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ARS的蔓延看中共的谎言史
 
2003-5-18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赵大卫墨尔本报导) 5月14日晚,"世界真言论坛"在澳洲墨尔本Toorak区联合教堂举办了"从SARS的蔓延看中共的谎言史"研讨会。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澳洲西藏委员会、台湾同乡会、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及澳洲维省法轮大法学会等团体代表应邀出席并发言。四十多名参会者在代表发言后就中共的谎言历史、社会公正、中国与法律、人权、民主、人权与政治的区别等问题与发言人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会议主持人Kati Vereshaka女士首先说,中共在最近公布SARS疫情方面出现的种种问题对于一直在呼吁中国停止迫害人权的人士来讲并不奇怪。人权,对于没有经历过江泽民国家恐怖主义以及历届中共政治迫害的人来讲是与生具备的,但被当权者剥夺了人权而又想争取基本人权的人往往被视为搞政治。在中国受到迫害的既有以要求民主这一政治目的为背景的团体,也有以要求信仰自由这一基本人权为背景的团体。今天到会的团体中就有这两方面的不同代表。

研讨会上第一个发言的是在中国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珍尼弗.曾女士。她为修炼法轮功曾四度被中国警察抓捕。曾女士说,她在生产时发生了大出血的医疗事故,输血后又感染上了丙型肝炎,4年都治不好,结果炼法轮功一个月后病就痊愈了。在最后一次被捕后,她未经审判被送到北京大兴新安女子劳教所关押一年。在那里她被拖着在地上打,被两根电棍电,直至昏过去。警察用长时间不许睡觉的办法强迫她放弃法轮功。她被抓时女儿只有七岁多,除了要忍受失去母亲的痛苦外,还必须向老师和同学解释母亲为何要选择"邪教"。在曾女士向联合国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其先生又被中国警察绑架。

澳洲国际大赦代表、前香港分部主席Robyn Kilpatrick女士说,由于中国持续践踏人权,真相成了被掩盖的对象,故此继续把真相说出来很重要。国际大赦仍在努力为争取人权而奋斗。在最近的五一国际劳动节,两位中国劳工人士在没有律师辩护的情况下分别被判七年和四年徒刑,他们在2000年3月曾组织3万人和平示威。他们在法庭上不许说话或者辩护,并只允许一位家人到庭旁听。由于SARS北京实行10天隔离,所以他们的律师不能到庭替他们辩护,而审判仅仅在这个时候举行。以上严惩工人运动人士的事件是在北京告诉国际工会组织北京会检讨工人的权利之后发生的。

Kilpatrick 女士还说,现在中国还关闭网巴,拦截电子邮件,禁闭搜索引擎,不久前又引用了过滤关键字的系统,坚持人权和信息交流自由的人就会触犯中国的法律,最高刑罚可高达10年监禁。国际大赦掌握了33名良心犯的资料,他们被监禁是由于被认为传递了对中国有威胁的信息。

从法轮功被迫害以来,国际大赦掌握了大量中国政府虐待法轮功的资料。无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或没有经过法律程序而判刑。他们遭到恐吓,酷刑折磨。数百名学员被虐杀,1999年中国外交部曾说,法轮功是"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具有邪教特征的非法组织。"从这些名词就可以看出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有多么困难,他们非常需要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的支持。

澳洲西藏委员会代表Samdup Tsering说,195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入驻西藏引发大量难民逃亡印度,中共表面打着解放和发展西藏的旗号,但实际上对西藏人民进行种族灭绝,手段包括十字架死刑,驱马奔跑把活人拖死,焚烧活人,强迫孩子枪杀父母等。西藏共有120万人死于虐杀或饥荒,60%的文物被烧毁。发生于1980年的为争取自由和平、非暴力的示威者遭到枪杀和监禁。

值得一提的是研讨会上所有在中共的统治下长大的人士均表示他们在中国时对以上发生在西藏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他们一直认为是共产党将西藏人从"旧社会"农奴主的压迫中解放了出来。而在场的西方人士却表示西藏的事情在西方是众所周知的。

来自台湾同乡会的代表林万得表示,他从小就爱收听中国大陆的电台,经常冒着15年监禁甚至死刑的危险这样做。中共的宣传使他认为文化大革命是好的。直到1980年他才知道文革给中国带来了如此惨重的损失。一位去过大陆的朋友告诉他,在大陆唯一的"真东西"就是谎言,所以中共在SARS上说谎也就不会使人感到惊奇了。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代表吕占锁说,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子是它的本性决定的,也是其独裁统治决定的,并且又是习惯性的。

中共是以暴力夺取政权的,所以一切为了政权。对政权不利的,就不告诉真相,为了"稳定",就可以编造谎言。

因为独裁,没有自由,政府不允许的就不能说;但如果政府要你说,即使是假的,你也得说,如果不说,就会遭迫害。以SARS为例,最早在广东发生时,是去年11月。广东向中央汇报疫情,但中央为了强调过春节和两会的召开,不让讲,使SARS蔓延全世界,危害了全世界人民的健康。

中共说谎是习惯性的,就像吸烟、喝酒、赌博的人控制不了自己一样。 吕占锁举例说,中共称为人民获得自由而革命,但50多年过去了,却还没给中国人民自由。1957年的反右运动,毛泽东让人民"大鸣大放",很多人公开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结果中共一翻手就把这些人打成右派。1989年6.4事件,中共用枪和坦克镇压中国人民,枪杀无数中国学生,至今不知死了多少人,中共告诉世界人民的官方数字是死了几十人,而且这些人不是军队杀死的,是死于其它原因。事实上民运组织中的很多人都亲身参加了这次运动,他们身边都发生了同学和亲朋死亡或失踪的事件,死的人估计最少有几千人。再比如说中共镇压法轮功,据他所知,他所认识的中国和澳洲的法轮功朋友都是遵纪守法,按真善忍去做的,对社会不但无害,而且是有利的。中共害怕法轮功人数多,所以就血腥镇压法轮功。中共不但自己说谎,而且教唆中国人民说谎。是中共造成了全国人民都说谎的局面。

吕先生还说,他来澳洲前在中国是做律师的。中国法律中有这么一个政策,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共产党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如果按照中共说的去做,你就上当,所以在中国犯人中有另一句口号,叫"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因为中共控制中国一切资源,所以它让人民怎么说人民就得怎么说,所以如果不听共产党的,它就通过各种方法制裁你,所以中国人民不得不说瞎话。

维省法轮大法学会代表Michael Smith说,中共掩盖和歪曲真相从毛泽东时代就开始了,50年代末期的大炼钢使农田变成炼钢厂,导致3000万人死于饥荒。死于文革的人至少有100万。1979年的唐山地震,中共向全世界掩盖地震的情况,尽管全世界地震学家都知道地震有多严重。中国不要世界的援助,结果24万人死于地震,如果当时接受世界的援助,会有多少人得救!

在80年代到90年代河南出现了爱滋病,但中共说爱滋病是外国人的病,中国没有。当时河南有许多输血站,输血站把血浆提取后,把其它的血液成份汇集在一起回输给献血者,说是使他们能更快地恢复,以便尽快能献下一次血。为了节省开支,针头重复使用,导致100万人得爱滋病。现在输血站虽已关闭,但没有惩罚有关人员。唯一被逮捕的人却是揭露爱滋病病情的万延海医生。中共说唐山地震和爱滋病都不是政府的问题。

过去4年对法轮功的镇压,就像古罗马皇帝尼禄捏造事实一样,中共捏造天安门自焚嫁祸于一群为自己和社会改善自己的人。SARS出现后,中共又玩弄过去的惯用三招:1、掩盖消息;2、指责外国人;3、少报实际发病数量。以江泽民为首的一派极力掩盖疫情,直到香港爆发疫情,中国还说没有,而世界其它国家都有。一直到世界卫生组织到上海调查,中共还是没有说真话。

代表发言后,与会人士进行了自由发言和提问。会后,与会者们相约今后要开展更多类似的活动,共同为揭穿中共的谎言、争取人权自由而努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