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被迫三次亮相 胡锦涛依然装“孙子”
 
林锋
 
2003-7-21
 
【人民报消息】我在最近出版的《告别江泽民》,是对江泽民统治中国十三年的总结,对江泽民“未盖棺,先论定”,开始了对他的告别仪式。书出版后,正好SARS在中国和香港流行、蔓延,虽然影响了本书的销路,却催送江泽民早些离开权力核心。我在《告别江泽民》一书中主要谈他经济上的虚火,对政治上异议人士和以法轮功为代表的不同信仰人士的无情镇压,社会道德的沉沦,两岸关系的恶化和大国外交中的卖国行径,而十六大以后胡锦涛,温家宝一出现就表现出一些同江泽民不同的路线,显示了两个司令部的存在。这次SARS的爆发和流行,不但加剧了江泽民所遗留下来的各类矛盾,而且使两个司令部成形并且互斗,加速了告别江泽民的过程。这可以由以下几个方面来看:

一,江泽民威信空前低落

以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为了经济利益隐瞒疫情,置老百姓的死活于不顾,引起极大民愤。不但如此,江泽民还带了老婆,儿子逃到上海避难,不少高官也纷纷走难,引起网民的谴责和民众的咒骂,也引发北京等大城市的逃亡潮。“上海帮”的表现同在第一线的胡锦涛,温家宝形成强烈对比,江泽民“三个代表”实际上是“代表自己”的本质露了馅,威信大受打击。

二,第二司令部现形加剧权力斗争

江泽民逃到上海,“江办”也搬到上海,形成第二个权力中心,也就是两个司令部。江在上海看住胡锦涛,准备随时出来收拾“残局”。中共成立以来,只要出现两个司令部,都会发生残酷无比的党内斗争。例如1931年1月的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以后,非法上台的国际派为了打击反对派,不惜向国民党告密,由国民党出面抓了对立派的重要人物。1937年张国焘西路军的覆灭,也是毛泽东借刀杀人之计。文化大革命毛刘斗争,毛林斗争,更是明显,80年代胡耀邦和赵紫阳先后下台,因为还有另一个司令邓小平。这次中共以“驱动战备体制”为名掩盖江泽民的分裂活动没有人相信。

三,提供胡锦涛"先斩后奏"的机会

江泽民逃到上海,给胡锦涛“先斩后奏”的机会,趁机扩展他的权力。例如罢免江泽民的御医张文康是对江泽民权力的挑战,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23日进行集体学习,由胡锦涛主持,提出借鉴世界新军事变革的经验,抓住机遇,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的跨越式发展,这是向江泽民独霸的军事领域挑战,五月底,北京瞒住上海,扣押了香港中国银行总裁刘金宝和号称“上海首富”的周正毅,静悄悄的反腐败,矛头直指“上海帮”,包括黄菊和江泽民父子在内。江泽民在杭州玩了几天,看到苗头不对,赶快回到北京坐镇。

四,外交上低调出击

外交上虽然比较低调,但还是出击。4月21日,胡锦涛会见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弗里斯特。胡锦涛承认SARS是人类的灾难,被美国认为务实透明,引起布希总统的好感,打电话对他表示支持。4月底温家宝出席曼谷会议,低调而对SARS有歉疚之意,也产生良好印象。5月26日胡锦涛展开就任国家元首以来的首次外访,在11天的行程中先后访问俄罗斯、法国、哈萨克以及蒙古等欧亚四国,并出席G8峰会。临行前代表团自我隔离10天。虽然胡锦涛的表现还比较木讷,但仍被中共称为"投资小,效益大”的外事活动,其中还取消了迎送仪式显示同江泽民的铺张有别。布希又趁机大赞胡锦涛。有报导说江泽民以染SARS为名反对胡锦涛出访,酸葡萄的心理得以想见。

五,江泽民被迫三次亮相

江泽民在离开北京后三次亮相,第一次是5月26日在上海匆匆接见被《人民日报》称为“狂人”的印度国防部长费尔南德斯,第二次是5月5日在大连视察遇难的361潜艇和接见难属,第三次是6月6日看望出席"实施人才战略工程加速人才培养座谈会”的解放军代表,表示伊拉克战争再次证明,在高技术条件下,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仍然是人的素质。第一次是胡锦涛因为抗疫威望迅速升高,江泽民被迫亮相,说明“防非”有序,有效控制,抵消胡锦涛的成绩。第二次和军委副主席胡锦涛同时出面,显示他的地位仍高于胡锦涛。第三次要夺回胡锦涛对军事思想的入侵,胡强调现代科技,江继续鼓吹“人的因素第一”。

六,胡锦涛仍装出"孙子"样子

胡锦涛采取攻势,江泽民处于守势。但是在江泽民面前胡锦涛还是装得“孙子”样子,不同江泽民正面交锋,不说话或者少说话。4月28日政治局会议提出要掀起学习“三个代表”的新高潮,就是为了哄江泽民。至于一手抓防治非典,一手抓经济建设,自然他们知道经济是中共合法化的命根子。也因此在公布SARS数字上号称透明(实际上仍在玩弄数字游戏),但是经济数字则一直在报喜不报忧,这点胡锦涛同江泽民没有什么区别。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否认中国隐瞒疫情,中共新领导班子对此表示沉默,说明疫情缓和后他们在这方面又“团结”了。对布希的赞扬,在胡锦涛授意下,新华社布希歪曲为是对中国政府的赞扬,使器量小的江泽民减少报复心理。

结论

由于胡锦涛到底是共产党人,而且能够爬上这个高位,权谋都是一流。不论江胡,他们都有中共一党专政特权的共同利益,所以在六四后形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不论权力和利益冲突如何激烈,都以不使中共这条破产船翻沉为原则。因此胡锦涛这些攻势,只是逼江泽民退步而已,并非要把江泽民推翻,因此最后还要彼此妥协,胡锦涛会同江泽民有些不同,但是不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这点必须有清醒的认识,不要有过度的期望,中国的进步只能非常的缓慢,除非中共外在压力的增加。但是无论如何都说明江泽民的时代即将过去,这也是江泽民所主张的“与时俱进”吧,谁想不通这个道理,也会碰壁。

——转自《北京之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