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近推出「皇帝套房」 (多圖)
 
2003-8-18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今天刊登了余傑的文章《「皇帝套房」的誕生》。文章道,大名鼎鼎的北京飯店近日推出了所謂的「皇帝套房」,以每天九千美元的「天價」吸引「頂級」客人的入住。

文章引述了《北京青年報》記者對「皇帝套房」陳設的描述:一進大門宛如進入皇宮,大廳懸掛著水晶吊燈,兩側擺著幾十件陶瓷、玉和瑪瑙製成的花瓶和藝術品,每件都價值連城。套間內最引人注目的是楠木做成的門、窗和家具上的鏤空雕飾,尤其是臥室和書房間的一個落地木隔斷,雕飾著流雲、蝙蝠等繁縟、古典的花紋,模仿的是故宮葆中殿中的風格,顯示出超凡的皇家氣勢。而書房的書櫃上,擺著仿古的唐詩和四書五經,並配以精美的木匣子。連「皇帝」的大床也是仿照故宮樣式的四柱架子床,睡衣則是明皇色緞制的──跟「黃袍」相比,唯一的不同就是上面沒有繡龍,而繡上各種花卉。在會議室和休息室的牆上,堂皇地掛著若干金龍形的雕塑。

文章說,北京飯店的有關負責人表示,該「皇帝套房」入住的對象是國外皇室成員和大企業的老板,「與總統套房不同,對於入住這裏的客人來說,很多人家中就是總統套房,他們可能更喜歡東方色彩的皇帝套房的感覺。」該負責人還強調,「皇帝套房」除了裝修上的特點之外,還有最大的一個賣點,即由於套房選址定在東樓西側,從主臥的窗口看出去,是長安街和故宮,因此可以「住在『皇宮』看皇宮」。

文章認為,純粹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待,北京飯店推出「皇帝套房」的舉措無可厚非。相信他們絕非輕率地作出決定,而是在經過精密的市場調查和研究之後,才不惜耗費巨資專門裝修完成這樣的一個套房。有市場才會有需求,這是永恒的真理。北京飯店的市場營銷人員對中國那些高居金字塔頂端的人物們的心理有充分的把握。但文章隨即強調,我在佩服他們的聰明的同時,卻又感到背後問題的嚴重性。

文章指出,首先,那些真正通過自己的智慧和勞動成為超級富豪的中外民營企業家們,是不會有興趣和捨得花錢入住「皇帝套房」的。日本經營之聖松下幸之助和香港首富李嘉誠,日常生活都十分樸素,一般都在公司跟職員們一起吃快餐。並不是他們有意彰顯自己的「平民化」或者「作秀」,而是他們認為:人的價值不在於顯示排場、顯示自己比別人生活得更加奢侈。相反,人的價值在於運用自己擁有的財富,去創造更大的社會價值。網易總裁、年輕的丁磊,跟同事一起合租一套普通公寓,經常乘坐地鐵上班。他身價最高的時候是十多億美元,足夠天天入住「皇帝套房」,但他絕對不會選擇這樣的享受。福布斯雜誌剛剛公布的中國大陸首富、希望集團總裁劉永行,日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談到他的財富觀,他說為了方便,通常買幾百塊錢一打的襯衣。因此,他也不會入住「皇帝套房」的。

文章還指出,真正的資本家崇尚的是勤儉。德國大思想家馬克斯韋伯在他偉大的著作《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中,精闢地分析了資本主義在歐洲和北美的興起的原因。他認為,新教所提倡的禁欲的、簡樸的生活和勤勉的、持之以恒的勞動,對資本主義的擴張發揮了「巨大無比的杠桿的作用」。這種精神深刻地鍥入到現代商業文化之中,無論是否是新教信徒,都沉浸於其中。因此,上面提到的松下幸之助、李嘉誠、丁磊、劉永行等人,他們的成功都有賴於「簡樸的生活方式與巨大的財富的結合,導致了資本的迅速積累」。不難推測,一旦他們迷戀上「皇帝套房」之類的享樂,他們覆滅的日子也就來臨了。

因此文章結論性指出,那麼,入住「皇帝套房」的只會是那些花「別人」(也就是納稅人)的錢不心疼的人。是大筆一揮金錢滾滾來的前江西省副省長胡長青、是到澳門豪賭一擲千金的前瀋陽市副市長馬向東、是靠走私獲得數百億財富的廈門遠華案主角賴昌星、是一手遮天斂財數千萬的前雲南省省長李嘉廷……

如果允許補充的話,那更有「上海首富」周正毅、上海幫劉金寶、江澤民大公子江綿恒之流。

文章強調道,只有他們對「皇帝套房」一定會有濃厚的興趣,他們不會在意昂貴的價格,因為他們的財富本來就是「不義之財」。不信,如果將來有鍥而不捨的記者想辦法打聽到入住「皇帝套房」的客人的名單,其結果一定與我的猜想相差無幾。


上海群醜圖──江澤民大公子江綿恒(右圖)、周正毅、劉金寶、沙麟、陳良宇、黃菊。
(請點擊放大圖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