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惊肉跳江泽民(多图)
 
敖峰
 
2003-7-2
 
【人民报消息】一场SARS风暴令江泽民及其人事班底在政治上、民心上吃了败仗。胡锦涛、温家宝民望威信的上升,暗含著政治权力扩张的可能性,暗含著江泽民及其人事班底权力被逐渐削弱的可能性。对此,江泽民及其人马是极其敏感的。随著SARS疫情的缓解,他们开始反攻和主动出击了。

江泽民及其派系的反击

中共十六大和两会之后,江泽民可以名正言顺称王称霸的权力地盘就是军队了。他的反击和企图重振声威也只能从这里开始。在抗炎最严峻时期,江泽民曾借潜艇出事、七十名海军官兵遇难之机,大出了一回风头,又是发唁电又是慰问,并且必让胡锦涛紧随于后或侍从左右。大凡在军队活动这种场合,胡锦涛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的身份和职衔都不见了,他似乎只是个中央军委副主席,要老老实实地站在军委主席江泽民的身后,听从领导和调遣。江泽民在军队公开活动必让胡锦涛陪同,要的就是这种政治宣传效果。他不仅要让军队知道而且要让全党和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都看到,胡锦涛只是我江泽民的「副」手!

这样的反击和宣传伎俩江泽民似乎百玩不厌。SARS疫情缓解后,江泽民又拉著胡锦涛一起向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祝贺抗炎斗争取得了显著成绩,他自然又是排名第一,显著成绩云云自然也是他老江居头功了。紧接著,江泽民又大锣大鼓地带领包括胡锦涛在内的中央军委全班人员和高级将领,搞了一个接见军队人才战略工程、加速人才培养座谈会人士的活动,要再次突显他的核心地位。


肉麻吹捧
除了制造各种公开亮相机会之外,江系人马把持的宣传机器还拚命为他大唱赞歌、肉麻吹捧。中共党刊《求是》最近发表文章吹捧江泽民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家、军事家」。说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江泽民的「军事战略思想」,声称这一思想也是「治国战略」,是「三个代表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看来,江系人马不仅要拼命维护江泽民在军队中的至尊地位,而且还要求胡、温体制用江的「军事战略思想」来「治国」。《求是》杂志的文章刚出笼,中共《解放军报》又发表大肆吹捧江泽民「军事战略思想」的文章,说江泽民如何「高胆远瞩」,如何在「重要的历史发展关头」用他的「战略思想指导军队的发展和建设」。《求是》和《解放军报》把当年吹捧毛泽东的语言用在了江泽民的身上,这说明江系人马为了给江泽民「保驾护航」正在制造一场新的现代造神运动,新的现代迷信运动。

要求江交权的压力剧增

江泽民及其人马这些可笑而拙劣的表演,无非说明胡、温政治声望上升令他们惶恐不安,心虚胆寒。中共十六大之后,胡锦涛就开始发出自己的声音,在行事作风和一些观念上不仅处处显得和江泽民不同,而且反衬出江泽民执政时的种种弊端和虚假。「两会」之后,温家宝登场,也显示出新总理亲民、务实和敢于负责的有主见的强势作风。胡、温的表现很快赢得了党内外和国际舆论的赞扬,称其为「胡温新政」。这种情况的出现,正是江泽民在十六大前后不得不交出党国最高职务时最担心和最不想见到的,也是他在退下之时布置了那么多亲信包围架空胡、温所要阻止的。但是不想见到的还是见到了,想要阻止的还是阻止不了。一场SARS风暴的来临,更有了让胡、温处理危机、一显身手、争取民心、占据政治舞台中心、扩展权力的机会。胡、温处理SARS事件的能力表明,中共第四代完全可以独立担当大任,根本不需要第三代核心的江泽民搞什么「传、帮、带」,而且第四代比第三代干得好。这样的势头让党内外和社会上认为,江泽民应该完全交出权力,彻底退休。

谁都知道,中共最初处理SARS疫情的荒谬手法正是江泽民第三代执政的手法,隐瞒疫情、谎话连篇的前卫生部长张文康正是江系人马。若按照他们的手法搞下去,今日之神州乃至世界恐怕已成了SARS之天下,死人岂止数以万计!正因为胡、温新领导层对江泽民的「离经叛道,另搞一套」,才扭转了局面。这也是胡温新政内容之一。事实证明胡温新政比江泽民旧政高明,比江泽民旧政得人心。一个不得人心的人,一个阻碍中国进步的人,为什么还要由他掌握军权、垂枪听政呢?这种有害于国家民族的局面难道不应该尽快改变吗?SARS风暴以来,人们加深了这方面的思考,强化了这方面的党心民意。

胡政治局谈军事国防的含义

江泽民非常清楚,只有自己执掌军权,江系人马才能在中央和地方形成势力。因此江泽民对军权的得失极其敏感和重视,他们要特别防范在抗SARS风暴中胡锦涛因政治声望上升而攻陷军权领域。

胡锦涛党权和国家元首之权均已在握,独欠最重要的军权。但是胡锦涛在军事领域并非白丁,他在中共十五大的时候已经是排名第一的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共十六大之后更是以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之尊出任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这样的地位身份,胡锦涛完全可以名正言顺甚至带著强势色彩全面深入介入军队工作,江泽民想在军队领域一手遮天恐怕是不可能的,也是没有理据的。

于是人们看到,胡锦涛在五月下旬中央政治局一次学习会上大谈军事和国防问题,提出要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新观点。胡锦涛这步棋走得很妙、很有深意。第一,在中央政治局里胡锦涛是一号人物,政治局里有军人代表,他们是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曹刚川。在政治局的会议上胡锦涛是以党的第一把手的身份领导著两位中央军委副主席,而不像在中央军委的会议上胡锦涛只有二号人物的副手身份。因此,只有在政治局的会议场合讨论军事问题时才能展现出党领导军队、党指挥枪的原则,而在如今的中央军委会议上则不能体现出上述原则,甚至践踏了上述原则。这个提示很重要,对郭伯雄、曹刚川及一大批到会参加学习的将领有强烈的政治暗示作用。

第二,这次以军事和国防问题为主题的学习会,是在胡锦涛出国访问前夕召开的,具有鲜明的象征意义。今次出访是胡锦涛担任国家主席以来的第一次,与普京、布殊、小泉等多位大国领袖会面。这些领袖都是真正的有名有实的国家元首,在国家制度保障下可以指挥全国武装力量。而胡锦涛这位国家元首却有「先天性缺陷」,他指挥不了全国武装力量,这在国家元首会晤的国际场合难免低人一头,腰杆不硬。事实上国际社会和领袖们对此也颇为关注。他们希望和自己打交道的是一位真领袖、真元首,大家都是真正的头号人物。胡锦涛当然十分明白自己的处境和国际社会的观感。因此他在出访前夕引人注目的召开政治局学习会,谈论军事国防问题,官方媒体又大肆报道,就是要向世人宣示他介入军队领域的决心,宣示他作为党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完全应该也完全有能力领导军队,领导中国的军事和国防做出「跨越式的发展」。

胡有本事和声望掀动朝局

胡锦涛的这一步棋得到了预期的效果。国内外舆论纷纷指出胡锦涛此举表明他绝不甘心做一个没有军权的空头总书记和国家元首。各国元首也深明胡锦涛的用意并大力支持他。普京大赞胡锦涛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并设下当年江泽民未曾享受到的家宴款待他,扬胡贬江的意图至为明显。日本首相小泉则在胡锦涛面前暗示他和江泽民有「代沟」,疏江近胡的意图也至为明显。美国总统布殊对胡锦涛发出了访美邀请,并为胡打气、不买江泽民吹嘘他和美国总统有私人关系账的意图也至为明显。

所有这些都提高了胡锦涛的国际声望,间接支持他从江泽民手里接过军权。同时也是在暗示江泽民,虽然你掌握军权,但国际社会并不认同你有什么超然的地位,更不认同这种垂枪听政的反文明做法,不认同垂枪听政者是「实质性的国家领袖」。

国际社会的反应江泽民当然非常清楚而且心惊肉跳,他感到自己的权力正在受到侵蚀,必须迅速反击。于是人们看到文前说到的那几幕江系人马控制的文宣机构对他的大吹大擂。然而所有这些并不能真正强化江泽民的力量,更不会拔高他的政治形象。恰恰相反,这只能说明江泽民已经越来越缺乏自信,越来越感到自己以一个普通党员之身垂枪听政实际上是危机四伏,根本得不到民心党心军心和国际社会的支持。

经过SARS风暴的政治过招,人们有理由相信江、胡之间的权力斗争已经进一步加深和激化,而且是明明白白的暴露在世人面前。经此一役,江系人马大概也领教了胡、温的手腕和能力,知道胡、温绝不是软弱庸碌之人,他们的民望和政治声势更不可小视。一旦时机成熟,胡、温绝对有掀动朝局的本事和声望!

事情正在发生微妙变化


江泽民自暴其丑
现在,国内外、党内外舆论对江泽民最反感的就是他贪权恋栈、垂枪听政,在政治上亳无诚信。他效法邓小平当年之做法,让人觉得他不自量力。他还要公开招摇,把垂枪听政当成威风来耍,肆无忌惮的践踏「党的原则」和国家体制。因此江泽民越是以军委主席的身份公开压小胡,压党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就越是在暴露自己的丑陋和无法无天,越是在提醒世人这种荒谬的局面应该尽快改变!

近来中共又是下达文件,又是召开各种会议,把学习三个代表思想如何重要捧上了天。他们竟把「抗炎斗争取得的伟大胜利」也归功于三个代表思想的「指导和落实」。然而谁人不知,正是专尚空谈三个代表的江系人马隐瞒疫情、谎话连篇、封锁消息、误国害民。江泽民本人则走避上海,他从来没有在抗炎战线上出现过!如今SARS疫情稍被控制,对抗炎无尺寸之功的江泽民却敲锣打鼓地举著「三个代表」的大旗来摘桃子了。如此这般,只会把江泽民和他的「三个代表」自我搞臭。

和江泽民的做法相反,胡锦涛目前要的不是虚张声势,而是实实在在的办事情,树威信。抗炎以来,胡锦涛罢了江系人马张文康的官,近来又因潜艇事故撤了海军司令和政委的职。新华社的通稿更报道此举是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军委发布」,端的可圈可点、耐人寻味!看来中共军队高层将领的升迁任命罢黜必须经过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批准,单是中央军委主席是不能为所欲为的。这一情况说明,事情正在发生微妙的实质性的变化,胡锦涛对军队工作的介入,可能比局外人想像的要深入得多!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