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妾所生的保安局长叶刘淑仪有红色背景(多图)
 
2003年7月4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综合外电报道,上周三(6月25日),香港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在立法会内以一副蔑视态度,拒绝回应议员涂谨申对廿三条的提问,引来众怒。廿五位市民向广播事务管理局投诉她「样衰」、「教坏细路」,更斥她「似足江青」。其实,早在三月间,叶刘淑仪曾穿一身火辣红衣,为《茶杯》拍封面照,题为「Reginain Red」即招来诸多猜想。殊不知,叶刘淑仪和中共确有段极深的渊源。

刘父慷慨解囊支援《华商报》

据壹周刊7月3日最新一期报道,叶刘淑仪的父亲刘福成为新加坡华侨,乃当时有裕行的老板、有名的纸商。早在三十年代末,有裕行已有一千万资产,刘福成是主要股东之一。刘在四十年代达到事业上的顶峰,除了元配李氏外,又娶了女明星华彩凤为妾,生了叶刘淑仪和弟弟德麟。


廖承志
据悉,当时华比银行经理邓文钊为刘好友。邓文钊本人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经济系,深受太太何捷书的姑姐何香凝的薰陶,对中国共产党忠心耿耿,与何香凝儿子,即中共元老、现任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廖晖之父廖承志,关系密切。由于当年香港的报纸如《成报》、《星岛》、《华侨》、《工商》,大多受国民党和港英政府控制,中共急需在港办报,作其喉舌。于是,邓文钊依照中共领导人周恩来的指示,于四一年出钱出力创办了《华商报》。《华商报》创刊八个月后,因日军攻陷香港而停办。

四六年和平后,《华商报》又在周恩来指令下复刊。但当时邓文钊家产已被日军掠夺去大部分,正在他为物色《华商报》复刊的地址而烦恼之时,他的好友刘福成伸出了援手。刘福成答应将手上最贵重的物业:中环干诺道中一二三号一幢三层高的楼宇,免费借予邓,作为《华商报》复刊之用。据称,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共建国,香港第一面五星旗便是在叶刘的祖业、《华商报》报馆门前升起,当天《华商报》还附送国旗,被抢购一空。不仅如此,豪爽的刘福成还甘冒被国民党封杀之险,将赤柱的一幢「双桔」别墅,借给已故外交部长乔冠华,以招待他的英、美、德籍朋友,借此筹钱支援中共革命。

《华商报》遭国民党打压


叶刘淑仪
今天叶太力推的廿三条,打压新闻自由,而当年其父借出地方办的《华商报》,也一样受到政治势力打压。据支联会会长司徒华说:「当年《华商报》是出名的左派报纸,专门刊登共产党和内战的消息,一毫子一份。我十几岁时,都有追看过该报连载黄谷柳写的《虾球传》。」《华商报》还透过水客走私运往广东,作地下发行。当时《华商报》创刊号有大商家何东所题的「唤起侨胞」,还刊登过夏衍写的社论,茅盾的连载小说,及周恩来和孙中山夫人宋庆龄的文章。跟如此一份左派报纸为友,刘福成得冒上政治风险。有报道说,当年国民党曾经派出特务,殴打《华商报》的报童,还禁止报房承接该报销售。国民党曾要求香港警察总监俞允时取缔《华商报》。

中共过河拆桥


涌泉之恩的报答
刘福成对中共的涌泉之恩,似乎并未得到滴水相报。叶刘淑仪两岁时,即五二年,大陆掀起「三反五反」运动,《华商报》印务负责人兼有裕行司库黎兆芳,被打成「老虎」,间接牵连到刘福成身家受重创。据与刘福成合组有裕行及祥泰行的「味之素之父」霍藻棉长子忆述:「五十年代初,有裕行买入了大批欧洲纸,怎知大陆(共产党)不要这批纸,蚀了三百万,结果我们卖掉很多有裕行物业来填数。」为解急,刘福成不得不在五四年以十六万元将干诺道中一二三号出售。五十年代韩战爆发,令刘福成生意更差,有裕行自此一蹶不振。当时叶刘淑仪只有四、五岁,不得不要「大屋搬细屋」,叶太去年接受黄沾访问时坦承了这段遭遇。叶太二十岁那年,刘福成因生意失败,郁郁而终。而五五年出任广东省副省长的邓文钊,亦下场悲惨。在文革时,他被打成「资产阶级」,几度遭炒家,七一年中风而死。

报道最后说,“甘愿为党硬销廿三条的叶太,已走到犯众憎的地步,不知她可有吸取这位世叔的教训。”




“倒董杜虫割孽瘤”,谐音,语带双关。“杜虫”指梁锦松,因买车丑闻被市民称为“寄生虫”,“孽瘤”指“叶刘淑仪”,因执意立法23条导致民望大跌。

 
分享:
 
人气:29,37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