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庆越喊不要一棍子打死我,江泽民打得越凶(多图)
 
姜青
 
2003-8-23
 

只给刘晓庆留一条命!
【人民报消息】中国内地媒体8月20日披露,刘晓庆在被拘前曾给北京市地税局写过一封信,称自己对公司的财务帐务没有看过一次,并称愿意承担相应责任。

香港商报消息,《21世纪经济报道》称,这封信写于刘晓庆被拘留前的2002年6月3日。“在这封信中,刘晓庆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并就自己和公司的纳税情况第一次进行了详细说明。”一位知情官员说。

据这位官员透露,刘晓庆写的信的开头大致如下:当接到税务处理决定书时,我深感震惊。公司在税务上存在严重问题,我也非常悔恨。尤其是通过与税务部门接触、聆听税务人员讲解税法,更加认识到了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公司经营上的严重失职。平时我主管艺术和大方向,财务上都由别人管。在公司运作上我只知道公司不亏本就行了。我知道公司每年上缴的国家税收近百万,占朝阳区3万家私人企业纳税的1%,是朝阳区纳税重点户。我听到这样的汇报心里还十分自豪。既然是公司老板就应该负起责任来,但我没有看过财务帐务,哪怕是一次!

随后,刘晓庆表示公司在税务方面出现这么大问题,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必须承担相应责任。她说自己通过信函通知律师向税务机关表达了愿意以个人的财产为公司提供担保的想法,并且已通知将公司帐上的196万元由她申请作为税款交纳国库。这也就是第一笔补缴的税款。

但是刘晓庆的良好表现和配合没有任何效果,她的处境反而越来越坏。

刘晓庆越喊不要一棍子打死我,江泽民打得越凶

大家肯定还记得,新华社宣布“查实”偷逃税金额196万元五天以后,刘晓庆的偷逃税金额由196万元猛增至1458.3万。因为江泽民不甘心,认为偷逃税196万元太便宜刘晓庆了。

大家还记得,刘晓庆被抓起来后,新华网12月22日在《刘晓庆待拍房产估价555万 无法完全偿还偷逃税款》的文章中有一段令人寻味的话:虽然相关评估部门对刘晓庆19套房产的评估总价在555万,但是北京市拍卖行在和委托部门协商后,在实际拍卖中定出的起拍价十分之低。谢先生拿出即将发布的拍卖公告草样告诉记者:“刘晓庆在北京市安慧北里秀园小区的几套住宅平均起拍价只有2000多元,这个价格还不到正规途径价格的三分之一。”


江越拉皮越年轻
19栋房产被当破烂给卖了,南京的一个别墅也被推倒了,只有一栋房产因为价钱缘故没有售出。而这一切都是在刘晓庆案刚刚开始调查的时候就发生了。从法律角度来讲这是违法的。谁有这么大胆子敢这么做呢?是谁要把刘晓庆置于死地呢?

新闻报导中有一段值得关注的话:「虽然北京市拍卖行是在前天才收到相关税务部门的正式授权委托书,但是对于委托拍卖的房产考察工作却已经开展了很长一段时间。」这已经说明问题了──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打击报复案。

据《江南时报》2002年报道,刘晓庆的妹夫靖军说:“我只知道其实刘晓庆公司的账在1993年就开始被查了,现在又有人在中间作梗,很多东西对刘晓庆不利。其实刘晓庆只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公司具体的事情她是不管的。”

既然从1993年就开始搜集刘晓庆的材料,为什么查帐的结果是从1996年开始有问题的?既然1993年的帐没有问题,为什么从1993年就开始查呢?动用了这么多税务专家都查不出差错,可见刘晓庆的问题没有出在税务上。而为什么公司进去几个税务人员之后,从1996年开始公司帐目就出了问题呢?刘晓庆公司的主管不可能越是被查,越是往枪口上撞。那么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检举刘晓庆的人就是被派进来做手脚的人?

刘晓庆在1993年说,她发现,自己在出行时,遭到了陌生人的跟踪,最多时有三辆车同时跟踪,最近的时候和她的车距离只有五米。而且每天都在换人。有一次一个跟踪她的人还在和刘晓庆对话时问道:“你可真够拧的,到底得罪什么人了?”

被捕前,关于众人关注的海外经营收入涉嫌偷税问题,刘晓庆在信中表示,她正在和开设海外帐号的银行联系,请它们开出对帐单,配合有关部门检查。她正面解释了这个帐户的设立和用途:该海外帐户是以她个人名义开设的(刘本人为法国永久居民),因为公司有海外业务但没有资格在海外开设帐户,而该帐户也就一直由公司管理和运行。该帐户主要用于海外发行、支出海外报酬、香港办事处等。

“许多时候是由财务打印好一份询问单,给刘晓庆签字后发至海外银行。”一位曾经在北京晓庆公司工作过的员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说,“刘晓庆不懂税法,更别说是海外税法了。”

刘晓庆还在信中表述了自己的态度:一、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二、相信执法者的水平;三、相信自己能正确对待和处理好自己的问题。

对公司偷漏税的行为,刘表示无话可说。“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将税款补上,任缴任罚,而且我本人也做好了认罪伏法的准备。恳请有关部门在处理上不要一棍子打死,考虑我们公司成立7年以来脚踏实地地经营,没有做过非法买卖的事实。”

“我一生中再没有比这次教训更深刻的了,我意识到我是一个好艺术家,但不是一个好的经营者。”刘在信中说。其实不是她的经营有问题,是她曾经拿鼠肚鸡肠的江泽民当猴儿耍。


2002年4月21日江会见伊朗宗教领袖哈梅内伊
时,嘴巴的关闭功能失控。
艺术家,尤其是表演艺术家需要保持形象,年近半百的女表演艺术家更需要保持形象。 但江泽民恰恰不让她如愿以偿,要让她肉松皮弛。而江泽民自己不间断地拉皮植毛化妆,他还居然对英国首相布莱尔说,人家都说他显得很年轻,他可没透露自己脸上的皮割下去了多少寸宽,刚做完手术时,脸皮紧得连嘴都闭不上。

快八十的军委主席整治一个四十多岁的手无寸铁的女人,老军头都说替他臊得慌,江泽民也就这么大点儿本事──整女人和给女人的丈夫戴绿帽子。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