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中南海!普京北大講話引發反江熱潮(多圖)
 
林立
 
2002-12-27
 
【人民報消息】十二月一日,俄國總統普京訪問中國,在大學校園和科研機構掀起了一股「普京熱」,人們用「中國需要普京式的領導人」的呼喚表達讓江澤民下臺……

普京的講話煽動了中國人對江政府的不滿

《動向》12月刊透露,十二月一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中國大陸,在北京訪問了四十個小時。普京一直想「看看北京」,上次訪問北京,他只能抽出一小時到北海一遊。這次他不但會見了江澤民、胡錦濤,還遊覽了八達嶺長城,並且還到北京大學進行了演講。

小個子普京相貌平平,他之所以能傾倒了北京、天津、西安、濟南、瀋陽、哈爾濱等地的大學師生,吸引大陸大城市的中青年幹部、學界、科研界的興趣,是他講話中介紹了俄羅斯走上了民主、法治的道路。這引發了大陸上層建築各界的欽佩和反思。中國社會科學院、光明日報社國際部、天津市社會科學院的學者們紛紛提出:俄羅斯已經大步走上民主化、法制化的道路,經濟迅速恢復,中國又向何處發展?

在江澤民看來,普京的講話等於是在煽動中國人對政府的不滿。

普京的講話讓江澤民相形見絀

十二月一日至四日的官方通訊社內部消息說:普京個人的堅毅、信念、果斷、親民、愛國情操,傾倒了全國十多個城市七十多所大學、報社、科研、學術、藝術等單位,自發地熱烈探討:「中國要發展,要走民主法治建國的道路,需要有中國普京式的領袖」;「中國歡迎普京,更盼望中國的普京式領袖的誕生」;「中國大地難道產生不出『普京』式的領袖?」這些探討使人們對猥褻、作秀、怕民、折民、賣國的江澤民更加厭棄,要其盡早下臺的呼聲更高。

網絡上的「普京熱」讓江澤民驚恐


江澤民甘拜下風
十一月二十九日至十二月五日,據官方不完全統計,全國網絡發佈的頌揚普京、中國需要普京式的領袖的有關信息,共有一萬七千多條。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大、南開大學、山東大學、西安交通大學、西北工業大學、航天航空大學、南京大學、天津大學、武漢大學、四川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浙江大學、吉林大學等師生舉辦了研討會,並把研討會的中心內容上了網絡。

江澤民派了自己的情婦去當教育部長,並不能禁止大學生們的思考,學校越研討對政府越失望,越讚頌普京越厭惡江澤民。

「不要說空話、自我表演的領袖」直指江澤民

上述各大學,在網絡上最多的留言是.「俄羅斯能選擇走民主、法治建國的道路,中國為什麼不能?中國也能。中國惟有走民主、法治建國道路,才能走向小康社會,才能實現民主社會主義社會,否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只能是個無邊際假想」;有些留言更是直接對江澤民表示唾棄:「中國人民不要說空話、廢話、開空頭支票、自我表演式的領袖,要中國的普京」;「普京贏得俄羅斯人民的愛戴、尊敬、支持,正是普京對俄羅斯人民作出無私的奉獻」;「普京對國家的熱愛,對人民的奉獻,是得到人民歡呼的人民領袖」;「人民的領袖來自人民中間,人民領袖人民愛」;「俄羅斯傳媒沒有專題宣傳普京,街道上也沒有寫普京的『格言』,但人民信任普京,人民跟著普京領導國家,一起挑戰未來」;「向偉大俄羅斯的人民領袖致敬!」

以上這類留言,十二月三日在網絡上創了紀錄,達二千七百多條。南開大學、山東大學、吉林大學等師生,在網絡上還提出了有關「中國的普京式領袖,什麼時候才能誕生?」的討論,還引用了毛澤東的一句詩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通過「普京熱」發泄對江澤民不滿

普京已是第四次訪問中國,過去那幾次,大學校園並沒有掀起「普京熱」,為什麼這次卻掀起了「普京熱」呢?


老江被中國學生冷落
因為普京這次訪華,恰逢其時,正值中共十六大剛剛開過。江澤民在這次十六大上,充分暴露了他的醜惡形象,玩弄「假全退」的權術,把他的江家班成員,不管是爭議極大的曾慶紅,還是民望極差的賈慶林、黃菊之流,統統塞進了最高決策層,連選舉結果的得票率都不敢公開。這種鼠竊狗偷之輩,連陽光都不敢見,居然成了「黨和國家領導人」!和真正民選的領袖普京一對照,中國人怎能咽得下這口悶氣?正是在這種強烈對比之下,人們才在「普京熱」的情結中,發泄對江澤民的不滿。十六大開過之後,中共總書記換成了胡錦濤。此時此刻的「普京熱」也是寄寓著對胡錦濤的期望,期望胡錦濤能成為普京式的領導人。

普京否定蘇聯十月革命

為了達到軍事聯盟共同對付美國,江澤民和普京走得很熱乎,但中共的喉舌卻對普京真正的光彩極力封鎖,深怕它感染了中國人民。

如.普京否定蘇聯十月革命,普京曾說:「十月革命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遭受失敗的國家的自然反應。它背負著國內凝聚力的期望,試圖通過超級極權的途徑來重建國家。但是,這一嘗試不太有效,因為十月革命忽視了經濟法則,偏向軍事、壟斷意識形態和閉關自守」。普京任總統後,曾拜訪過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前蘇聯的反共人士索爾仁尼琴,還會見過被前蘇聯流放國外的國際級雕塑家涅伊斯維斯內,以及蘇聯時期的持不同政見者猶太人夏蘭斯基(曾任以色列內閣部長)。

普京宰相肚裡能撐船 江澤民肚大腩肥雞腸小

最能說明普京政治立場的一件事,是他在2000年訪問法國時,特地去憑吊了白俄墓園──聖熱涅夫德布阿公墓。普京在白俄公墓,特地向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浦寧獻上了一束紅色石竹花。普京還在哥薩克軍團和白俄軍官墓前逗留許久。這裏有十月革命的死敵,志願軍總司令鄧尼金下屬、對抗革命的高爾察克和科爾尼洛夫將軍的追隨者。前蘇聯的持不同政見小說家涅克拉索夫、電影導演塔爾科夫斯基、詩人和劇作家加裡奇,叛逃西方的芭蕾舞大師努裡耶夫等,都葬在這裏。普京駐足墓地,沉思良久。離開公墓時,普京表示:「我們應當向法國人深鞠一躬,他們向俄國僑民提供了避難所,現在又看護他們的遺骨。」

普京是布爾什維克革命之後,俄國國家元首第一次憑吊白俄公墓。普京的這一行動使江澤民鎮壓中國的民主運動和鎮壓百姓自由信仰的罪行更加暴露無疑。這就是中共官方不敢將普京上述言行在中國公諸於眾的原因。

「普京熱」借普貶江,反江熱度驟升

明眼人都知道,十二月初的這股「普京熱」是衝著江澤民來的,因此當局的政治神經非常緊張。


普京對老江心裡有數
中央書記處書記曾慶紅、教育部長陳至立、中宣部長劉雲山、中辦主任王剛等人,頻頻作出批示,並調派「觀察員」進駐大學、科研機構蹲點,名為學習、調研,實際上是監視、嚴控。

曾慶紅的批示:對普京熱,要密切注視轉向,要密切注意外界滲透、煽動,以達到對第三代領導集體的否定,對新領導集體的否定。

劉雲山的批示:近期在某些領域出現一股逆流,把矛頭對準江澤民同志,對準新領導集體。部分幹部竟然喪失立場贊同這股逆流。

教育部長陳至立氣急敗壞地指責大學把普京和江澤民比,是成心要年老體衰的江主席好看。

中辦則毫不隱晦地指責社科院把江澤民和新一屆領導人和普京相比,這一比,把江澤民和新領導班子貶了下來。

武漢大學就搞了江澤民、胡錦濤、普京三人的評議活動,現已被國務院辦公廳和教育部通報點名批判了。上海市社科院籌備在十二月中旬,舉辦一次對普京治國的研討會,已被下令無限期推遲,實際是封殺了。

現在封殺還不如當初不請普京來,看來江澤民的智力真是比一般人弱一點兒。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