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集團殘害法輪功學員紀實:慘無人道的性虐待(二)
 
2001-6-25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讀者朋友,當您看到以下每一個邪惡之徒的罪行時請發正念,法輪功學員們請背誦兩個口訣至少三遍。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使用強姦和性污辱來摧殘女性法輪功學員。在全國各地的公安拘留所、勞教所及政府辦公室等等地方,江澤民豢養的邪惡之徒,用電棍電、毒打、淩辱、腳鐐手銬來對待法輪功學員,強行洗腦,威逼學員服從它們的淫威,還採用牲畜不如的下流手段虐待法輪功女學員。

石家莊勞教所

石家莊勞教所打學員嘴巴子、對學員拳打腳踢是每天常有的事,還採用往嘴裡塞牙膏、衛生巾、香皂、辣椒、用吐了痰的衛生紙等邪惡行徑,學員的嘴都被弄爛了,對女學員還採用摳乳房、陰部、用腳踢肛門及下部等等極其下流的手段摧殘。

北京海澱區看守所

在北京海澱區看守所裡,一名湖南學員小韓,36歲,被警察騎在身上打,打得她在地上翻滾,渾身青一塊,紫一塊,警察還對她肆意侮辱,耍流氓;一名黑龍江雙城女學員趙xx,46歲,被三名警察拿電棍電了三個多小時,把她電昏過去了才住手,嘴裡還說:「你就是年歲大了,不然就給你送進男牢。」

北京朝陽分局第二看守所

北京朝陽分局第二看守所裡,毫無人性的管教們指使刑事犯體罰學員,讓她們光腳蹲在水泥地上,有的同修來例假都不許穿內褲,學員稍有不從,管教們和刑事犯就立刻毒打,特別邪惡的是他們強行把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綁在用木板釘的十字架上,一動也動不了,大小便都不允許下來,將褲子全部脫到膝蓋以下。這些被綁的法輪功女弟子有的來了例假,血直往下流,警察也不管,有些不知羞恥的男警察還在這些女學員身邊旁若無人地走來走去。

北京宣武區看守所

北京宣武區看守所,那裏的管教人員慘無人道,惡警把法輪功女學員放在一塊木板上,小腹部上邊再放一塊木板,四個人站到木板上猛踩,被踩的人當時血和尿都流出來了,內臟就被踩壞了。一個未婚女學員被踩昏醒來後還是不說地址,他們就把她的衣服扒光,四名惡警也脫光衣服要輪姦她,女學員被逼無奈說出了姓名和地址。

北京密雲縣公安局

2000年12月24日下午一時半左右,北京密雲縣公安局辦公室、交通大隊和刑警大隊某辦公室都成了「臨時刑訊室」,惡警大發淫威。由於該局已有四名毒打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暴死,現在雇用社會流氓惡棍來毒打學員。一個60多歲的男學員,竟被他們連續打了100多個耳光。之後又由四個人踩住他的手腳,由另兩個人用警棍毒打,並長達三個小時,有8名法輪功男學員遭到此等淩虐。對法輪功女學員則竭盡毒打、淩辱,有一個女學員被三個惡棍同時毒打,嘴角鮮血直流,之後又讓該弟子撅起屁股,用警棍狠打屁股,該學員被打得遍體鱗傷。還有的女學員被他們狠打陰部,使其糞便都拉了一褲子;有的女學員被他們狠踩腹部,把尿都踩了出來。這幫流氓對一個法輪功女學員說:「你知道不,日本人進入東北是怎麼對待你們女人的嗎?」一邊說著一邊就抓該女弟子的衣褲欲行奸污,在法輪功學員的嚴斥下才住手。


山東臨沂鄉幹部的邪惡流氓行徑

臨沂沂南縣某鄉一位36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因修煉法輪功被鄉裡派出所及鄉幹部抓到鄉辦公室進行刑訊。其中一男青年逼她脫光衣服,說要搜查電話本,不脫就打。女學員為了證明身上沒有什麼,只得違心地脫去所有衣服。誰知惡棍們搜身是假,用流氓手段整人是真。當該學員脫去所有衣物時,那個逼其脫衣物的首惡分子,便將剛沖完電的電棍對著她的陰道戳去,電得她跌倒在地,惡棍繼續電,學員疼的在地上打滾,痛苦叫喊。惡棍氣急敗壞地說:你再喊我就把電棍捅進去。學員昏過去後,幾個惡人走出去休息,有一個惡棍留下,在學員的身後用生殖器觸其下身,學員及時驚覺,敗類的惡行未得逞。
第二天天明前,該法輪功學員逃出來到縣政府去哭訴,縣領導非但不問青紅皂白,反而打電話叫鄉裡派拖拉機拉走,繼續折磨。


來自河北第一勞教所的血淚控訴

河北第一勞教所利用犯人折磨法輪功學員,打人者卻被立功和減刑8個月。2000年10至12月間,犯人皮素俠常常施展其腳上功夫,專踢學員的要害部位,踢王玉華胸部使其差點昏過去,踢邱麗英胸口一腳連一腳,使她趴地不起,踢段晶晶陰部,使她陰部腫痛,好長時間小解困難。有一次,皮素俠把一名學員打得承受不住,寫了保證,她覺得這招挺靈,想讓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過一遍,第二天她還把楊鳳琴綁起來,照陰部踢了幾腳後,又給扒掉褲子,按倒,讓犯人李竣青用帶鐵頭的皮帶抽她的臀部,抽了幾十下,一個小隊長查班,見此情景,嚇得尖叫一聲,捂著嘴跑掉了。這個邪惡的皮素俠受到減刑三個月的獎勵。


北京延慶縣看守所

2001年1月2日看守所的惡警對學員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迫害。一位法輪功女弟子70多歲,被惡警強行拖到院子裡進行毆打,拳腳相加,用警棍擊打她的頭部,見她還是不說就用電棍電她的陰部等要害處。當時她就被打得臉變了形,臉腮和嘴唇嚴重臃腫,燒起了四個大泡,身上大面積皮膚都變成了黑色。一位40歲左右的女法輪功學員被毫無人性的惡警折磨得面目皆非,其狀慘不忍睹。惡警強迫她脫去外衣只穿著內衣,脫去鞋子,在寒冬臘月,滴水成冰的時候,讓她在外邊站了近兩個小時,從頭頂上往她的內衣裡灌涼水,對她拳打腳踢,用煙頭燒她的臉,把燃燒的煙頭塞進她鼻孔裡,又用電棍電她的全身,還向她做著猥褻不堪的流氓動作。


天安門公安分局

2000年12月11日,一女學員在北京上訪被抓,關進了天安門公安分局地下室的鐵籠子裡,警察們打罵、搜身,把錢全搜了去,被強行押到了北京大興縣金星派出所。十幾個警察採取疲勞戰術,對她一人輪番轟炸,威逼利誘逼說出姓名、地址。到晚上他們就三個人一班,三班輪換看著,不准她睡覺。還強迫她脫掉衣服,關到外面凍著。學員剛一閉眼,他們就用電棒猛敲鐵門,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警察還不准去廁所,告訴他們憋不住了,警察就氣急敗壞、罵聲連天,強行把她推進了男牢裡,還下流地說:「看著你尿,看你尿得出來尿不出來。」還有一個姓吳的警察,竟無恥地謊稱他也煉過法輪功,對著這個55歲的老太太說了很多侮辱女性的淫穢下流話。


北京警察當街毒打並強姦法輪功女學員

一位法輪功女學員的自述:

2001年5月14日晚上9點多鐘,我一個人沿大北窯至永安裡護城河粘貼法輪功真相傳單時,被一個巡邏的惡警(他當時穿著便衣)截住了,他聲稱自己是警察,說著亮了一下他的工作證,要帶我去派出所。我給他講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他根本不聽,反而說:「上邊有令,抓住法輪功的人,往死裡打!」其實這個警察是個十足的流氓,他借搜身之際,竟邪惡地摸我的下身。我不從惡警,掙脫著往馬路上跑,惡警隨後騎自行車追上來,沒頭沒臉地用膠皮棍狠狠地亂打。我沒有還手,只是給他講:「法輪功叫人重德向善,我們都不是壞人……」,他卻打得更瘋狂了。我強忍著劇痛,勸他,「你不要這樣對待煉法輪功的人,我們講『真、善、忍』,這是宇宙的理,你作惡是要報應的。」惡警善惡不分,耀武揚威地說:「上面講了,抓住法輪功不能放過,(我今天)要麼(把你)打死扔護城河裡,要麼送派出所!」我一直沒有仇恨,總是勸善。面對這個流氓惡棍,我想逃出魔掌,但是一直沒有成功。

這個惡警30多歲,1米65左右,很有力氣,他殘暴地打了我一個多小時,把我打得奄奄一息。這期間也有十幾個路人過來圍觀,這個惡警就叫嚷:「她是法輪功,是現行反革命,打死白打!」路人沒有一個敢停留,急急忙忙地躲開了。

我曾聽警察說,「江澤民有令,打死煉法輪功的人白打,算自殺。」我當時還不敢相信。從我今天的情況來看,這竟是殘酷的事實,真是比黑社會還黑!

最後我被打倒在地難以爬起,門牙被打掉了兩顆,頭部多處被擊傷,渾身腫脹發紫,骨頭像散了架一樣,但這個惡警竟然獸性大發,又朝我右耳及太陽穴處猛擊一棍,將我打昏,在我昏迷的時候,這個禽獸不如的惡徒竟然將我拖到橋下,撕開我的褲子,將我強姦。而後更全無人性地把膠皮棍猛勁插入我的陰道裡,他卻騎到我身上。等我緩過點勁,能喊出聲的時候,我竭力地呼喊:「救人哪!抓流氓!」這個惡徒卻仍有恃無恐。直到我聲明要去派出所告他,他才慌了,丟下我騎車逃跑了。


北京宣武區公安分局

一法輪功女學員的自述:

2001年元月1日上午11點左右我到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剛一進入廣場就被一女警察攔住,第二天上午9:30我們被強行送到宣武區公安分局,門口操場上已蹲著很多學員。他們要我也蹲下,一個女警察見我不理睬,用腳踢我叫我蹲下,我想我不是犯人,就不配合他們。他們就撲上來四五個人強拉我去提審,快到預審科門口時,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四、五個人拉著我往科裡一推,又有五、六個人象惡狼一般撲上來,一個抓住我的雙手反扭到身後,其餘的拳打腳踢,這時我被他們打倒在地,他們用腳踢我的頭,踩我的胸,又踢我的背,拳腳雨點般落到我身上,最後打得我不能動彈,也沒力氣吱聲。

兩個穿制服的警察叫我站起來,問我:「你是從哪兒來的?」,我都沒說,又問:「你來這裏幹什麼?」我說:「證實法。」我講地方話他們聽不懂,以為我在罵他們,立即威脅說,要吊我,脫光衣服打,還要判幾年刑,這一次提審持續到中午。接著他們拉我到外面操場上,只見有四五個全身布滿白色泡沫的功友特別顯眼,聽說是被邪惡的警察用滅火器噴成這樣的。中午他們吃完飯後,一個叫阿龍的穿便服的人把我帶到11科,有個人(看象個負責人)問我有無身份證及其他證件,我講我身上只有一些錢。沒多久,那個叫阿龍的抓住我在走廊裡與另一個警察要搜我的身,我堅決不肯,並說你們怎麼能隨便搜女人身呢,我已經被你們搜過身了。他們不肯罷休,叫我自己脫,我不肯,那兩個邪惡警察在走廊上動手就要脫我衣服,還說我一定是南方人,南方人就怕脫衣服。由於我雙手緊緊抱在一起,他們沒能得逞,便惱羞成怒,抓住我的褲腰帶,拎起我轉了兩圈。在此同時,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隨後強拉我到一牆角,拿起垃圾砸我的頭。砸完後,他們又把我往第六室帶,當經過第六室旁邊的廁所時,我看到一男功友被扒得只剩褲頭,一邪惡警察正用冷水從頭往下淋。警察抓著我的衣服,把我往第六室推,並邪惡地說:「把那淋水的男的帶進來,扒光了讓你們煉功的對看。」

後來在會議室他們又威逼我脫衣服,我對他們講:「你家裡也有妻子兒女,你要給他們留一點福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國家法律現在雖然不懲罰你們,可天理不容,你們也得給自己一個生命擺放位置的地方。」聽完這番話,他們好大一會兒沒吱聲。

隨後阿龍又把我帶到外面對我講不要太硬了,我們這裏打死人不負責任,又威脅要扔到男牢房裡。見我不動心,又威脅要脫光我的衣服扔到男牢房裡強姦。他說:「你好好想一想吧」,然後讓我獨自站在走廊裡,他自己走了。

我在走廊站了一會兒,一個穿便衣的把我領到一間辦公室裡面。有三個穿便衣的,其中有阿龍。他們問我說不說姓名、住址,不說就脫光衣服,邊說邊卷起袖子。我坐在地上不理他們,惡徒們動手脫我的鞋,用電棍擊我的腳心,看老大一會兒不起作用,又取冷水來淋在腳上,再用電棍電擊,看還不起作用,又脫我的另一隻鞋,我使勁反抗,嘴裡反覆喊「法輪大法好」、「清除邪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惡徒們用拖地布捆住我的嘴,我還要喊,他們又找來剪刀剪我的衣服、褲腰帶,並準備脫我的褲子,有的抓住我的手,有的按住我,另兩個往下脫褲子,此時我感覺褲子已脫到大腿,羞辱使我想到撞墻,轉念一想,自殺也有罪啊,不行,那遭到侮辱怎麼辦。此時一個念頭在心裡升起,連死都不怕的人還怕羞辱嗎?最後他們停手不脫了,說:「李洪志收的這個徒弟真行,不錯,今天就這個最硬,不審了,去吧,我們沒辦法」。在路上還說要把我放進男牢房。

後來,他們把我關到宣武區公安分局看守所,給我的編號是0102131。進到牢房管教吩咐牢頭「好好關照」,說我今天「太硬」。於是警匪配合默契,對我又一頓飽打。在被關押15天期間,我堅持絕食,出現嘔吐,量血壓,最後發現心臟有問題,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他們認為我活不了了,才放人。

在江澤民為首的流氓中共的指揮下,全國各地的惡警已經失去人性,喪盡天良。這樣的黨是地地道道的流氓黨,這樣的國家是徹徹底底的流氓國家,這樣的惡警是完完全全的魔鬼轉世。對它們有一絲半毫的手軟都是對人民的犯罪,只有發正念,除邪惡,讓它們現世現報!現世現報!!現世現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