊腐敗受到各方面制約,才助長了這些貪官的氣焰。

報導說,有一次李真看了一幅漫畫,畫上有個貓,還有一隻大老鼠一隻小老鼠,大老鼠對想逃跑的小老鼠說,貓是假的,別怕。

李真就是在「大老鼠」的腐蝕下越來越貪婪的。中共還嫌「大老鼠」權力不夠,更要專權,李真的從想當廉政幹部到被處死的過程是對中共“加強黨的執政能力是重中之重”的最生動譏諷。

喬雲華在13日晚上接到一個男子打來的匿名電話,他說:「你掌握得越多,你的危險就越大,你自己清楚。你的這本書給你買了一個墳墓。以後我們會找你的。」此後喬還接到了20多個從河北打來的奇怪電話。

反腐要穿防彈衣,寫防腐報導也要豁出命去,事實證明:中共不希望看到清官和聽人講實話,中共實在是個大禍害!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