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揽军权的江泽民日子难过
 
2003-9-25
 
【人民报消息】中共十六大之后,江泽民抓住枪杆子,充当太上皇,表面风光,日子并不好过。他要背上千古骂名,他要遏制胡锦涛坐大,他要防范军中有人倒戈,他要绞尽脑汁为曾庆红上台铺路;他把自己放在火上猛烤。胡锦涛则以不争军权为策略,实行「你干你的,我干我的」,好整以暇,等待时机。

九月一日,江泽民跑到长沙参加国防科技大学五十周年校庆活动并发表讲话。在讲话中江泽民宣布中共解放军将在这些年裁军五十万人的基础上再裁军二十万人。中共《解放军报》发布的消息说,「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副主席胡锦涛对校庆表示热烈祝贺」。但是,引人注意的是胡锦涛并没有跟随江泽民出席校庆活动。军报九月二日配合上述消息发的两张照片,只是在突出江泽民。一张照片是江泽民八月三十日「亲切接见了国防科技大学领导、教职员工、离退休老干部、学员代表以及驻长沙部队师以上领导」。一张照片是江泽民站在校庆主席台上,两边站著中央军委副主席曹刚川、总政治部主任徐才厚、总装备部部长李继耐及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这么重要的场合,江泽民又是声称「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再裁军二十万人,而党中央的总书记、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胡锦涛却不在场,让江泽民独领风骚,这是耐人寻味的。

刻意贬胡,江把自己放在火上烤

上述安排,毫无疑问是在突显江泽民在军队中至高无上的地位,是在清晰地表明,胡锦涛在军队中的影响力非常有限,即使他身为中共中央总书记,而江泽民在党内只是一名普通党员,但在军队问题上,是江泽民而不是胡锦涛,是一名普通党员而不是总书记,代表「中共中央」做出「决定」和宣布这一安排,彻底贬低了胡锦涛,再次大大抬高了江泽民;彻底贬低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再次大大抬高了军委主席,彻底贬低了党,再次大大抬高了枪。

这样的政治结果正是江泽民想要的,也是他十六大之后不得不「退居二线」时蓄意安排并企图延续下去的。江泽民这样做从一开始就受到党内外、国内外舆论的强烈批评,认为他贪权恋栈,个人野心极度膨胀,想当太上皇,变相复辟终身制,破坏「党指挥枪原则」「以枪凌党」「以枪欺国」,为废黜胡锦涛做准备等等。然而在权力的巨大诱惑面前,在捍卫个人利益和家族利益面前,这些批评和造成的政治恶果,江泽民一概不在乎,他要我行我素到底。从中央十五大前后邓小平等元老相继辞世到十六大召开这些年,江泽民的权势膨胀已经可以实现他想要的上述安排了。

然而这种安排人为地加剧了党内高层的权力斗争和政治斗争,阻碍了中国实施政治体制改革,为中国的政局发展、改革开放注入了最大的不明朗、不稳定因素;给江泽民个人、家族和江系人马同样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和不安全感。这是任何独裁者不可改变的命运。他们在损害国家、民族、人民利益的同时,也把自己放在了火炉上烤,提心吊胆、备受煎熬,日子很不好过。因为他们倒行逆施、丧尽人心。

于是我们看到,十六大和「两会」结束后,江泽民在当上「垂枪太上皇」的恶评如潮中开始过上了战战兢兢的惨日子。他要硬著头皮听元老们对他的痛骂,听党内外、国内外与舆论对他的批评,听平民百姓对他的冷嘲热讽、挖苦戏弄;他要千方百计地防范胡锦涛权力的巩固和扩张;他要想尽办法死保那些不争气、到处招灾惹祸的马仔,为他们开托罪责,为他们擦屁股;他还要绞尽脑汁、使尽谋略力扶曾庆红登上大位、以保自己的身后名和家族利益。

元老骂之,民众侮之

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等元老死后,尚有万里、宋平、薄一波、宋任穷等一批比江泽民革命资历老很多的元老健在,也有一批江泽民本来应该和他们一起退下来的次级元老,如乔石、李鹏、朱熔基、李瑞环、尉健行等。在这些元老和次级元老眼里,江泽民不过是因缘际会、一朝得势的家伙,论德、论才、论功业,无一样够资格成为中共第三代领导核心,更遑论还要效法邓小平当中共第二个「太上皇」。当年邓小平当「垂枪太上皇」,虽然许多老革命对此举颇有微词,认为「破坏了党指挥枪的原则」,但对老邓的功业、才略、资望是不能不服气的;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是形势需要,当时军队中各个山头的老家伙们还都在,要靠老邓才能压住,稳定军队。而现在江泽民仿效老邓当「垂枪太上皇」,其才德功业与老邓天差地远,如今形势也已大变,老军头也大多凋零,江之举动完全是私心自用,权欲薰心,不自量力。这些元老们怎么能不「恶向胆边生」、骂声连天?

江泽民「执政十三年」,尽管中共媒体大吹大擂、歌功颂德,但老百姓心中有数,国内外舆论批评不绝。人们实在看不出江泽民这些年对国家、人民究竟做过哪些实实在在的好事。相反,这些年贪污腐败更盛,贫富差距更大,社会道德更坏,政经乱象更深,专制主义更恶,官民矛盾更剧。正是在这一片乌烟瘴气、昏暴腐恶、人民水深火热之中,江泽民玩弄权术、打击异己、包庇败类、结党营私,在自呜得意的丑陋表演中,一步步扩充个人权力和家族、集团利益,当上皇帝犹觉末够,还要当太上皇。对这等袁世凯式的人物及其行为,人民除了愤怒,更多的是蔑视和漠然。十三年来直到如今,民间对他冷嘲热讽、挖苦戏弄不绝,流传著数之不尽、层出不穷的笑话、民谣和故事。我们在中国历史上还找不出有哪一位无道的君王,被老百姓如此奚落、嘲弄和轻蔑。用中国古代先哲老子的标准划分,江泽民算得上最不堪的君王;「其下侮之」也。

当上太上皇,日夜不安宁

这样一位不堪与闻、「其下侮之」的君王如今又当上了太上皇,其最心虚胆怯者,莫过于害怕「新皇」胡锦涛「长大成人」,权力巩固,亲裁大政,民望攀升。近一年来,胡锦涛在江泽民及其亲信多方掣肘之下,依然在理念的提出和实际的工作中干得有声有色,把「执政十三年」的江泽民毫不留情的比了下去。胡锦涛的国内民意、国际形象都远超江泽民。这种局面给江泽民贪权恋栈、充当太上皇造成越来越大的压力,更加突显出他赖在位子上是多么的荒谬和可厌。

江泽民抓权不放,充当太上皇,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保住他自己、家族和江系集团的利益。若没有江泽民抓住枪杆子,他苦心经营的权力班底吉江系集团必将土崩瓦解。而谁都知道,江系集团的不少成员身上不乾净,经不起反贪反腐。像「上海地产大王」周正毅案,只需稍微掀动,几位从中央到地方的「上海帮」大员们就坐卧不安了,他们的问题已呼之欲出!要保他们,把这些丑事、臭事捂住,江泽民岂能不「绞尽脑汁」「幕后操作」?然而如此一来,他「老人家」不仅有损身心健康,而且「包庇坏人」之名恐怕更要再次远播、家喻户晓了。

当上太上皇、紧抓枪杆子,尚有一大心病日夜折磨江主席,这就是如何把他的头号亲信曾庆红有朝一日扶上大位,完成废胡立曾。这是江泽民的「托孤」之举,千秋大业。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江泽民肯背骂名、要当太上皇的根本原因所在。这件事做不成,老江恐怕死不暝目!然而,胡锦涛并非等闲,声望蒸蒸日上;曾庆红名声不佳,树敌颇多,要实现废立谈何容易,风险之高,难以估计。这使江泽民当上太上皇以来寝食不安,忧心重重。

由此可知,太上皇是至高无上的权力,也是硕大无朋的包袱,对江泽民而言还是身负骂名、不得安宁的源头。对江泽民这样的政治人物来说,充当太上皇在历史评定方面只有负面影响,没有任何正面意义。在私在公这都是一件非常糟糕、很不光彩、后患无穷的事情,江泽民若稍有公心或稍有智慧都不应做这样的事情。可惜他利令智昏、私欲膨胀、自以为得计如袁世凯,终于不可救药。

为抓住军权绞尽脑汁

江泽民充当太上皇的最大本钱是掌握军权,继续担任中央军委主席;是中共「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集权体制赋予了江泽民这样的权力,并非他个人有什么了不起的神通、本事和威望。在这样的体制下小丑可以成为「英雄」;侏儒可以成为大力士;白痴可以是「天纵英明」;政治上的小混混可以威重天下、权倾四海,俨然成为举足踏日月,翻手挥星球」的大人物。在太上皇个人「喜剧」和闹剧的背后是整个国家、民族的大悲剧。

对此,太上皇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近一年来,江泽民以一个普通党员之身,挥舞著军委主席的枪杆子招摇过市,张牙舞爪,对「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对党的总书记、国家元首、人大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国务院总理发号施令、指手划脚。他还要大模大样的出来见外宾,谈外交,把国体、政体的脸面全丢光!

对于军权,江泽民要抓得紧而又紧,对胡锦涛要严加防范。胡锦涛贵为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有名有份介入军队工作,这是江泽民感到威胁所在。要化解威胁,江泽民的招数无非有三:一是在中央军委和各总部、军兵种高层的职业军人中遍布只听命于自己的亲信.;二是虚化军委第一副主席的重要性,军队中的事务只要军委主席和其他几个职业军人的副主席、委员一经研究便可决定,第一副主席只是可有可无的摆设;三是想办法让自己的接班人曾庆红进入中央军委工作,出任副主席或兼任军委秘书长,这一步只要一完成,江泽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军权逐渐「过」给曾庆红,胡锦涛的军委第一副主席就算彻底被废了。

目前中央军委的职业军人成员和各总部、各军兵种的领导人都是江泽民出任中央军委主席时提拔的,这是他不再担任党的总书记、退居二线、只当军委主席便可以「枪指挥党」的根本原因。

现在他要防范的是这些亲信会不会「投靠胡爷,改换门庭」。在人类所有的所谓「忠诚」行为中,「政治上的忠诚」是最靠不住的,最易变的,因为玩政治就是在玩利益交换。江泽民现在学足了袁世凯,把解放军变成了「江家军」;但是当袁世凯倒行逆施、颓象毕露时,最先背叛他、反戈一击的就是他一手提拔的亲信;所谓「起病六君子,夺命二陈汤」是也。

曾庆红如何介入军队工作

江泽民还要特别防范的是胡锦涛以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的身份究竟如何介入军队的工作。由于胡锦涛不是职业军人出身,从末做过军队工作,那些军委成员、高级将领没有一个是他栽培提拔,因此胡锦涛若具体介入军队工作、特鹗侨耸鹿ぷ骺蠢春苣眩峙轮荒茉诰崾保ㄈ绻雇ㄖ幕埃┒砸恍┪侍狻柑敢坏悴怀墒斓母鋈丝捶ā埂R虼撕跆握飧鼍谝桓敝飨呛苋菀妆恍榛虺晌谏璧摹?p>十六大之后,一直有传言,江泽民拟让曾庆红「过问军队工作」,做为中央书记处的常务书记,曾庆红当然可以非常方便、名正言顺的通过同是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军委委员总政部主任徐才厚「过问军队工作」。事实上,由于曾庆红的家庭背景、给老军头余秋里当过秘书,在扳倒杨尚昆、杨白冰兄弟、帮助江泽民接掌军权的斗争中起过重要作用,曾庆红早就在暗中插手军队事物。大陆「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一本书中甚至透露,过去几年,一些军官被授「上将」军衔还是曾庆红向江泽民做了工作的。更值得注意的是,曾庆红目前已是国家副主席,当年胡锦涛就是在这个位子上成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如今,江泽民若想引曾入军,也当个军委副主席,可谓有例可循。

胡锦涛的「不争」策略

江泽民死保军权、防范胡锦涛之心,胡锦涛当然看的很清楚。他知道以目前的形势和自己的实力,在军权问题上不能和老江硬碰,只能敷衍和顺著他来。胡锦涛明白当务之要,是干好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工作,以此巩固权力,提高声望。无论如何,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才是党国体制中的「大位」,是头号人物。在这个「大位」上干好工作,树起威信,获得拥戴,枪杆子要废他,一是绝不容易,二是有谋逆篡位之嫌,作乱者必不敢轻举妄动。对此胡锦涛也很明白。他现在对待江泽民的策略是,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你要抓军权,出风头,在宣传上压住我,悉听尊便。但是我的总书记工作、国家元首职责,你和曾庆红谁也替不了。今次江泽民跑到长沙宣布裁军以显示他军权独掌;胡锦涛就跑到江西视察工作,展现其「深入实际,关心民众」的亲民作风。两相比较,在政治宣传和争取民心上,江泽民其实又输一筹!

(转自2003年9月动向杂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