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洗脑下的几篇奇文透露了甚么?
 
2003-6-27
 
【人民报消息】文天祥可敬,不只在于宁死不降,更在于那篇千古奇文〈正气歌〉。这篇文章告诉了蒙古人,你侵占了我的国家、关押了我的躯壳,但是你动不了我的正气,征服不了我坚定的意志,更没法洗我的脑。

还好,蒙古人只会骑马打仗,不懂得建构一个意识型态让人膜拜,强迫文天祥等顽固者日夜阅读,并交出千篇一律的心得,对中央歌功颂德,感谢蒙古人解放自己的思想。

奇文让人起鸡皮疙瘩

前一阵子,翻看1957年83期的《人民画报》,当中刊出一批所谓民主党派,学习社会主义思想学说后所写之心得。仔细观之,浑身起鸡皮疙瘩,深感共产党之祸害,便出在「洗脑」二字。

该画报报导的被洗脑者之一,政协常委卫立(火岂)对于洗脑别有新解,他认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放诸四海皆准的真理」,他反对把学习主义当成洗脑,他说:「其实,如果去掉反动宣传对洗脑二字的歪曲成分,洗脑并不是坏字眼。」

他的新定义,有一个大漏洞:一个人在自由意志不能伸张下,处在政治迫害,或者是说真话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洗脑绝对是坏字眼。人被枪顶著时,所说的一切都不是发自真心的,也不能算数的。

该画报还收集了几篇奇文,大谈自己昔日如何深受封建主义与资产阶级的影响,而今日又是如何地脱胎换骨。这一切都是归功于学习社会主义,他们的笔调、口吻,像极了在教堂里向神职人员告解,以博得宽恕的人。不同的是,他们不仅承认过去思想上的错误倾向,还会感谢中共予以照顾!

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中央委员翁文灏写道:「我的思想里装满了封建主义乃至资本主义的观念,不认识阶级差别和人剥削人的事实,因而不懂得社会主义政治经济。解放以来,我阅读马列主义书报,很有兴味,但只是涉猎而已。……近数十年来,社会主义思想大为扩展。…我国已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向社会主义迈进。…我愿意全心全意地研究和学习社会主义的思想和学说。」

该画报里,政协河北省委副主席王葆真说,他自己从同盟会以来一事无成就是「缺乏马克思列宁主义」;协和医学院院长李宗旦认为,学习马克思哲学可以在医务行政上全面地考虑。北京钢铁学院教授胡应华甚至大言不惭地拍马,说学习马克思理论可以殊途同归,自己感到更快乐、更年轻、更健康!

我们觉得,这些人都是所谓民主党派,也就是所谓的反对党了!可是,他们说的话比共产党还共产党!事隔四十多年,历史证明一切,他们是毛泽东御用的反对党,早就出卖了自己的良心与灵魂!

这时重看这些文章,令人领教了甚么叫做思想控制,甚么叫做政治洗脑。这真是比消灭人家肉体更可恶的一件事。

共产党治下绝无自由

1940年胡适写了一篇文章《共产党统治下绝没有自由》,文中引用了一篇所谓北平辅仁大学校长陈垣给他的公开信。该文引用陈垣写给胡适的这封信里面说:

「你说『绝无自由』吗?我现在亲眼看到人民在自由地生活著,青年们自由地学习著、讨论著,教授们自由的研究著。要肯定地说,只有在这解放区里才有真正的自由。」

胡适怀疑这封信的真实性,他说:「这信是很漂亮的白话文;陈垣先生从来不写白话文,也绝写不出这样漂亮的白话文。所以在文字方面,这封信完全不是陈垣先生自己写的,百分之一百是别人用他的名字假造的。」

胡适说,共产党的军队进入北平三个月,七十多岁的史学家、辅仁大学的校长陈垣就被搞成一个跪在思想审判停上乞怜的思想罪犯,并向天下人公告「初步研究了辩证法和历史唯物论,确定了今后的治学方法」。于是,他的结论是,这封信证明了共产党治下没有学术思想的自由。

从以上来看,共产党不仅以政治学习的洗脑方式,强迫改造人民的思想。另一方面,对于难以改造完全的,他们还会制造假的书信、证明书等等,对外宣传。

这样的手法,其实自从中共建政以来,从没断绝过。直到现在,他们还在宣传一条鞭式的三讲理论,把人民当笨蛋!在劳教所内,还动用了各种刑罚、乃至注射药物等等,要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这种情况下,他们无论编出多少假象来展示给媒体看、提出任何感谢管教人员的说词,其实都是假的,都是在那种高压下违心所说的。把人送到劳教所本身就证明了中共政权本性未改,依然干著见不得人的勾当!

奇文正气凛然

日前,美国公民李祥春医师被中国政府非法判刑三年,他在牢中写道:

为私为己,世人离道日远。弃义失德,人类灾疫连绵。末法乱世,师尊传大法于万难,救众生于水火。实乃吾辈之万幸也。得法者不计其数,众皆欲律己实修以同化大法,远离迷乱而返本归真。佛光普照,万众敬仰!

有奸愚者不及井底蛙,妒火攻心显尽疯态。以权术胁迫附庸者就范,迫害大法丧尽天良。造谣诬陷,关压谋杀,无所不用其极。浑浑然,日月蒙尘,噩噩兮,众生被欺。叹我故土之不幸,鬼蜮肆虐;哀我同胞之迷惘,奸良难辨。

然正法之势无人可挡,大法弟子屹立于乾坤,弃他人奉行之“以恶治恶”如敝屣,恪守“真善忍”之准则,一扫旧宇宙之种种不正。以成助师正法之丰功,殚精竭虑;为竟普度众生之伟业,忍辱负重。更有为此而捐躯者以千百计。呜呼,其壮烈伟岸非奸愚之徒可度也。

吾有大法弟子之殊荣,以除邪灭恶之己任,置生死于度外以唤醒民众之良知。若人皆可识真伪辨善恶,则无负吾望矣。法正人间普天同庆之时,看我乐开怀。

文天祥曾写道:「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至今而后,庶几无愧!」李祥春医生没有被屈服,他的文字,告诉我们甚么是正气凛然?他以诗明志,绝不妥协,让人感到他坦荡荡的生命,无所愧于天地!又是一个伟大的人格典型!

两相对照,被中共利用的打手,难道不惭愧吗?被洗脑改造的人们,难道不惭愧吗?我们享有自由言论,却未曾对他们伸出援手的人们,难道不惭愧吗?这真是我们应该好好思考的一件事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