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射毒针 成都蒙潇被「610」下令谋杀 (图)
 
2004-1-26
 
【人民报消息】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蒙潇在2004年1月8至12日期间,被当地「610」组织、公安局、看守所、医院等单位合谋虐杀。 大陆消息来源说,蒙潇遭关押期间,金堂县看守所几次把她绑入医院,注射大剂量有毒药物,直至死亡。蒙潇死前,成都市「610」办公室和金堂县看守所所长指令:宁可让她死在医院或看守所,也不释放。

* 注射有毒药品
  
据明慧网1月23日报导,2003年11月19日,成都法轮功学员蒙潇在四川金堂县一租住的民房内,被当地警察绑架,610和公安局对她进行严刑逼供, 蒙潇在金堂县看守所一直绝食抗议迫害。

看守所多次将她送到201医院强迫输液并注射有毒药品,所用的全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品,每天打两支安定和一支冬眠灵。每次打针回来,蒙潇都说全身疼痛、头脑昏沉,昏睡2-3天后才有所清醒。但马上又被送去医院,过后又出现上述症状。在这期间蒙潇曾几次出现生命危险。后来通过蒙潇对医生讲真相,医生没有再给她注射有毒药物,她也没有出现身体不舒服状态。
  
后来看守所又把她转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输液,输液后蒙潇又出现2-3天昏迷,醒后出现全身疼痛、呕吐、说话不清。后来经医生诊断,蒙潇生命只能维持两三天。

* 成都市「610」:宁愿让她死也不释放
  
家属请求公安局放人,公安局说:「上面说放才能放,我们说了不算。」

金堂县看守所请示成都市610办公室是否放人,成都市610办公室答覆:「宁愿让她死在医院或看守所,也不释放。」看守所所长蒋增尧叫嚣:「蒙潇要想以绝食的方式出去是决不可能,就让她死都要死在看守所或医院。」

之后每次由多名警察用绳子勒紧捆绑著到医院强迫打针,每次回来都见到蒙潇全身伤痕累累,手、脚都留下了深深的勒痕,血迹斑斑。另有消息说她的肋骨也被打断。
  
1月8日,蒙潇再次被送到第一人民医院,之后再也没有回到看守所。据悉,蒙潇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她布满伤迹的遗体没有通知家属就被马上火化了。

* 四年摧残 历尽魔难
  
消息透露,37岁的蒙潇原是成都钢铁厂职工、工段长,大学学历。于19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11月17日,蒙潇与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生生不息、长存于世」的横幅。之后,她被非法拘留、判刑2年。在北京被无数次毒打、体罚、背铐、电击、抓头发撞墙、捆绑。即使在法庭上,蒙潇也遭到警察拳打脚踢。

2000年4月22日,蒙潇被送到位于简阳养马河的四川省女子监狱。期间,为了争取炼功权力,多次被关禁闭,无数次被毒打、电击、捆绑,冬天穿单衣在室外冻,持续几天几夜被反铐著吊在窗台下……
  
出狱后,蒙潇被成都钢铁厂开除,强制送往郫县唐昌镇去洗脑,被折磨得双脚不能站立,一切由监管人员护理,后来成钢医院照X光,结论是:腰椎以腰3(L3)为中心向后突起、L3椎体楔形变系压缩性骨折、L2、L3左侧小关节紊乱,骨折待排除、L1-2、L2-3椎间隙变窄。后被工厂接回。

* 流离失所讲真像
  
一月有余,蒙潇通过打坐炼功和学法,由监管人员抱著下床解便到自己能爬著下床跪著解便,再到一个多月基本能够站立行走,几近瘫痪的蒙潇又站了起来。2001年9月左右,蒙潇成功走出,开始流离失所的生活。
  
蒙潇在临时租住的房子内,凭著信念和毅力学法炼功,很快能单独行走,约两个月后基本上已经行动自如。即使在身子不太自如的时候,她都忍著巨痛坚持与其他同修一同制作各种真像资料和交流材料。

* 公安40万重金通缉

蒙潇出走后,成都市公安局、成都市「610」、团结村派出所、成都钢铁厂保卫部等到处寻找蒙潇,不惜花40万重金通缉蒙潇。
  
2003年11月19日,蒙潇在金堂县和平街租住的一民房内,再次被成都市防暴大队和金堂县公安局警察绑架。610和公安局对她进行了严刑逼供。蒙潇在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后,就甚么也不说。
  
2004年1月8-12日期间,蒙潇在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蒙潇的父母在西充县,父亲瘫痪在床、母亲已神智不清。

明慧网统计资料显示,四川省被证实迫害致死人数已达59人,重庆市另有26人。
  
2004年1月23日,得知蒙潇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美国首都华盛顿DC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使馆前举行新闻发布会,要求惩办杀害蒙潇的凶手及相关责任人。

与此同时,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猴年大年初一近40名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静坐,悼念最近被迫害致死的另一名重庆学员唐梅君。49岁的唐梅君原是重庆铁路分局铁通公司的话务员,2003年12月10日在发放法轮功真像资料时被非法抓捕,十天后死于茅家山劳教所。

(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