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报导江泽民舆论打手新动向
 
作者:王一峰
 
2004-10-15
 
【人民报消息】沉寂了一阵子的赵致真又在转弯抹角的露头了,有时是以笔名,有时是贴贴子,这次是以被媒体报导的形式,抬出了罗先生、夏小姐等等,我有些犹豫,因为我似乎不是在解读一个以笔杆子杀人的舆论打手,而是在读钱先生的《围城》,那眼花缭乱的头衔与称谓象是在旧上海的酒馆里。

多维这次的报导似乎要显示“中性”、“客观”的角度,毕竟这个时候了,而在我看来,报导中的赵致真是否犯下“煽动仇恨”这一罪行已无关紧要,即使紧要,也不过是一张“英俊”的脸上长了几颗麻子。略施“粉黛”,即可遮掩过去,所以略施小计,赵致真便成了一位:“他将成为在美国第一个准备应诉法轮功起诉的中国官员,而其案例可能开辟先河……,为美国法庭开创一桩史无前例的判例”。真够风光的!

不怕死,并不能证明其无罪,这是不同的性质,而这之前,赵三请示、李四汇报“找中国使馆,向国内请示,都是让他尽快回国”,为什么?镇压五年血债累累,国库耗尽,连主子江氏都已是丧家之犬,哪还有暇顾及昔日的“打手”,赵明明是心里没底,用了一个并不光明的“缓兵之计”回国找主儿去了,报导却说赵不信这个“邪”,“他认为,他根本无罪,也不会败诉”,真的吗?

赵正面、侧面却一直都在回避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在中国这五年,仅因为思想意识与观点的不同而获“罪”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了残忍的虐杀和镇压,成千上万的人失去家庭、坐牢、甚至迫害致死,你怎么看你的“作品”在这其中所起的作用?赵从来都是避开这个问题而言其它,我要请教所有采访过赵的记者们,你们是否问过这个关健问题?!

用“科普”名家光环同样掩益不了赵犯罪的事实,因为赵也没有把自己定义在一个“科普”作家的范围,他在2000年1月1日《人民日报》第九版表白他“为中央处理法轮功提供了有益的参考,并为中央电视台揭批“法轮功”准备了资料,痛定思痛,更应该认识到科普不仅关系到国民整体素质的提高,还关系到政治的稳定和国家的安全”,而报导中的“罗先生”似乎还要替赵狡辩,其实这个“准备了”的资料不是一般的“资料”,就象家庭主妇拿菜刀可以切菜,杀人凶手可以拿去杀人越贷,赵准备的不是两用菜刀,而是直接砍杀法轮功的杀人工具,这个“资料”,在中国有二千家报纸、八千家杂志、一千五百家电台、电视台及千余家网站“借用”,在镇压之初几乎是每天24小时连续播放,每个频道都是,所以在中国不是十个中国人摊上一个拷贝,而是一个中国人就摊上了10个,不知“罗先生”那段时间是否在中国?以罗先生的“正常”思维逻辑估计中共是有些力不从心啊,而罗先生振振有词为赵辩护这个“不可能”那个“何不把罪证也拿出来示众?谁手上有片子,也最好放到网上,让大家看看,……”这种居心何在?

文中提到的有一点也是否认不了的,中共官方反法轮功“理论”机构“中国反邪教协会”的网站是在赵的建议下建的,赵致真一直在亲手指挥管理这个网站,上面有千余篇诽谤、诬蔑法轮功的文章,所以现在要洗清“煽动仇恨”罪名是很难的,用“不屑一顾”到“延期应诉”来描述赵,试图衬托出赵的“不怕”,用“…自己是代表国家一级机构因公出访的官员,对方是被宣判为‘邪教’的成员,他们‘告洋状’,凭藉美国人来挑战中国权威,难道自己竟要在美国法庭与之对簿公堂,岂不有失身份?真在异国他乡打起官司来,赢,可以说毫无把握;可输了,就是给党与政府丢失脸面。”描绘大陆的那些迫害人民的贪官污吏的心态,实在有些抬举他们了,因为他们最害怕的是他们干下的那些事被人民知道,最害怕的是一旦被判有罪自己贪来的存在国外银行的钱就完了,而不是什么“给党与政府丢失脸面”。

“‘文革’历经磨难,他是敢于对自己行为负责的堂堂正正的人。”多么优美,那麻子已升华成了硬汉脸上的疙瘩,风霜之见证,可是又露出了这一卑锁的马脚(尽管还是编造的):“……按铃者递上两张20美元现钞,接着将一叠文件递给赵致真,并请赵在一个空白处签字。赵致真如坠五里雾中,还以为女儿退的什么税,……”这段是说赵如何在两张20元美现钞的“诱惑”下误接了状子,当然不是赵本人说的,赵现在已不敢公开撒谎了,因为是被告,所以是由“与赵关系密切的人”说出来的,我又差点笑了出来,赵是连女儿退税这一类事儿都明白的美国通,岂会没有一点常识收到钱会是支票而不是现金呢?“见钱眼开”自然不能用于赵这样的文人,只有用“见现金而眼花”来解释赵的“无辜”比较合理了,所以我在此不得不问赵的关系密切者们为何要编这个故事?因为我问过了当时在现场的当事人之一,根本不存在“递上两张20美元现钞”的这一情节。

文中还引用了一个“曹源”先生的“指斥”,是有关“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全球监视追踪系统”将赵“成功定位”,认为没有权力去“跟踪、盯梢、侦察一个平民的行动”,这真是贬低了赵致真了,赵是平民吗?别忘了赵说过他的工作关系到中国“政治的稳定与国家的安全”,有如此“有辱使命”的平民吗?赵是一个用笔杆子、用网站帮助杀人成性的杀人犯杀无辜平民的“打手”。

对于“全球监视追踪系统”,笔者专门访问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有关人士,得到了鲜为人知的消息,据透露,当赵跨出国门时即已得到举报,在弄清赵的具体目的主要是要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后,追查国际及时将情况告诉了起诉者,他们一致决定起诉在毕业典礼之后,因为赵的女儿与赵不同,她没有参与迫害法轮功,所以以后赵致真居然用骚扰其女儿的生活请某某科普名流帮助,是又一次在撒谎了,抹黑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原告,哪有原告递了状子后,还有必要去“骚扰”被告的?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五年来受到了难以形容的肉体和精神的摧残与虐待,有一桩法轮功学员报复迫害他们的当事人的事吗?所以赵利用不明真象者,是想无孔不入的要损害法轮功人的形像。

据“追查国际”的有关人士告诉笔者,他们的使命就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所以不要以为起诉那些人是什么“权宜之计”,为了什么“宣传效果”,任何人作了什么都的对自己所作的负责任,这只是第一步,还有第二步,第三步,看着吧,尽管迫害还在继续,但它维持不久了,一定要让一切迫害者在事实面前还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个公道。

有关“全球监视追踪系统”是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权团体和支持法轮功的人士组成的松散网络,目前主要集中在帮助想要通过法律手段起诉迫害者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定位被告的行踪,以便在合适的地点采取法律行动。此外,因为大部份这些诉讼案的被告都不是本国居民,该系统还在法庭送交法律文件时协助提供被告当时的准确地址。这就像战后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自发的追踪纳粹并向国际法庭和以色列政府提供消息一样。

谁给的权力?受害者通过法律向迫害者讨还公道是天赋的权利。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