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導演馬屁拍到馬眼上 春節晚會大爆“核心”機密 (多圖)
 
柳下風
 
2003-2-7
 
【人民報消息】江氏連續三年被世界記者協會評選為“世界新聞公敵”,他不但毫不乎反而變本加厲嚴加禁錮,而且慣用“頂風上”的手段對抗國外媒體的揭露,他的自信來自江綿恒滴水不漏的新聞封鎖,正如今鐘先生去年一篇報導:《天生江綿恒,大陸常如夜》所說的那樣。

比如江把貼身心腹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陳至立調中央掌管教育部,替江嚴管全國大、中、小學生不准練法輪功,由於江與陳軋姘頭的聲譽早已風傳上海,所以從不宣傳,但互聯網上一旦披露江、陳肉體關係,中央電視臺次日即有陳部長專題亮相,還破例在陳座前加一白色長方框,寫明陳至立三字,以顯江氏“問心無愧”。

再如網上披露宋祖英乃江氏贏臺寵妃,江氏不“闢謠”反而大加宣傳,由國家出資包裝出專集,接連大獎不斷,特選出國揚名。風頭之勁,使實力派歌星那英、毛阿敏、殷秀梅、彭麗媛等一律靠邊站,再傻的人也要問個為什麼?結果走向反面,連遠在巴蜀的城鄉居民也都知道內情,去年宋祖英重慶演出歌中有問答:誰來陪?臺下齊答:江公公陪喲!宋歌星第一次不要臉挺住了,第二次終於羞紅了臉,雙手掩面逃入後臺,這便是江氏抵制新聞“頂風上”的結果。

當然也有例外,有的新聞極怕走露消息,絕對不敢“頂風上”對著幹。目前至少有三大新聞大陸媒體噤若寒蟬,誰也不敢“頂風上”。

其一、江氏以“群體滅絕罪”成了被告,原告來自加、美、法、澳及愛爾蘭和香港多國和地區,美國聯邦地區法院已經授理。因涉及人權、不被豁免,因私出國可能被捕。

其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已核實了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已達旦572名,將全力和追查虐殺法輪功學員的兇手個人及相關責任部門、單位。

其三、“保衛北方國土委員會”在美成立,號召關注並討還被江氏私相授予俄國的新舊國土。

前兩項,目前大陸還少為人知。

第三項,自1999年7月20日江氏壓服全黨鎮壓法輪功後,壯了膽子於同年12月與俄國前總統葉立欽密簽《中俄邊界協定》以來,民運刊物即不斷在海外揭露,長達四個年頭,江氏訪美,《中國大赧》“還我山河”巨型宣傳車跟蹤萬里,在美諸大城市遊行示眾,成為中外媒體頭號新聞,世界盡知。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發表聲明要求公布《江俄密約》全部條款,並提請全國人大審議並到聯合國備案成為公開文件,舊金山僑胞發起簽名運動,成立“保衛北方國土”委員會。


央視導演馬屁拍到馬眼上 春節晚會大爆“核心”機密
由於晚會導演也被封鎖,不知消息早已由陪江訪美的代表團及海外華人傳到國內,在這個江氏最害怕提醒國人注意的問題上,搞了個《大獻國土》出場,又一次“頂風上”,馬屁拍到馬眼上,大幫倒忙,一個閉目塞聽的糊塗蟲偏在這敏感時刻,搞了個向江氏“獻鼎”,煞有介事地由三十幾個女孩,用透明的塑勺,把三十幾個省的灰土,依次倒進“獻鼎”。北京中山公園還有個五色土,導演連這也不懂。東西南北中一律是灰黃的沙土,這倒象徵了中國土地2/3沙化、半沙化的嚴峻現實。(沒人肯老老實實地不遠萬里去四面八方取土)象是北京工地上成堆撮來的。既無山西的黃土,也沒南方的紅壤,自去年天津教育電視播出江氏出賣國土罪行以來,全國知情的民眾更注意到偏偏沒有黑龍江、吉林兩省被出賣的瀝青一般的油黏的黑土。

江氏幹下的一切見不得人的事都是“國家機密”。這個節目在知情民眾看來簡直是影射、暗示甚至是提示和提醒,客觀上倒為國人知情權、為國家挽回損失領土辦了件大好事。

當然也不排除另一種可能:十幾年前,一個《64開槍》圖案,表面上是紅日照長城,反面看正是64達姆彈淩空炸。被千挑萬選為中國舉辦亞運會的會徽,通過電視轉播向全世界展示了十幾天,一目了然,勝過幾百幅宣傳畫,把羅幹自燒軍車、燒吊死人作為學生、市民暴行的栽臟錄相的影響一掃而光,該圖案作者不可能留下姓名,但藝術家的匠心、中華民族的智慧在人類藝術史上都將彪炳千古。

此次《大獻國土》節目,如果出於藝術家的愛國熱忱與藝術匠心,則不僅光照史冊,尤其有功於中國,具有現實意義。

毛澤東曾對首次來訪的尼克松談過俄國蠶食、鯨吞中國的無數領土要求美國幫助制止侵略。俄國國防大學杜金教授的名著《地緣政治》在俄軍中已成普及讀物,海、陸、空校官人手一冊。書中視中國為永久的黃禍,書中策劃滿州、內蒙古、新疆、西藏、青海、寧夏等省獨立,作為中俄緩沖地區。葉利欽、普京等更喜歡鼓勵大陸打臺灣,向南發展以麻痹對北方疆土的注意。

歷史告訴我們:中國的真正宿敵是俄國近鄰,日本、英國、葡萄牙都撒了,美國二戰後,也未乘人之危把日本、西歐、臺灣變成殖民地,唯有被楊振寧博士稱為侵略國家的俄國吃掉了中國1/3的國土,損不足而增有餘,中國只剩下1/3可生存的土地未被沙化,江卻割黑土獻給占全球土地1/6的俄國,他的動機尤其怕人民知道,那便是前克格勃遠東局人員在俄國報刊上披露的,江氏留學蘇聯期間,因隱瞞漢奸家庭,偽稱新四軍烈士過繼兒子,被抓住把柄,協迫加入克格勃遠東局充當線人,曾提供所知情報,領過盧布。

江氏以個人政治生命的存亡,犧牲祖先土地與子孫安全,實在卑鄙。無論如何,春節晚會展示《大獻國土》,也是做了件大好事,有利推翻《江俄密約》象當年埋葬袁世凱大總統與日本密簽的亡國二十一條款一樣,挽狂瀾於既倒。至少給賣國賊營造的鐵幕露出一道隙縫。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