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中南海!普京北大讲话引发反江热潮(多图)
 
林立
 
2002-12-27
 
【人民报消息】十二月一日,俄国总统普京访问中国,在大学校园和科研机构掀起了一股「普京热」,人们用“中国需要普京式的领导人”的呼唤表达让江泽民下台……

普京的讲话煽动了中国人对江政府的不满

《动向》12月刊透露,十二月一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中国大陆,在北京访问了四十个小时。普京一直想「看看北京」,上次访问北京,他只能抽出一小时到北海一游。这次他不但会见了江泽民、胡锦涛,还游览了八达岭长城,并且还到北京大学进行了演讲。

小个子普京相貌平平,他之所以能倾倒了北京、天津、西安、济南、沈阳、哈尔滨等地的大学师生,吸引大陆大城市的中青年干部、学界、科研界的兴趣,是他讲话中介绍了俄罗斯走上了民主、法治的道路。这引发了大陆上层建筑各界的钦佩和反思。中国社会科学院、光明日报社国际部、天津市社会科学院的学者们纷纷提出:俄罗斯已经大步走上民主化、法制化的道路,经济迅速恢复,中国又向何处发展?

在江泽民看来,普京的讲话等于是在煽动中国人对政府的不满。

普京的讲话让江泽民相形见绌

十二月一日至四日的官方通讯社内部消息说:普京个人的坚毅、信念、果断、亲民、爱国情操,倾倒了全国十多个城市七十多所大学、报社、科研、学术、艺术等单位,自发地热烈探讨:「中国要发展,要走民主法治建国的道路,需要有中国普京式的领袖」;「中国欢迎普京,更盼望中国的普京式领袖的诞生」;「中国大地难道产生不出『普京』式的领袖?」这些探讨使人们对猥亵、作秀、怕民、折民、卖国的江泽民更加厌弃,要其尽早下台的呼声更高。

网络上的「普京热」让江泽民惊恐


江泽民甘拜下风
十一月二十九日至十二月五日,据官方不完全统计,全国网络发布的颂扬普京、中国需要普京式的领袖的有关信息,共有一万七千多条。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大、南开大学、山东大学、西安交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航天航空大学、南京大学、天津大学、武汉大学、四川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吉林大学等师生举办了研讨会,并把研讨会的中心内容上了网络。

江泽民派了自己的情妇去当教育部长,并不能禁止大学生们的思考,学校越研讨对政府越失望,越赞颂普京越厌恶江泽民。

「不要说空话、自我表演的领袖」直指江泽民

上述各大学,在网络上最多的留言是.「俄罗斯能选择走民主、法治建国的道路,中国为什么不能?中国也能。中国惟有走民主、法治建国道路,才能走向小康社会,才能实现民主社会主义社会,否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只能是个无边际假想」;有些留言更是直接对江泽民表示唾弃:「中国人民不要说空话、废话、开空头支票、自我表演式的领袖,要中国的普京」;「普京赢得俄罗斯人民的爱戴、尊敬、支持,正是普京对俄罗斯人民作出无私的奉献」;「普京对国家的热爱,对人民的奉献,是得到人民欢呼的人民领袖」;「人民的领袖来自人民中间,人民领袖人民爱」;「俄罗斯传媒没有专题宣传普京,街道上也没有写普京的『格言』,但人民信任普京,人民跟着普京领导国家,一起挑战未来」;「向伟大俄罗斯的人民领袖致敬!」

以上这类留言,十二月三日在网络上创了纪录,达二千七百多条。南开大学、山东大学、吉林大学等师生,在网络上还提出了有关「中国的普京式领袖,什么时候才能诞生?」的讨论,还引用了毛泽东的一句诗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通过「普京热」发泄对江泽民不满

普京已是第四次访问中国,过去那几次,大学校园并没有掀起「普京热」,为什么这次却掀起了「普京热」呢?


老江被中国学生冷落
因为普京这次访华,恰逢其时,正值中共十六大刚刚开过。江泽民在这次十六大上,充分暴露了他的丑恶形象,玩弄「假全退」的权术,把他的江家班成员,不管是争议极大的曾庆红,还是民望极差的贾庆林、黄菊之流,统统塞进了最高决策层,连选举结果的得票率都不敢公开。这种鼠窃狗偷之辈,连阳光都不敢见,居然成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和真正民选的领袖普京一对照,中国人怎能咽得下这口闷气?正是在这种强烈对比之下,人们才在「普京热」的情结中,发泄对江泽民的不满。十六大开过之后,中共总书记换成了胡锦涛。此时此刻的「普京热」也是寄寓着对胡锦涛的期望,期望胡锦涛能成为普京式的领导人。

普京否定苏联十月革命

为了达到军事联盟共同对付美国,江泽民和普京走得很热乎,但中共的喉舌却对普京真正的光彩极力封锁,深怕它感染了中国人民。

如.普京否定苏联十月革命,普京曾说:「十月革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遭受失败的国家的自然反应。它背负着国内凝聚力的期望,试图通过超级极权的途径来重建国家。但是,这一尝试不太有效,因为十月革命忽视了经济法则,偏向军事、垄断意识形态和闭关自守」。普京任总统后,曾拜访过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前苏联的反共人士索尔仁尼琴,还会见过被前苏联流放国外的国际级雕塑家涅伊斯维斯内,以及苏联时期的持不同政见者犹太人夏兰斯基(曾任以色列内阁部长)。

普京宰相肚里能撑船 江泽民肚大腩肥鸡肠小

最能说明普京政治立场的一件事,是他在2000年访问法国时,特地去凭吊了白俄墓园──圣热涅夫德布阿公墓。普京在白俄公墓,特地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浦宁献上了一束红色石竹花。普京还在哥萨克军团和白俄军官墓前逗留许久。这里有十月革命的死敌,志愿军总司令邓尼金下属、对抗革命的高尔察克和科尔尼洛夫将军的追随者。前苏联的持不同政见小说家涅克拉索夫、电影导演塔尔科夫斯基、诗人和剧作家加里奇,叛逃西方的芭蕾舞大师努里耶夫等,都葬在这里。普京驻足墓地,沉思良久。离开公墓时,普京表示:「我们应当向法国人深鞠一躬,他们向俄国侨民提供了避难所,现在又看护他们的遗骨。」

普京是布尔什维克革命之后,俄国国家元首第一次凭吊白俄公墓。普京的这一行动使江泽民镇压中国的民主运动和镇压百姓自由信仰的罪行更加暴露无疑。这就是中共官方不敢将普京上述言行在中国公诸于众的原因。

「普京热」借普贬江,反江热度骤升

明眼人都知道,十二月初的这股「普京热」是冲着江泽民来的,因此当局的政治神经非常紧张。


普京对老江心里有数
中央书记处书记曾庆红、教育部长陈至立、中宣部长刘云山、中办主任王刚等人,频频作出批示,并调派「观察员」进驻大学、科研机构蹲点,名为学习、调研,实际上是监视、严控。

曾庆红的批示:对普京热,要密切注视转向,要密切注意外界渗透、煽动,以达到对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否定,对新领导集体的否定。

刘云山的批示:近期在某些领域出现一股逆流,把矛头对准江泽民同志,对准新领导集体。部分干部竟然丧失立场赞同这股逆流。

教育部长陈至立气急败坏地指责大学把普京和江泽民比,是成心要年老体衰的江主席好看。

中办则毫不隐晦地指责社科院把江泽民和新一届领导人和普京相比,这一比,把江泽民和新领导班子贬了下来。

武汉大学就搞了江泽民、胡锦涛、普京三人的评议活动,现已被国务院办公厅和教育部通报点名批判了。上海市社科院筹备在十二月中旬,举办一次对普京治国的研讨会,已被下令无限期推迟,实际是封杀了。

现在封杀还不如当初不请普京来,看来江泽民的智力真是比一般人弱一点儿。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