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泽民内侄周永康一语成谶:“党的最后一个生日”
 
四川读者
 
2001-6-6
 
【人民报消息】四川省委为了迎接中共成立80年,举行歌咏比赛。和僵泽民一样爱出风头的省委书记周永康参加时,兴冲冲的上台对大家讲话。

他把调门挑得高亢有力准备接受鼓掌的那句话是:“新世纪党的第一个生日”,结果不知是一不留神走了嘴,还是他心里确实明白这个党没几天活头了,冲口而出的是:“党的最后一个生日!”

大家都很吃惊,台下一片寂静,在接下去的几秒钟之内,会场气氛凝重,周永康也着实吓了一跳,脸色大变,赶紧改口,刚才的底气不知哪里去了,又勉强说了几句不知所云的话,讪讪而去。人们私下议论,看来共产党确实要垮台了。

这不禁使我想起爱新觉罗·溥仪写的「我的前半生」中的第二章「登极与退位」的史实,很多人对溥仪的其它事情记不清了,但对这件事记忆很深刻,因为这也好象冥冥之中都安排好了的。

下面摘录自「登极与退位」:

我入宫后的第三天,慈禧去世,过了半个多月,即旧历十一月初九,举行了 “登极大典”。这个大典被我哭得大煞风景。 大典是在太和殿举行的。在大典之前,照章要先在中和殿接受领侍卫内大臣们 的叩拜,然后再到太和殿受文武百官朝贺。我被他们折腾了半天,加上那天天气奇 冷,因此当他们把我抬到太和殿,放到又高又大的宝座上的时候,早超过了我的耐 性限度。我父亲单膝侧身跪在宝座下面,双手扶我,不叫我乱动,我却挣扎着哭喊: “我不挨这儿!我要回家!我不挨这儿!我要回家!”父亲急得满头是汗。文武百 官的三跪九叩,没完没了,我的哭叫也越来越响。我父亲只好哄我说:“别哭别哭, 快完了,快完了!” 典礼结束后,文武百官窃窃私议起来了:“怎么可以说‘快完了’呢?”“说 要回家可是什么意思呵?”……一切的议论,都是垂头丧气的,好像都发现了不祥 之兆。 后来有些笔记小品里加枝添叶地说,我是在钟鼓齐鸣声中吓哭了的,又说我父 亲在焦急之中,拿了一个玩具小老虎哄我,才止住了哭。其实那次大典因为处于 “国丧”期,丹陛大乐只设而不奏,所谓玩具云者更无其事。不过说到大臣们都为 了那两句话而惶惑不安,倒是真事。有的书上还说,不到三年,清朝真的完了,要 回家的也真回了家,可见当时说的句句是谶语,大臣们早是从这两句话得到了感应 的。 事实上,真正的感应不是来自偶然而无意的两句话。如果翻看一下当时历史的记载,就很容易明白文武百官们的忧心忡仲是从哪里来的。 (节选)

从溥仪的登基退位到周永康对中共倒台的谶语都不是偶然的,正象溥仪所写的「如果翻看一下当时历史的记载,就很容易明白文武百官们的忧心忡仲是从哪里来的。」被处死的中共贪官胡长青早就说过,中共最长过不了十年就得垮台,因为他是中共高干,他最知道内幕,而周永康是僵泽民太太的亲侄子,他更了解内幕,所以看起来他是失口,可往往此时说的正是心里话!

我断定这回中共的八十年大庆和它的丧礼一块儿办了,不信咱们就走着瞧!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