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攬軍權的江澤民日子難過
 
2003-9-25
 
【人民報消息】中共十六大之後,江澤民抓住槍桿子,充當太上皇,表面風光,日子並不好過。他要背上千古罵名,他要遏制胡錦濤坐大,他要防範軍中有人倒戈,他要絞盡腦汁為曾慶紅上臺鋪路;他把自己放在火上猛烤。胡錦濤則以不爭軍權為策略,實行「你幹你的,我幹我的」,好整以暇,等待時機。

九月一日,江澤民跑到長沙參加國防科技大學五十周年校慶活動並發表講話。在講話中江澤民宣布中共解放軍將在這些年裁軍五十萬人的基礎上再裁軍二十萬人。中共《解放軍報》發佈的消息說,「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副主席胡錦濤對校慶表示熱烈祝賀」。但是,引人注意的是胡錦濤並沒有跟隨江澤民出席校慶活動。軍報九月二日配合上述消息發的兩張照片,只是在突出江澤民。一張照片是江澤民八月三十日「親切接見了國防科技大學領導、教職員工、離退休老幹部、學員代表以及駐長沙部隊師以上領導」。一張照片是江澤民站在校慶主席臺上,兩邊站著中央軍委副主席曹剛川、總政治部主任徐才厚、總裝備部部長李繼耐及湖北省委書記俞正聲。這麼重要的場合,江澤民又是聲稱「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決定」再裁軍二十萬人,而黨中央的總書記、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胡錦濤卻不在場,讓江澤民獨領風騷,這是耐人尋味的。

刻意貶胡,江把自己放在火上烤

上述安排,毫無疑問是在突顯江澤民在軍隊中至高無上的地位,是在清晰地表明,胡錦濤在軍隊中的影響力非常有限,即使他身為中共中央總書記,而江澤民在黨內只是一名普通黨員,但在軍隊問題上,是江澤民而不是胡錦濤,是一名普通黨員而不是總書記,代表「中共中央」做出「決定」和宣布這一安排,徹底貶低了胡錦濤,再次大大抬高了江澤民;徹底貶低了中共中央總書記,再次大大抬高了軍委主席,徹底貶低了黨,再次大大抬高了槍。

這樣的政治結果正是江澤民想要的,也是他十六大之後不得不「退居二線」時蓄意安排並企圖延續下去的。江澤民這樣做從一開始就受到黨內外、國內外輿論的強烈批評,認為他貪權戀棧,個人野心極度膨脹,想當太上皇,變相復辟終身制,破壞「黨指揮槍原則」「以槍淩黨」「以槍欺國」,為廢黜胡錦濤做準備等等。然而在權力的巨大誘惑面前,在捍衛個人利益和家族利益面前,這些批評和造成的政治惡果,江澤民一概不在乎,他要我行我素到底。從中央十五大前後鄧小平等元老相繼辭世到十六大召開這些年,江澤民的權勢膨脹已經可以實現他想要的上述安排了。

然而這種安排人為地加劇了黨內高層的權力斗爭和政治斗爭,阻礙了中國實施政治體制改革,為中國的政局發展、改革開放注入了最大的不明朗、不穩定因素;給江澤民個人、家族和江系人馬同樣帶來了極大的困擾和不安全感。這是任何獨裁者不可改變的命運。他們在損害國家、民族、人民利益的同時,也把自己放在了火爐上烤,提心吊膽、備受煎熬,日子很不好過。因為他們倒行逆施、喪盡人心。

於是我們看到,十六大和「兩會」結束後,江澤民在當上「垂槍太上皇」的惡評如潮中開始過上了戰戰兢兢的慘日子。他要硬著頭皮聽元老們對他的痛罵,聽黨內外、國內外與輿論對他的批評,聽平民百姓對他的冷嘲熱諷、挖苦戲弄;他要千方百計地防範胡錦濤權力的鞏固和擴張;他要想盡辦法死保那些不爭氣、到處招災惹禍的馬仔,為他們開托罪責,為他們擦屁股;他還要絞盡腦汁、使盡謀略力扶曾慶紅登上大位、以保自己的身後名和家族利益。

元老罵之,民眾侮之

鄧小平、陳雲、李先念等元老死後,尚有萬里、宋平、薄一波、宋任窮等一批比江澤民革命資歷老很多的元老健在,也有一批江澤民本來應該和他們一起退下來的次級元老,如喬石、李鵬、朱熔基、李瑞環、尉健行等。在這些元老和次級元老眼裡,江澤民不過是因緣際會、一朝得勢的傢伙,論德、論才、論功業,無一樣夠資格成為中共第三代領導核心,更遑論還要效法鄧小平當中共第二個「太上皇」。當年鄧小平當「垂槍太上皇」,雖然許多老革命對此舉頗有微詞,認為「破壞了黨指揮槍的原則」,但對老鄧的功業、才略、資望是不能不服氣的;也有不少人認為這是形勢需要,當時軍隊中各個山頭的老傢伙們還都在,要靠老鄧才能壓住,穩定軍隊。而現在江澤民仿效老鄧當「垂槍太上皇」,其才德功業與老鄧天差地遠,如今形勢也已大變,老軍頭也大多雕零,江之舉動完全是私心自用,權欲薰心,不自量力。這些元老們怎麼能不「惡向膽邊生」、罵聲連天?

江澤民「執政十三年」,儘管中共媒體大吹大擂、歌功頌德,但老百姓心中有數,國內外輿論批評不絕。人們實在看不出江澤民這些年對國家、人民究竟做過哪些實實在在的好事。相反,這些年貪污腐敗更盛,貧富差距更大,社會道德更壞,政經亂象更深,專制主義更惡,官民矛盾更劇。正是在這一片烏煙瘴氣、昏暴腐惡、人民水深火熱之中,江澤民玩弄權術、打擊異己、包庇敗類、結黨營私,在自嗚得意的醜陋表演中,一步步擴充個人權力和家族、集團利益,當上皇帝猶覺末夠,還要當太上皇。對這等袁世凱式的人物及其行為,人民除了憤怒,更多的是蔑視和漠然。十三年來直到如今,民間對他冷嘲熱諷、挖苦戲弄不絕,流傳著數之不盡、層出不窮的笑話、民謠和故事。我們在中國歷史上還找不出有哪一位無道的君王,被老百姓如此奚落、嘲弄和輕蔑。用中國古代先哲老子的標準劃分,江澤民算得上最不堪的君王;「其下侮之」也。

當上太上皇,日夜不安寧

這樣一位不堪與聞、「其下侮之」的君王如今又當上了太上皇,其最心虛膽怯者,莫過於害怕「新皇」胡錦濤「長大成人」,權力鞏固,親裁大政,民望攀升。近一年來,胡錦濤在江澤民及其親信多方掣肘之下,依然在理念的提出和實際的工作中幹得有聲有色,把「執政十三年」的江澤民毫不留情的比了下去。胡錦濤的國內民意、國際形象都遠超江澤民。這種局面給江澤民貪權戀棧、充當太上皇造成越來越大的壓力,更加突顯出他賴在位子上是多麼的荒謬和可厭。

江澤民抓權不放,充當太上皇,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要保住他自己、家族和江系集團的利益。若沒有江澤民抓住槍桿子,他苦心經營的權力班底吉江系集團必將土崩瓦解。而誰都知道,江系集團的不少成員身上不乾淨,經不起反貪反腐。像「上海地產大王」周正毅案,只需稍微掀動,幾位從中央到地方的「上海幫」大員們就坐臥不安了,他們的問題已呼之欲出!要保他們,把這些醜事、臭事捂住,江澤民豈能不「絞盡腦汁」「幕後操作」?然而如此一來,他「老人家」不僅有損身心健康,而且「包庇壞人」之名恐怕更要再次遠播、家喻戶曉了。

當上太上皇、緊抓槍桿子,尚有一大心病日夜折磨江主席,這就是如何把他的頭號親信曾慶紅有朝一日扶上大位,完成廢胡立曾。這是江澤民的「托孤」之舉,千秋大業。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江澤民肯背罵名、要當太上皇的根本原因所在。這件事做不成,老江恐怕死不暝目!然而,胡錦濤並非等閑,聲望蒸蒸日上;曾慶紅名聲不佳,樹敵頗多,要實現廢立談何容易,風險之高,難以估計。這使江澤民當上太上皇以來寢食不安,憂心重重。

由此可知,太上皇是至高無上的權力,也是碩大無朋的包袱,對江澤民而言還是身負罵名、不得安寧的源頭。對江澤民這樣的政治人物來說,充當太上皇在歷史評定方面只有負面影響,沒有任何正面意義。在私在公這都是一件非常糟糕、很不光彩、後患無窮的事情,江澤民若稍有公心或稍有智慧都不應做這樣的事情。可惜他利令智昏、私欲膨脹、自以為得計如袁世凱,終於不可救藥。

為抓住軍權絞盡腦汁

江澤民充當太上皇的最大本錢是掌握軍權,繼續擔任中央軍委主席;是中共「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集權體制賦予了江澤民這樣的權力,並非他個人有什麼了不起的神通、本事和威望。在這樣的體制下小丑可以成為「英雄」;侏儒可以成為大力士;白癡可以是「天縱英明」;政治上的小混混可以威重天下、權傾四海,儼然成為舉足踏日月,翻手揮星球」的大人物。在太上皇個人「喜劇」和鬧劇的背後是整個國家、民族的大悲劇。

對此,太上皇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近一年來,江澤民以一個普通黨員之身,揮舞著軍委主席的槍桿子招搖過市,張牙舞爪,對「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對黨的總書記、國家元首、人大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國務院總理髮號施令、指手劃腳。他還要大模大樣的出來見外賓,談外交,把國體、政體的臉面全丟光!

對於軍權,江澤民要抓得緊而又緊,對胡錦濤要嚴加防範。胡錦濤貴為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有名有份介入軍隊工作,這是江澤民感到威脅所在。要化解威脅,江澤民的招數無非有三:一是在中央軍委和各總部、軍兵種高層的職業軍人中遍布只聽命於自己的親信.;二是虛化軍委第一副主席的重要性,軍隊中的事務只要軍委主席和其他幾個職業軍人的副主席、委員一經研究便可決定,第一副主席只是可有可無的擺設;三是想辦法讓自己的接班人曾慶紅進入中央軍委工作,出任副主席或兼任軍委秘書長,這一步只要一完成,江澤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將軍權逐漸「過」給曾慶紅,胡錦濤的軍委第一副主席就算徹底被廢了。

目前中央軍委的職業軍人成員和各總部、各軍兵種的領導人都是江澤民出任中央軍委主席時提拔的,這是他不再擔任黨的總書記、退居二線、只當軍委主席便可以「槍指揮黨」的根本原因。

現在他要防範的是這些親信會不會「投靠胡爺,改換門庭」。在人類所有的所謂「忠誠」行為中,「政治上的忠誠」是最靠不住的,最易變的,因為玩政治就是在玩利益交換。江澤民現在學足了袁世凱,把解放軍變成了「江家軍」;但是當袁世凱倒行逆施、頹象畢露時,最先背叛他、反戈一擊的就是他一手提拔的親信;所謂「起病六君子,奪命二陳湯」是也。

曾慶紅如何介入軍隊工作

江澤民還要特別防範的是胡錦濤以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的身份究竟如何介入軍隊的工作。由於胡錦濤不是職業軍人出身,從末做過軍隊工作,那些軍委成員、高級將領沒有一個是他栽培提拔,因此胡錦濤若具體介入軍隊工作、特鶚僑聳鹿ぷ骺蠢春苣眩峙輪荒茉誥崾保ㄈ綣雇ㄖ幕埃┒砸恍┪侍狻柑敢壞悴懷墑斕母鋈絲捶ā埂R虼撕跆握飧鼉諞桓敝饗嗆莧菀妝恍榛虺晌諫璧摹?p>十六大之後,一直有傳言,江澤民擬讓曾慶紅「過問軍隊工作」,做為中央書記處的常務書記,曾慶紅當然可以非常方便、名正言順的通過同是中央書記處書記的軍委委員總政部主任徐才厚「過問軍隊工作」。事實上,由於曾慶紅的家庭背景、給老軍頭余秋裡當過秘書,在扳倒楊尚昆、楊白冰兄弟、幫助江澤民接掌軍權的斗爭中起過重要作用,曾慶紅早就在暗中插手軍隊事物。大陸「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一本書中甚至透露,過去幾年,一些軍官被授「上將」軍銜還是曾慶紅向江澤民做了工作的。更值得注意的是,曾慶紅目前已是國家副主席,當年胡錦濤就是在這個位子上成為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如今,江澤民若想引曾入軍,也當個軍委副主席,可謂有例可循。

胡錦濤的「不爭」策略

江澤民死保軍權、防範胡錦濤之心,胡錦濤當然看的很清楚。他知道以目前的形勢和自己的實力,在軍權問題上不能和老江硬碰,只能敷衍和順著他來。胡錦濤明白當務之要,是幹好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工作,以此鞏固權力,提高聲望。無論如何,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才是黨國體制中的「大位」,是頭號人物。在這個「大位」上幹好工作,樹起威信,獲得擁戴,槍桿子要廢他,一是絕不容易,二是有謀逆篡位之嫌,作亂者必不敢輕舉妄動。對此胡錦濤也很明白。他現在對待江澤民的策略是,你幹你的,我幹我的,你要抓軍權,出風頭,在宣傳上壓住我,悉聽尊便。但是我的總書記工作、國家元首職責,你和曾慶紅誰也替不了。今次江澤民跑到長沙宣布裁軍以顯示他軍權獨掌;胡錦濤就跑到江西視察工作,展現其「深入實際,關心民眾」的親民作風。兩相比較,在政治宣傳和爭取民心上,江澤民其實又輸一籌!

(轉自2003年9月動向雜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