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黃粱再現──江澤民要當「太上皇」(圖)
 
作者:杜導斌
 
2003-2-5
 
【人民報消息】

一枕黃粱再現
據2002年12月26日《人民報》(www.renminbao.com)上《張愛萍等老將軍怒逼江澤民交出軍權》(作者林淩)一文中的資訊,張愛萍,洪學智等退休老將軍開始反逼宮。正所謂「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江澤民依靠張萬年等奴顏愚忠輩搶奪軍權,孰不料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個黃雀不僅是幾個將軍,還有時局和民意。

事件的發生有點出乎意料,卻又實屬情理之中。老將軍們可不是衝著投靠哪個主子而參加「革命」的。他們是衝著一個制度、一個「主義」、一個「真理」,當年方才把腦袋拴在褲帶上。在此且不論那「制度」、「主義」、「真理」的優劣,僅義利之別,其在軍界的威望便當高出張萬年等「護爐子」輩千百倍。他們人雖退了下來,審時度勢的政治嗅覺卻不可能同時退休。一旦寄居林泉,無關乎一己榮辱沉浮,再回過頭去反觀廟堂,往往比當局而迷者看得更加透徹。此時講出的話,自然比當局者更切合國情。

江澤民竭力賣弄琴棋書唱等「七竅已通六竅」的「博學多才」的戲子作派,已自我暴露出其觀念是何等迂腐陳舊。普京可以柔道敗於日本小妞,可以於北大講壇上坦言自己「不懂」,以其誠實幹練贏得全俄90%左右的高支援率(當然根本還在於其民選總統的合法身份)。江澤民愈是要借助非政治手段證明自己,則愈是反證出其政治上的低能和缺乏自信,也愈是增進國人的反感。噓聲四起卻還在那裏傻呵呵的自娛自樂自吹自擂,何其不識趣之甚也!

江澤民以為靠幾個歪瓜劣棗的幫襯,便可園名退實不退之美夢,便可做完第三代黑心後躡鄧小平後塵再過過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二代「太上皇」的癮,玩13億國民及胡錦濤一干人等於股掌間,恐怕是多吃偉哥觀錯了天相。江澤民有當「太上皇」的本錢麼?


無皇位而享君權唯鄧小平一人
歷史上當「太上皇」而出名的大抵不外4人:趙武靈王,唐明皇,清乾隆,鄧小平。前三人當「太上皇(王)」,均係帝制法統承認其名正言順,但也得實權與尊位同退(趙武靈王無權以至餓斃)。無皇位而享君權的只鄧小平一人,可謂五千年文明史上的毒一份,已成絕響,不可複製。鄧小平之所以能夠如此,完全是特殊時勢下的諸多特殊條件造成的:

一、毛、劉、周、朱死後,餘下諸子多將才而乏帥才,鄧有「劉鄧大軍」的軍功背景,有總書記的厚實資歷,有代周恩來主政的政府工作經驗,矮子中選長子,黨政軍三棲寡頭中僅鄧一人出眾些。同時,毛澤東指定(為什麼不是國民選舉?)的接班人華國鋒太弱,在北京軍功階層中勢力太小,給了鄧小平鹹魚翻身的千載難逢的機會。

二、鄧小平善於因應時勢。給「文革」中的老幹部平反,為他贏得了大量權力精英的擁戴;揭批「四人幫」及「兩個凡是」,否定後期毛澤東以「以階級斗爭為綱」等理論建樹,使閉目塞聽的大陸以為鄧小平理論是務實的唯一選擇;農村聯產承包制更是應和了10億農民的需求,使得被集體主義束縛的農村潛力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放。這些都是當時盤面價值最大的「好棋」,華國鋒錯過時機該走未走,空讓鄧小平撿了便宜。某種意義上講,鄧小平的「威望」是毛澤東、「四人幫」、華國鋒等用自己的罪惡或失誤玉成的。

三、胡耀邦、趙紫陽、前8年的江澤民均係鄧小平提拔,在「公爵滿街走」「侯門深似海」的北京基礎薄弱,在槍桿子裡出來的政權中未掌軍權,或雖想掌軍而在軍隊裡缺乏人脈和積威,在黨內斗爭經驗及戰略眼光等諸般素質上也遠遜於鄧。

四、六.四烈士的鮮血染紅了鄧小平的頂帶,使鄧獲得既得利益階層的高度擁戴。隨著蘇東劇變,在全國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當權派們的眼中,鄧小平的這份「功勞」顯得尤其難能可貴。

鄧小平有「鄧小平理論」,江澤民湊合了個「三個代表」,這是玩虛的,好歹問題都不會很大。鄧小平當過「太上皇」,猴子學人樣的江澤民便想依樣畫葫蘆的也盡享「太上皇」的榮華富貴,卻實在是打錯了算盤。試問今天的全黨還有沒有那麼多人迷信共產主義理想?沒有!試問今天的江澤民有沒有當年鄧小平在黨內政界軍界盤根錯節的雄厚勢力和影響力?沒有!試問今天的北京軍侯及各軍區軍閥們有沒有像當年支援鄧小平那般鐵板一塊的支援江澤民?也沒有!今天感念「13年輝煌成就」的除了御用媒體,大概就只有江澤民在深宮內的白日夢!今天的農民已經從50餘年慘遭剝奪的噩夢中逐漸甦醒,不再盲從黨的號召,正在一點點往回爭取自己的權利!今天的工人也不再盲從於政治動員,失業、低工資和人下人的糟糕處境不可能培育出對江澤民的忠誠!今天的知識界,特別是社會精英已徹底看清「社會主義」的虛枉,認清只有自由民主才是中國的前途所系!今天的共產黨已日益接近油盡燈枯!今天北京的寶座下已是一堆乾柴!如此危機四伏的時勢,江澤民還在一味貪戀一己之權勢,弄不好當代「太上皇第二」會滑向「齊奧塞斯庫第二」,那可就真是好玩透頂了!由此觀之,張愛萍等的「兵諫」,實在是服務於共產黨繼續掌權的大局。如果江澤民稍稍明智一點,就該趁早全退,尚可保全體面。

軍權是公器,豈容權力寡頭們私相授受?日益覺醒的國人豈容國柄為槍桿子所要挾?如今人們都知道,6年前的「太上皇」體制是一種反憲法、反法治、反文明、反人權、反民主的畸形怪獸,是數千年皇朝的遺腹子。專制本是毒瘤,「太上皇」則是毒瘤擴散出的毒瘤。華盛頓,曼德拉為地球村裡的政治家們作出了榜樣。他們的形象遠較鄧小平光輝偉大。他們的事跡,而非鄧小平的事跡方足為後世子孫效法。江澤民為什麼不向他們學習?東施效顰學鄧小平,徒勞戀棧,只會空遺天下後世唾罵。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