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图)
 
作者:赵达功
 
2003年4月25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尽管罢免了撒谎的张文康和孟学农的职务,尽管高强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信誓旦旦承诺“绝不允许缓报、瞒报和漏报”,否则就要“严肃追究地方和部门负责人的责任”,但高强还是在明目张胆地撒谎。试问,对于SARS疫情难道只有前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在撒谎吗?尤其是上海、广东、天津等地的党政官员说实话了吗?北京市就在河北省圈内,怎么北京发现那么多SARS感染者,而天津和河北省则平静如水呢?

罢免张文康、孟学农的职务,增加北京SARS病人数字,只不过是共产党被迫采取的“挥泪斩马谡”策略,只不过是为了欺骗WHO和消除国际影响,只不过是为了平息人们的愤怒,决不是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共产党高官向人民撒谎,向全世界撒谎是得到最高统治集团指使或默许的。卫生部敢撒谎,北京敢撒谎,上海、广东及其他地方同样也敢撒谎,尤其在SARS发源地广东,先是共产党和政府一起撒谎,后是地方政府想说点实话却被中央宣传部和地方共产党机构否定,撒谎是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自从4月20日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以来,似乎全国各省市自治区都动了起来,各级官员都在高声疾呼打一场消灭SARS的人民战争,但与此同时,各级官员依然在按部就班撒谎。各省市自治区SARS感染者的数字有新的微量增加,但老数字却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北京SARS突然成倍(9倍)大增,各地最少也应该感受到“唇亡齿寒”,同样应该成倍大增。但为什么各地依然坚持自己的撒谎数字呢?显然是得到上面许可的。如果各地都像北京一样SARS病人增加9倍,全国的数字应该是吓人的。

事实上共产党依然在全国进行撒谎欺骗。上海一直是两例,但民间消息指出,上海发病率要高得多,死亡率也高得多。深圳只有一例死亡,但毗邻深圳的香港竟然死亡九十多人,究竟谁在撒谎?卫生部的屁股可以摸,北京的屁股也可以摸,上海的屁股谁敢摸?相信在江泽民的庇护下,胡温恐怕不敢追究上海领导人隐瞒SARS的责任,而由此显示中央高层斗争将进一步展开。

高强抛出“疑似病例”本来就是一个“缓兵之计”,企图以“疑似”来缓解人们对统计数字的怀疑,进而化解隐瞒疫情造成的人们心中的愤慨。北京的新数字我仍然怀疑,其他地方的数字更是假的。就如同隐瞒所谓“三年灾害”期间究竟饿死多少人一样,SARS疫情的真实情况可能依然会隐瞒到底。

罢免张孟并不是“杀鸡儆猴”,只是“挥泪斩马谡”。全国各地的官员都很清楚,所以没有人耽惊受吓。有人提出广东的张德江也应该下,我看不可能,共产党也懂得适可而止,不想再宰杀更多的替罪羊。

2003年4月23日

——原载《民主通讯》


 
分享:
 
人气:14,25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