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战回忆录──毛岸英尸体成历史之谜
 
今钟
 
2003-5-18
 
【人民报消息】本人随军进入朝鲜境内大约第五天,10月25日也就是公开宣布中国志愿军入朝作战的第一日,(记忆已经模糊,日子可能不太准确)从前方传来消息,毛主席长子毛岸英与一名炊事员在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驻地遭美机轰炸牺牲,一个兵站医院护士还看到运尸车,当时刚刚入朝,离中国边境很近,死亡人数又极少,主席之子尸体运回中国,顺理成章,大家都觉得惋惜,有的痛惜。但战争中死人是常事,官兵一律平等,也都没当太大的事。

直到1955年我在复员后重读大学期间,遇到一位毛主席身边的警卫员,当时大陆学习苏联,共产党要培养自己的知识分子,大办工农速成中学,这位警卫员因为政治可靠,以小学程度入学三年速成,考入大学,他亲自给大家讲了这段历史,说运送毛岸英尸体的火车到达北京车站,消息火速传到中南海,没有看见毛主席落泪,但平常最爱吃的鸡肉馅水饺,吃著都不香了。

这故事至今令人感动,江绵恒会和民族主义愤怒青年带头上火线吗?这场SARS小小的考验就见真章了。毛主席确实有6位亲人为理想牺牲,而江家长子,次子,妹妹,内侄,可谓鸡犬升天,平步青云。毛岸英从苏联留学回到延安,据传毛主席给他一把锄头,叫毛岸英到劳动模范那里先学种地,体验下层人民的辛苦,即使是宣传,但毛主席没把自己的亲属直接提拔为科学院院长,掌握军权的少将,公安部长,院长却是事实。毛本人在1946年国民党将军胡宗南率大军攻陷延安,毛泽东是最后一个离开延安,而且一直留在陕北,与寻找他的中央军捉迷藏,而不是全家逃到上海,或出国安排退路,尽管无耻文人何新一流认卖国贼作父,肉麻吹捧睿智成熟的伟大统帅,又是<<英雄>>,又是<<绝对权力>>还得对他<<忠诚>>,这些精心炮制的鬼狐禅让与历史一起走过来的老人们嗤之以鼻。

但中国,朝鲜双方的媒体上都说毛岸英墓在北朝鲜,还有电视特写镜头,我实在不明白,毛岸英尸体运回中国有什么好隐瞒,作无益的欺骗宣传呢?让全国公开瞻仰毛岸英墓不是比看毛主席家乡韶山冲更动人吗?毛把亲生长子送上前线,带头冲在前头,问心无愧。何须在异国朝鲜选个假坟墓?

最近才想明白:朝鲜战争没有前方与后方的区别,整个北朝鲜都是战场,中国没有制控权,后方死的人,可能比前方还多,伤亡远远超过百万,死尸不可能都运回国,唯独毛岸英尸体运回国,墓在中国。千百万阵亡者家属瞻仰之余就会想到自己的亲人抛尸异国他乡;一纸烈士证书的光荣自慰感顿时化作云烟;一切爱国,正义,阶级平等,反对特权的宣传都会令人怀疑。这就是共产党一贯戎律:“注意影响”,一切不利于伟大,光荣,正确形象的大事小事都要“内外有别”。有的可以下发文件到县,团一级(地方上的县,军队的团级单位)层层保密圈收紧,缩小连高级干部也都以为中央团结,象毛与林彪的军事分歧,毛与刘少奇,周恩来的勾心斗角,文革中灭绝个别少数民族的事件,只能当事人知道。至于江掌控中共后,裁脏陷害,杀人灭口,煽情蛊惑全党,全军,全国的事更是家常便饭,只限经手人小圈子。

我亲眼见过志愿军官兵的所谓棺材与坟墓。

棺材:我曾在连队当文化教员,战场上不上课常协助政治指导员与尸体打交道。布棺材是中国共产党首创,按人的体形,作成单层白布套,中间开缝,一边系带,刚死的战士,尸体似活的一般,很听话,可以交流:

“好同志,把腿先弯起来,再伸直......,哎,真听话!”

死亡的士兵,象睡著了,但皮肤上沙沙拉拉,象粘了一层土,就这样象一堆堆长形的白面袋,运下战场。

坟墓:在附近就地掩埋,从前线到中国边境,有一站接一站的兵站医院,大量伤员由于没有治疗条件在医院死亡。装上布棺材,埋在山坡。朝鲜地下水位极低,掘地半尺见水。我在1953年因病运回中国过程中,在每一个兵站医院,都要独自去山岗或山坡凭吊。只见比平地略高的丘陵小坡上,一排排高出地面不到半尺的两米长的人形小土堆,覆盖在布棺材上薄薄一层土,两三寸左右,坟坑很浅,不到半尺。当时坟前的木条,作为姓名标志早已不见(一寸宽的木条上写“志愿军某某师某某团,营,连烈士某某某”,有的写“支援军某某”,显然是朝鲜百姓给无名坟头插上的)

朝鲜雨雪多每当雨季,每个低矮的小土堆(坟头)四周汪著淡红的血水,大雨滂沱,溅起粉红色水珠,惨极。中国的人命就这么贱!雨中泡著青少年尸体,他的父母兄弟姐妹亲眼看见不知会怎样伤心?幸而看不到。他们望著钉在家门的光荣烈属牌也许感到光荣和自豪。被骗至深至久啊,中国大陆的芸芸众生!

80年代中国惩越之战,有四百多元人民币的死亡怃恤金,当年志愿军死亡,只有光荣烈属牌一枚。

马克思名言“无产者以马克思哲学为精神武器,马克思哲学以无产阶级为物质武器”说白了靠灌输洗脑,骗百姓当枪使,用士兵作炮灰。

1958年用全国农民作“大跃进”试验品,饿死三千万左右,华东师范学院一女生刚入党,暑假探亲,全家死光,回校不敢说,半夜蒙被嚎哭,被同学问出实情,汇报到学生党支部,上报党委开除党藉,只为她讲了真话。

“注意影响”四个字成了一切党员,一切媒体的禁箍咒,于是坏事能作好事宣传。诸如水利工程,层层招标,扒皮,贪污制造“豆腐渣”大坝,年年水灾,变成年年军民抗洪,勇于牺牲。书记亲临前线,统帅关怀,作秀,万众一心,捐款捐物!

好人好事能作坏人坏事宣传,诸如前总理朱熔基曾对外国记者采访说:“法轮功不会禁止,以每人不得病一年节省一千元计全国就节约医疗开支上亿元,可以提到经济建设中去”那是因为总理看到发扬真善忍,反拜金主义,反暴力对治安,防腐倡廉及国民经济有利,前七年全国媒体介绍表扬及至江氏逼令铲除,全国媒体立刻变谣言,仇恨中心,达到使全国仇恨,警察个个凶暴,绝不手软的地步。

总之,每一件事都不能让人民得到真实消息,SARS使一贯欺骗露,威胁到百姓身家性命,被伤害到自身的病危者弥留之际才会感到铭心的切肤的亡国之痛---真实的祖国,历史上讲求道德的中国已经不存在,骗,骗,骗,无休止的欺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